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國土計畫已提送行政院國土計畫審議會審議,預計今年5月1日前正式公告實施,其中農地總量確定劃設為74萬至81萬公頃,但各縣市到底要負擔多少農地仍是爭議,農業大縣紛紛提出不滿,而曾任農委會副主委、現為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主任的林國慶也指出,這是個警訊,應該朝向公平正義方向努力。

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實施後,接下來直轄市、縣市國土計畫,也應該在兩年內規劃完公告實施。為了下一階段的直轄市、縣市國土計畫做準備,內政部營建署12日舉辦「全國國土計畫意見交流高峰會」,與各界更多討論。

林國慶:重要糧食區不願意承擔農地,因認為不公平

在農地總量爭議上,林國慶指出,「台灣農地到底有多少?一般人想像的農地就是供耕種使用。」若按照農委會盤查資料,有79萬公頃可耕地,但實際上農業使用的只剩下68萬公頃,這之中落差來自於變更使用,像是合法農舍跟違章建築,強調要將真正可耕種的耕地定位清楚,並且嚴格管控(編註:農委會盤點農地68萬公頃中,又有10萬5千公頃農地非農用,實際耕種農地僅有57萬公頃)。

若要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就必須維護74萬至81萬公頃的農地總量,並給農業永續發展空間,但先前全國國土計畫裡預計訂定各縣市農地分派量,就引起雲林、屏東等農業大縣反彈,認為侷限當地發展。

林國慶則表示,「這樣說法來自農業大縣,是個警訊,他們認為不公平,那國土計畫要如何符合公平正義?」重要糧食生產區不生產糧食,這是影響生存問題,「但又如何讓他們樂意承擔?他們不是不願意,而是認為不公平,」國土計畫沒有針對這問題加以規劃,如何達成公平正義,是未來努力方向。

(中)前農委會副主委林國慶(攝影/劉怡馨)

葉佳宗:並非農地劃太多,而城鄉發展土地劃太少

「農地劃太多?太多限制?這是假議題。」臺北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教授葉佳宗指出,不是農地劃太多發展受限,而是城鄉發展土地劃太少,所以受到限制,縣長覺得農業不重要,要發展產業、工業用地不夠,但事實上,城鄉發展率現在又只有三、四成,「縣市首長是在撒嬌,認為地方資源、經費太少。」

葉佳宗表示,全國國土計畫農地總量設為74萬至81萬公頃,如果仔細去看這些農地在哪,就會發現其實農地劃太少,真正可以耕種的、位於平原上的農地,只剩40萬公頃,其餘30萬公頃都在山坡地上,有些還跟國土保育區重疊,「根本劃太少農地,但大家又覺得受到限制,問題在於農業政策沒說清楚,未來這些土地要怎麼管、怎麼用、會有什麼政策都要說清楚。」強調政府要讓農業發展、照顧農民。(點圖可放大閱讀,資訊為可下載利用格式

agri-land-6r

城鄉發展分署:先守住農地,如何經營有賴農業主管機關

成功大學都市計劃學系教授張學聖也指出,部分農業縣市不平,由幾個縣市負擔全部糧食責任,又讓農民收入低,「如果分區管制想法是限制農地,那這議題不會因為全國國土計畫把分配量拿掉而結束,南部縣市認為那數字拿掉問題沒解決,好戲還在後面。」強調這攸關公平正義問題,但也並非國土計畫可以解決,牽涉其他主管機關資源挹注問題。

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長陳繼鳴則回應,全國國土計畫是在一個願景下去做,「它是個計畫法,很多執行面是要跟不同主管機關跟法律扣合,現在起碼守住農地,至於要種什麼作物或是怎麼經營,就有賴農業主管機關。」強調現在雖然無法滿足所有人價值觀點,但未來五年、十年持續走下去,傳承的人有機會朝更正面、更好的方向走。

左起成功大學都市計劃學系教授張學聖、考試院考試委員周志龍、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長陳繼鳴(攝影/劉怡馨)

全台4852個鄉村區、容納225萬人口 卻缺乏整體規劃

農地總量所引起的爭議與反彈,其實根本性問題還是對農村缺乏想像,都市地區依靠都市計畫法做規劃及發展,但對於鄉村區卻是一片空白。根據營建署資料統計,全台4852個鄉村區,容納225萬人口,但鄉村區多數面積較小,其中小於5公頃的有3251處,約佔67%;以土地現況來看,多半作為居住使用,約佔83%,其餘公共設施,包括交通用地及遊憩用地都不足。

