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酪農業者開出3萬起跳的薪水仍找嘸工,農委會順應產業聲音,打算開放外勞補充人力,但看在外界眼中,酪農工作粗重、工時長、環境不佳,只開出3萬月薪,而且還常常沒休假,很難留住人。

「現在因為人力不足,這些工人都不能休息,我們也覺得很抱歉,不過也沒辦法,因為真的沒人力替換讓他們休息。」一位酪農坦言。

牧場缺工狀況難解
牧場缺工狀況難解(攝影/林慧貞)

獸醫:牧場實在太缺人 

這就像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台灣農村陣線副秘書長陳平軒說,3萬到3.5萬的起薪,大概是一個國科會助理的薪水,很難吸引一般人投入酪農業,農委會評估缺工時,應該從整體產業結構來看,不是只發問卷,問酪農是不是缺工,「就像傳產不能因為自己開出2萬薪水,沒人上門,就說缺工。」

龔建嘉是台灣少數的大動物獸醫,協助中南部各牧場診斷乳牛,他觀察,以前家庭式牧場多半是自家工,不會計較一年只放一、兩天假,小廠整併後,需要額外請工人,這樣的觀念就需要改變了。

他說目前擠奶工的薪水大概2~3萬,擠奶班長可到4萬,駐場獸醫大概4~7萬,許多基層工人都是外籍配偶,日薪約1100~1300元,另加全勤獎金,現在許多第二代回鄉接手,帶進新觀念,讓工人一個月放6天假,不過最根本的問題是投入人力不足,若有更多勞力,勞動品質會更高。

牧場工作粗重,工時分散,聘不到工人
牧場工作粗重,工時分散,聘不到工人(攝影/林慧貞)

自動化設備是解方嗎?

不只台灣,其實紐、澳、美、歐洲等酪農,也都面臨勞力不足的窘境,著手引進自動擠乳機、飼料監控、刮糞機等等。

以色列是其中佼佼者,農委會畜產試驗所3年前曾出國考察,發現以色列酪農在牛身上裝電子感測系統,乳牛走幾步、今天少吃1公斤飼料、乳房發炎了⋯⋯全都可透過電腦自動記載。

以色列的酪農甚至不用到牧場,因為牛隻會每天定點定時走到擠乳室,電腦依據母牛頸部的電子感測設備,判斷這隻牛今天適不適合擠乳,若不適合就打開柵欄讓牛出去,適合則自動投放飼料,用金屬手臂自動清洗乳頭、以雷射光尋找乳頭正確位置,自動套杯、擠乳,連擠完後的藥浴都可靠機器幫忙。

目前台灣只有半自動擠乳機,但已陸續有人引進刮糞機、餵飼機等等,中華民國酪農協會理事長洪長進就是其一。

不過,洪長進表示,機器也需要人來操作,且國外天氣比較乾燥,台灣高溫多濕,國外的自動化設備不完全適用台灣,「而且200多萬的設備,只能擠一頭牛,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

高大牧場每天要洗四次牛
高大牧場每天要洗四次牛,都得依賴人工,國外有機器可代勞,但是十分昂貴(攝影/林慧貞)

引進外勞治標,改善環境治本

陳平軒認為,酪農缺工是事實,但到底缺多少,需要更細緻的評估,例如透過自動化設備,本來5個工人可縮減到1人,「缺工不等於國內沒有工人,最重要的是探討為什麼缺工,盡量改善髒、臭問題,讓更多人願意投入,」酪農可能沒有這個資金和新知,因此政府必須負起責任,例如補貼工人薪資和自動化設備,「但農委會並沒有告訴酪農還有這些方法,酪農以為,解決缺工只有引進外勞一途。」

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的學生,從大一就可申請到牧場實習,有不少人後來因此選擇到牧場工作。教授楊玠民說,其實還是有許多學生願意投入,每個暑假10~20個名額都被搶光光,「重點是讓他們在學校就接觸產業,增加未來工作選項。」不過楊玠民認為,適當引進外勞可補充一定的勞動力,因為大學畢業生主要投入獸醫或管理階層,牧場仍需要基層勞力。

農委會和勞動部預計12月底開會討論,到底什麼規模可申請外勞、薪資、工時等等,農委會畜牧處家禽生產科科長陳中興說,確認引進後,勞動力還要修法、通報國際,何時正式上路仍是未知數。

他也強調,業者也想請本勞,但實在是請不到人,「不然能講國、台語,誰想聽英文?」台灣的牧場環境不比國外差,該自動的都自動了,主要問題還是工作時間讓人卻步,不過受限經費,只能給予低利貸款,無法補助,現在已經加強和大學、高職媒合實習、培育酪農第二代。

延伸閱讀:農業外勞第一波 酪農全台大缺工

高大牧場第四代 8年級女兒接重擔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台灣失業率多少?有些工作還是找不到人?這工作累但外勞辦得到,外勞也是拿三萬嗎?
    就好像大學生(雖然現在大學生也沒啥了不起,不像二三十年是真正的)看不起兩萬二,但對一個國高中畢業的卻能接受,這是心態問題,總覺得自己大學學歷就應該拿多少,卻不看自己能付出多少?能對公司對社會帶來多少貢獻?人家農民工的貢獻還特別好舉例呢。
    好多年來,都被灌輸「讀書有學歷=有高薪=不用作粗工」,卻沒想過讀進了什麼,能輸出什麼。

  2. 做粗工也要領相應的薪水啊,你知不知道現在在科技廠的員工被操得跟做粗工一樣,到工廠就真的可以坐辦公室吹冷氣喔,低薪和環境問題不解決,是你們上一代的人搞出來的問題,卻要丟給沒決策權的我們承擔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