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很多人都不看好缺乏規模效率的友善耕作小農,如何能夠成就一個產業體系?這樣的看法其實不過是延續上一個世紀的思維,總認為農業的發展只有依靠大型農企業進行大面積操作,才能展現經濟效益而獲取市場競爭力。

然而,網路環境的開放與普及,有機會讓小規模耕作的友善小農們,能夠有效地集結並創造出規模力量,形塑並驅動專業的生產系統,以開放式協作的方式為其進行代耕服務(機械化服務),並由此為消費者提供客制化的服務。今天,我們已經在宜蘭縣員山鄉的友善小農群聚裡,看到了這樣的友善耕作水稻的專業代耕系統雛型。

(左)小農龔哲敬與他的表哥阿亮,開割稻機為自己也會其他小農服務(攝影/楊文全)
(左)小農龔哲敬與他的表哥阿亮,開割稻機為自己也會其他小農服務(攝影/楊文全)

員山百位小農 形成「專業代耕」內需市場

在員山鄉的近山地區,目前群聚上百位友善小農,估計耕作上百公頃的水稻。這些小農裡,少數比較有經驗、有銷售能力的,耕作面積可達五、六公頃,而大多數的小農,耕作面積往往不到半公頃。然而,即使耕作面積達五、六公頃,其規模也還是無法獨自擁有一套專業的機械化耕作設備。因此,這群小農的機械化耕作部分,必須依賴代耕系統。

不過,反過來看,上百公頃的水稻,也不是一套專業設備就可以完成服務的。換句話說,群聚在此的小農們,其水稻耕作面積的整體規模,已經形成一個足以支持數套專業代耕系統的內需市場。

百位友善小農創造出強勁的代耕需求(攝影/楊文全)
百位友善小農創造出強勁的代耕需求(攝影/楊文全)

自主性強的小農們,嘗試共同投資專業設備

有趣的是,自主性極高、農法迴異的小農們,要如何才能由專業的代耕系統來服務?一般而言,每一個專業的代耕系統都有它的標準化作業流程,而這樣的標準化作業是無法滿足個別小農的需求。在過去幾年,發生在小農與傳統代耕業者之間的意見衝突,是時有所聞的,這也讓小農們漸漸地開始朝向自己擁有的專業化耕作設備方向前進。

問題是,要投入專業耕作設備的小農,必須服務一定規模的小農市場,他要如何才能掌握這個市場?傳統以來,小農的基本性格就是各行其是,更何況是這些勇敢地抛棄主流價值,來到農村追求自己夢想的小農。要這些小農們團結起來形成一股市場力量是很困難的。

不過,在我們這裡確實有一群小農正在嘗試組織,以共同投資的形式來擁有專業的耕作設備,目前他們已經共同擁有一台專業的插秧機,只是在設備上如何擴展到整套系統,以及如何永續經營,後續都將面臨很多的考驗。

20642311_1406051829449983_205795452_o
攝影/楊文全

有人買大貨車,有人買割稻機,還有人開烘穀廠

事實上,四、五年來,一個能夠越來越滿足這裡小農特殊需求的水稻代耕系統,正在成形。

2014年,倆佰甲的水稻耕作進入第二年,共有三十位小農、二十公頃的水稻田需要專業代耕的協助。這個規模對我們這些只有第二年耕作經驗的小農們是極大的挑戰,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該怎麼辦?只有靠自己摸索,想辦法解決問題。

那時候,我們分四組人分頭去尋找可以幫助我們的在地代耕業者,但這些在地業者的操作能量往往都已經趨近飽和,很難抽出足夠的時間來幫我們。因此,我們只能非常彈性地運用不同業者的剩餘時間,把我們需要的代耕作業完成。而且我們分頭找四組代耕業者的目的,也是考慮萬一那一組代耕業者無法支援我們,還有其他三組可以協助。

當四組業者都無法支援時,我們就自己想辦法買小型的二手設備,把剩餘的作業完成。也就是在這樣的處境裡,倆佰甲的水稻代耕作業一開始就具備開放、彈性的特徵,同時,我們也開啟了自己擁有設備的道路。

攝影/楊文全
攝影/楊文全

開放協力,幫自己也幫別人代耕

今年倆佰甲的水稻收割作業仍然維持一定的開放性,但是,核心的專業服務業者,已經是由員山地區投入專業代耕的小農來扮演了。在這次倆佰甲的收割作業中,三十多位小農的十五公頃水稻田經由倆佰甲這個平台進行整合,並協調與安排收割作業的日期與順序。

在割稻部分則由新購割稻機的本地區小農龔哲敬負責收割作業,但也有兩位在地的傳統割稻業者在緊急狀況時協助支援。

載穀作業則由新購十噸半大貨車的本人負責,當然,我們原來就擁有的一台兩噸七貨車也加入載穀的行列,而緊急或特殊狀況時,有一位在地的傳統吊車業者能夠支援。至於烘穀及後續的貯存與碾米作業,則由本地區新設烘穀廠的小農曾繁宜與位於隔壁鄉鎮經營烘穀廠較有經驗的小農吳慶忠分別協助。

小農自己擔任代耕業者的好處,不僅是自己人好協調,最重要的是他的代耕作業是以滿足小農的需求為優先考慮的。

開了烘穀廠的小農曾繁宜(攝影/楊文全)
開了烘穀廠的小農曾繁宜(攝影/楊文全)

有意思的是,這個開放的代耕作業系統,還能服務我們週邊、那些找不到代耕業者為其服務的傳統在地小農。事實上,傳統的專業代耕業,在長期追求成本、效率的前提下,其作業已難以服務面積小、坵塊分散、零碎的小農。

而我們的這個代耕系統,卻是從服務這類型的小農開始形成的,因此,要多服務一些在地傳統小農,對這個代耕系統而言是輕而易舉、甚至有益於擴大規模效能。這幾年,我們陸陸續續都曾協助這類小農完成他們的插秧與收割作業。

小農也是烘穀廠經營者曾繁宜(攝影/楊文全)
小農也是烘穀廠經營者曾繁宜(攝影/楊文全)

彈性開放的代耕系統,鼓勵客製化服務

當然,目前在整個員山地區為友善小農服務的專業代耕系統,是一個更大規模的開放系統,在這個系統裡,已經有非常多位在不同代耕作業上,願意開放、彈性地為大家服務的業者,其中有傳統的在地業者,也有小農夥伴轉型的業者。而每位友善小農都可以在這個開放協作系統內,找到每一作業階段最能配合自己作業的業者,彈性地組成一個專屬於自己的代耕作業流程,實現自己想要的農法,掌握務農的自主性。

由於在這個開放系統內,任何人都可以平等地投入其中為大家從事代耕服務;同時,誰的服務越能客製化,誰就越能在系統內得到更多小農的支持;以及,每一個作業流程的組織,都是由小農或小農團體依著自己的需求來自我組織。基於這幾個特徵,我才稱這個為員山地區友善小農服務的水稻代耕系統,為一個專業代耕的開放式協作系統。

誰說台灣農業的前景必然是大型農企業的規模化耕作,宜蘭員山地區的小農群聚案例,或許也可以給我們在思考台灣農業的未來時,面對越來越客制化的市場需求時,有另外一種不同的地方發展想像。

延伸閱讀:楊文全/我的農村日常:種稻 學開拖拉庫 順季節做有趣的事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