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統計,國內八大白肉雞供應商中,大成占比就高達25%,位居第二的卜蜂也有17%,市場長期遭大廠壟斷,小農要推廣自有品牌比其他產業難度更高。

嘉義縣鹿草鄉的農二代黃勝裕7年前放棄公司升等機會,毅然返鄉向父親學習飼養白肉雞,因為發覺白肉雞產業遭大型電宰廠壟斷,雞農的角色越來越趨於飼養代工,但賺取的利潤和風險承擔卻呈反比狀態,因此萌生「小農直送、溯源管理」想法。

這兩年在兩位妹妹陸續回家協助營運和行銷工作下,主打御正童仔雞品牌,並在今年初取得產銷履歷,是全台首批取得驗證的雞農之一,三兄妹秉持著「沒有黃昏產業,只有黃昏管理」的信念,期盼能在白肉雞市場殺出一條血路。

飼料、屠宰遭壟斷 養雞農戶成代工廠

20年前,黃勝裕的父親黃博營在朋友的引導下投入白肉雞飼養,引進美國Chore-Tronics水濂式環境控制自動化系統,以負壓、平飼的方式飼養白肉雞。令三兄妹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年紀還小的他們在父母的帶領下,從水泥攪拌開始,一磚一瓦地建立起父親的雞舍,因為這樣的兒時經驗,三兄妹非常團結,在黃勝裕自發性返鄉學習養雞後,兩位妹妹也在思考如何利用自身技能,幫助傳統產業轉型。

如今的環境和當時不同的是,飼料來源以及屠宰的選擇遭到壟斷,使得飼養白肉雞農民投入的成本越來越高,收入卻不增反減,尤其兩年前大型電宰業者實施總量管制,雞農要飼養多少雞隻、何時才能飼養都必須經過大廠同意,這讓原本處於弱勢的雞農更加弱勢,白肉雞農因此自稱是在為「大廠做代工」。

黃博營提到,20年前國內白肉雞的飼養剛起步,飼料和小雞的單價都很低,一公斤飼料只要8元,一隻小雞則是4到16元,農戶至少有選擇的空間,但玉米價格飆漲,現在一公斤飼料要18元,一隻小雞至少要26元,成本都翻倍了,但飼養白肉雞所得到的利潤卻是20年前的一半,使得農民必須擴大飼養數量,用「薄利多銷」的方式生存下去。後來在聽到兒子黃勝裕想回家幫忙時,他還一度質疑、阻止。

20150223_211817

為黃昏產業找出創新管理模式 三兄妹團結一心

7年前返鄉養雞的黃勝裕在摸索中逐漸體認到白肉雞產業的發展問題,不斷四處尋找解藥,因而深受同樣在嘉義養牛的楊鎵燡啟發,楊鎵燡創辦御牛殿品牌,打開國內牛肉自產自銷的大門,這讓黃勝裕開始思考白肉雞自產自銷、溯源管理的可能。

就在一年半前,三妹黃惠汝向日商公司請辭,返鄉加入養雞事業,和哥哥一同打拼,因而開始推動透明化生產管理的模式。

二妹黃惠昕則在今年返鄉加入「日理萬雞」的行列,學美術的她善用自己的行銷設計專長以及辯才無礙的口條,一肩扛起行銷的工作,她坦言,當初其實不太願意回鄉從農,因為很難想像自己每天養雞的生活,但是在看到哥哥和妹妹回家幫忙,尤其2015年米蘭世界博覽會推出「未來食物」專區,強調在地食材、溯源管理、農民與消費者直接連結等農業趨勢,都促使她體認到時代的變化,其實回鄉從農也可以做出很多火花。

DSCF2854

逐批檢驗水、飼料和雞肉 開創白肉雞溯源管理先鋒

黃勝裕和父親飼養的兩家雞場目前共有14萬隻雞,黃勝裕除了向農生企業引進安全合格的飼料外,還搭配使用擁有日本專利的益生菌以及包含麝香草、茶樹、茴香等草本植物作為輔助飼料,他強調,在飼料中添加益生菌,維持雞隻的腸道健康,就可以減少對於藥物或抗生素的依賴,大幅降低雞肉殘留藥物的風險。

