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牛奶駭人》各方意見整理事件簿

文/上下游記者汪文豪、林慧貞

《商業周刊》昨天發表最新一期封面調查報導「牛奶駭人」,指國內食品大廠統一、味全與光泉鮮乳與調味乳產品,以及台灣比菲多的可可好朋友等乳品,驗出違法動物用藥殘留,包括抗生素、塑化劑、雌激素、鎮定劑與抗憂鬱用藥等。由於這三大品牌乳品市占率達六成以上,因此周刊認為市售六成鮮乳含動物用禁藥殘留,突顯農政與衛生機關把關不力。

《商業周刊》是委託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良宇,針對市售乳品的脂溶性物質進行分析,結果發現鮮乳的部分:統一的Dr. Milker極鮮乳全脂、瑞穗高優質鮮乳、味全的林鳳營高品質鮮乳、光泉的成分無調整鮮乳、乳香世家高品質純鮮乳共五款;調味乳的部分:瑞穗巧克力牛奶、味全木瓜牛乳、台灣比菲多的可可好朋友、光泉的麥芽牛乳四款,合計九款乳品驗出不同種類的動物用藥殘留。

一、商周調查結果整理──

(1)驗出抗生素代謝物、微量塑化劑

根據商周調查,所有受檢的樣本中,均驗出抗生素代謝物Pyrimido[a] Azepine〈嘧啶氮雜〉;也都驗出微量塑化劑(Dibutyl phthalate, DBP 鄰苯二甲酸二丁酯),其中統一瑞穗巧克力調味乳、味全木瓜調味乳、比菲多可可好朋友、光泉乳香世家高品質純鮮乳,更有兩種以上塑化劑的污染。

(2)驗出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

在雌激素的部分,統一瑞穗巧克力調味乳被驗出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Tetrachloro-o-Benzoquinone〈四氯鄰苯醌〉,光泉全脂鮮乳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Hydroxy-Norgestrel-Methyloxime〈氫氧-甲基炔諾酮-甲基肟〉。

(3)驗出鎮定劑及抗憂鬱用藥代謝物

至於在鎮定劑及抗憂鬱用藥的部分,商周調查指出比菲多可可好朋友驗出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Clomipramine (氯米帕明);統一Dr. Milker極鮮乳全脂則有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Dehydroxyl-Vincadine (去氫氧長春蔓汀)。

(4)本次檢驗使用儀器比官方精密

何以這些動物用禁藥過去未曾在官方檢驗中發現?商周報導認為,目前農委會規定的生乳檢測採用「酵素連結免疫吸附反應(ELISA)」,是一種快篩檢測,而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良宇所採用的檢測方式是「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比農委會規定的ELISA標準更嚴苛與靈敏,農委會的檢驗方式鬆散,把關不嚴,導致乳品殘留違法動物用禁藥的情況氾濫。

商周根據調查結果認為,這突顯國內乳品從生產流程、政府把關以及檢驗單位都有一連串的漏洞,致使酪農為了提高生乳生產量,非法使用動物用禁藥。

二、農委會回應意見整理:

商周的調查結果引起社會關注,不但各大媒體轉載,臉書上也引起臉友轉貼訊息,農委會晚間召開記者會對商周的報導與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良宇提出諸多質疑。

(1)「代謝物殘留」不等於「藥物殘留」

農委會副主委王政騰首先質疑商周委託陳良宇的調查研究,並不是在國家認證實驗室進行,而且檢測的標的物都是所謂的「代謝物殘留」而非「藥物殘留」,檢測方法採取定性檢測而非定量檢測,直接用殘留的代謝物種類回推酪農使用非法動物用藥,檢驗方式有失嚴謹。

農委會防檢局長張淑賢進一步解釋,一般進行農藥或動物用藥殘留檢驗,都是直接針對農民所使用的農藥或動物藥品種類進行檢測,而不是測代謝物,因為即使是合法使用的農藥或動物用藥,都可能產生與禁藥相同的代謝物。但代謝物的毒性絕大部份都比農藥或動物用藥品低,除非所產生的代謝物毒性甚強,不然一般都不會針對代謝物進行檢測。

張淑賢舉例,商周報導當中指出有乳品驗出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Tetrachloro-o-Benzoquinone〈四氯鄰苯醌〉,以此推論酪農使用人工雌激素。事實上,目前政府禁止酪農使用人工雌激素,而「四氯鄰苯醌」是化學物質「五氯酚」的代謝物,五氯酚在日常生活常被用來做為除草劑、殺蟲劑、木頭防腐劑使用,殘留在土壤裡被微生物分解代謝後,就會產生四氯鄰苯醌。因此乳品樣本測得的四氯鄰苯醌,不能排除來自日常環境中。

(2)乳牛繁殖採人工受孕,沒有避孕的需要,何以需要避孕藥?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主任陳明汝也說,乳牛的飼養根本用不到避孕藥,因為繁殖乳牛是採人工受孕,她無法理解使用避孕藥的說法從何而來。

(3)抗生素的「代謝物」無法回推來自何種抗生素

獸醫出身的農委會畜牧處長黃國青也表示,商周文中指稱所有樣品均檢出抗生素代謝物Pyrimido[a] Azepine〈嘧啶氮雜〉,推論酪農使用非法抗生素。事實上,目前國內唯一可合法使用的抗生素Trimethoprim,檢出的殘留容許量為0.05PPM,即使酪農遵守停藥期而未檢出藥物殘留,仍有可能驗出抗生素代謝物。因此就算驗出抗生素代謝物Pyrimido[a] Azepine,也無法推論這個代謝物的產生,是來自合法還是非法的抗生素。

