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方創生有成,成為台灣取經典範。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19日邀請長期在日本推動地方創生、一般社團法人Area Innovation Alliance代表理事木下齊,來台分享經驗。木下齊強調面對人口減少局勢,應發展出相應的地方創生全新學門,不該再沿用過去的老方法。同時指出,「讓地方過得富足」為地方創生的核心精神,即使再小的鄉鎮,有特色產業存在,也能發展健全。

日本自2014年開始推動地方創生,但在那之前的二、三十年,日本就不斷苦惱地方活化,想盡辦法振興地方。有了先前的失敗經驗,才促成現在日本地方創生的成功。

使用在地魚製作的特色產業(圖片來源/上下游地方創生專題資料照)
移居至瀨戶內市的地域協力隊成員開發的地方魚產品(圖片來源/上下游日本地方創生專題資料照)

地方創生初始 地方政府計畫雷同、目標低

日本剛推動地方創生政策時也面臨失敗。木下齊直指,當政府宣告推動地方創生時,要求地方政府一年內提出相關計畫書。而各地方為了搶預算,紛紛急著提出計畫,將計劃案丟給顧問公司做。「導致日本各地方所提的計畫都大同小異。」

不僅計畫雷同,連目標都過低。木下齊舉例,像是提出吸引100名外國觀光客進到地方,就要中央撥3000萬日圓預算。「這些企劃案根本慘不忍睹。」就算目標訂這麼低,其中六成計畫都沒達成。

為何沒達成?木下齊認為,大家執行計畫不是為了讓地方真正活絡,而是用計畫搶中央的錢。「這現象過去不斷發生,這次也只是再發生一次而已。」

在完美理想中,各地方政府按照自己特色,提出不同計畫,做出成功典範,各地方共榮;但若各地方計畫都一樣,等於互相打擊、搶奪機會。話鋒一轉,木下齊認為,日本走過這些失敗經驗後,現在日本對於地方創生政策,已進入另一階段,開始重新檢視政策。

木下齊來台分享日本地方創生經驗(攝影/劉怡馨)

大學推地方創生計畫搶經費 「但教育人才才對地方有貢獻」

沿著地方政府失敗的脈絡,日本各大學預算被大幅刪減後,紛紛提出地方創生計畫,希望藉此增加預算。「但全國大學就只爭那少少的44億預算。」木下齊表示,大學教授疲於公務之際,又花時間去趕計畫搶預算,根本無心從事教育工作。

中央認為為了爭取經費,不同大學會有良性競爭。「但我們講的競爭,應該是透過教育人才,吸收更多社會人士,爭取企業合作機會,這才是大學該做的競爭。」木下齊強調,真正競爭是讓地方大學建立自己特色優勢,做到該領域的尖端,讓該大學所培育出的學生,能進到該領域的企業。

「大學對地方所能做的最大貢獻,就是培養人才、做研究,讓地方振興,大學也能存續。」

木下齊認為,優秀學院就會有優秀產業,「地方大學跟當地產業是一組,有好教育才會有好產業。」當培育出的優秀學生進到當地產業,留在地方生活,這才是大學教育。

日本過去有很多成功案例,像是當地礦業能源產業發達,礦業業者自己集資成立九州工業大學,學校培養的人才,畢業後可進到當地企業工作,形成正向循環。

因應人口減少時代 發展新學門

過去日本人口急速成長時,城市最先跟著興盛;但現在人口減少的時代,卻是地方先開始衰退。木下齊指出,人口減少不代表一定不好,「而是我們在不同的時代,卻硬是沿用人口成長的作法,那當然會失敗。」

木下齊表示,過去人口成長時代,預測人口增加可能發生的問題,匯集成一門學問,像是都市學、建築學等;當人口減少時,如何治理地方也應該發展成為一門新學問。這些必須所有人共同思考,從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民間企業等,要有新方法去面對新挑戰。

