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解決惱人的荔枝椿象氾濫問題,防檢局開放了20多種農藥供農民選擇,包含益達胺、可尼丁等類尼古丁農藥,和陶斯松、丁基加保扶、賽洛寧等殺蟲劑,不過時值荔枝、龍眼開花期間,高雄、南投卻有不少養蜂人家陸續傳出蜂群死亡的災情,懷疑是上述「類尼古丁農藥」惹的禍,紛紛要求農委會應儘速將該項農藥除名,才能回歸永續發展。

針對荔枝椿象,苗改場近日發表「平腹小蜂」的生物防治做法,利用平腹小蜂將卵寄生於荔枝椿象卵內的特性,來達到「蟲克蟲」的清除效果,預計在三、四兩月,每月提供12萬隻平腹小蜂到高雄、台中兩地的龍眼、荔枝生產區。不過苗改場副場長吳登楨坦言,平腹小蜂也容易受到農藥影響,建議農民兩者必須錯開。

17191378_10208379153376770_8435121839571113186_n
高雄大樹、燕巢紛近日傳蜜蜂死亡(圖片提供/蜂友)

荔枝椿象可活將近一年 對產業造成毀滅性衝擊

「荔枝椿象真的讓我很頭痛」,不用農藥的龍眼農朱昌輝一句話道出心聲,他說種植龍眼容易受這種昆蟲所苦,一年產量可能驟跌七、八成,卻拿牠沒輒。

對於這種昆蟲的習性,防檢局更進一步解釋,荔枝椿象大約在2到8月產卵,3、4月是密集期,而卵也大多在4月初孵化,此後歷經半年生長期後成為成蟲,生命週期幾近一年之長,且大多棲息在無患子科的植物上,如荔枝、龍眼、無患子和台灣欒樹都能發現牠的蹤影,只要遭牠刺吸過的嫩芽、花穗,幾乎都會產生落花、落果、枯萎、黑化等不良反應,重創荔枝和龍眼相關產業,荔枝椿象受驚擾時更會射出具腐蝕性臭液用以自衛,如觸及人體皮膚或眼睛將造成灼傷般潰爛,相當危險。

17191528_10208369496295349_3084812915458289676_n (1)
荔枝椿象近年密集爆發,集中於葉背噴藥也難以防治

為防治荔枝椿象 防檢局公告可使用尼古丁類農藥

為了顧及作物產量,荔枝椿象目前大多採用化學農藥來防治,包含加保利可濕性粉劑、芬殺松乳劑、第滅寧水懸劑等,防檢局更於今年一月六日公告了益達胺 (Imidacloprid) 、亞滅培 (Acetamiprid) 、賽速安(Thiamethoxam)、可尼丁(Clothianidin)等「類尼古丁農藥」,以及陶斯松、丁基加保扶、賽洛寧等殺蟲劑20餘種藥劑以供農民選用,就是希望能盡量降低荔枝椿象的危害。

不過多次施藥卻容易產生農藥殘留,不僅無法完全根除躲藏在葉片背後的荔枝椿象,類尼古丁農藥也容易對採花授粉蜜蜂產生影響,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就曾證實,只要1ppb(微克/公升,十億分之一的濃度)的農藥益達胺,就會對蜜蜂造成影響,讓蜜蜂嗅覺變得遲鈍、找不到可以利用的花叢,或迷途忘返、客死異鄉,或學習能力變差,無法順利完成採蜜工作,讓整個蜂巢逐漸土崩瓦解。

懷疑類尼古丁農藥成殺蜂元兇 蜂農呼籲政府應回歸生態永續

在上述研究揭露了類尼古丁農藥的影響後,不少蜂農都懷疑近日蜂群死亡是受到同類農藥影響。除了高雄大樹已傳出蜜蜂中毒外,在荔枝產地南投養殖蜜蜂的蜂農蕭鴻池就指出,他的兩百箱蜜蜂(數量約為四百至六百萬隻)中,幾乎有四分之一以上的蜜蜂都出現益達胺中毒的跡象,因為迷航而大量死在野外。

另一位馮姓蜂農更強調,類尼古丁農藥是系統性農藥,對他的蜜蜂危害都很大,因為吸收了毒性的花蜜花粉都有毒,毒素隨用藥後慢慢降低,但蜜蜂採集儲存後,藥量累積卻導致整群的崩潰死亡。

對於現有的農藥危機,蕭鴻池等幾位蜂農紛紛呼籲,政府應該盡快將類尼古丁農藥從防治藥物中除名,回歸生態永續發展的態度來做管理,否則連最重要的蜜蜂都因化學農藥而大量死亡,倚靠蜜蜂來授粉的農作物也會連帶受到影響。

