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事劇團與美濃愛鄉協進會共同於10/16、17舉辦「里山地景藝術研討會」,在16號上午邀請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季總策畫北川富朗來到美濃宣講堂進行專題講座。

北川富朗從人類共同祖先,血緣與文化透過海洋的分散演化,說明人類生存文化航路,帶著種子秧苗就像海洋傳播,人類文明傳播的可能性在於,人類當中存在著農夫、漁夫,木匠原始基因,這是里山思考的重要思想基礎。

北川也批評當今日本政府自安倍內閣強調日本優秀民族的血統論,這些類似右派想法他不太能認同。事實上,人類文明的差異都是土壤,季風,洋流等仰賴環境條件的結果。

北川建議,台灣想認識「大地藝術祭」的朋友,試圖從長時間的歷史切面理解人類歷史演化的過程,才能透徹理解人類發展的本質,才能理解大地藝術祭。

大地藝術祭主張的理念如同主題意象海報,圖內主題是一個用塑膠繩做的裝置,這選圖曾經被反對,但這卻是大地藝術祭的精神。里山精神就是要根植於土地、根植於居民的日常生活,

2015主題意象

 (2015「大地藝術祭」主題意象。北川富朗提供

然而里山精神是要根植於土地,但是藝術祭卻是要跟世界交流,這兩者之間需要達成平衡。藝術祭也會受到現實政治的影響,他也必須向市政府以及質疑者進行解釋,藝術家創作是很直接的,換言之,他也必須要一肩扛起,保衛這樣的創作空間。

藝術祭的主辦團隊當初舉辦超過2000場次的說明會來溝通,卻也無法一時獲得理解,今年(第六屆)大地藝術祭或許獲得評價與名聲,但人類生活的經濟系統與地球環境的關係危機,至今仍然非常緊張。

農村過疏問題引發的平成大合併

日本走向現代化道路之後,米的增產、戰爭與工業化、生產力的發展。平成年間開始推動城市的發展,這種均一化、集中化、城市化的發展,農村產生「過疏」的現象,政府開始需要思考新的農村過疏對策,這時候他被找來參與這樣的計畫,但是他所想的對策卻是與一般不太一樣。

越後是個半年冰封的地方,所有當年市政府所做回應農村過疏的對策計畫,至今只有這個(不太聽話的)大地藝術祭這個計畫延續至今。

大地藝術祭提倡的藝術不是在美術館裡面的,而是「藝術」作為顯示人與自然的互動北川認為大地藝術祭主要做了四件事情:第一是利用藝術發掘地方的特色、第二是為了在私人的土地上創作,所必須要作的溝通和學習,第三,以創作的愉快和奇妙作為媒介的共同勞動經驗。第四、則是把人吸引來到創作空間的過程。

啟動現代藝術到真正的鄉土,藝術祭才能夠發光發亮

越後地方的串聯計畫,有些地方仍然持續退化,但是有些地方也確實增強地方居民的連結。

大地藝術祭連續發展了四、五屆之後,一開始目的設定主要是吸引外地人來「觀光」,但是沒有料到,大部分來的人卻是希望能夠認識當地的飲食文化、體驗當地生活、參加當地的祭典。「這不是說越後妻的居民有多麼善良,而是這裡的居民願意真心相待。」北川補充。

北川認為「大地藝術祭」發揮的功能跟串聯角色,啟動現代藝術到真正的鄉土,藝術祭才能夠發光發亮。藝術能夠把負面的東西,化成正面的能量來使用。

「大地藝術祭」的角色,一個是要紮根於土地、一個要與世界連結,所以河川、岩盤、林相這些不同的東西,卻成為共同的自然題材。

一位藝術家的創作就是去調查信濃川舊河道的變化,利用等高線圖的判定,在舊河道上面每隔3.5公尺就插一根竿子,成為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信濃川舊河道

(以越後生命之河信濃川舊河道範圍考察作為創作題材的作品。北川富朗提供)

除此,北川也分享了最棒的表演,20台除雪車的共舞,為了演出,這些些除雪車在演出前都重新化妝。這20台除雪車共舞演出的時候,一開始大家還不太清楚狀況,演出到後面居民就在細聲討論,那邊兩台扮演的角色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後面三台就是要阻止他們再一起啊(笑)!

鏟雪車之舞

(北川富朗在「大地藝術祭」當中最喜歡的作品之一「除雪車之舞」。北川富朗提供

越後的豪雪是出名的,引此除雪機的駕駛員技術非常精湛,在盛夏的季節閒置的鏟雪車華麗轉身成為舞者。藝術家創作這個除雪機之舞,獲得很大迴響。北川表示,居民掌聲裡面,有很多也是對自己家人、爺爺、父親、丈夫對駕駛除雪車技術的認同與驕傲。

在創作中找到面對困境的方式

這種把當地生活環境條件的納入創作的思考,成為當地藝術思想的潮流。藝術家創作作品「立體繪本」。利用私有地,在溝通的過程雖然不容易,但是創作出來,居民可以從河對岸就看到作品呈現的視覺效果。

發現當地勞動文化,跟當地社區居民的溝通串聯,可以共同勞作的共慟文化。隔著河岸看到這個作品,創造出新的可能,這種藝術家創作的穿透力,超越文化的隔閡。

立體文本

(大地藝術祭的作品之一:立體繪本。北川富朗提供)

在計畫的實行過後,有些創作的私有地後來留給了都市人來認養,成為城鄉間持續擴充連結的基礎。

由於農村的沒落,政府的政策不尊重當地,硬是強迫地把人搬遷下來,外地人、藝術家來到這裡才知道這裡生活的辛苦,以及環境的問題。

大地藝術祭的真正用意,就是在這些藝術創作過程中,找到面對農村現實困境的新方式。

(本文為演講隨筆,由北川富朗口述、戴開成口譯,文責筆者自負。)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