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颱莫蘭蒂來襲,狂風豪雨不但吹壞了蓮霧、棗子、香蕉等果樹,也吹出了農田排水問題。位在花蓮玉里的稻農謝銘鍵日前上傳受災影片,可見該區數百公頃農田遭大雨掩沒,宛如一片汪洋大海,農民指出,水排不出去是因為河川長期沒有清淤導致,但事前無論怎麼反應,都沒有相關單位願意跳出來處理,未來再淹該怎麼辦?

《上下游》實際踏查現場發現,農業灌排水路到河川的流域管理分屬不同單位,有林務局、水土保持局、河川局、縣市政府,灌溉水路有些歸農田水利會管有些不是,區域溪流有些歸鄉鎮公所、有些則是縣市政府管,農民光奔波釐清要找誰反應,就已頭昏眼花,此次發生淹水的農地,甚至找不到負責單位。

針對灌排水路部分,全台農地總面積85萬公頃中,灌排水路受農田水利會管轄的僅有38萬公頃,其餘面積不是被劃為灌區外,就是屬於旱地、山坡地。對此,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坦言,灌區外水路過去由水利署負責,但這些畢竟都是農田,未來不再推給水利署,將由農委會盤點灌區外的農田水路狀況,逐步拉回來由農田水利會統一管理。

%e6%af%94%e8%bc%83%e5%9c%96%ef%bc%bf%e6%b7%b9%e6%b0%b4%e6%99%82%ef%bc%88%e5%9c%96%e7%89%87%e6%8f%90%e4%be%9b%ef%bc%8f%e9%82%b1%e5%9e%82%e8%88%9c%ef%bc%89
比較圖_淹水時(圖片提供/邱垂舜)
%e6%af%94%e8%bc%83%e5%9c%96%ef%bc%bf%e9%80%80%e6%b0%b4%e5%be%8c
比較圖_退水後(攝影/郭琇真)

淹水地屬低窪地 權責不清數十年

莫蘭蒂14日登陸,15日雖漸漸遠離台灣,但受外圍環流影響,東南部豪雨不斷,花蓮地區富里鄉、玉里鎮等地累積雨量逼近700公釐,大雨直落,農民看著淹水難退的農田盡是擔心。

謝銘鍵反應的田區是花蓮玉里鎮的三民新生地開發區,該區約民國70年成立,區內有水田、水禽場、也有養殖漁業。三民新生地和秀姑巒溪只隔一個堤防,新生地中間貫穿一條引水溝渠,兩旁則各設有一條排水溝渠,用水可分別藉由兩旁溝渠排入秀姑巒溪。

但由於當時開發分三期完成,新生地26條溝渠支線,只有前面13條歸花蓮農田水利會管理,後面13條溝渠長期找不到主管單位,權責沒劃分清楚,農民遇到排水問題只好周旋在鎮公所、水利會、河川局等四處陳情。

三民新生地地勢低窪,過去就曾淹過水,這次和謝銘鍵一同拍攝影片的農民邱垂舜在今年7月尼伯特颱風來襲時,曾四處陳情,「找了好久,好多單位共同會勘才得到暫時由玉里鎮公所代管的答案,但鎮公所經費不足,最後只清了800公尺的溝渠泥沙,重要的出水口清淤沒有做到。」

%e8%8a%b1%e8%93%ae%e7%8e%89%e9%87%8c%e9%8e%ae%e8%be%b2%e6%b0%91%e9%82%b1%e5%9e%82%e8%88%9c%e3%80%82
花蓮玉里鎮農民邱垂舜(攝影/郭琇真)

農民、地方水利會:關鍵不在溝渠 在溪流跟河川沒清

而據農民觀察,這次莫蘭蒂颱風淹水遲了2、3天才退去,問題在出水口淤積過高,邱垂舜指著排水溝渠尾端說,和這條溝渠交會的三笠溪是秀姑巒溪的支流,「颱風那幾天溝渠的水根本出不去,就一直在這裡旋轉、跟三笠溪的水打架,那時候水漲得很高,我們的車根本開不進來。」

拉遠來看則發現,沿著三笠溪出去的秀姑巒溪淤積也很深,花蓮農田水利會玉里工作站站長饒國東表示,堤防內的新生地跟堤防外的秀姑巒溪河床幾乎一樣高,再加上颱風一來河水暴漲,內水排不到外水去,所以秀姑巒溪若沒做大面積疏濬,光農地間的溝渠清淤也無濟於事。

據玉里鎮公所統計,此次莫蘭蒂颱風淹水造成三民新生地稻田受損面積約有250公頃,這些水稻正值抽穗期卻泡了水,影響其開花和授粉,這幾天稻穀已陸續出現轉黑的情況。

邱垂舜氣憤地說,農民要的根本不是天災補助,那些補助連成本都不夠,而且無法根本解決問題,再這樣下去,難道要逼農民放棄栽種風險高的二期稻,任農地休耕嗎?