17202750_10208379196097838_4649893436509560950_n
高雄燕巢、大樹地區的蜜蜂死亡(圖片提供/蜂友)

防檢局:目前沒發現蜜蜂是類尼古丁中毒 會盡快查明

針對蜂農的質疑,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強調,此次公告的農藥,有呼籲農民在花期不要使用,有鑒於之前蜜蜂大量消失,防檢局有建立「蜜蜂中毒查報系統」,由苗栗改良場來搜集現場資料和檢體,進一步送去做中毒藥物的鑑定,好確認蜜蜂中毒的主要來源,但可以確定的是至今的中毒案例都不是類尼古丁藥物造成,若後續真的發現有大規模蜜蜂中毒事件,防檢局則會立即採取應變措施。

而負責現場檢驗的苗改場蠶蜂課吳姓課長表示,正常蜂群死亡一天不超過一百隻,若超過這個警戒線,他們就會到現場去抽驗,並針對附近周遭經濟作物去做訪查,好確認到底是否有農藥污染;由於目前高雄有傳出蜜蜂不正常死亡狀況,苗改場也正進行抽驗,若屆時查明真的是類尼古丁農藥惹的禍,會交由防檢局來檢討農藥使用管理情形。

17190970_10208379193457772_7735556496673675730_n
蜜蜂集體中毒(圖片提供/蜂友)

苗改場推動平腹小蜂生物防治 蟲克蟲制荔枝椿象

然而除農藥的使用外,面對日益嚴重的荔枝椿象問題,苗改場則在近日發表了「平腹小蜂」的生物防治做法。

苗改場副場長吳登楨表示,目前平腹小蜂的生物防治做法,已和防檢局、高雄及台中市政府合作,預計在三到四月荔枝椿象產卵期間,每月提供12萬隻平腹小蜂到高雄、台中兩地的龍眼、荔枝生產區釋放,利用平腹小蜂將卵產於荔枝椿象卵內寄生,使其死亡而無法孵化的特性來達到防治效果,去除荔枝椿象的比例最高還可達到七成,更可減少農藥使用。

對此,高雄市政府農業局植物防疫及生態保育科葉姓科長指出,今年預計會在阿蓮跟田寮等荔枝椿象肆虐的地區,釋放八萬五千隻平腹小蜂,去年也已經把將近三萬隻小蜂放到野外,有達到不錯的成效,因此今年也會持續作為直到五月;台中市農業局也表示,現階段將把平腹小蜂在危害密度最高的地區野放,以期達到最佳的防治效果。

至於尼古丁類農藥是否對此類生物防治產生威脅?吳登楨也坦言,平腹小蜂也容易受到農藥影響,雖然小蜂對荔枝椿象有效,但還是不建議農民在噴農藥期間使用;之後苗改場也會優先選擇提供給種植有機龍眼、荔枝的農民以及校園地區,就是要提高生物防治效果。

另外,他也表示現在每月提供十二萬隻已是極限,若農民要申請,苗改場現階段也無法負荷,期待未來技轉給廠商,再由他們擴大產量,讓平腹小蜂族群進入野外世代繁殖,就可有效抑制荔枝椿象的危害。

unnamed (2)                 平腹小蜂將卵產於荔枝椿象卵內(圖片提供/苗改場)

解決荔枝椿象氾濫 學者:應「精準用藥」和「物理防治」並重

為了因應荔枝椿象的氾濫,台大昆蟲系副教授許如君則提出「精準用藥」和「物理防治」並重的做法,建議農民應該避免丁基加保扶、陶斯松、免扶克三類對人體危險性較高的農藥,並可選擇荔枝椿象對藥物最敏感的初齡若蟲期間來施藥防治,挑清晨或傍晚不會擾動蟲的時刻噴藥,就可獲得較好效果,另外也得注意絕對要避開荔枝與龍眼的開花期,以免干擾到蜜蜂的生存。

此外,許如君也表示,物理防治是王道,在冬天時節氣溫低於十度時,荔枝椿象的成蟲行動力弱且群聚過冬,只要準備好手套及面罩,並注意腐蝕液體的排放,就可進行摘除;蟲卵部分,也可趁著三、四月產卵高峰期來處理,農民可嘗試把聚集的卵壓碎,或把整片葉子浸入酒精、冰凍、塑膠袋封起來,再配合平腹小蜂的寄生方式,就可有效去除荔枝椿象的危害。

延伸閱讀:
日本制訂SOP 避免農藥毒害蜜蜂

全球首次證實 1ppb農藥益達胺 讓蜜蜂幼蟲腦崩壞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白毛巾可以收集蟲卵, 在果園掛多一點白毛巾, 一天清一次就可以消滅很多卵塊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