創立學校第四年 學員回到地方建立事業

為了讓地方創生系統化,變成一門學問,木下齊成立學校,協助公民合作事業建置。強調學習地方創生事業的過程,而非獲得什麼成果。此外,學校也注重跨領域整合的人才、線上學習、實習等。最重要的是,自己實際去執行一個計畫,「再小的都可以。」

學校成立至今已是第四年,總共有兩百名學員。學員裡六成來自中央、地方政府職員,四成來自民間企業,都自掏腰包來上課。「凝聚這些有心做事的人,並把社會教育體系化,勝過政府編列一次性預算。」

第一屆學員有30人回到自己地方,成立自己的計畫案。第二屆學員正在調查,兩屆加起來應該將近60個案子在全國執行。

其中有學員回到宮崎縣宮崎市著手青島海岸休息區,從原先七萬名遊客,三年內增加到現在23萬名遊客。木下齊強調,學員會彼此分享經驗、互相協助。「改變過去一人在地方孤單奮鬥的情形,建構網絡,大家互相幫助。」

木下齊表示,目前主要是去做一些提高地方生活水準的事業,像是餐廳、麵包店、兒童才藝教室等。透過這樣事業盈利,不僅服務當地居民,也創造就業機會。當所創造的事業有足夠魅力,就會吸引更多的人來到地方。

木下齊強調,不論再小的事情,去做才是真的。建議一開始先從活化再生小物件起步,這些台灣現在也在做。有了小的成功案例,有營收才能再投入,慢慢擴大計畫。

原來住在倫敦的奧立佛查爾斯和裕美查爾斯夫妻,到了西粟倉村開麵包店與民宿(圖片/上下游日本地方創生專題資料照)

跟社區營造差異? 「我們做的是可以持續、賺錢的事業」

但這些又跟台灣普遍的社區營造有何差異?木下齊解釋,日本社區營造經費來自地方政府,多以辦活動為主。「但我們在做的是可以賺錢的事業,可以持續下去的結構,把賺來的錢再回饋當地。」

此外,過去日本做地方創生,是地方要中央給答案,「我們顛倒,思考該做什麼就去做。」根據執行狀況,大家再一起討論問題點,將各地作法連結變成knowhow。「一個國家要好,地方必須都能自立獨立,創造魅力,總體國家才會好,周邊地區也都能跟著改變。」

西粟倉村森林學校,活用當地木材又能提供就業機會(圖片/上下游日本地方創生專題資料照)

農再計畫思維侷限 「先從小計畫開始執行」

現場民眾也提出台灣農村再生計畫落入政策,僅由單一機構決定方向,思維過於侷限。對此,木下齊回應,「獨立非常重要,若從政府拿錢,會變得什麼都不敢講。」建議應該成立小組織,從小計畫開始執行,推出新產品,讓新客人走進農村。「當小案子成功,大家才會開始聽你講話,這才是思考組織改造的起點。」

「讓地方過得富足」為核心精神

對於日本政策推出的「地域振興協力隊」,木下齊也自有一套看法。日本政府提供保障制度,一年送三千人到地方,「但從地方到東京的人數,每年是12萬人。」地方人口還是朝向減少趨勢,「這是用老腦筋想要解決現在的問題,派三千人到地方是完全沒用的。」應該思考,如何在人口減少的趨勢下,維持地方繼續運作,讓地方過得富足。

「讓地方過得富足」為核心精神,木下齊更舉法國鄉鎮為例,當地以香檳聞名,人口僅兩萬三千人,卻是法國平均收入最高的地方。「有特色產業存在,人口再少都能是很好的城鎮。」

台灣其實是個幸運的國家,可以看著日本失敗案例,再推動台灣自己的地方創生。木下齊強調,「絕對不要看成功的地方,而是從失敗之處學習。」做什麼會成功,這是很困難的事;但什麼錯絕對不能犯,卻是一目了然。

農水省地域振興隊的說明會(圖片/上下游日本地方創生專題資料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很有參考價值

  2. 很棒的專題,很棒的報導內容,值得台灣借鏡。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