黃勝裕在妹妹黃惠汝的協助下,開始申請產銷履歷的驗證,將飼料、飲水、雞肉交由中央畜產會、畜產試驗所以及嘉義大學家禽保健中心,進行逐批檢驗,一般白肉雞飼養大廠不會做的SGS檢驗他們也做,而且還是拿最容易殘留藥物的雞肝進行檢驗,結果96項測試項目全部未檢出,有餐飲業者看到這項報告非常驚訝,因此提出想要研發無毒雞肝料理的構想。

傳統大廠貨源多 源頭把關難

黃惠汝強調,傳統電宰大廠業者契約養雞戶眾多,處理的雞隻數量非常龐大,而每個養雞戶飼養水準不同,但電宰業者檢驗把關的項目大多只有磺胺劑和抗生素等,而且還沒有區分屠前、屠後檢驗,因此電宰過程中有可能會發生不同契約養雞戶的屠體交叉汙染,對重視品質認真飼養的養雞戶並不公平。

黃勝裕飼養的白肉雞還通過嘉義縣自行辦理的「嘉倍安心」牧場源頭認證標章,該項認證同樣也是要將雞肉、飲水和飼料交由檢驗單位檢驗。

一路看著黃家三兄妹投入養雞事業的嘉義縣農業處畜牧科長林珮如坦言,黃家決定推廣白肉雞自有品牌時,其實她有些擔心,畢竟市場上白肉雞的評價不高,近年在美國雞肉傾銷下,本土雞腿和雞翅的價格跌落一半,而白肉雞長期又背負著生長激素等負面謠言,要一下子翻轉消費者的觀念不容易。

不過這三年接觸下來,林珮如發現,黃家三兄妹非常團結,全家全力做好一件事,這樣的力量令她印象深刻。

黃勝裕雞場除了是全台第一家通過產銷履歷驗證的白肉雞,今年他還獲頒嘉義縣傑出農民的楷模。
黃勝裕雞場除了是全台第一家通過產銷履歷驗證的白肉雞,今年他還獲頒嘉義縣傑出農民的楷模。

為黃昏產業找出創新管理模式 三兄妹團結一心

11150634_1580461375569142_1205989878307370350_n

因為飼養的成本以及認證費用高昂,黃惠昕一開始將目標鎖定在台北的高級餐廳,卻碰得滿鼻子灰。

黃惠昕向業者推廣御正童仔雞時,餐廳採購卻回覆她單價太高,無法和傳統市場的雞隻價格比擬,甚至還有餐廳業者說,等到消費者開始關注白肉雞的品質時,他們才願意跟進,這樣的經驗使得黃惠昕決定改變策略,從嘉義在地、有意識的餐廳業者開始推廣,結果馬上得到北歐工坊的響應。

經過此役,黃惠昕發現,在向業者推廣安心無毒的白肉雞之前,必須將食品教育擺在最前頭,除了尋找願意合作安心食材的餐廳業者外,她也從網路宅配著手,向消費者開始進行食材觀念的溝通。

除了網路宅配真空包裝的御正童仔雞外,黃惠昕現在也開始爭取小農市集擺攤的機會,她打算開發滷雞爪等特色加工品,透過面對面與民眾互動,翻轉消費者對白肉雞的傳統印象,她相信,傳統產業加上新思維,免去生產和消費端間的多個大廠剝削,白肉雞的小農直送一定能發展出一條道路。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電宰業者檢驗把關的項目大多只有磺胺劑和抗生素等,而且還沒有區分屠前、屠後檢驗,因此電宰過程中有可能會發生不同契約養雞戶的屠體交叉汙染–> 文中沒有提及御正委託哪家屠宰場屠宰 難道他們委託的屠宰場就不會有交叉污染的問題?

  2. 在此感謝讀者的提問! 御正食品公司所銷售的雞隻,來源出處是通過產銷履歷認證的黃勝裕畜牧場,在產銷履歷的認證過程中,電宰 也是審核的項目之一,電宰端必須合乎安全衛生規範,也必須要能夠確切區分認證場與其他場的屠體,在屠宰過程中亦有獸醫師以及監督人員把關,因此不會有混雜的情事發生的,請讀者以及消費者放心~ 再次感謝讀者的提問~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