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崩塌危機四伏 中央未列入災防法 廬山溫泉警訊 投縣長視若無睹

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花了近6年時間,查出台灣有84處聚落位在「大規模崩塌潛勢地區」附近,可能遭受和小林村一樣的威脅,其中南投的廬山溫泉、清境農場都是高危險區,不過上周中央地調所到南投說明時,縣長林明溱卻反駁「廬山不可能像小林村一樣整片崩落」,也打算繼續發展清境農場觀光。危機當前,地方父母官卻視若無睹,不禁讓中央的災防人員徒呼無奈。 (圖片來源:農委會水土保持局)

除此之外,誘發大規模崩塌的原因可能是大雨、地震、河流侵蝕等,太難預測,至今尚未列入《災害防救法》範疇,加上環境資源部尚未成立,大規模崩塌的研究和防治,分散在經濟部的中央地調所、農委會和其他部會,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只能扮演資訊統籌,無法像水保局治理土石流一樣,長年投入人力和經費、擬定整治計劃,空有一身武藝卻無法施展。

行政院災害防救辦公室主任周國祥表示,大規模崩塌無法如土石流般,用雨量判斷何時該動作,不過許多大規模崩塌區和土石流警戒溪流的位置鄰近,因此現階段仍參考當地雨量站的數據,決定何時要撤離。

不過他也坦言,長期來看,大規模崩塌區要轉換成行政上的操作,例如限制開發,仍有一定的困難度,只能提供資料給地方政府建議參考。

廬山溫泉北坡滑動觀測情形。(圖/中央地調所提供)
廬山溫泉北坡滑動觀測情形。(圖/中央地調所提供)

地調所:廬山一直滑動 投縣長:88風災後廬山沒掉過一顆石頭

2008年辛樂克颱風來襲時,廬山溫泉區七層樓高的綺麗飯店當著眾人眼前,硬生生倒在泥流中,因此成為地調所監測最密集的區域;2009年莫拉克風災發生小林村滅村悲劇,「大規模崩塌」的概念被提出,民眾才赫然發現,原來廬山也是大規模崩塌的潛勢區。

2011年,地調所公告廬山溫泉區為地質敏感區,南投縣政府決定遷村,隔年廢除廬山溫泉區,不過現任縣長林明溱上任後,一度想恢復廬山溫泉區,更直言「八八風災後廬山沒有掉過一顆石頭」、「都是專家亂說」。

然而,監測廬山長達8年的地調所環境與工程地質組簡任技正紀宗吉拿出數據反駁,廬山溫泉北坡先前就有崩塌紀錄,且地下水位上升速度快,只要累積雨量達800釐米以上,地下水位會急速上升2030公尺,滑動變位就會超過10公分,地上裂縫用肉眼就清晰可見,「整體趨勢看來,這個地方一直在滑動,只是我們不知道哪一天它就一直滑下去了。」

除了廬山,每年吸引百萬觀光客的清境農場,也有8成落在大規模崩塌潛勢區,但即使數據、照片樣樣俱全,南投縣政府就是不甩,甚至要求地調所明確告知什麼時候會崩塌。

地球公民基金會認為,中央地質調查所已經公告清境農場有6成屬於大規模崩塌區,現行存在的民宿地區「全部都在崩塌區上」;南投縣府企圖透過規定「容積率40%」的方式,形同讓「已存在的違建就地合法」。(圖/潘子祁攝影)
地球公民基金會認為,中央地質調查所已經公告清境農場有6成屬於大規模崩塌區,現行存在的民宿地區「全部都在崩塌區上」;南投縣府企圖透過規定「容積率40%」的方式,形同讓「已存在的違建就地合法」。(圖/潘子祁攝影)

災害防救遇到地方政治 執行打對折

當數據遇到政治力,科學就不僅僅只是科學,地調所是中央研究單位,彙整資料後送到行政法人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防救科技中心再綜合各部會資料,研判何處比較容易產生災害、如何防範等,但功能僅止於「建議」,換句話說,要是地方政府不執行,中央也莫可奈何。

