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樹自中國傳入台灣種植迄今300餘年,亞洲人深信梅的鹼性特點是養生的偏方,早期低廉的人工成本與穩定氣候,造就了台灣梅子的外銷盛世,然而近30年梅園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傳統的百年梅樹越來越少見、賞梅佔農家收入越來越重、被當作蔬菜般種植的梅子,有著固定的間距跟高度,標準化單一種植的梅園出現,這幾十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台灣梅子的種植區域:南投、高雄、台東

梅子是亞洲特有的作物,在台灣、大陸、日本、韓國、東南亞都有栽種的足跡,其中以大陸的華中、華南一帶種植面積最大,台灣的梅園也是從中國大陸移入種植,最早的栽種紀錄出現在1684年的古籍《台灣府志》,主要分布在200公尺至1500公尺左右的山區,全台皆有。

官方2011年統計的資料中,台灣梅子種植區域主要在南投(1591公頃)、高雄(1305公頃)、台東(1584公頃)等山區(一公頃約為60個排球場大小),這三個地方佔78.5%的種植面積,近年來全台總產量約3.2萬公噸。

批發體系決定生產品種

梅子生長在山區,生產者當日採收後會先用分級機分級大小,等待盤商到山上收購載走,為了應付顛簸的山路,還有數日的販售期間,果實硬實與可以長時間保持翠綠賣相的「大青」、「二青」是收購商青睞的品種,也因此間接地影響到農家栽種的品種。

更早期香氣濃郁,但皮薄易受傷的「胭脂梅」反而逐漸被更替。儘管梅子品種眾多,但大家在市場能 發掘的品種十分單一有限,批發模式具有規模經濟效益,同時也間接替顧客篩選了他們可以獲得的物產。

1990年代,台灣梅子重要轉型期

梅子的好,日本家庭眾所皆知,僅管日本本地也有生產青梅,但需求遠遠大於供給,所以必須從亞洲其他國家進口梅子。

1990年之前,相信鹼性梅子是日常養生必備食材的日本,大量從台灣進口梅子,當時台灣梅平均一公斤可有50元的單價,管理好的一公頃梅園,一年約可有150萬左右的毛收入,在當時這筆收入足以供應農家買房買地。

1990年後,大陸華中梅子傾銷,外銷市場幾乎被大陸青梅囊括,本產梅子收購價頓時跌落谷底,粗放棄種可能都比採收划算。

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提供的資料顯示,2014日本從大陸進口的梅子量約佔總進口量的99.6%,台灣為0.19%,台灣的青梅出口量連大陸的零頭都沒有。

梅子的發展史,幾乎道盡台灣許多水果的命運,曾經經歷高點,後來無法抵禦大陸或者東南亞的傾銷,最後退出國際市場,重頭來過。

果樹高度一致、種植間距一致的梅園

早期沒有賞梅的活動,1990年代之後,農民苦思轉型。南投信義鄉農家首開賞梅收費的觀光模式,吸引許多旅客前往觀賞,帶動這股賞花熱潮延至今日。一直到現在,賞梅活動甚至佔梅農收入的1/3,變成梅農的重要收入來源。

為了回應外銷退縮,官方也開始積極輔導梅子產業轉型,以提高附加價值為導向,農會、私人企業許多都是在那時候開始投入梅子加工。

為了節省人力讓梅子更有價格競爭力,推廣梅子園進行「矮化」把梅樹高度控制在成年人伸手可以摘採的範圍,農家可不用靠著梯子即能徒手摘採。為再加快採收動作,「竿打梅」的採收方式因應而生。農家會先在地上鋪一層塑膠布,再用竹竿敲打梅樹讓梅子落下,一次收集。

好處是快速,缺點是梅子容易破損變質,需要儘速加工。梅樹栽種發展至此,更加朝向「農業工業化」的方向前進,原本被認為是天生天養的梅樹,現在許多地區不靠農藥、施肥是無法長得好,甚至有農家告訴我們:梅子不噴藥絕對長不好,外型不美,消費者無法接受,價格偏低就算了,嚴重一點的狀況,梅樹可能因為病蟲害在幾年內就伏倒,這點跟我們印象中的百年梅樹截然不同。

的確是如此,目前我們所見能完全不噴藥的梅樹,幾乎都是生長在獨立山區,無刻意修剪矮化、生態豐富多樣的野生梅園。

團體戰在台灣是夢想?

根據官方統計資料,過去15年,除了2016天氣因素導致梅子產量僅剩三成,價格飆高以外,其餘不分等級,每年均價維持在一公斤30元左右,竿打梅甚至只有個位數收購價格,比起外銷鼎盛時期的價格相差甚遠,如果再算上通貨膨漲率,1990年的50元跟2010年的50元是完全不同的幣值,再則2010年其實連50元的收購價都沒有。

我們不禁很好奇,經過20年,台灣梅產業似乎沒有獲得任何升級。

農民自己也想突破現況增加收入,在無法靠群體戰獲利的狀況下,有人手的農家自行採購機械進行加工,推廣自己品牌,二至三人就開始了自家的小生意,自己擺市集、靠著口碑行銷等模式推廣自家加工品,這樣的模式也僅限於國內販售。

產業規模與產品質量,在面對擅長群體作戰的日本梅品牌我們毫無招架之力,連台灣國內通路販售的梅酒,幾乎都是日本進口。跟加工廠合作沒有好價格,自己推廣品牌又進退維谷,讓產業現況停滯不前。

自釀梅酒正在改變生態

春天是美好的季節,我們總想用些什麼記錄這個時刻的味道,春天限定採收的梅子,就是個很好的素材。

每一年的氣候造就了每年梅酒的不同風味,今年的滋味刻畫著今年的春天。

這幾年社群網站興起,許多朋友分享著自釀梅酒的做法,帶動釀梅酒的手作風潮,消費者自釀梅酒也讓梅子產業產生了些質變,僅管影響範圍不大,但也產生一定的漣漪。

因為是款待自己、親友的梅酒,大家在意安全無虞,帶動了有機、無農藥梅子的興起,原本被粗放的梅園突然變成顯學。耐儲運是批發商關心的重點,對於零售消費者而言,香氣純正濃郁或少見特殊的品種才是重點。

今日採收,宅配隔日就從深山裡配達到顧客手上,皮薄易破的胭脂梅依舊受到歡迎。手採梅也兼著復甦了,因為沒有任何零售消費者,希望自己收到梅 子時已經破損發酵。

直接銷售鮮果這件事,不僅讓原本就在從事有機耕作的生產者得到穩定收入(以知果堂為例,合作價格為工廠收購價的3倍),也讓一些梅農開始減少產量、專注於生產品質。

這是一個不缺產品的時代,專注於本業,回歸風味、品質與多元化生態環境,也許能為台灣農業找到解套方法。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