(4)檢驗儀器精密度的差異,並非如商周所述

黃國青也反駁商周指稱農委會檢測生乳採用「酵素連結免疫吸附反應(ELISA)」,準確度不如歐盟使用的「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的說法。黃國青說,「酵素連結免疫吸附反應(ELISA)」是一種快篩檢驗,只適用於乳廠向酪農收乳時使用。農委會平常委託中央畜產會所使用的檢測法是「液相層析質譜儀(LC/MS MS)」,準確度比「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高。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主任陳明汝表示,商周報導錯誤,台灣與歐盟一樣,檢測乳品的方式都是用「液相層析質譜儀(LC/MS MS)」,而非報導所稱歐盟使用的是「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

(5)檢驗方式沒有定量,不夠專業

對於整篇報導與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良宇的研究,陳明汝直言檢驗方法不夠專業,檢驗方式只有定性而沒有定量,研究者也不具備畜產背景知識,這樣的報導只會引起消費者不必要的恐慌。

三、其他乳品業者與酪農意見整理:

對於商周報導乳品大廠被驗出禁藥,供應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乳品的四方鮮乳特助蔡佐鴻,感到非常吃驚。他說,大部份廠商對品質要求都非常嚴格,採逐批檢驗。以四方為例,一台乳車約收購2至3戶酪農,收到乳車後再抽樣,若驗出有問題,再回頭一一檢驗供貨的農戶,農戶為了計價,一定會保留自己公司的樣品,出問題的農戶必須負擔該台車其他人的損失。一般酪農戶冒不起這麼大的風險,有些抗生素建議停藥期為三天,但酪農通常在一周前就停藥。

蔡佐鴻說,四方若懷疑酪農戶品質有問題,還會專車運送;大廠通常有CAS和食品 GMP雙認證,農委會和工業局也會固定抽查,大廠不太可能賭自己的商譽,「講現實一點,乳品業者會毫不留情砍酪農戶。」

(1)乳清本身有鎮定安神效果,是否有混淆

他說,牛隻乳房炎時,酪農確實會打抗生素,目前常見的抗生素有氯黴素、青黴素、磺胺、四環素類,但從未耳聞銘傳教授驗出來的Pyrimido[a]Azepine(嘧啶氮雜);目前人工雌激素只有少數國家可以合法使用,鎮定劑更是聞所未聞,乳清本身有部分鎮定安神效果,他懷疑銘傳大學的檢測方式有問題。

(2)被驗出抗生素會賠到倒,應公開檢驗流程

供應味全鮮乳的酪農戶鄧昆海也表示,乳品管制十分嚴格,味全要求農戶自己留一份樣品,味全留兩份,一份檢測,若有問題再請農戶拆封手上樣品;農委會也會不定期抽測,自己約養30多頭牛,平均每個月就被抽一次;第一線農民很清楚施打抗生素的情況,會遵守安全停藥期,若自己覺得不保險,還會先拿樣品請味全公司檢驗,合格後才敢交。

「有酪農戶被檢出抗生素,賠了5、60萬,最後賠到倒,我都嘛很小心,賠一次今年就完了,」鄧昆海說,很少聽過酪農用鎮定劑,但有可能為了增加泌乳量施打雌激素,不過藥商提供的藥有何種成分,有時農民也不知道,不過農民會保留藥給農委會檢驗,若不合格,農委會會吊銷藥商執照。

鄧昆海說,他很歡迎教授研究,但銘傳大學應該公開檢驗的流程、根據何項paper(文獻)、經過複驗,如此貿然公佈,酪農都覺得很不負責任,尤其冬天到了,鮮乳消費量本就較少,這波報導恐怕又要重創消費者信心。

農委會:針對乳品進行採樣檢測,並展開查廠稽核

農委會防檢局長張淑賢表示,為督促養殖業者遵守用藥規定,防檢局逐年進行「強化畜牧場用藥品質監測計畫」,除由各縣市政府派員到養殖戶抽驗牛乳,也會抽驗市售乳品,送至屏東的中央畜產會實驗室檢驗108項動物用藥。民國100年度檢驗468件、101年檢驗462件,均未發現藥物殘留;102年1至10月檢驗426件,只發現一件殘留人用抗生素Ciprofloxacin,已請地方政府依違反「動物用藥管理法」裁罰6萬元。

農委會副主委王政騰說,目前除了要持續瞭解銘傳大學生物科技系副教授陳良宇的檢驗方式與調查資料,農委會也針對國內所有酪農戶的生乳與商周報導所指稱的問題乳品進行採樣,送交國家級實驗室進行檢測。另外,針對取得CAS與食品GMP認證的乳廠,也將展開查廠稽核。檢驗結果出爐預計需二至三天。

農委會畜牧處長黃國青說,目前中央畜產會檢驗的108項動物用藥當中,並未包含人工雌激素與抗憂鬱藥,如果追查的結果,確有酪農違法使用,未來檢驗項目會再增加這兩項。

延伸閱讀:牛奶、藥物、代謝物?專訪台大動科系教授陳明汝

milk-bw-issue-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