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法院日前判決禁用陶斯松,相關研究也不斷指出,陶斯松恐造成胎兒神經受損。農委會防檢局21日召開農藥技術諮議會,決議限用陶斯松使用範圍,禁用在水稻、蔬菜類,以及柑橘類、荔枝、龍眼、桃、梅、李、梨、蘋果、枇杷、柿、棗等等攝食量較大的作物。可望在九月初預告,經過六十天公眾評論期,蒐集各方意見,做出最後決議。

殺蟲劑陶斯松用量大,防檢局決議限用

陶斯松是國內使用量相當高的殺蟲劑,2016年用量535.1公噸,佔所有殺蟲劑的19%(以有效成分計),銷售額更位居全部農藥的第六名。考量國人陶斯松暴露風險,防檢局去年八月底已將陶斯松的每日容許攝取量值(ADI),從每公斤體重每天攝取量0.01毫克(0.01 mg/kg bw/day),調降為攝取0.003毫克。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指出,在調降ADI至0.003毫克後,重新評估國人陶斯松攝食量,數據顯示已超過管制上限,所以討論刪除核准使用在較大量攝取的作物。「昨天病蟲、農藥、毒理專家一起開會討論,達成共識決議限用陶斯松,降低國人攝食量風險。」

水稻、蔬菜、多項水果禁用

刪除核准的使用範圍中攝食量較大作物種類,包括水稻、蔬菜類,以及柑橘類、荔枝、龍眼、桃、梅、李、梨、蘋果、枇杷、柿、棗等水果類。未來通過後陶斯松不得使用在這些作物上。

不過,其他作物像是咖啡、茶樹,國人也常食用,為何不能直接禁用?鄒慧娟說明,第一波是先取消國人攝食量較大的作物,後續也會針對其他作物持續做風險評估,咖啡、茶樹等都會列入評估範圍。去年決定調降ADI後,農藥所收集相關資訊,列出攝食量較大的作物種類、藥劑監測資料等,才決定限用這些作物。「必須考慮替代藥劑,現在還無法完全禁用。」

「將ADI容許量下修、刪除攝食量較大的作物核准使用,這僅是第一步。」鄒強調,接下來會針對不同年齡層估算個別風險,像是針對零到三歲、三到六歲的兒童評估暴露風險。若風險過高,是否考慮完全禁用?「現在還不能做預設,要看後續評估結果及科學報告,防檢局也會持續調整規範。」

陶斯松也是環境用藥,國人仍有暴露風險

不過,陶斯松屬於有機磷劑,具接觸、呼吸與胃毒性,是廣效性的殺蟲兼殺蟎劑,對哺乳動物亦具神經毒性。除了農業使用於上百種作物,也普遍用於蟑螂、白蟻、蚊子家居害蟲的撲滅。即使防檢局決議限用陶斯松,但若不管制環境用藥,國人仍暴露在陶斯松風險下。

鄒慧娟指出,農方雖盡量降低陶斯松使用,加強藥物管理,但環境用藥也必須跟著改善。針對這部份,有持續跟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溝通、討論。「我們有讓環保署知道農方管制方法,提供我們管理作業參考。」

防檢局首先訂出陶斯松限用作物,預告六十天後,徵詢利害關係人意見。鄒表示,確定通過後,衛福部就會適當調整食物殘留容許量。

是否將有囤貨潮?防檢局:囤了到時候也不能用

此波限用消息一出,是否造成農民囤貨?防檢局有何配套措施?鄒慧娟回應,對於現在使用的農民會加強宣導不要囤貨,就像明年即將禁用的巴拉刈,「你囤了到時候也不能用,發現違規使用就依法辦理,若有多買的巴拉刈,也要送回農藥商處理。」

中興大學植病系榮譽特聘教授曾德賜指出,陶斯松已上市50多年,在食用作物栽培上,可替代它的低毒、環保又安全的藥劑比比皆是。且陶斯松是雜環衍生物類,分子結構帶有苯環,代謝分解後產物較多元,有些甚至還不清楚,較難追蹤檢測。他建議,「在食用作物上盡量不要使用,敏感族群如孕婦,絕對不要去碰。」在農業上的應用必須特別審慎。

曾德賜認為,農藥風險應是全面性的,包括施用者、消費者的安全以及種植者品質產量的確保。要評估,就必須掌握確實的流向流量數據,否則估算國人ADI也只是猜測。「沒有這些數據,何來接近實際的ADI?最重要必須掌握它被用在那裡,用了多少,然後才能進一步評估風險性。」催促應盡快落實植物醫師的專業處方籖制度,讓專業醫師來扛這個責任。

延伸閱讀:

(嘉磷塞相關新聞請點選這裡)

台灣農藥用量創17年新高!美國法院判嘉磷塞賠償天價、保護嬰兒禁用陶斯松,台灣是否跟進?

孟山都蓄意隱瞞嘉磷塞致癌風險40年,法院判賠強生案90億台幣,4千名美國人等著對簿公堂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