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農藥殘留事件,台灣獨步全球,第一個將氟派瑞設立於茶之殘留標準6 ppm,引起軒然大波。但歐盟將氟派瑞設立於萵苣15 ppm、於香草及食用花卉8 ppm,我國卻未訂相關殘留標準。此乃各國重要農產品不同、飲食習慣亦不同。個別作物殘留標準無法反映真實的安全性,安全標準應以每日全部取食的「總量管制」來評估。

合理的使用農藥,可產出低價的農產品,穩定糧價,加速社會發展,並大量減低生活成本。安全的農藥殘留不會造成健康慢性危害,更不可能造成急性中毒。因此依照科學的證據,設立保守的安全農藥殘留標準,是必要的。目前擬增加氟派瑞茶殘留標準6 ppm,總量管制仍比安全量低100倍以上

微量農藥殘留 ≠ 急性中毒

物質高濃度時都有毒,反之低濃度時不會造成急性中毒,這是毒理學的基礎。以一杯含有咖啡因192 mg/kg的咖啡及廚房的食鹽為例,一個60公斤的成人,短時間內喝下60杯咖啡,或是吃下180公克食鹽,是會死亡的 (此是以LD50來推論)。其實不需60杯或180公克食鹽,稍高劑量下,就有急性中毒風險。

但我們每天喝咖啡、吃鹽巴,僅接受微量咖啡因及少量食鹽,故不會急性中毒;無論是天然物質或合成物,只要濃度高,就可能造成急性中毒。但低濃度時,不會造成急性中毒。因此,整瓶沒稀釋的農藥有毒,但是微量的農藥殘留沒有急性毒性

最近我國民眾,密切關注氟派瑞於茶訂定農藥殘留標準事件,關於專家所提出的解釋一概不採信,並要求專家、學者、農藥從業人員食用成品農藥,以快人心。若民眾有前述之毒理基礎,就能清楚明白,微量農藥殘留的攝取,如同我們每天喝少量的咖啡、少量食鹽,但是絕對不能直接吃成品農藥,也不可以一口氣喝下60杯咖啡或180公克鹽巴,因為濃度高的時候會造成急性中毒。

農藥殘留總量管制下,台灣殘留管制標準不亞於先進國家!

我國農藥殘留標準總量管制,和全世界同步,不比先進國家寬鬆。總量管制意即,農藥殘留在所有食物加起來,不能超過的總管制量。總量管制是從一個對人安全的量,先嚴格100倍後,再打八折;假設阿斯匹靈原本發現一天吃100顆是安全的,政府會先把他設定在一天只能吃0.8顆 (即100顆除以100倍,再打八折)。而這0.8顆,就是政府訂定的「法定界限」,只要超過這個0.8顆,政府單位就會開罰,產品下架銷毀。

延續前面的假設,假設氟派瑞100個單位是安全值,氟派瑞法定總量管制為0.8個單位,本次增訂氟派瑞於茶的殘留標準為6 ppm,氟派瑞的總量管制僅0.452個單位,遠低於安全量100個單位,距離100倍以上! 「臺北榮總內科部臨床毒物與職業醫學科科主任楊振昌說,總量管制未達80% (=0.8),表示無健康風險」

安全的量,是經過非常嚴格的安全評估試驗,證實長期微量農藥的攝取,不會慢性中毒、無致腫瘤、不會造成不孕、不會造成胚胎不良發育、沒有細胞病變、可以快速被人體代謝,且不會造成神經衰弱等等不良影響,千錘百鍊才求得的安全劑量,這個劑量證實人體每天攝食,一輩子都不會危害健康。食品添加物、西藥等等,亦採取總量管制的概念。且總量管制非我國獨創,是與歐美等先進國家同步,符合國際現行科學做法。

各國主要作物不同,殘留標準不可能完全一致

農藥使用採正面表列:如甲藥劑僅核准使用於A作物、B作物,則C作物不得檢出,但若C作物有使用需求,廠商必須主動提出科學證據、試驗報告,提交主管機關,經由審查評估、研究驗證等程序,確認安全無虞後,再決定是否予以通過。本次事件是,農藥廠商依據科學證據,依法申請氟派瑞於茶設立殘留標準,審查機關依據科學數據,提出6ppm的殘留標準。

