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大球每袋(15公斤)270元高價的國產洋蔥,在今年面臨爆量價跌慘況,產地價腰斬一半,每袋僅剩150元。雖然現已接近採收期尾端,但載滿洋蔥的送貨車仍在屏東道路間忙碌來往,產地負擔沈重。

根據農糧署統計,今年洋蔥種植面積較去年增加百餘公頃,約有7.2萬公噸國產洋蔥在市上流通,較往年增加22%;中、南部洋蔥採收期重疊,大量洋蔥鮮貨同時湧入市場、緊急待銷,各區冷藏庫也都爆滿,難以調節緩解。

究竟此次產地倉儲為何調控失靈?洋蔥市場該如何穩定?《上下游》實地親訪產地、屏東洋蔥大盤商、各區農會,欲從產、銷、倉儲各端一解國產洋蔥困境。

洋蔥堆積如山,農民忙到無暇說話(攝影/賴郁薇)

洋蔥爆量主因何在?國內洋蔥強碰?進口洋蔥衝擊?

屏東枋山地區農會總幹事陳德慶以「四、五年來最嚴重」來形容今年產地爆量壓力,直言「中部洋蔥數量、價格決定恆春半島洋蔥市價。」恆春地區洋蔥農民也將今年慘況直接歸咎於「中部洋蔥擠壓」,造成產地價量混亂。

農糧署作物生產組組長方怡丹說明,往年中部都種植兩期洋蔥,在八、九月間種下第一期洋蔥,趕在年底採收,再接著種下第二期,趕在隔年屏東恆春洋蔥大出前一個月採收;「但今年因氣候關係延後種植,才會跟南部洋蔥產期強碰。」採收期重疊近二十日,以致市場一時壓力大。

洋蔥是國際流通作物,進口洋蔥是否也有衝擊?農糧署表示,現國際洋蔥價格掉到一公斤4元,故截至目前為止還有洋蔥進口,依關務署三月底統計,進口洋蔥量7,679餘公噸,但根據農產交易均價看來,進口洋蔥每公斤上價23.7元,均價為9.6,明顯高於現正值產季的國產洋蔥每公斤上價12.1元、均價8.5元。農民、農會異口同聲地排除進口洋蔥衝擊因素。

今年中部與南部洋蔥產期重疊,產地出貨壓力大(攝影/賴郁薇)

預告中部面積已增加,南部還擴地種植

「農糧署早就預告中部面積已經增加,南部要小心,但農民心又癢了,恆春、車城還是擴地來種。」陳德慶坦言。

國產洋蔥在過去兩年均維持每袋大球250元、甚至270元好價,吸引農民擴種,根據農糧署統計,今年全國洋蔥種植面積增加一成,約為1,300公頃;其中恆春半島種植面積從499公頃增加為607公頃,南部洋蔥產量多出5,940公噸。

再加上年前天冷,中部洋蔥結球較慢,今年採收期從農曆年前後延後至三、四月,產期與屏東洋蔥重疊、同時湧入市場,占滿中南部倉儲容量;種種因素加總,加劇了洋蔥爆量危機。

「我們這邊集貨場,每天進來4,000袋洋蔥,但一天只能出去1,000袋。」屏東縣恆春地區農會總幹事林順和說明沈重的產地壓力。日前恆春、車城、枋山地區農會一起北上,將洋蔥交至北一市、北二市拍賣交易,但成績不如人意,「100袋要三天才拍賣得完。」

恆春地區農會總幹事林順和連夜打電話銷洋蔥(攝影/賴郁薇)

收成不理想,小球比例高,農民不符成本沒賺錢

「量多,價格就不會高,農民說真的是沒賺錢。」掌握恆春半島將近1/4洋蔥產量的屏東大型洋蔥生產合作社負責人謝信惠直言。

即便屏東恆春、車城、枋山三農會出手,訂出15公斤大球洋蔥每袋150元、中球洋蔥每袋130元的收購價格,「但還是有聽說130元、甚至120元的盤商收購價。」產地預估每袋成本價落在120~160元之間,蔥球品質成了決定成本價的關鍵,「小球比例高,成本就高。」部分蔥農反映,今年恆春溫度高,單位面積收成狀況不甚理想,大嘆這樣收根本跌破成本價。

產地成本價依蔥球品質、大球比例而異,車城地區蔡姓蔥農表示,每分地成本約落在三、四萬之間;而每分地產量好則五、六千公斤,差則一、兩千公斤,每袋成本價從90元至180元都有可能。對此,農糧署也坦言,據了解,今年受天候影響,小球比例偏高,相對的蔥農成本也增加。

今年洋蔥受氣候影響以小球居多(攝影/賴郁薇)

