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發生史上死傷最慘重的大地震,同時使得福島核電廠爆炸引發重大核汙染事件;首當其衝的就是「日本農產品是否遭受輻射汙染」,各國在當時也紛紛發布禁止進口福島周邊農產品的禁令。也就在這樣的「契機」之下,香港最大的蔬果供應商高盛公司,來到台灣進行生鮮農產品的採購,以彌補原本日本市場的缺口,此為台灣生鮮蔬果外銷香港的重要濫觴。

筆者這麼說,並不表示在此之前台灣輸往香港的農產品數量是零,而是要探討在一個沒有政治壓力下,完全基於市場供需所形成貿易往來,為何依舊曇花一現?香港市場沒能成為台灣生鮮蔬果海外銷售的一個重要灘頭堡據點,實屬可惜;今日回頭檢討,問題沉痾依舊。

在與中國大陸對台農產品政策採購的「貿易往來」相比較下,香港不僅因為其自由貿易港的先天優勢,再加上其缺乏農業自主的情況下,台灣確實應該要好好開發香港這個700多萬人口的市場。


photo credit: pablocba Vista desde Victoria Peak, Hong Kong. via photopin (license)

台灣產品定位問題,價格不比東南亞、品質追不上日本

地狹人稠的港島,加上九龍與新界,面積相當於四個台北市大小;但主要經濟活動在港島與九龍,至少500家的超級市場與大型賣場,其中又分布有滿足高檔頂端客層與一般規格的超市;有港人經營的,也有外資的連鎖體系。台灣生鮮農產品,要打入香港超市通路,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產品定位」。

台灣生鮮蔬果的最大尷尬之處,就在於「價格賣得比別人貴,但品質不見得比別人好」,特別在香港這個國際化城市,世界各國的農產品都往這邊送的情況下,加上每年秋季還舉辦盛大的香港水果展,香港市民不僅嘴刁,對於精打細算的港府居民而言,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口上。水果不好吃,便宜也沒用;水果貴又不好吃,更不可能賣得出去!

台灣水果「非外銷生產導向」 無戰略性思考

地處亞熱帶的台灣,雖有從屏東的熱帶水果到台中梨山的寒帶水果,但比起東南亞的廉價,我們的水果出口價格是天價;比起寒帶水果的品質,甚至連亞熱帶水果,我們更不用和日本競爭。

不是我們的農民不爭氣,而是我們很多水果不是「適合外銷品種」、也不是「專業外銷生產專區」所供應。這是從香港經驗中立刻可以得出的一大先天考驗,就是「適合出口的『戰略性』生鮮農產品」在哪裡的大哉問?!

銷到香港市場,需面對國際競爭

香港市場很現實,你要面對的是來自國際的競爭,而不只是和自己去比較而已。我們可以自豪自己的水果王國,也可以訴說上個世紀香蕉、鳳梨、蘆筍幫台灣賺了多少的外匯,但畢竟這些都是過去式;面對香港這樣一個開放性的自由競爭市場,「唯資本論」只要能讓通路商、進口商賺錢的,就是好水果、好商品。

我們一直自誇我們的葡萄有多好吃,但很抱歉葡萄出口到了香港,賺不了錢;我們的有機蔬果台灣賣到嚇嚇叫,但不好意思香港市場不會接受這麼高單價的產品。

要幫買方賺到錢,自己才能賺到錢

在禁止日本農產品出口的那幾年,台灣生鮮蔬果確實在香港超市通路上有過好風光:蓮霧、紅心芭樂、蜜棗、紅肉西瓜、地瓜、苦瓜、網紋哈密瓜、葡萄柚、葡萄、釋迦、甜柿、萵苣、高麗菜、有機雞蛋,幾乎您想像得到的生鮮農產品,香港貿易商都因為「日本貨短缺」而轉單到台灣來。但很快的,台灣出口商開始削價競爭搶單,加上陸陸續續日本農產品出口禁令解除,台灣生鮮蔬果也就如潮水般,退回到原點。

如今,「貨出去、人進來,發大財」這樣民粹式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但仔細想想,要賺別的人錢之前,是否要先讓別人也能賺到錢?特別是貿易往來這等事,豈有賺都我來賺、賠都你在賠的道理;從香港市場的實例可以得知,「幫買方找到一個可以賺錢的模式/商品」才是資本主義運作的根本邏輯。如何「練好自己的底子」去國際市場競爭,不僅是生意成敗的王道,也是農業/農產品能否走出去的巧門之所在。

系列閱讀:2019農業政治貿易戰系列閱讀

(系列說明:2005年「連胡會」兩岸融冰,造就了台灣水果銷中熱潮;暴起暴落的政治採購對台灣農業帶來多項影響。2019年中國對台農業政治貿易戰再起,台灣如何因應?《上下游》邀請專家分析,專題將持續刊出

延伸閱讀:

這張香蕉銷日大訂單,幾乎是五年銷日總量!農委會如何說服日方買單?

107年我國農產品銷日蔬果成長49%,農委會進軍108年東京國際食品展,搶東奧食材訂單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走出去,財進來這樣大家都發財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