%e9%83%a8%e5%88%86%e6%ad%a3%e5%80%bc%e6%8a%bd%e7%a9%97%e6%9c%9f%e7%9a%84%e6%b0%b4%e7%a8%bb%e5%9b%a0%e6%b3%a1%e4%ba%86%e6%b0%b4%ef%bc%8c%e5%87%ba%e7%8f%be%e8%bd%89%e9%bb%91%e7%9a%84%e7%8f%be%e8%b1%a1
部分正值抽穗期的水稻因泡了水,出現轉黑的現象(攝影/郭琇真)

三民新生地非個案 灌區外沒人管農委會擬檢討

邱垂舜表示,大雨雖難以阻擋,但淹水後能否趕快排出去可以透過河川疏濬工程改善,政府應盡快釐清各單位權責,不要讓一塊農地的水路切兩半,一半有人管、一半找不到人管。

其實像三民新生地這樣灌排水路權責不清的不只一處,同樣位處花蓮縣玉里鎮的大禹開發區也是,因為開發比較晚,沒有納入農田水利會管轄,農民得自行攔水灌溉,爭議長達十多年。

花蓮農田水利會管理組解釋,早期農民繳水租就可成為會員,水利會就能協助建設、管理灌排水路,但1989年行政院決定停收水利會費,由官方依會員耕作面積直接補貼水利會後,新增加出來的農地就成為灌區外,不受水利會管轄。

據統計,全台農地總面積85萬公頃中,灌排水路受農田水利會管轄的僅有38萬公頃,其餘面積不是被劃為灌區外,就是屬於旱地、山坡地。

對此,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坦言,灌區外水路過往本來應該由水利署負責,但這些畢竟都是農田,未來不再推給水利署,透過這次事件,農委會將盤點灌區外的農田水路狀況,逐步拉回來給農田水利會管理,不會讓農民找不到負責單位。

%e8%8a%b1%e8%93%ae%e7%8e%89%e9%87%8c%e9%8e%ae%e8%be%b2%e6%b0%91%e6%b7%b9%e6%b0%b4%e8%be%b2%e7%94%b0%e8%88%87%e6%b0%b4%e5%88%a9%e6%9c%83%e7%81%8c%e5%8d%80%e7%9b%b8%e5%b0%8d%e4%bd%8d%e7%bd%ae%ef%bc%88
花蓮玉里鎮農民淹水農田與水利會灌區相對位置(圖片提供/農委會)

一條河川切成多個單位 如何同步管理?

不過曾任玉里鎮公所農業課課長的高明帕桑提到一層遠憂,他說,一條河流從上到下權責單位太多,有林務局、水土保持局、河川局、縣市政府,灌溉水路還會碰到農田水利會,區域溪流有些歸鄉鎮公所、有些則是縣市政府管,每次出問題光會勘、釐清權責就花費許多時間,難道管理一條河川真的得切成這麼多單位嗎?

高明帕桑認為,其實國家的水文主管機關也該一併檢討,統合出一個治理單位,每年防汛期前、颱風過後都有專責人員能夠巡視,這樣一條水域的治理才會同步。

水域治理工程款淪立委綁樁 凌駕專業、國土規劃

此外,地方知情人士提到,不少機關都會保留工程款給民意代表,當民眾有緊急的河川、溝渠等治理需求時可以因應,如今這些工程款卻淪為綁樁的功用,審核預算時沒有專業評估,導致一條河道治理部分有清、部分沒清,非常混亂。

長期觀察農田水圳的美濃農村田野學會理事溫仲良說,政府保留部分預算供民意代表協助民眾解決排水問題,本是民主社會的常態,但利益分配會產生競爭,每個立委都需要有「扣搭」,到最後就變成不是因為有需要才做,而是為了把「扣搭」消耗掉而做。

溫仲良指出,各地方開始出現一些亂象,為了工程而工程,更離譜的是有人曾為了消耗預算,故意把日治時期建造的砌石河道破壞掉再做修復,地方政治凌駕專業、國土管理規劃之上,長期以來各單位的工程配合款如何審查,需要總檢討。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這真的會讓辛苦的農民們欲哭無淚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