有鑒於過往多半以個案方式處理,沒以宏觀視野去看待鄉村發展,全國國土計畫也納入鄉村整體發展策略,希望在各直轄市、縣市國土計畫裡,提出鄉村地區整體規劃,主要分為農業發展型農村聚落以及工商發展型的社區聚落,前者強調改善農業生產環境、公共設施及農政資源投入;後者則納入城鄉發展區,配置基礎公共設施。

林國慶直指,都市以外的地區都沒規劃,國土計畫答應未來推動鄉村計畫,但鄉村發展不是鄉村聚落發展,發展不等同土地變更使用,國土計畫裡發展的意涵仍是朝向變更使用。

圖表來源/城鄉分署

營建署規劃,鄉村道路截彎取直、增設遊憩設施

對於鄉村發展想像,考試院考試委員周志龍則表示,首要解決的就是土地產權跟污水處理設施。鄉村區因為繼承關係,土地都是共分,常會有因而閒置的土地,但如果要宅院更新,「政府進去重建很難處理,應該要積極去做地籍整理。」再者,家戶應該要有污水處理設施,處理一些家庭污水,一個設施要十幾萬,政府可以補助。

此外,營建署在簡報中指出,鄉村地區部分道路彎曲狹小,有礙公共通行,需要改善,同時也要增設遊憩設施。周志龍回應,「這部分內容不及格,裡面說鄉村道路狹小又阻礙通行,這是都市想法,我小時候就在那裡走,那是趣味,把它拉直,鄉村就死了。」這些彎曲的路是長期走出來的,是鄉村的人文紋理,把它拉直就不是農村。

「鄉村缺乏遊憩區?家裡前面就是遊樂區。」周志龍指出,那種單槓遊樂設施,並非鄉村所需要的,「鄉村缺公共設施,但並非都市那種設施,最重要的還是宅院更新及污水處理如何補助。」

圖片來源/城鄉分署

戴秀雄:現行土地分區編定基礎太遙遠,不符現狀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戴秀雄則表示,都市計畫區外的地區該有什麼想像,「九份是農村還是城鄉?如果劃進農四(農業發展區第四類),這旁邊生得出農地,靠農業站起來嗎?」九份是礦村,丟給農業主管管,但真的跟農有關係嗎?現在是談城跟鄉的問題,但中間的鄉間經濟要靠什麼?鄉間是被放生狀態,強調不同產業特性要有不同規劃方式,應該扭轉價值觀,在都市計畫裡去開另一條路,用來規劃鄉村問題。

現行全國國土計畫的土地分區,是以民國63年區域計畫現況編定為基礎,戴秀雄指出,只有鄉村區可以出建地,農牧用地跟森林用地不能蓋房子,如果按照過去土地分區去劃設,許多村子都會有建地不夠情況。

以南投仁愛鄉眉溪部落為例,戴秀雄解釋,比起民國六十幾年,範圍已經大非常多,結果還是把時光凍結在那年代,不符事實,當時劃定的鄉村區,現在要直接轉成農四或城鄉發展區,範圍都會太小,對鄉村來講不夠,「如果偷懶不去檢討,把從前東西直接拿過來劃,大部份村子都死定。」強調這並非單一例子,應該實際下去檢討,把它真正範圍劃出來。

城鄉分署:過去未針對鄉村地區做計畫,未來應整體規劃

而陳繼鳴也回應,過去針對鄉村地區計畫都是空白,沒有整體計畫,現在先在全國國土計畫找位置放,訂出鄉村整體規劃策略,讓各縣市把鄉村地區帶出來,不只保護農地,而是真正讓鄉村地區活化,有景觀、經濟。陳也強調,全國國土計畫並非解決所有問題的計畫,它是核心價值,還有很多議題尚待解決,包括農地分派量、水質污染等,以及鄉村地區發展的想像,需要不斷整合,以大家能接受的方式,朝向永續發展。

全國國土計畫意見交流高峰會討論農地議題(攝影/劉怡馨)

延伸閱讀:

找回失落農地!農地生產僅剩57萬公頃│農地非農用10萬公頃

確保40%糧食自給率,國土計畫草案農地列74─81萬公頃 地方反彈要求自行劃設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台湾農業水源汚染真的很重要.原因所有農作物要是使用污染的水源.長期食用進人体這些人早晚必定是要進入医院.所以首先整体规劃的就是水源及農業生產道路.没有好的農業生產環境農民入又,少.如何叫年青人從農永續經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