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日本民間興起一股養蜂風潮,2006年從銀座發起的「銀座蜜蜂計畫」已成為活化地方的最佳典範,吸引其他社區紛紛跟進。

這股熱潮還蔓延至學校和機場,2010年、2011年長野縣富士見高中、北海道大通高中紛紛在校園內養蜂。不僅讓學生認識在地生態環境,舉辦試吃會、販賣蜂蜜更是與社會接軌的寶貴體驗。2016年島根縣萩·石見機場展開「機場養蜂計畫」,創下日本首例,除了活用機場空地,更計畫利用蜂蜜開發新的特產品、促進地方發展。

飼育日本野蜂的業餘養蜂家亦有增多趨勢,據推測達五萬人左右。由於養殖野蜂一開始的最大難關的就是「怎麼捕獲」,日本野蜂最大討論社群經營者、本身也是APP開發工程師志賀祐一認為,問題在於對蜜蜂生態不夠瞭解,於是從2015年開始製作「分蜂地圖」,邀請網友發現分蜂時上傳分享,透過資訊共享掌握稍縱即逝的分蜂時期。

長野縣富士見高中養蜂社成員(照片來源:富士見町網站)
長野縣富士見高中養蜂社成員(照片來源/富士見町網站)

屋頂養蜂先驅「銀座蜜蜂計畫」,成活化地方催化劑

2006年,「銀座食學墊」、「銀座街道研究會」的成員開始嘗試在銀座大樓的屋頂上飼養蜜蜂,後來還成立「NPO法人銀座蜜蜂計畫」,是日本都市屋頂養蜂的先驅。從3個蜂箱、150公斤蜂蜜開始,今年已擴展到25箱、產量也突破1公噸。

由於飼養數量不多,銀座蜜蜂計畫仍用手動離心器採蜜(攝影/簡嘉潁)
由於飼養數量不多,銀座蜜蜂計畫仍用手動離心器採蜜(攝影/簡嘉潁)

他們透過飼育蜜蜂瞭解銀座的環境與生態系,採得的蜂蜜請當地知名甜點店、和果子店製作糕餅甜點、用蜂蜜酵母釀啤酒,僅在銀座限定販賣;另外也將蜜蠟製作成蠟燭,交給在當地的教會使用,達到真正的地產、地銷、地用。

「銀座蜜蜂計畫」更串起了地方上的居民,鄰近高中種「菜之花」(即油菜花),好讓蜜蜂在花卉稀少的初春也有花蜜可採;名為「BeeGarden」的屋頂綠化計畫,邀請銀座各商業大樓一起在屋頂上種植蜜蜂喜愛的植物,還種植毛豆、番茄、花生、蕃薯等作物,採收後交由當地商家製作成銀座限定商品,擴大了從蜂蜜開始的地產地銷循環。

銀座蜜蜂計畫吸引了日本超過100個地方跟進,包括都內的涉谷、池袋、日本橋、自由之丘等地,還有北海道、盛岡市、仙台市、橫濱市等。

銀座蜜蜂祭,現場販售來自日本全國及世界各地的蜂蜜,還有蜂蜜酒及其他加工品(攝影/簡嘉潁)
銀座蜜蜂祭,現場販售來自日本全國及世界各地的蜂蜜,還有蜂蜜酒及其他加工品(攝影/簡嘉潁)

蜜蜂成最佳教材,日本高中推養蜂

近年養蜂潮更吹進校園,北海道、長野、神奈川、愛知、廣島……,從鄉下到都市,越來越多的高中投入養蜂。

長野縣富士見町富士見高中於2010年成立了十分少見的養蜂社「ハッチ·Bee·8(日文中與蜜蜂同音)」,更一開始就挑戰養日本野蜂。社員們從栽培野蜂引誘植物金稜邊蘭(キンリョウヘン)開始,設置蜂箱、觀察蜜蜂生態,還學會了人工分蜂。

養蜂社除了調查當地擁有的自然資源,2012年還發起「honey walk」的活動,帶著小學生一同尋找蜜源植物,發現休耕地非常多,便邀請地方上的居民一起開闢花圃,混植蕎麥、香草、蔬菜,確保蜜源。

採收的蜂蜜主要在「蜂蜜收穫祭」時分享給在地居民,也會請當地餐廳開發料理,每到七月,他們還會與東京青山的餐廳合作,舉辦為期一天的「富士山高校蜂蜜餐廳」由社員們擔任服務生,提供用長野食材和蜂蜜做成的套餐。

活躍的行動,讓養蜂社在2012年一舉奪下「日本學校農業社團全國大賽」的最優秀賞及文部科學大臣賞,之後更數度獲獎,去年還出版了《蜜蜂高中生 富士見高中養蜂部物語》一書,講述從創社到得獎的過程。

養蜂從環境教育,延伸到美術與商品設計

北海道札幌市的大通高中為了活化屋頂空間,從2012年開始養蜂,並積極導入現有的課程當中。「一開始養蜂是環境教育的一環,後來漸漸擴展到各個科目。像是蜂蜜標籤的圖案設計是美術課的授課內容、文字則是由書法老師帶著學生一起完成。」大通高中的書法老師表示,蜜蜂可說是現成的活教材。