氟派瑞在歐盟、美國等先進國均有開放使用;歐盟氟派瑞於香草、食用花卉 (Herbs and edible flowers) 設立8 ppm殘留標準,甚至於某些萵苣及沙拉用生菜 (Lettuces and salad plants) 設立15 ppm殘留標準,皆高於我國香草、萵苣之氟派瑞不得檢出,但未見歐盟人民恐慌。此乃各國重要的作物有所不同,在總量管制的情況下,各國因地制宜,依據所需。所以各國殘留標準不可能完全一致。故各別作物殘留標準,無法反映每日總量,應從總量管制來比較。

圖二、台灣與歐盟氟派瑞殘留標準差異比較表。 (僅列出差異較大項目)

總量管制的計算是依據國人飲食習慣,如國人會吃蔬菜、水果、米、麵食、堅果類、喝茶等等,將會吃下去的農藥殘留量全精算出來。因各國重要作物不同、飲食習慣亦不同,歐盟萵苣和香草有訂氟派瑞殘留標準,我國沒有訂;但我國茶訂氟派瑞殘留標準,歐盟沒訂,此乃是因地制宜,但總量上來說,我國只有達到0.452,並不會超過國際規範,也不會比歐盟寬鬆,更低於安全值100倍以上。

增設殘留標準 ≠ 增加農藥殘留量

C肝病患過去的只能選擇干擾素 (Interferon,IFN) 治療,療程漫長且副作用強烈,但現在有口服新藥,幾無副作用,且療程較短。但若沒有新藥,病患仍需使用干擾素。

同理,面對茶赤葉枯病,縱使因為氟派瑞的沒有核准,農民還是需要用農藥,不會因此而降低農藥用量。開放一個新藥,是多一個替換選項,而不是增加農藥使用量。

氟派瑞是新藥,因為沒有山寨版 (仿製學名藥),所以價格非常高,基於以價制量的事實,茶農面對病害,使用氟派瑞,是不會再使用其他殺真菌劑。況且茶農是用藥水準相當高的農民,生產履歷或販售證明皆是走在最前端,不會超量混用同用途的農藥。

輪用不同作用機制的農藥,可以有效控制抗藥性的產生,增加不同選項的農藥,是讓農民輪用不同農藥,不會因而增加用量。

目前核准藥劑,最高用量每公頃 (約一個足球場) 可能達到 2 公升或2公斤,氟派瑞每公頃僅需 0.3-1公升,由此可見,增加一個替換選項,並不會增加茶葉農藥使用量,反而可使農藥使用量下降。

不安全的農藥早已禁用 

40年前,人類開始使用合成化學農藥時,當時科學家只注重藥效,沒有研究安全性,有些農藥有長效性環境污染性、致腫瘤、致畸胎、毒性等不安全性。但現今的政府管理非常嚴密,不安全的農藥早已禁用,如滴滴涕 (DDT) 於1974禁用蟲必死 (BHC) 於1975禁用巴拉松 (Parathion) 於1997禁用

但DDT、巴拉松等負面形象,至今仍烙印於民心,難以扭轉;隨著時代演進,新農藥的發明是朝著低用量、環境較友善、低毒、較安全的方向,對於現在還存在的農藥,民眾應該要有信心,因為這些都是經過嚴格、科學性的安全評估

不用農藥,更多人要回到農村

正確使用化學農藥及合理施用化學肥料,以高效率防治病蟲害,能提高產量及品質;除草劑的使用,大量減低勞務的支出。因此,農業生產人力降低,使人民得以「離農」,才可以發展更多如醫學、科技、社會科學等。當我們開著車、搭著捷運、到醫院接受醫療資源、用平板、滑手機、和朋友在咖啡廳度過優閒的午後,請了解到,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以「少數人力提供所需糧食」的慣行農法上。

高產量、低勞務的農業,帶來低價的農產品。氣候不佳時,菜價上漲,民眾怨聲連連,若完全不用農藥時,產量低落、高人力投入,糧食蔬果價格飆漲,我們必須投入更多花費在每日必備的糧食蔬果上,屆時必須放棄很多現在低花費就能享有的物資。

設立安全的殘留標準,是必要的

我們不要反對農藥殘留,而要反對不安全的農藥殘留。

農藥用於病、蟲、鼠、雜草管理,適當合理、精準、明智的用藥,可以帶來高產、高品質、低勞力、低生態影響、安全且廉價的無毒健康農產品。因此,依據科學方法,設立安全的殘留標準,仍是必要的。

本次氟派瑞事件,一切經過科學證據的審查、研究,在茶上訂定之殘留標準,皆在安全總量管制下,距離安全的量,還有100倍的空間。法規皆是建立於科學依據之上,以最嚴格、保守的態度,把關農藥殘留帶來的風險。