許多中央防災人員,聽到南投縣政府就直搖頭,熟悉災防體系的人員直言,清境農場不只是地質問題,救災資源也不足,如果發生火災,消防車恐怕難在十分鐘內抵達,「就算第一輛來了,後面調度車輛有可能像八仙氣爆時那麼快嗎?」更何況許多民宿可能都違法,連消防執照有沒有過都不知道。

行政院災害防救辦公室主任周國祥坦言,地調所提出來的是風險概念,只能提出建議讓地方參考,「每個人的認知不同,需要多溝通。」

南投縣建設處科長張美紅表示,已經著手遷移廬山溫泉區業者到埔里福興農場,目前有近8成業者簽同意書,約40幾家,預估需花4年時間;至於清境農場,地調所初步研判只是有潛在風險,還沒有明確的地表滑動證據,清境是台灣很知名的觀光風景區,「我們是判斷還沒有到那個程度(需要遷移、關掉)」,不過2012516日後就已經禁建,現在也正在找專家分析地質。

除了南投縣廬山溫泉與清境農場,另一處令災防人員關注的是高雄市寶來溫泉。

高雄寶來溫泉附近32公頃竹林聚落,和廬山一樣是高風險的大規模崩塌潛勢區,雖然可能崩塌的區塊只有4戶受影響,但隔一條河便是寶來溫泉區,若崩塌後堵塞河道,溫泉區岌岌可危,不過居民卻可能因為住得近,反而「見樹不見林」,對災害掉以輕心。

高雄市六龜區竹林地區大規模崩塌潛勢圖。紅色線框起來地方為地調所認為有「大規模崩塌災害潛勢地區」,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再向外延伸出可能致災的區域,左側黃線處。山區顏色較深的地方表示崩塌過,由圖可看出寶來溫泉附近的竹林聚落有大規模崩塌的可能,下方寶來溫泉有密集的人口,一旦上面坡地崩塌可能造成堰塞湖或土石流等重大災害。(圖片來源: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
高雄市六龜區竹林地區大規模崩塌潛勢圖。紅色線框起來地方為地調所認為有「大規模崩塌災害潛勢地區」,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再向外延伸出可能致災的區域,左側黃線處。山區顏色較深的地方表示崩塌過,由圖可看出寶來溫泉附近的竹林聚落有大規模崩塌的可能,下方寶來溫泉有密集的人口,一旦上面坡地崩塌可能造成堰塞湖或土石流等重大災害。(圖片來源: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

大規模崩塌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但最困難的問題在於,沒人可以判斷它何時會發生。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陳振宇形容,大規模崩塌就像蠶豆症一樣,「可能吃到某些東西才會誘發。」

其實,大規模崩塌潛勢地不是不能防治,以梨山為例,水保局早在1990年就發現大規模地滑,由於下游是德基水庫,萬一崩潰可能堵塞潰堤,影響成千上萬民眾,因此水保局特地挖設地下排水道,引走地下水,陳振宇說,最近十年監測,梨山都沒有滑動現象。

面對大規模崩塌 寧可料敵從寬

遷村、限制開發牽涉到複雜的社會環境、政治角力,增強民眾災害防治教育成為當務之急。

「一定要『有圖有真相』,」災防科技中心坡地組組長張志新說,出示山區全貌,居民才會發現自己居住的地方只是一小丁點,產生防災意識,但不是要完全限制觀光發展,可能颱風豪雨期間暫停營業,保障人身安全。

地調所也建議,在高、中潛勢區的聚落,地方政府平常就要建立住戶名冊,指定安全避難所;低潛勢區則進行長期規劃,掌握滑動趨勢。

面對地方政府反彈,紀宗吉直言,沒人知道大規模崩塌到底什麼時候發生,如果地震誘發可能會很快崩塌,下雨就比較慢,因此會以最大的可能性去估算,「寧可料敵從寬一點,不然等到滑下來就來不及了。」人們有必要了解這些資訊,否則容易輕忽大自然的力量。

推薦閱讀

莫忘小林村悲劇 全台84處聚落位在「大規模崩塌潛勢區」 廬山、清境、寶來與樂野均列名

災害管理資訊研發應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