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也可以煮茶?最近經常出沒在各地市集的「雜草稍慢」小攤位,大茶桶中裝的不是一般飲料,而是青草茶的free style──雜草茶!

一個上班族OL,在尋找自我的環島之旅中,遇見一位青草茶師,領她到深山裡認識各種植物,從此走上了以草製茶的道路;又因為一隻被除草劑殺死的螃蟹,痛定思痛立志:我要為土地煮一鍋茶!

從此,她居無定所,兩年來與夥伴開著九人座紅色小巴四處雲遊,採草、製茶、擺攤,彷彿進行中的公路電影。車上載著煮茶用的大桶、磚頭、木材,和一個行李箱。晚上若不是睡車上,就是直接「露營」,裹著睡袋在山野海邊露天席地而睡。

以上聽起來像是奇幻之旅小說情節,卻是林芝宇的真實經歷。外表沉靜自若、說起最愛的雜草便侃侃而談的她,日前舉辦「野茶會」分享雜草的美妙滋味,也暢談心路歷程。

15056501_1088513464594808_475867494686241147_n
圖片來源/雜草稍慢

從拔草到喝草,OL轉型煮草茶

林芝宇原本在台北做設計工作,但明確知道自己不想過這種生活,於是以老家彰化員林為起點,展開三個多月的環島旅行。以「務農換宿」的方式,拜訪了各地的有機或自然農園,「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拔草。」

有回林芝宇到宜蘭幫一位阿嬤拔草時,附近阿公走過來看,說:「這個就是『土香』,可以治感冒。」

簡單一句話,卻令林芝宇心頭一震,「我突然有被雷打到的感覺!」她驚覺,過去老一輩的日常生活與周遭自然是如此親密相連,善用雜草本是常識,如今卻即使是在鄉下生活的農民,也不了解雜草,只想除之而後快。

之後林芝宇繼續浪遊到了恆春,幸運遇見了一位青草師。她表明願望,「我想做青草茶!」於是跟著青草師天天往山上跑,認識尋覓各種花草樹木。她彷彿開天眼,深深沉迷於原始自然中的豐美,從中找到平衡生活的原則與心靈的自由安穩。

img_5013-1
林芝宇(攝影/蔡佳珊)

山野被噴除草劑,激動使出大絕招

接著,林芝宇開始想要擺攤賣青草茶。她心中有了配方後,獨自騎著機車特地到山裡找草,足足騎了兩個小時,卻赫然發現深山林內的路邊,竟然被人噴了大量除草劑!

她既憤怒又心寒,看著枯黃的野草,在旁邊的溪流中發現一隻死掉的螃蟹屍體。難過之餘,「想要為土地煮一鍋茶」的念頭如噴泉湧發。

「因為太生氣了,決定要使出大絕招!」於是林芝宇到朋友的鳳梨園,採集園中她所認識的野草:含羞草、長穗木、月桃、甜珠草……把全部的草都曬乾,熬煮成一鍋「雜草茶」,「這就是土地給的配方。」

自此之後,林芝宇跳脫框架,土地長什麼草就採什麼草,每片土地都有自己的草相,也就會煮出不同的風味茶,雜草茶配方也從1號累積到11號。「每一次我都不知道會是什麼味道,每次都很驚艷。」在花蓮海邊採的草,煮出的茶有著微鹹的海味;在彰化社頭自家阿嬤的菜園採的草,煮出來的味道還真的比較「老成」。

112
雜草茶的各種配方(攝影/蔡佳珊)

在採草煮茶的過程中,她也感受到農友認真對待土地的心意,「譬如嘉義憨己園,主人要拔草之前,還會跟草說:借過一下。他們園中的草非常多元,隨便採就二十幾種。」

林芝宇發現,友善耕作的農園通常草相豐富,很容易就可以採集到十種以上,但慣行農法則草相單一,只有最常見的強勢草種,例如大花咸豐草或孟仁草。

豐盛溫柔古早味,勾起阿嬤少女心

吃雜草、喝雜草茶,真的沒有關係嗎?林芝宇說,首先當然要先認識草。在台灣這塊亞熱帶島嶼,生長的草大部分的功效都是清熱解毒,彷彿土地自然會長出這裡的人們需要的植物。只要避開有毒植物、配方不單一、飲用不過量,雜草茶的性質大都非常溫和。當然,體質因人而異,所以喝了以後要仔細去感受,身體就會告訴你適不適合。

許多野草本就可食,像龍葵、小葉灰藋、咸豐草的嫩葉,都可以作為野菜。林芝宇經常也會摘取野草嫩葉煮食,或醃漬保存。只要用心去了解自然,自然便會給予無盡食糧,豐富身體與心靈。

13754182_993788127400676_9082944571023213210_n-1
圖片來源/雜草稍慢

林芝宇擺攤賣雜草茶,許多人駐足,客氣地問說,我可以要一杯「青」草茶嗎?「大家好像不好意思說『雜草茶』,可是我牌子明明就寫雜草茶了啊,」她微笑道,雜草總是被大家認為是不好的東西,可是草可以保護土地,很多農友已經漸漸知道草生栽培的好處。更何況,土地自己長出來的,怎麼會有不好的東西?

林芝宇賣茶時最感動的,是有一次在台北公館,她用附近蟾蜍山的雜草煮茶,路過的阿嬤喝到了,眼睛突然發出光芒,開心地說:「這就是我小時候的味道!我阿嬤有煮過!」

竟然煮出了阿嬤的阿嬤的味道,讓阿嬤笑得像個少女,林芝宇覺得獲得滿滿的力量,支持她繼續在雜草茶這條路上行去。

14232541_1034174296695392_8474431765383702409_n
圖片來源/雜草稍慢

以草為毫,享受自然分叉的「草」書

鄉下有雜草,都市也有。林芝宇最近到上海,走在路上看到一位婦女沿路採一種心葉為紅色的草,便也跟著採集,回來後查資料,原來草的名字叫「紅芽石楠」,是薔薇科,可解熱利尿。她帶到此次野茶會上與眾人分享,喝起來甘甜帶著淡淡玫瑰香,卻又洋溢著野氣。

林芝宇不僅喝草,也「寫草」。她以柔軟的草根或草尖製成毛筆,不講究傳統製筆的「尖齊圓健」,而希望使用的人可以盡情享受「跟自然一起分叉」的寫意。

她以最常見的孟仁草的花序為筆毫,海邊的漂流木為筆桿,尾端懸吊一個小浮標,便成為一支優雅的「草筆」。運筆時筆觸柔軟、絕對分叉,令人索性忘卻書法原則,隨心自由揮灑。

從雜草中領悟自然況味,也尋找真我,一步步慢慢來,品嚐千滋百味、輕鬆自在的人生旅程。「雜草稍慢」的創意與哲學,吸引了不少關注者,許多農園都頻頻舉手拜託:可不可以幫我的地做一杯茶?

12509219_899534656826024_2305812788878285738_n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我愛 “草” 草的功能太太多了
    這是老天送給我們 大家要珍惜它 不要常常拿土地來種屋
    *如果用在吃的方面要非常小心*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