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瑩秋

五月十日一大早,在彰化縣溪洲鄉公所擔任主秘的吳音寧,一如往常開著她的小車上班去。但最後她沒進鄉公所,因為一輛怪手緩緩駛向莿仔埤圳旁的「中科四期引水工程」,劃破了農村清晨的靜謐平和。她當機立斷把車子開到怪手前,一個人坐在農路中央阻擋,不讓怪手開挖,保衛家園。

工程暫停 承包商卻突襲

吳音寧一人與怪手對峙的畫面太讓人震驚,路過的鄉民爭相走告。

不久,許多赤著腳、戴著斗笠的農民放下手邊工作,前來聲援,吳音寧的父親、詩人吳晟也席地坐在火熱的柏油路面上,溪洲鄉長黃盛祿更帶頭抗爭。人愈聚愈多,二十多名警察也忙得很,有的錄影蒐證,有的穿梭溝通,有的舉牌警告鄉民違反集會遊行法。

幾天前,新北市立委林淑芬才剛幫忙協調國科會、中科管理局、彰化農田水利會等單位,讓這個政策目標已經變更、在地人仍有疑慮的工程先暫停施工。諷刺的是,在地選出來的國民黨立委鄭汝芬,以及她當縣議長的兒子謝典霖完全沒有角色。而且承包商的怪手,居然趁大家去台北參加公聽會時發動「突襲」,讓鄉民感到非常憤怒。

和台北的大型遊行示威相比,這幾十個人的農村抗爭是小巫見大巫,但他們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有高度共識,為了這條可以養家、養田、養兒、養孫的活水命脈,絕不妥協,絕不讓中科第四期二林園區搶走他們的水。十一點鐘,警察二度舉牌,鄉民的憤怒隨著烈陽下柏油路的溫度一路飆高,終於按捺不住,被警察的舉牌動作激怒,爆發了出來。

「沒水就沒命,不能生活!」「這款土匪政府,害死農民的土地!」「買票都沒本事捉了,祇會恐嚇人民,捉善良的百姓!」「我嘛敢講,罪魁禍首就是縣長、議長、立委、水利會長啦!」「我兒子在台北也是做警察的,你們是吃我們種出來的米……」一堆阿公阿婆七嘴八舌罵了起來,此起彼落,有的還跑到警察前面指著鼻子罵。

搶水搶地 選址充滿爭議

吳晟也激動了起來。他看到警民對峙,民眾頂著毒辣太陽也要守護水源、不肯離去,他站到最前線對著警察高官喊話呼籲:「官位是一時的,天理是永久的。說我們違法集會?他們未經申請就來開挖是合法?叫他們把機具怪手退回去,農民會感謝你們的。」

現場農民的火爆情緒,在彰化文史工作者康原帶唱〈祈雨歌〉後,稍稍和緩下來。一旁的包商代表、偉盟工地負責人謝武祥則心急如焚,因為看來要動工已經是不可能了,但這個引水工程依契約要在年底完工,現在才做了四分之一,一天不開工就損失二百萬。

如果真的是為了發展經濟、繁榮農村,為什麼這個中科四期引水工程會讓溪洲鄉民如此抓狂?

中科四期是彰化縣長卓伯源的重大政見,「我把科學園區搬到彰化了!」成為他選舉的響亮口號。但園址選在二林則爭議不小,因為一來要遷走百年聚落「相思寮」,二來缺水,彰化又地層下陷嚴重,所以抗議「搶地」、「搶水」的戲碼常常上演,讓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處處充斥著農民的咒怨。

全民埋單 一年虧二十二億

搶水爭議尤其嚴重。因為彰化有海岸侵蝕、農漁工業偷抽地下水的問題,加上濁水溪在集集攔河堰建成後,已有長達半年以上的乾旱,在在都讓農業用水吃緊。靠莿仔埤圳灌溉的溪洲鄉農民,在彰化農田水利會「停四(天)供六(天)」政策下,旱季已不得不打井抽地下水灌溉,現在這個引水工程緊貼著莿仔埤圳而建,要和他們一起搶濁水溪的水源,更讓溪洲鄉民大呼不可思議。

彰化是台灣重要糧倉,而且根據水利法「農業用水優先於工業用水」。但二○○九年一月五日,中科管理局與水利會、自來水公司簽訂「調度農業用水契約」,明白表示將造成農田休耕、轉作或廢耕,因此以每噸水三.三元向彰化農田水利會買水補償,並支付引水工程所有支出及之後的營運管理費用,再以每噸水一.一九元賣給自來水公司,供應中科二林園區用水。

長期關注中科搶水議題的吳音寧,依契約內容幫中科精算買農水的成本,居然每噸高達九十二.五元,「這是一個很大的利益,中科平均一年虧損人民繳納的稅金二十二億元,全民埋單!」

出賣農水 賺取無本暴利

這昂貴的買農水成本包括:中科花二十三億元幫水利會蓋引水工程,再向水利會買水每噸三.三元,並付給水利會每年六千二百六十二萬元的營運管理費,加上中科花十四.五四億元替自來水公司蓋淨水廠等,以每日調水量六.六五萬噸、祇使用六四○天計算,得出每噸水的成本是九十二.五元。

自來水公司平白得到中科花十四.五四億蓋的淨水廠「大禮」,還有自來水公司向中科買水一噸一.一九元,再以每噸水七.三五至十二.○七元賣給中科二林園區廠商,光是價差,每年又可白得近二億元獲利。而水利會也得到中科引水工程這個免費的「水通路」,等中科使用期滿後,水利會仍可擴大利用,繼續出賣農水獲利。

此外,中科還編列預算請水利會營運管理清淤,清出濁水溪「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肥沃土壤,又可高價轉賣做為園藝用土。

地方人士初估,水利會光是賣農水、收管理費和賣土方,一年約可獲得無本暴利三億元。

中科「高買低賣」,依現行方案每年要虧損超過二十億元,「這不是任何正常公司、正常人會做的事,但政府就是這樣浪費人民納稅的錢!」地方人士說。

無用工程 圖利地方派系

目前,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已因友達決定撤出,加上環評、拆遷、搶水抗爭不斷,整個園區六百多公頃祇有一家「愛民衛材」進駐,行政院長陳冲已指示國科會檢討,在兩個月內提出調整方案。

吳晟認為,既然中科四期的計畫目標已經要調整改變,中科引水工程就變成完全無用的工程,但中科、水利會、包商卻執意偷襲硬幹,「這祇是圖利了地方派系,滿足樁腳需求!」他痛苦、自責地說,立委、議員、警察、水利會幹部、包商很多是他教過的學生,「我真該打自己耳光!」

中科管理局長楊文科則表示,全台祇剩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還有完整的基地,為了經濟發展考量,二林園區祇做產業調整,改為發展低耗能產業,但不管什麼產業還是要用水,所以中科供水計畫不會改變。

溪洲鄉民反對這個中科引水工程,因為那無異於要榨乾濁水溪最後一滴水,危及多數人的農田和生存命脈,得利的卻祇是一小撮人。看來這一場「水戰爭」還有得打!

(本文同步刊登於「新新聞」1315期)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