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各佔一方,圍著天燈的四角,看中間金紙燒呀燒,火焰把四面的祈求送上天,老師傅是天燈的守護者,護送每顆真摯的希望燃燒升空,同時也看著每代人在平溪來來去去,新的願望接替舊的願望,不斷飄上天。

「事實上,最早期並不是只有平溪地區才放天燈,根據文獻記載,台灣各地都有放天燈習俗,有弔念亡魂、祈求平安意涵。」文化銀行創辦人邵璦婷指出,後來因為地勢、安全因素,其他地方禁止放天燈,變成只有平溪才能放天燈,爾後,更發展出台灣特殊的天燈節。

但隨著時間移轉,天燈的文化意義逐漸被淡忘,同時環保意識高漲,放天燈所造成的污染引發爭議,包括火災危險、排放二氧化碳、廢棄物等,「每年快到元宵節時,都會有正反兩方意見,一部份人認為放天燈不環保、傷害環境,應該要被禁止;另一部分人則認為這是傳統習俗,應該要好好保存。」文化銀行團隊在雙方歧見下,找出解決方案─環保天燈,期望能兼顧環保與傳統價值。

「我們認為傳統文化面臨環保價值衝突,如果你什麼都不作為,很有可能經過幾年,放天燈的習俗就被禁止。」因此,邵璦婷一行人在2016年年底開始研究環保天燈,半年研發出第一代環保天燈。

環保天燈全部是紙,在天空完全燃燒

邵璦婷指出,現行天燈的天燈紙,雖然是一般紙材,但掉入山林後無法被分解,成為天燈最大型垃圾;而在支架部分,由於利用電工膠布把鐵絲綑綁,非常牢固,一旦掉到山林裡,可能會套到野生生物身上,且這種金屬分解速度慢,都造成大自然的污染。

因此,第一代的環保天燈,主要將現行天燈的電工膠布,換成紙糨糊跟卡榫,鐵絲支架換成天然竹材,並且在天燈紙上增加助燃劑,「這是種類似閃燃紙的材質,碰到火就可以完全燃燒。」藉由貼在竹子支架上的引線,環保天燈上升到一定高度後,火就會從旁邊引線點燃整顆天燈,下面竹框分解掉落,而上面天燈紙則全部燃燒完成。

傳統天燈示意圖(文化銀行提供)

環保天燈示意圖(文化銀行提供)

環保天燈示意圖(文化銀行提供)

是否有火災疑慮?上升到一定高度才會燃燒

不過,第一代的環保天燈推出後,也收到不少回饋意見。有些人提出分解掉下來的竹框,可能會砸到人,且邵璦婷團隊自己測試時,發現環保天燈不太好運送,因為所有東西都是用紙跟卡榫,只要稍微潮溼或碰撞,天燈容易破;且因為用竹子固定,竹子如果是新竹含有較多水分,比較耐燒,可能放十張金紙,可以飛到十層樓高;但如果竹子放一陣子,水分乾掉後,可能只能飛到八層樓,竹子就被燒掉,會有些危險。

第二代的環保天燈應運而生,「我們想開發出能在天空中完全燃燒且更安全的天燈。」邵璦婷指出,第二代的環保天燈,全用回收紙漿作成,連竹子支架也不用了,全靠手工作成紙圓盤底座,「第二代就是全紙天燈,上升到一定高度,紙盤會完全燒掉,再燒到上面天燈紙,整顆變成灰燼,不會有任何東西掉下來。」

第二代環保天燈紙盤都靠自己手工黏和(文化銀行提供)
(文化銀行提供)

但紙糊的天燈容易燃燒,會不會造成更大的火災疑慮?邵璦婷解釋,環保天燈會上升到一定高度才燃燒,且金紙放得越多,它就能飛得越高,「目前測試都沒有還沒上升到一定高度,就起火燃燒掉下來。」

不過,邵璦婷也指出,因為第二代環保天燈的紙盤,是靠自己找回收紙手工黏,確實有點軟,如果風大或人為施放不當,圓形紙盤一凹,可能火焰歪了,就會燒到旁邊的紙。「目前在募資,希望開個模具,做一體成型的紙盤,不僅能夠大量生產,紙材硬度高,也相對安全。」

環保天燈試驗(文化銀行提供)

建立平溪放天燈的完整環保系統

「不論傳統或環保天燈,都存在一定潛在危險,過去傳統天燈也常掉到民房、森林裡,造成火災發生。」邵璦婷團隊除了開發環保天燈,更希望建立起一套完整系統,包含後續維護費用、種樹基金及災害保險機制達到賠償費用。

「我們其實花了非常多時間設計機制,環保天燈不僅是個產品,它應該要成為一個平溪放天燈的完整系統。」邵璦婷不斷思考,雖然環保天燈沒有廢棄物產生,但是燃燒就有排放二氧化碳問題。

邵璦婷團隊希望每顆環保天燈包含種樹基金,短期來說,跟基金會合作,將經費挪用給種樹團體,選定地區種樹,以平衡天燈所產出的二氧化碳。

「但這樣並不是最完整的機制,」邵璦婷指出,以國際標準來看,應該要檢視從製作天燈到施放完的那刻,總共產生多少碳,用碳權交易方式,提撥一筆基金購買碳權,回流到專業組織。

因此,該團隊透過募資計劃,募資金額包含開模具,作為天燈量產使用。接著,便是依循國際標準,利用科學化方式,完整計算碳足跡,包含所有天燈紙、粘合劑、運送等,從零到有這個天燈,總共產生多少二氧化碳,並進一步由專業顧問機構,進行碳綜合管理計畫。

文化銀行創辦人邵璦婷(攝影/劉怡馨)

提升環保天燈價值,結合在地文化、深度旅遊

不過,一顆包含種樹、保險、環保的天燈,自然售價也比傳統天燈來得高,預計一顆天燈售價三百到四百元。邵璦婷指出,現在天燈售價一顆一百五到兩百元,這是削價競爭結果,因為整條街都賣天燈,大家都砍到最低價,大家沒錢賺,停在這個價格,但這樣的價格並沒有包含社會及環境成本,「這是根本不合理的情況,你放天燈卻完全沒顧慮到後續回收,都用人民納稅錢處理。」

「現在變相削價的方式,壓縮旅遊品質,商家賺不到錢,自然只能減少提供的服務,成為惡性循環,」邵璦婷團隊希望透過環保天燈的後續機制,提升天燈的價值,並把平溪在地文化、深度旅遊綁進去。

「單指環保天燈這個產品,它是讓文化可以延續,讓天燈可以繼續放;但如果透過環保天燈整個系統,它可讓賣家多賺點錢,願意提供更多深度導覽或文化行程,這才是對平溪的最大影響。」邵璦婷指出,大家都不知道,距離十分老街十分鐘的路程,有個煤礦博物館,保留平溪過去採煤的礦場,有礦坑、採礦器具、煉銅礦小房間,軌道上小火車,這才是平溪最珍貴的寶藏。

因此,邵璦婷團隊希望發展出像泰國水燈節的模式,藉由套票行程,體驗傳統小吃、放天燈過程體會文化脈絡、各種深度導覽,「吸引大家來的是天燈,但能體驗到的遠不止天燈。」環保天燈只是個開頭,透過天燈的漣漪,讓更多人去思考,後續能做什麼改變。

(環保天燈群眾募資計畫)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