農藥公司申請氟派瑞於茶:依照法規

過去C肝新藥問世前,藥廠花許多時間、投入大量花費研究,成功商品化後,將安全性研究資料提交主管機關,進行新藥申請。由此例可知,新藥的申請,本該由廠商申請。同理,農藥公司依照我國法規,進行安全評估試驗,提交給政府主管機關,經過科學評估後,主管機關才予以核准。一切合乎農藥管理法,且經過科學審查,確保安全無虞,更合乎程序正義。

避免農藥集體恐慌症,應從食農教育開始

面對未知的領域,民眾難免恐慌,其實不能怪社會大眾,農藥廠商也從來沒有花心力和社會溝通。但若民眾在食農教育上,有毒理基礎,且理解農藥管理的總量管制概念,就能理解這一整件事情是合法、合乎科學、無安全疑慮。

食農藥教育不能單單介紹有機,排斥慣行農法,且妖魔化農藥。畢竟我國99.3%以上食物來源,都是有用藥的慣行農法。

雖身為植物保護產業從業人員,但因與本事件廠商無任何利益關係,本文以中立客觀的角度出發,將我所學及所聞,忠實呈現於本文中。本文創造一些白話描述,取代一切艱澀難懂的專有名詞,期社會大眾能夠清楚此事件「非放寬農藥殘留量,而是增訂氟派瑞於茶赤葉枯病的輪替選項」。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長知識了!科學化的農藥管理很重要,不能因噎廢食阿….否則全部用植物工廠生產就好了,問題是不可能。另外有些有機資財也不見得是最天然最無害的,還是要考慮劑量和特性吧。有機栽培的產量不是有機化馬上立竿見影,需要時間建立。一但建立起來產量不會太差,在此之前個人認為還是需要一些農藥輔佐。農藥還是有存在的必要,而危險的農藥當然需要被淘汰,但還是需要數據來說明的,也需要替代防治的備案吧

  2. 我想提出我的觀點,我認為更多人回到農村,未必不是一件壞事,現在農村的問題反倒就是沒有人,為何大家一定都要往城市發展呢?農村人口老化,導致許多的問題,其實農業是一個賺錢的生意,就看我們用什麼態度去看。

    不過,對於你對農藥使用的看法我很同意,也讓我有所反思,確實過度妖魔慣性農業,文青式的思維確實過於天真浪漫了,也印象了主流媒體,影響了國家政策,影響了立法委員,反倒讓專業的聲音消失了。

    • Shang-Yan Tsai

      謝謝您的回應,您好,我是本篇文章作者。完全同意您的觀點,近幾年許多新聞報導,百萬新貴,回到農村,我是正統台北俗,爸媽都來自南部。因為從事農業這一途,出社會以後才常跑農村。因為外派的關係,也住過鄉下好一段時間,下班後要去健身房還需要騎車到鄰近城市,城鄉差距甚大。但農村也有農村的好處,向您所提到的,人口的老化、人力的流失,是我親眼目睹,大家都知道的真相。慣行農業確實在自由經濟體制下,支撐我們的生活,低廉物價、低勞力 (相較有機),再像我這種台北人,很難放棄現有的生活情況下,似乎精準的用藥、正確用藥,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畢竟要全面有機可能不識一蹴可及,但是永遠都是一個我們的目標和終點,現在好像從其跑點出發沒多久而已,但是在過程的路上,專家一直在把關、跨國公司也嘗試引進新藥,差別是在於沒有向民眾宣傳,我個人的觀點是,宣傳、對話,這些需要很多精力、經費,在有限的資源下 (大砍預算、精簡人力、約聘一堆)的情況下,可能過往都沒有這些對話機制。現在這個事情出來,顯然民眾有很大誤會。農藥產業現在還是有很多進步空間,包括許多我的師長也有很多批判,個人認為都是好事,大家可以就事論事,對話不是為了爭輸贏,大家都為了台灣好。但是這一整起事件,皆是合法、合乎科學的評估,竟然被說成”官商勾結”這種事情….講到最後,我的感覺是專家為了避嫌,聲音也沒了,站在第三方的立場,我有必要讓民眾知道實情徵象。我倒認為這次事件也是一個轉機,民眾朋友更了解評估的方式,是好事,因為消費者是有知的權利。但這些東西都是非常複雜且繁瑣,真心希望關心的朋友們能夠花點時間了解,好有對話基礎。再次感謝您的關心,希望未來您也能持續參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