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猴年,台灣的靈長類動物只有兩種,一個是人類,一個就是大家常聽到的台灣獼猴。

台灣獼猴可說是我們最親近又陌生的朋友,海拔200到2000公尺的森林都是牠的家,對農民來說,牠是破壞收成的可惡小偷,但對觀光客而言,親眼見到台灣獼猴、親手餵牠們吃口麵包是一大樂趣,但這不經意的行為卻可能破壞整個生態系。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林良恭發現,有些台灣獼猴本來兩年才生一次,吃了人類過度營養的食物,卻變成年年都生,因族群量增加而吃不飽的猴子,只好去偷農民的作物,所以過年時到山上玩,千萬不要再餵台灣獼猴了!

圖片1
(圖片提供/屏科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

台灣人最親近也頭痛的好朋友

台灣獼猴是台灣特有種,學名Macaca cyclopis,意思是「圓頭的獼猴」。清朝末年時,英國駐台領事斯文豪(Robert Swinhoe)是位自然學家,在台灣抓了兩隻台灣獼猴,交由倫敦動物學會動物園飼養,並以這兩隻幼猴頭頂形狀,命名Macaca cyclopis。

台灣獼猴很能調適天氣,從海拔1、200公尺,到3000多公尺的雪山,都有牠的蹤跡,不過全台到底有多少台灣獼猴,目前沒有精確的數字,大多以2000年台大研究團隊估算的20~25萬隻為標準。

有趣的是,原來台灣獼猴和農民的戰爭,早在100年前就開始了,斯文豪1863年發表<福爾摩沙哺乳動物>(On the Mammals of Formosa)時,就記載了台灣獼猴在夏天時,會成群結隊,到甘蔗園和果園覓食,最愛吃一串串龍眼。

雖然民眾時常在媒體上,看到農民哭訴即將收成的心血被台灣獼猴搶走,不過長期研究台灣獼猴的林良恭和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都為不會說人話的猴子抱屈,「全台20多萬隻猴子,和人類有衝突的可能不到5千隻。」林良恭說,大多數的猴子都是生活在渺無人跡的深山中,「而且那些受到猴害的農業區,大多都是因為先前有人餵食。」

圖片2
(圖片提供/屏科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

猴子吃人類食物,性成熟時間快三年

餵食猴子的不是農民,而是觀光客或當地人。裴家騏舉例,台東東河猴害嚴重,是因20年前有遊客餵食,猴子越聚越多,但遊客並不會24小時餵食,牠們就找上旁邊的農作物。現在猴害嚴重的地區如台南南化、彰化二水、高雄壽山等,全都是因為早期有人餵食。

人為餵食不只讓猴子「吃好道相報」,越聚越多,也大大影響猴子的生態。林良恭表示,正常情況下,母猴性成熟時間是5歲,但人類的食物太營養,長期被餵食的母猴,性成熟時間會提早到2歲,而且有些猴子會從每兩年生一胎,縮短到一年一胎。

猴子雖是群居動物,但若族群量超過4、50隻,會拆夥另立地盤,本來只有30平方公尺危害,一下子就擴大到60平方公尺。

林良恭說,台灣的猴害大約在1960~1970年代開始,除了餵食,人們不斷侵佔猴子地盤,砍伐樹木、種植生態相單純的人工林,讓台灣獼猴找不到食物吃也是原因,猴子和人一樣,吃到甜的、好吃的水果會記在腦海裡,下次自然會再回去吃。

圖片3
(圖片提供/屏科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

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那到底我們該怎麼面對這個可愛又惱人的動物?目前台東區農業改良場已研發出用防猴網罩住果樹,頗獲農民讚賞,新竹關西農民和林良恭團隊試用電網,也成功嚇住猴子,但許多防治方式都卡在成本問題,林良恭說,或許可以仿照國外,農民、地方、中央政府各出三分之一,降低生產者負擔。

先前曾有人提議,將台灣獼猴踢出保育類名單,開放獵殺,不過裴家騏說,這個方法弊大於利,和人類衝突的獼猴是全體數量的一小撮,只要集中火力處理就可解決,但相較於歐美,台灣對於猴害農作物的研究經費投入相當不足。

這場人猴大戰並非沒有解方,兩位教授都不約而同提到,最重要的是禁止餵食,可解決一半以上問題。裴家騏提醒,餵食除了造成生態問題,也讓人類暴露在疾病風險中,靈長類動物身上有許多人畜共通疾病,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一開始就是來自靈長類動物,餵食不只是保育問題、農作物危害問題,也是非常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

防猴網目前還沒被猴子突破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