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柑是台灣人過年的應景水果,一直是我的最愛,但我已失望十幾年了。

雖然現在還是很為記憶中桶柑的風味著迷,過年嘴饞一定會買一些來當零食,並期待會中樂透,遇到小時候的那種味道,偶遇高價者我一定不遲疑地出手,我相信敢開高價應有一定水準,但總還是讓我失望。

還好,我們這些怪咖遇到夠傻的鍾經鋒先生夫婦,承接父親果園近20年,他們除了求生存外還願意追求進階的生活,願意加入我們的B.C.S.研究─生物動力Biodynamic、完整支持Complete supply、永續經營 Sustainable,成就這有靈魂的桶柑,找回令大家動容的好味道。若您也和我一般渴望真味,這片桶柑園應會給您重溫舊時光的好心情。

緣起:一切都是線蟲的誤會?

105年底峨嵋橘農鍾經鋒先生受採訪,在電視上抱怨,台灣的農業科技稱霸世界,但沒有人能解決他的問題,他的柑橘園區的樹正一棵一棵的死掉。

其實,不只他家的果園如是,整個峨嵋、竹東、三灣、寶山都有同樣的問題,他一直是地方熱心人士也是產銷班班長,他比任何任更急著想找到答案。

10年來,各方專家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植食性線蟲,所以鍾先生嘗試了各種打擊線蟲的方式,果樹依然沒有起色。他說什麼@#$%^&*~?菌、什麼藥、什麼甲殼素….都用了,還是沒效。

即使沒有死掉的果樹,生產的果實品質也是不良,常有乾米,風味不佳的困擾,致使交易價格不美。

在電視上看到鍾先生的抱怨,除了不捨外,也有些不服氣。我們都還沒出手,怎可說台灣沒人能解決他的問題呢?於是,我們就自告奮勇去挑戰他的問題。

兇手:太勤勞的鍾先生本人

初次見面,鍾先生很客氣,耐心聽完我們的目的與專長背景,也帶著我們去逛逛園區。

這塊果園位於排水良好的緩坡階梯上,土壤為深厚的壤質土壤到砂壤土質地,他原本就有不施除草劑的難得好習慣。

在初步田間診斷後,我們發現田區有過量施肥、草相單一、表土有機質雖豐,但30公分下的土壤有犁底層、葉片養分失衡、向陽枝幹日稍、樹皮斑駁、修剪過當、裾腐病、樹勢衰弱、根瘤線蟲…的問題。

我們當時給鍾先生的結論是,根瘤線蟲確實出現在衰弱植株,但牠們不是兇手,兇手是勤勞的鍾先生本人。

土壤送驗後,磷鉀肥一年不施都夠用

原來是鍾先生求好心切,這片過去曾在他手中得獎連連的果園,也在他手中日漸失去當年光彩。當他看到作物衰弱,不免會急著動用到許多被推薦上場的昂貴肥料、資材、藥品,但因未對症使用資材,果樹狀況反而適得其反。

果樹越來越缺乏營養狀,地上的雜草卻異常鮮嫩肥美,耗去他許多除草的工資與勞力。

後續我針對生長不良處採取土壤送驗,肥力分析出爐,pH5.85、有效磷271mg/kg、交換性鉀485mg/kg。我告訴他,磷鉀肥至少可一年不施,甚至可更久不施。

 

減肥、減藥實驗起跑,農友配合卻失眠

事實上,地處邊陲,搬運車開不進去、肥料下不到的地方、那片陡到只有山羊想爬上去的園區,上面的果樹都長得相對健康,這件事可呼應我們的說法。

我記得,鍾先生當時雖很平靜,但大如牛眼的眼神告訴我,他不相信。

很快地,我們為他規劃了106年的園區完整的B.C.S.改善計畫。接著,我們與鍾先生之間的往來並不熱絡,一來是他忙著賣出採後的橘子,二來是他應想不透,他怎麼會是兇手。

基於園區果樹持續衰弱死亡,他還是選擇死馬當活馬醫。106年初,農曆春節過後,鍾先生勉為其難主動地開始接受我們的改善建議。

因時屆抽芽期,根系早已開跑,原定的土壤穴施對症堆肥工作已無法執行,我們只好把焦點集中在葉面準確對症施肥。

鍾先生也尊重我們專業,當時他問要不要夏油硫磺粉清園,因該產區持續溫度低(<16℃)、乾燥,且樹已萌芽,我們請他把錢省下來。

後來開花了,他問要不要噴施薊馬藥,當時也還是低溫環境,我們還是又請他把薊馬藥錢省下來。

當時他雖配合了,後來才知,他當時常常失眠。我們雖讓他有期待,但也讓他睡不好,只因我們的方法、論述與他過去的習慣完全不同。

多管齊下,樹勢開始恢復

雖然地面不能穴施堆肥,我們還是改變許多園區地面的管理習慣,諸如:減少不必要施肥、調整硝磷基與錏磷基專長時段、草項多樣化、生物3D擾動環境經營、IPM、害物標靶用藥…。只要我們提得出來的,他都努力做到。

