【本文接續系列文:(一)龜去,來兮,砂瑪磯、(二)禁用刺網帶來生機

小琉球近幾年遊客暴增,憑的就是遊客在浮潛時不小心拍到的海龜。觀察綠蠵龜好幾年了,阿添說,現在到小琉球,「看到海龜不是運氣,看不到海龜才是運氣」。

剛開始的時候,海龜並沒有那麼接近人,但隨著時間久了,在島上浮潛教練有共識的帶領下,海龜知道下水的遊客不會造成威脅,也就慢慢習慣了跟人的互動。常常可見的情景是,人漂在水上,海龜在底下吃海藻,隔著兩三米的距離,浮潛遊客與海龜各自保有自己的空間。

小琉球沿岸延伸出大面積的珊瑚礁淺坪,成為海龜良好的覓食場,浪稍大的時候,可以看到海龜在近岸區隨浪漂流,即使跌跌撞撞,仍努力吃著海藻,似乎一點也不受影響,不由得佩服這天生的水陸兩棲專家。

能夠與海龜近距離接觸的吸引力,讓遊客蜂擁而至,帶來商機的同時,也伴隨環境的改變。

阿添騎車帶我們繞小琉球的海岸線,手一指,表示那些地方都是不能蓋民宿的農用地或保安林地,但卻都蓋了或是正在興建中。他自己的民宿,是選擇不靠海邊的建地。「我想告訴來住的遊客,海邊,是留給海洋的,如果想親近海洋,我們應該走過去靠近他,而不是直接把房子蓋在那裏」。但是島上有阿添這種概念的業者,畢竟還是少數。

島上民宿已超過300間,但許多仍未合法
島上民宿已超過300間,但許多仍未合法

汙水廢棄物島上無法處理

遊客要住,要玩,也要吃喝。產生的廢水及廢棄物,對小琉球的環境產生衝擊。前任鄉長蔡天裕表示,小琉球平日用水約在3200至3600噸,但假日遊客湧入時,會超過4000噸的用水量。目前島上的水源來自林邊鄉崎峰村兩條海底管線輸送到島上5000 噸的蓄水池,一旦蓄水量不足就由海底管線進行供水,供水狀況尚稱穩定。

但遊客除了增加用水,還會增加汙水排放量,島上因為私人地權複雜導致汙水處理廠設置不易,目前島上仍無汙水處理廠,汙水直接排放至海水中。加上高屏溪、東港溪的汙染水源,小琉球周邊海域的營養鹽偏高,導致紅泥藻、渦鞭毛藻等藻類增生,珊瑚遭紅泥藻覆蓋,部分海龜身上也遭附著呈現不均勻的紅色斑塊。

珊瑚上被紅泥藻覆蓋
珊瑚上被紅泥藻覆蓋

除了汙水之外,目前島上的垃圾亦無法自行處理。2002年曾興建的焚化爐,因為當初設計時焚燒溫度無法達到現今法規的850度以上,溫度不足焚燒可能產生超標戴奧辛,要達法定溫度又必須耗費大量燃油,在成本及環保考量下終止焚化爐的的運作,目前島上垃圾是以船運至屏東崁頂焚化爐處理。

針對垃圾問題,生態旅遊發展聯盟理事長曾毓文表示,目前鼓勵民宿及商圈業者加入「環保店家」的登錄,阿添也表示,從民宿業者自發做起,選用天然洗劑、不主動提供一次性用品,才能降低汙水及垃圾的產量,相信來小琉球看過美麗的潮間帶及海龜生態之後,遊客們會樂於接受這樣的環保旅店概念。

沙巴的西巴丹(Sipadan)成功成為世界潛水勝地的背後,也面臨類似的問題。島上渡假村的廢水,造成周圍海域污染,讓水中能見度,從原本的60米下降為20〜30米。為永續海洋資源,馬來西亞政府於2005年1月強勢指示島上所有的度假村撤出西巴丹島,更限制遊客登島(遊客必須住宿於鄰近的島嶼,再搭小船至當地海域進行潛水活動),每日潛水客也規定為限量的120名。

大刀闊斧的管制下,海洋生態得以維持,但伴隨著的是當地居民的生計問題。為了將環境的外部價值內化為對環境的認同,馬政府在當地學校成立海洋教育小組及清潔小組(kampung clean-ups),鼓勵居民參與海洋公園的規劃,並以申請進入世界襲產為目標,來凝聚當地人的環境意識。許多居民接受輔導,轉業成為巡查員及潛水生態調查員。

對群島國家而言,觀光產業是主要的經濟來源,其效益甚至遠遠大於漁業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根據國外的經驗,平均一公里的珊瑚礁一年可以為地方帶來至少一百萬美元的觀光收益。

