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兩項農藥殘留容許標準引爭論 食藥署承諾本週再研討

近日食藥署公告放寬農藥氟派瑞(Fluopyram)及達滅芬(Dimethomorph) 殘留標準,引發國民黨立委陳宜民不滿,質詢時多次強調如此寬鬆的標準將會對人體造成嚴重影響;對此,食藥署和農委會今天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指出3月15日的公告已經經過六十天的預告期,期間沒有收到任何異議,程序完全合法,至於大眾憂慮的部分,也會在一週內再次召開專家會議進行評估,要修改或廢止公告都是在可以討論的範圍內。

17239930_10208443973917243_129040659577068100_o

食藥署:兩項農藥殘留標準放寬 程序完全合法

此次兩項農藥殘留標準公告,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解釋,主要就是核准農藥氟派瑞(Fluopyram)在茶類上使用,其殘留容許量訂定為6ppm,台灣是全球唯一訂下此標準的國家,再來就是萵苣和結球萵苣可使用的達滅芬(Dimethomorph),其殘留容許值則訂為10ppm,與日本標準相當。

潘志寬也指出,會訂定這樣的殘留標準,是因為業者提出申請,在農委會評估前端農藥對於國內病蟲害防治及農藥使用需求後,食藥署在負責做後端的殘留評估,該項修正草案在去年十月送交「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委員會」審查後,在12月13日開始預告60天徵求各界意見,但在這段期間內均無接獲異議,食藥署才會在3月15日正式公告。

17388981_10208443973357229_266058958035610801_o

兩項農藥適量使用不會對人體有害 防檢局出面保證

至於這兩項農藥為用途為何?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則解釋,業者提出氟派瑞的申請,主要是用在防範茶樹的赤葉枯病,此種農藥可以混合劑的方式使用,對於病變有不錯的防範效果,使用劑量也不會超標,先前早已用在木瓜、荔枝、龍眼等作物上;對於立委質疑此藥會造成甲狀腺腫瘤以及肝臟腫瘤等問題,馮也解釋美國環保署已經在該藥劑調降為E級,代表只有對實驗鼠類較為敏感,對人類則無致癌性。

達滅芬部分,馮海東也指出,該藥屬於廣效性的殺菌劑,屬於史托比系(strobilurins)藥劑,主要是防範防葉菜類疫病和露菌病,國內早有多樣蔬果開放使用,訂出與日本相同的標準,也是在通過田間藥效實驗、殘留實驗後,確認可以達成田間病蟲害防治目的,且不會超量殘留使用下,才會核准通過。

駁斥官方正面態度 主婦聯盟表態反對多項農藥標準放寬

在官方再三保證沒問題下,主婦聯盟則在今天上午發出聲明,表態對該項政策的反對立場。聲明裡指出,可以在生食結球萵苣類蔬菜上合法使用的農藥已經高達47種,即便單一藥種沒有超標,但在政府持續放寬多種農藥殘留容許下,主管機關是否該評估多種農藥交互作用對人體健康的影響?

此外,此次大幅放寬農藥殘留品項,宣稱是在去年12月13日預告60天蒐集意見,但經搜尋後並無發現相關預告資訊,令人質疑預告程序是否剝奪民眾陳述意見之機會。

(上下游替讀者整理出食藥署的兩次公告:http://gazette.nat.gov.tw/EG_FileManager/eguploadpub/eg023045/ch08/type3/gov70/num22/Eg.htm
http://gazette.nat.gov.tw/EG_FileManager/eguploadpub/eg022234/ch08/type3/gov70/num31/Eg.htm)

此外,主婦聯盟也指出,在今年3月13日第1061300148號預告修正中,還增加了300多項農藥的放寬使用,如此短時間內大幅放寬,是否代表政府維護民眾食品安全的決心有所動搖,導致食安五環不進反退?因此,主婦聯盟呼籲政府不宜再放寬農藥使用標準,才能創造安全的環境,並且守護民眾健康。

曾德賜:達滅芬、氟派瑞屬於低毒性農藥 但使用正確性應該注重

在外界多持反對意見下,植病權威、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榮譽特聘教授曾德賜則指出,達滅芬是繼滅達樂之後農藥選擇的兵家必爭之地,可用來防治萵苣常生的露菌病,基本上來說是一款不錯的新型藥劑,曝露量不需太高即可達到防治效果,對環境的風險值也較低。此外,曾德賜也指出,氟派瑞可以防治赤枯病、髮狀病,在種子處理和苗期的病害也都可以解決,還可以兼顧線蟲問題,且毒性低、用量低、效果也好,值得推廣。

不過這兩項農藥殘留的標準到底是如何訂定的?曾則建議主關機關應該將程序全面公開,並且解釋農藥的效用,才不會造成恐慌;同時,他也認為,即便全面性評估下,這兩種農藥的效果較佳,但劑量和使用方法這些用藥的「正確性」更應該全面告知,才不會出現殘留問題,否則在台灣是單位面積內農藥用量最高國家的前提下,過量用藥問題就會頻繁的發生。

曾德賜:用農藥是最後手段 用藥登記應注重降低風險

「站在專業立場,是其他方法沒辦法達到目標才會使用農藥。」曾德賜更點明,像是露菌病通常會在高濕度的環境下中標,只要把通風、生物防治做好,就不容易生病。用藥部分也早有非常精確的藥品,是杜邦研發的一款用藥,可以用在對抗露菌病,毒性極低,比達滅芬更好,可以說是治病的首選,但我國卻沒有採用,其原因就是農藥登記一直以來都是藥商出面申請,較容易站在利益面思考,已經登記的用藥也沒有再淘汰,導致藥劑對民眾安全、生態安全的評估停滯,整整落後美國二十年。

因此,曾德賜強調,台灣的農藥登記應該採用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做法,讓「降低風險」的藥物逐漸取代舊有的慣行藥物,並且訂定指導守則和指標,讓農民有辦法自行選擇;更有甚者,就是應推行「植病醫師制度」,由這些具備專業知識的醫師來指導農民用藥的正確性,才能基於食安考量來解決農藥濫用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