我們也在田區設置昆蟲誘捕裝置進行田野調查,發現田區豐富的生態系,並修正持續的管理作為。

園區的土壤與根系問題很大,卻無法從根系土壤動手,因此,葉面對症施肥是本案改善之主力,一如孱弱的病人無法自消化道攝取養分,只好以靜脈注射供應之。

除少數嚴重衰弱植株,從開花到果實肥大期,絕大多數的果樹樹勢已沒有衰弱或死亡情事,大部分樹勢開始恢復,葉片重顯光亮,新芽整齊、果皮光亮、果形勻稱。 連當初留校察看待砍的樹居然也被爭氣地留下來了。

恢復生機的果園,農友也恢復信心

有一天,鍾太太說她已經好幾年沒看到夫君會眉飛色舞地言笑,晚上會安心睡覺的樣子。原來是過去橘園果樹持續死亡的樹一直困擾他們全家,他們只好以更大的承租面積來彌補收入減損的收益,但也只能越做越累,換來更多病痛,年紀日增,不免擔憂。

時屆中秋,鍾先生確實注意到園區顯著的正面變化,但他保守表示,還沒採果實,還沒見收成,不敢確認我們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有效。感謝他的誠實,但我們早就認為一切都在掌握中,已沒什麼大問題了。

期間有一些落果,雖未成熟,但鍾先生檢拾品嚐後也慢慢地更具信心。他也會常與我們分享他在園區的驚奇發現。例如:那成員近30隻鳥的貪吃藍鵲家族、那長得像螞蟻大的小螳螂、今天的誘捕器內進了什麼怪蟲、那罕見的優曇婆羅花正處處開在他家果園….,我們知道他已開始享受生活,不是只在掙扎生存的問題。

詳細生態調查,作為理解果園重要指標

之前邀蘇立中老師領軍生態調查,我們也見到果園生態神奇的一面。例如看到大量彈尾蟲,代表土壤有機質充足,卻未見蜈蚣,這意味著我們應設法讓有機質進入底土。

又如看到姬蜂,可知道園區的害蟲自然有姬蜂持續用心管控。

又如看到姬蜂虻,可知道有一群蒼蠅想虎假虎威,在狹縫中求生存。姬蜂虻雖不是害物天敵,但也是生態穩定的一環。根據國外研究,姬蜂虻的幼蟲也是天敵昆蟲,會寄生或捕食直翅目,鞘翅目,鱗翅目和其他雙翅目的幼蟲或卵。

美味又安全的食物不是呼口號,不是一味依賴儀器檢驗就能達成,需長期用心經營。這些蟲相可當成農友工作紀錄的參佐,誠實可靠。

樂透開獎了!成本減少,椪柑、柳丁、桶柑滋味都好

12月初,椪柑採收,是時,果菜市場水果多樣,也正是106年全台椪柑的滯銷期。很有趣的是峨嵋椪柑雖晚入市場,全區同受低迷影響,但出自鍾家果園的真味椪柑會自己說話,客戶的味蕾是最誠實的。他新舊客戶持續回流,他家椪柑完全沒有滯銷問題,而且價格頗有尊嚴。

接著是柳丁也採收了,走著椪柑相同的路,同樣讓一堆客戶著迷。

很多果農過來湊熱鬧,挖情報,但很多人也都只問他是用什麼肥料、用什麼催甜神器,怎麼會有這樣的好味道?鍾先生回應,肥料不是重點,怎麼用肥才是重點,也不太需用什麼藥,今年的農藥成本也減少很多。我很滿意他的回答,與我回應農友時,被討厭的樣子相仿。雖很誠實,但沒人相信。

接著,桶柑也跟著成熟了,我已辭窮無法形容她的風味。有超越我記憶中的味道,也更有鍾家的久違的古早味。小朋友直說怎麼從未吃過這種味道?也一顆接一顆,安靜地吃掉了。

(消費者的支持,是讓農友繼續下去的動力,要請大家以實際行動支持這樣的好產品,支持我們改善土地與食物的苦心。歡迎您撥冗前往採果,實地了解我們的努力。預約採果請與鍾夫人聯絡 0963 878 652,或直接上網

延伸閱讀:陳興宗/關於柑橘「退酸增甜劑」這件事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