去年市内飯店業者主動提出合作,除了在早餐吧時段提供蜂蜜,未來更打算逐步開發蜂蜜商品、導入飯店內餐廳;今年七月底大通高中更主動出擊,在銀座舉辦的「2017蜜蜂祭」擺攤販售蜂蜜。學生有條不紊的招呼客人試吃、介紹刺槐、百花、日本椴樹三種蜂蜜,引起不少注目。

請客人品嚐蜂蜜的大通高中學生(攝影/簡嘉潁)
請客人品嚐蜂蜜的大通高中學生(攝影/簡嘉潁)
由大通高中師生共同設計完成的蜂蜜標籤(攝影/簡嘉潁)
由大通高中師生共同設計完成的蜂蜜標籤(攝影/簡嘉潁)

日本首例!島根縣萩˙石見機場「機場蜜蜂計畫」,盼活化地方

2016年島根縣萩·石見機場的「機場蜜蜂計畫」,創下日本機場內養蜂的首例。

為了活化地方、提升機場知名度,全日空關聯公司「ANA總合研究所」和「萩·石見機場航廈大樓」展開合作,在機場內的空地設置20個蜂箱,董事長本橋春彥還站上第一線,向廣島的NPO拜師學藝。「今年(2017年)已經增加到35箱了,產量有500公斤,是我們原先預估的兩倍左右。」

他表示,除了在機場內販賣蜂蜜之外,也打算開發新特產。同時也計畫舉辦採蜜體驗、並開放認養蜂箱。或許未來機場不再只是旅客的過道,而是居民聚集的場所也說不定。

島根縣萩石見機場從去年開始推養蜂,希望能提高機場知名度、活化地方(攝影/簡嘉潁)
島根縣萩石見機場從去年開始推養蜂,希望能提高機場知名度、活化地方(攝影/簡嘉潁)
稀少的「機場蜂蜜」(攝影/簡嘉潁)
稀少的「機場蜂蜜」(攝影/簡嘉潁)
蜂箱設置在機場東側的空地,離飛機跑道有段距離
蜂箱設置在機場東側的空地,離飛機跑道有段距離

「科技養蜂」建立分蜂地圖,共享蜂群大數據

近年飼育日本野蜂的業餘愛好者有增多趨勢,據推測約有五萬人,但年齡層較高,大都五、六十歲以上,日本最大的日本野蜂社群網站「日本野蜂的Q&A」經營者志賀祐一卻是個異數──他年僅三十歲、養蜂資歷已超過十年。

國中時父母開始養蜂,志賀也因此一頭栽入日本野蜂的世界,白天是APP開發工程師,晚上就經營社群、販賣蜂箱及周邊。他發現業餘養蜂人往往難以判斷正確的分蜂時期,錯過捕獲良機,因此於2015年開發「分蜂地圖」,養蜂人可以透過網路回報當地的分蜂狀況,2015年有500件、2016年有750件的投稿。「日本分蜂隨著櫻花開花前線,由南向北發生, 透過地圖大家可以分享訊息,順利捕獲蜜蜂。」

觀察今年的分蜂地圖,明顯九州、關西、關東等地的投稿偏多,山陰、四國、東北等地則零零落落,甚至還有「未發現蜜蜂」的報告。撇開九州業餘養蜂興盛、高齡養蜂人網路使用率低的人為因素,志賀認為蜜蜂減少或許也跟近年蜜蜂氣管蟎肆虐和農藥的影響有關。然而國內並沒有相關調查,很難判斷到底減少了多少。

觀察野蜂狀態的養蜂人(照片提供:志賀祐一)
觀察野蜂狀態的養蜂人(照片提供:志賀祐一)

至於台灣是否有可能使用分蜂地圖?他認為,台灣國土不大,或許分蜂時期會比較相近,不會遇到像日本這樣分蜂時期難以預測的問題,但如果台灣也有捕獲野蜂飼養的習慣,或許也能夠試試分蜂地圖,幫助掌握分蜂時期。

志賀更打算開公司投入科技養蜂,預計推出花粉檢驗以確保蜂蜜品質、裝設麥克風監測蜂群聲音掌握蜜蜂健康狀況,「近年有關蜂群聲音與蜜蜂健康關聯的研究很多,如果能夠加以活用,就能夠讓養蜂變得更加科學化。」現在有業者推出在蜂箱上裝設感應器監測蜜蜂狀態的服務,一個蜂箱動輒3萬日圓,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他估算裝設麥克風的話一個蜂箱只需花費3000~4000日圓,大幅降低成本。

近年日本的業餘養蜂人越來越多,養的是日本野蜂(趙胼提供:志賀祐一)
近年日本的業餘養蜂人越來越多,養的是日本野蜂(照片提供/志賀祐一)

閱讀台灣「全民養蜂」系列文章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