DSC02096

遊客在未經處理的污水排放口下游遊憩
遊客在未經處理的污水排放口下方遊憩

潮間帶管制措施

小琉球鄉長陳隆進表示,小琉球民國98 年的遊客量是19 萬人,之後成等差級數成長,民國100 年已接近30 萬人,去年更達39萬人,假日一天登島的遊客量超過2000人,光排隊搭船就得花上一個小時。

甚至,在7-8月的暑假旺季,遊客得等兩小時才能搭上船,造成了不小的反彈。為了因應龐大的遊客量,小琉球的民營船班從去年7月起,從5班增加為7班。

即使船班增加紓解部分的交通壓力,但島上、潮間帶上人滿為患的場景,對於遊客來說,是一種壓力;對於潮間帶的海洋生物來說,更是無止盡的干擾!

帶潮間帶導覽的業者,也發現了這樣的改變,原來常見的海星,不見了,陽隧足的數量,也變少了。高師大地理系羅柳墀老師指出,陽隧足的豐度,可以作為潮間帶生態健康與否的指標,而根據調查,遊客密集到訪的區域,陽隧度密度僅有其他區域的1/10。顯然的,人潮的到訪,已改變了小琉球最吸引人的潮間帶環境。

於是,今年3月,交通部觀光局與屏東縣政府聯名公告「小琉球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劃設了肚仔坪、杉福、蛤板灣、漁埕尾及龍蝦洞等5個潮間帶,進行保育管理和遊客總量管制,遊客必須在縣政府認證合格的解說員帶領下才能進入,以保護棲地,並維護觀光品質。

以漁埕尾潮間帶來說,1公頃多的範圍,暑假時每日遊客量可達2500人,同一時段可以有900人在上面踩踏,劃定為「小琉球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後,可依法進行總量管制,限制一個時段不能超過300人進入,並且由小琉球生態旅遊發展聯盟等在地觀光社團自行發起,每年12月1日至隔年3月31日止為「潮間帶休養期」,請遊客配合不進入潮間帶。

潮間帶休養期

小琉球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位置圖 (交通部提供)
小琉球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位置圖 (交通部提供)

創保育警察

小琉球從禁用魚網開始,到潮間帶管制措施、環保商家的推動,一步步朝向永續觀光的發展方向前進,是在地力量與政府部門通力合作的成果。

2010年7月28日,當時屏東縣長曹啟鴻協同觀光局鵬管處、縣警局,由高師大羅柳墀老師、生態解說員王添正、保育志工曾建偉的帶領下觀察綠蠵龜的可能產卵地點,發現沙灘上的垃圾及遊客干擾對海龜上岸產卵可能造成嚴重威脅後,曹縣長當場指示成立保育警察,由縣警局調派6名具相關背景的基層員警至小琉球潮間帶擔任管理及綠蠵龜保育的工作。

在當時來說,縣市政府能主動配合保育業務工作進行,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現已退休的保育警察楊宗成表示,小琉球珍貴的就是生態資源,如果要發展一般「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觀光模式,不如帶遊客去操場跑一跑就好。因此,在他擔任保育警察的期間,除了潮間帶總量管制的落實之外,也配合漁會巡守隊巡邏是否有非法網具的使用。

他也表示,因為保育警察隊署臨時任務編組,後來因同事因為生病離世、調職等緣故陸續離開,在他退休後,保育警察隊也形同解散。目前潮間帶管制的工作由生態旅遊發展聯盟負責。

龜之島的未來

海龜是大海給予小琉球珍貴的禮物,小琉球亦提供了海龜是合的棲息環境,看著人與海龜在小琉球海裡溫暖的互動著,生態帶來觀光,提供台灣漁村新出路的一種可能性,大家都在看,小琉球會怎麼走,會不會是個永續的方向?

台灣人一窩蜂的習性,讓小琉球近兩年承擔了爆量遊客的風險,除了垃圾、污水及潮間帶踩踏的生態衝擊,對於當地人日常生活必然造成影響,這都是現在進行式的挑戰;因為禁用網具3年來,漁業資源似乎有恢復跡象,日前更傳出有地方民代打算說服縣政府,重新開放刺網網具的使用 …

從漁業大島到沒落漁村到觀光勝地,小琉球強悍又熱情的基因、肯打拼的性格,是討海一輩留下來的;只是,從黑鮪魚到麻花捲的轉變仍在延續,如何兼顧發展與生活,如何將觀光收益轉化為環境永續的公共資源,成立社區保育基金或許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希望海龜可以一直自在倘佯在小琉球的海裡。

【本系列文章由100mountain登山網贊助採訪經費,海龍王愛地球協會協助,但不干涉寫作方向及內容】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說真的同時段限300人的限制,一天下來同樣也是被幾千人踩踏,行同虛設,應該要限制每天多少人的總量管制才能有效的發揮保護公能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