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經濟學者 藤原辰史 與 東北食通信誌編輯長  高橋博之

所謂活著就是『彼此間』的交流

超越科學   創造出婆婆物語

高橋:老師在雜誌的投稿文章中,提到我們要抵制這個用龐大的金錢來肥大廣告宣傳的世界的時候,在增加自然食品、有機食品等商品的附加價值時,所使用的方法恐怕是錯誤的。這裡舉出的例子是『早市』。在早市,到底可不可以信賴這個農家,這是不是可以給小孩吃的東西呢?你一直在評斷。另一方面,對方也在評斷我們。兩個人在你來我往的過程中,決定了價值,是這麼一回事,對吧 !

藤原:是的。『我想賣這個杯子,你覺得這個值多少錢呢?』『你也沒有很認真在做這個杯子吧?!那我花100日圓買』像這樣的對話,沒有個五分鐘是沒有辦法決定價格的。很麻煩吧 ! 在這裡,重要的是,消費者及生產者,賣的人及買的人之間確實的 ”關係“,要如何取得彼此的信賴的交流。我認為有機農法、無農藥等的問題,也著重在方面會比較好。這樣會發展出感覺相當良好的社會。現今,大家只要是看到有機蔬菜的記號,就像看到穿著泳裝的女性的照片一樣,會產生欲望。不對,就算沒看到照片,只看到 ”有機“ 這兩個字就會購買,就跟只看到 ”泳衣“ 這兩個字就會產生欲望是一樣的。不是這樣的,這個婆婆『非常努力才種出來的喔。你們看看這個彈性!』因為聽到這樣的介紹,而喜歡上這個蔬菜的話,不管這個婆婆在背後是否使用大量的農藥都會買吧 ! 我們是要這樣的社會 !

高橋:我前一陣子去香港的時候,住在那裡很多年的朋友,帶我到一間飲茶的老店,還是米其林二星的老店。確實是很好吃,但我已經不記得了。然後,結果晚上又到小巷子裡攤子去了(笑)。水乾不乾淨?入口處吊了帶骨的腿肉,有沒有關係?仔細的評估之後,下定決心進去了。看不懂的菜單,就用一些片段的單字來點餐,看著當地人正在吃的東西,一面點了相同的食物,那個時候的經驗是忘不了的。這個很像是老師所說的早市及超市的不同。在早市及攤子你不能不自己去判斷。雖然這是需要背負風險的,但為什麼會這樣印象深刻啊?

藤原:那是因為很危險啊 ! 雖然說這間店是不會下毒,但是會想那個人去廁所之後是不是沒有洗手啊?等等的。高橋先生所說的風險與企業所考慮到的風險不一樣,對吧。那是不能計算的。根據自己所編的物語,也有可能將這些風險去除。例如,那間店的婆婆,把手指頭伸到碗裡去了!即使是這樣的婆婆,只要你覺得好吃,為了配合你的想法,你就會拼命的想出一個故事物語來。『從婆婆的大拇指上有一堆細菌,有一億個細菌在那碗湯中擴散開來』應該也有人會想出這樣的故事物語,但『這碗丸子湯,代表著婆婆的愛的”婆婆湯汁“已滲入其中,比任何的調味料都還要可以萃取出好的湯汁』像這樣的物語   需要相當的教養。是智慧的戰爭。

高橋:真的是很理智耶。

藤原:細菌啊,在我們握手、擁抱的時候都會移動,你可以想像在那碗丸子湯裡,有大量的細菌正在竄動著,以科學的角度來說是對的。但是如何將那個想像,變成超越科學物語的故事物語,如何自己即興的想像,然後購買,然後覺得『好吃』。

所謂的理智,『危險不危險,不是用社會上一般的想法,而是在最後的時候由自己來判斷的』

高橋:所謂的理智,『危險不危險,不是用社會上一般的想法,而是在最後的時候由自己來判斷的』我說得對嗎?

藤原:對,充分運用知識來判斷。這個我認為只有食物的話沒辦法判斷。因為有”人“的存在。要讀一個人比讀一本書還難。看這婆婆的臉、聽他說話的聲調,啊,這是他熬夜做出來的啊・・・你這樣解讀。資訊是來自婆婆,賣的東西,及市場的氣氛,這些而已。根據場合,活用自己在書本中學到的知識來與這個婆婆對峙。沒有比這個更有智慧的作法了。

高橋:很理智,有很野性呢。

藤原:對,我也認為理智與野性的融合是很重要的。島根大學歷史學者板垣貴志先生所說的『野的學問』。這是什麼呢?也就是說,所謂的歷史資料不只是收藏在圖書館及政府機關,也收藏在農家的倉庫裡。農家的婆婆在現在為止都買了這樣的東西,用這樣的方式來養牛等等這樣的資料。歷史的研究者們將這些資料整理、解讀,然後寫成論文,但有時候也會出現不論哪本字典都找不到,完全不知道的單字。但問農家後,『啊,這個是這個意思』馬上就可以回答出來。遇到像這樣的詞彙,用google檢索也沒有結果的時候就運用”"野的學問",我感覺這是理性與野性的合體。

高橋:啊,我想我大概知道。在店裡婆婆的手指頭伸到拉麵裡了,吃還是不吃,這樣的情形下不讓理智與野性合體是不行的。

藤原:對。婆婆的手指拉麵也可能會不好吃。也要考慮到這一點。『請用~』雖然是個笑容滿面的婆婆,但是在料理方面好像沒有很努力(笑)。如此一來,下次你就會跟你的胃討論,這樣還要去吃嗎?這個同樣的,也是在與婆婆的談話中發現的。

高橋:這真的是與石田徹也畫中的世界是完全相反的世界。但是,多數的人還是會選擇前者,畢竟還是很忙。忙碌中,一個可以簡便吃飯的場所。

藤原:認真的跟婆婆對峙可能要花2個小時呢。(笑)

高橋:隨便吃一吃就要回去工作了(笑)。非常有效率。要說有什麼不對的話,可能就是婆婆的世界太沒效率了,但簡單來說這就是”文化“……..因為我們是人。(次刊待續)

整理=保田 さえ子

翻譯=食通信台灣事務局,翻譯自東北食通信2017年1月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