農會倉儲遭盤商把持?農會喊冤:農民優先

究竟此次洋蔥市場量價是否有盤商、貿易商從中操作?地方農會透露,過去聽聞中部盤商會先大量釋出中部洋蔥,讓價格降下來,再大舉買入耐儲存的恆春洋蔥,等高價再售出;但經詢問四、五名恆春蔥農均表示,今年倉儲光冰中部洋蔥,量就爆了,中部盤商根本無力大收恆春洋蔥,此次量大價跌,全因中部、南部產期強碰。

在現豐產、價低之際,「冷藏倉儲庫」成為蔥農必爭之地,地方卻在洋蔥採收期前夕指控「農會冷藏庫被盤商把持,農民根本租不到」,不單是農會冷藏庫全滿,車城鍾姓農民表示,民營倉儲也早被中部洋蔥占滿。

新鮮洋蔥不耐儲存,要想延長洋蔥銷售期,勢必得冰進倉儲、才能靜待時機釋出。掌握40萬袋倉儲容量的大和生產合作社謝信惠指出,以每袋洋蔥35、36元租金計算,冰入倉儲的洋蔥若真能在未來三、四個月內伺得時機出蔥,就可能有50元、甚至百元利差空間。

「今年過年後,就有爆量的心理準備,所以三月開始聯繫農會,想說能分到一些倉儲容量。」蔡姓農民表示,豈知,申請後才被告知農會倉儲容量早已分配完畢;而三月底要再尋民營倉儲,為時已晚,「今年中部爆大量,南部民營冷藏庫早就被中部盤商占滿了。」鍾姓農民也有所耳聞。

蔡姓農民進一步透露,過去曾聽聞盤商會先租好倉儲,當容量都被盤商租走,蔥農找不到地方冰,自然只想趕快將洋蔥交給盤商。

冷藏倉儲可讓洋蔥保存拉長至3─4個月(攝影/賴郁薇)

恆春鎮農會總幹事林順和解釋,每年三月初就會召集農民開洋蔥會議,農民如果想要租冷藏庫就可以來登記,截止期限一過,之前沒登記的農民也就租不到,剩下的倉儲空間就由農會自己運用調撥。他強調,恆春農會絕沒有圖利盤商,冷藏庫都是先開放給農民登記租借。

「冷藏庫登記按照遊戲規則,你要在期限前登記,不能因為你一個人就破壞規則。」陳德慶直指,若在期限前來登記,五百袋、一千袋都可以開放,並優先給農民,再來才是盤商。

「農會冷藏庫容量只有6萬袋,但今年申請冷藏的訂單卻有22萬袋。」車城地區農會總幹事林茂盛無奈表示,今年農會只能先將容量分配給過去幾年都有穩定跟農會租倉儲的農民;枋山、恆春農會也紛紛表示,「今年真的是價格不好,農民才會想到要找農會冰,否則價格好,他們早就出給盤商了。」

成堆洋蔥等待採後處理(攝影/賴郁薇)

洋蔥爆量無處冰,農會倉儲需擴建?

爆量洋蔥苦等不到冷藏庫,恆春、車城、枋山農會全部滿倉。目前三家農會各握有6萬袋倉儲容量,加總起來共18萬袋。但車城農會在三月底前接到22萬袋倉儲配額預訂,遠高於既有容量;恆春地區農會也向鄰近枋寮農會借調2萬袋容量應急。

目前的農會冷藏倉儲容量似乎難以穩定市場、緩解產地壓力,甚至單單一個屏東最大洋蔥生產合作社就握有40萬袋倉儲容量,遠高於恆春半島三個農會加總。是否意味地方農會倉儲有擴建必要?

雖然恆春、車城農會也有意再分別擴建可容納2萬袋、3萬袋的冷藏庫,但卻也紛紛苦嘆,洋蔥價好時,願意向農會承租冷藏庫的農民寥寥無幾;農會冷藏庫租不出去,每年將近三十萬的維修費用都是農會虧損。一旦大舉擴建,一間倉儲庫房興建成本要價六百萬至千萬元不等,還得加上維護成本,運用效率卻有待商榷。

林順和表示,冷藏倉儲系統並非年年都用得到,「如果價格好,盤商就直接收走了,根本不會進到倉儲。」陳德慶也補充,農民大多會把洋蔥交給當初賣他洋蔥種子的盤商,「願意把洋蔥交給農會的農民,很有限。」

話雖如此,林茂盛卻也認為,「農會倉儲至少也要有正常年產量的20%,」才能確保緊急時能發揮穩定市場的功能;他估算,三個農會加起來,應有20萬袋容量才夠,「經營壓力雖大,但這是農會義務。」

車城農會總幹事林茂盛(攝影/賴郁薇)

中、南部洋蔥撞期,兩邊都虧錢,產期協調是否可行?

