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例 奶爸救活小虎鯊 衛星標識放回大海

農委會水產試驗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日前成功救活一批20尾小虎鯊早產兒,並做「衛星標識放流」,未來可進一步分析虎鯊生態習性、移動行為等,作為漁業資源評估、漁業管理的重要科學依據,這不只是台灣第一次這樣做,更是全球首例。國內鯨鯊研究權威莊守正說,台灣東海岸很可能是虎鯊的產房,需要更多數據深入研究。

小虎鯊配置標識器(圖/水產試驗所提供,攝影陳冠綸)
小虎鯊配置標識器(圖/水產試驗所提供,攝影陳冠綸)

海水浴場攻擊與虎鯊多數有關 引發國際關注

虎鯊正式學名叫作「鼬鯊」,牠性格兇猛,和大白鯊、公牛鯊並列3大兇猛鯊魚,對人類極具攻擊威脅性,全球溫、熱帶水域都可看見其蹤跡,台灣東部、西南部海域也曾發現過。虎鯊是卵胎生,懷孕期長達16個月,每一胎約可產下數十尾到上百尾幼鯊。

莊守正表示,根據國際調查,許多海水浴場的鯊魚攻擊事件,最後多證實與虎鯊脫不了關係,虎鯊族群量較大白鯊多,但近年來數量持續下降,因此國際間都希望能多了解虎鯊的行為,才知道如何因應。

虎鯊在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受脅評估指標中屬於近危的種類,不過台灣並未禁捕,因此漁民仍可捕撈、販賣,此次水試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6月中搶救的小虎鯊,就分別來自三仙台和長濱的定置漁網。

水試所當奶爸 救活虎鯊早產兒 

想要救活小虎鯊並不容易,因為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從魚貨承銷商接到這2批75尾小虎鯊都是「早產兒」。第一批來自三仙台的小虎鯊有38尾,體長約80到90公分,狀況相對良好,第二批來自長濱的37尾小虎鯊,體長卻只有60到65公分,研究中心連日來蓄養,每天約有5、6尾接連死亡。

「蓄養小虎鯊最擔心牠不吃,不然就是互吃。」水試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江偉全表示,早產的小虎鯊很害羞,不像既定印象那麼兇猛,投餌下去會閃躲,還沒辦法攝餌,一開始只好用掛餌的方式引誘,因為還沒長牙齒,初期都掛些軟的魷魚給牠們吃。

蓄養到第4天,研究團隊透過水下攝影機拍到小虎鯊長出牙齒,於是改餵鰹魚肉條,結果小虎鯊越長越快,短短兩週就長了20多公分。

幼鯊在出生第2天即具有攝食能力。(圖/水產試驗所提供,攝影何國龍)
幼鯊在出生第2天即具有攝食能力。(圖/水產試驗所提供,攝影何國龍)

不過這是較成功的情況,江偉全說,3、4年前研究中心也曾蓄養過一批早產小虎鯊,但最後全部不幸死亡,也就是那之後才發現早產小虎鯊要用掛餌的方式,幼鯊才會吃。

江偉全表示,小虎鯊如果吃不飽會出現互相蠶食的行為,那就很危險,常常一不注意會發現池中小虎鯊一尾剩頭、一尾剩尾巴。為此,研究團隊幾乎是輪班日夜守候,充當奶爸的角色,而這次兩批小虎鯊中,第二批不幸全部陣亡,第一批最後成功蓄養下來的共20尾。

超級虎鯊奶爸群(圖/水產試驗所提供,攝影吳亭君)
超級虎鯊奶爸群(圖/水產試驗所提供,攝影吳亭君)

全球首次虎鯊衛星標識放流 蒐集重要資訊

水試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這幾年一直希望透過標誌放流,了解包含旗魚、鮪魚、鰻魚等大型迴游性魚類的生活型態,此次成功蓄養小虎鯊後便決定進行標識放流,「國際間幾乎沒有人這樣做,多數捕獲母鯊後是直接將早產幼鯊放回大海。」

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標識放流的20尾小虎鯊,魚鰭上都附有研究中心的名稱和聯絡方式,日後若被捕獲,研究中心可憑捕獲地點和虎鯊的體長,分析其成長速率、族群移動範圍等。

此次20尾小虎鯊還特別挑出一公一母的2尾,額外配置「迷你型衛星標識器」,江偉全解釋,這個標識器就像飛機的黑盒子一樣,可即時記錄虎鯊游經的海域溫度、深度和光照度等,待240天標識器沒電,自動脫落、浮出海面後,研究中心就可開始接收資訊。

小虎鯊標放 (圖/水產試驗所提供)
小虎鯊標放 (圖/水產試驗所提供)

東海岸可能是虎鯊產房 需要更多科學研究

國內鯨鯊研究權威、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教授莊守正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起步,多年前我也曾在台東碰到漁民捕獲懷胎的母虎鯊,以過去觀察來看,台灣東岸很有可能是母虎鯊生孩子的地方,這在資源保育上是很重要的訊息。」

莊守正說,台灣對虎鯊的研究不多,過去也很少有經費支持;這次除了有傳統標識放流、還有人造衛星追蹤,未來累積更多樣本資料後,就可進行行為研究,甚至可依研究數據進行漁業監控,例如設置禁漁期或禁漁區,來保護母鯊在懷孕季節能順利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