恆春地區洋蔥農民直指「中部洋蔥攪局」是今年爆量價跌主因,但中部洋蔥大宗產地雲林縣東勢鄉,市場情況卻也好不到哪去。東勢鄉農會推廣部吳姓承辦人員表示,「一公斤產地價已經跌到個位數。」甚至有部分契作商見價跌乾脆毀約賠償、而不願向農民收購洋蔥。

面對今年中、南部洋蔥同時擠壓市場所致的慘局,恆春、車城、枋山農會紛紛提出「協調錯開產期」想法。林茂盛提議,若能在農民申請休耕轉作洋蔥時限定轉作期,讓中部產期集中在九至十二月,接著三、四月洋蔥市場就留給恆春賺,便能保障雙方利益,「不然南部、中部產期強碰,大家都虧錢。」

但雲林東勢鄉農會卻認為「不可行」。吳姓承辦人員表示指出,「有錢可賺就會種,不可能協調。」況且據他了解,多數中部洋蔥農民都是跟南部盤商契作,早已談好洋蔥銷路,不可能說不種就不種。

若產區產期不錯開,若日後再遇天候影響,強碰情事可能再度上演,中央農政單位是否有意介入協調?農糧署方怡丹直言,「太難,農民有利可圖,要怎麼協調?不可能禁止,政府無能為力。」

大太陽下,洋蔥農民出貨沒停過(攝影/賴郁薇)

兩年價好、一年價跌,掌握後端通路、種苗數量是解方

雖然目前各方焦點放在倉儲容量不足,但種植洋蔥有四十餘年經驗、現經營生產合作社的謝信惠認為,「光倉儲不行,還是要有通路,否則存放四、五個月後還是會爛。」

方怡丹也認為,洋蔥大農往往自己有倉儲單位可供調控;而小農若沒有後端冷藏設備、通路,又很晚才找買家,市場風險自然增加,「明明都依賴別人,卻還要多種的農民,就要自己承擔風險。」

就謝看來,洋蔥每兩、三年就會爆發價跌慘事,「重點是農民要控制種植面積。」

農民應培養正確種植習慣,官方也應提供資訊,讓農民提早知道今年多少人種植。不過農糧署表示,數量統計仍有困難。

「現在雖然可以查到進口種子數量,但因為種子可以儲藏,並無法確定是否在今年有育成苗,加上大部份農民自己育苗,很難統計數量。」方怡丹解釋,好在目前專業育苗場數量呈增長趨勢,也越來越多農民透過育苗場取得種苗,如果育苗場供應達一定比例,便能納入統計、預測洋蔥數量,「已經開始設計,看如何讓種苗進口商加入這體系。」

大和生產合作社謝信惠(攝影/賴郁薇)

長期靠盤商,洋蔥產銷有無新路?農會北上拚拍賣

謝信惠表示,八成農民考量通路,幾乎都將鮮貨洋蔥交給盤商;只要農民交貨收款,後端倉儲成本、耗損、運費成本、銷貨通路就全交由盤商負責。農會雖也有冷藏倉儲、通路,但還是有限。故願意將洋蔥交給農會的農民,少之又少。

不過危機也是轉機,日前恆春、車城、枋山農會攜手推出恆春產地自有品牌,將恆春洋蔥銷往北農拍賣市場。

雖然上價拍出11、12元好價格,但扣除採後處理成本、每公斤2.6元運費,仍是虧本,「而且拍賣量還是起不來。」陳德慶表示,大盤商早已鋪好通路,拍賣交易「承銷人興致缺缺。」

不過林順和仍強調,「這麼做可以打出恆春品牌。」過去恆春洋蔥只在爆量時才會零星送往北農拍賣,但從今年開始,恆春半島農會將持續在每年洋蔥產季期間,送恆春洋蔥到北農拍賣,「長期經營,能讓承銷人意識到,這段期間就能在拍賣市場買到恆春洋蔥,」堅信未來價格會越來越好。

農會連夜加班趕工(攝影/賴郁薇)

突破不穩定產銷?根本心法:種了要交給誰,心裡要有底

謝信惠認為,通路必須長期、穩定經營;此次出現問題的農民,大多都是後端通路沒談好的,「有人看到去年大家大賺,今年多種六、七甲,卻連怎麼銷都沒談,現在才來四處拜託,根本沒辦法。」

以大和洋蔥生產合作社經營模式看來,合作社年初就先向種子公司洽談種植數量,再以預計耕作的面積準備倉庫、談通路;而為建立穩定通路關係,合作社也會在國產洋蔥空窗期間,進口洋蔥以滿足通路需求。

近年洋蔥價格大起大落,要想洋蔥產銷回穩,謝信惠奉上經營心法,「不管是什麼作物,種了要交給誰,心裡要有底。」否則價好擴種、通路不穩,都將替短期作物洋蔥增添風險。

延伸閱讀:今年的產銷關係有洋蔥!各界積極動員,廣開洋蔥銷路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