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宜蘭員山鄉深處雪山餘脈之下,座落著湧泉豐沛的內城聚落,由於農地未經重劃,地塊不規則,以蜿蜒小徑相連,在地人戲稱「破布田」,看似不利的條件,卻偶然保存宜蘭少數無大量農舍的地景與自然空間紋理,吸引不少外來青年,在此友善耕作,內城社區更發展「鐵牛力阿卡」車隊(註1),帶著遊客飽覽原汁原味的宜蘭聚落。

如今縣府即將啟動農地重劃,為平靜農村投下震撼彈,地方已分為支持與反對兩種聲音,贊成者認為重劃有利機械化耕作及土地分割,反對方認為重劃不但影響地景,也影響地下水脈。同時內城村土地更是「漲聲響起」,農地每分(300坪)價格約來到三百萬以上,不管重劃案有無過關,土地交易已然熱絡,租地耕作的小農則坐立難安。

內城村獨特「破布田」處處湧泉以蜿蜒小路相接(圖片提供/漂浪島嶼)

內城:友善農業與小農的耕耘之地

未經重劃的內城村,因不利農舍興建,土地炒作空間有限,居民也較願意將土地租用給外來小農耕作,內城村成為繼深溝村後,吸引許多外來志願小農耕作的村落。

三、四十年來,地方人士數度倡議爭取重劃農地,卻由於地主意見未能整合無功而返。本(10)月4日上午,宜蘭縣府委外規劃顧問公司突然召開「內城、尚德農地重劃可行性評估案地方說明會」,為平靜農村投下震撼彈。

採取友善耕作的小農李茶認為內城有百年內城圳,引雪山山脈優良水源灌溉,具有歷史意義的聚落地景也是農村發展的重要資產,一旦重劃後,有利於興建農舍,將引發內城的土地炒作風氣,毀去內城獨特珍貴的自然地景。另一位小農曾繁宜則認為,重劃後的田坵區塊會帶來水泥化的田埂,毀去現有的生態系統,且整併後將失去內城村自然樣貌。

內城在地農民徐苑斐認為,員山是宜蘭縣水源之母,一旦開發重劃,民生用水及灌溉水源都會受到影響。「我曾在遛狗時看到一隻像貓的動物,還差點走進超商,近看發現是穿山甲!」徐苑斐回憶,七、八年前內城並無太多小農,現在過半面積都是友善農業耕作,開發等於抹煞了農民們多年維護環境的努力!

影片提供/友善人士

地政處重劃科:農地重劃即便有利於興建農舍,也是合法權益

宜蘭縣地政處重劃科科長曾子青表示,此次土地範圍在內城、尚德兩村,面積約668公頃農地,過去未經重劃,有超過60%農地無臨路進出,且地塊分割零碎,缺乏整體灌排規劃不利耕作,符合優先辦理重劃區域。

在縣府完成委外的可行性評估後,會提報縣長核定,接下來由員山鄉公所召開宣導說明會調查地主意願,按照現行《農地重劃條例》規定,只要區域內擁有過半數土地之過半數地主同意,即可實施。

農地重劃範圍跨內城尚德兩村,總面積668公頃,意願調查含括土地所有權人超過1700人,唯獨排除外來租地耕作的友善小農。(宜蘭縣地政處重劃科提供)

然而根據小農意見,農地重劃案僅針對地主意願調查,而現行租地耕作的小農其意願與耕作權,是否完全不受到保障?

對此縣府重劃科答覆,重劃區域內有多位小農進行友善耕作,由於重劃工程期間約兩年,將影響小農耕作權,故可行性評估過程,縣府特別委請顧問公司將小農納入意見蒐集範圍,為兼顧小農權益會盡快縮短工程時間。

但是實際的重劃意願調查,由於小農無土地所有權,依照現行法規,重劃意願調查只能以擁有土地所有權之地主為調查對象。

顧問公司提供的意見調查結果

重劃為提供農舍興建條件,促使土地產生炒作機會?

重劃科科長曾子青坦言,重劃後的土地經過整併擴大而且方正、臨路條件、灌排設施,確實能夠增加農地興建農舍的附加價值,提高土地交易意願。「農地炒作問題,全國都不可避免!」他表示,現有法規對農舍興建資格認定日趨嚴格,然而一旦符合資格,興建農舍也是其合法權益。

為減少可能帶來的農地炒作風氣,縣府分配到的抵費地(註2)不會持有單筆兩分半以上的農地,但是買賣或分割合併的農地超過這個門檻則無法避免。

而針對民間質疑特定開發力量在運作本次重劃案、促使縣府加速辦理,曾子青表示縣府並未受到指示或壓力。而是重劃案必須在年底前提報中央內政部,必須盡快完成地方作業程序。

由空拍圖可理解重劃後農地(左屬鄰村)與非重劃農地(右屬於內城村),在臨路條件、田區形狀、灌排設施都有很大差異。來源/友善農地人士
重劃過後的農地方正大塊,臨路、灌排條件故有利於通過興建農舍門檻(攝影/林吉洋)

社區理事長簡裕鴻:保有農村生活步調,才是發展休閒觀光農村的資產

推動社造的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認為,內城村因為沒有重劃,而保存原有的農村景觀,也沒有那麼多的農舍興建。未來若居民多數主張支持重劃,那麼他也建議必須維持地景地貌,不能以棋盤式的切割地塊道路,才能保有內城原有的緩慢步調。

簡裕鴻指出,現在大部分老農不再種田,而由許多友善小農來到內城耕作超過六十公頃農地,維持內城農作與生態平衡,若重劃後反而排擠小農生存空間,讓內城村失去農業機能,對於內城長期推動休閒觀光農村而言,反而是扣分。

簡裕鴻認為農村的永續價值正逐漸被社會大眾認可,短期利益有限,保留農村環境跟自然生態才是真正的財富。他也觀察,考量農地重劃案當中,還有金車公司、深溝淨水廠及大地主板橋林家等意見,重劃案能否順利過關還在未定之數。

宜蘭縣員山鄉內城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攝影/林怡均)

楊文全:內城農地漲聲響起,宜蘭還缺農舍嗎?

曾任宜蘭農業處長推動農舍改革、也在員山耕作並身兼代耕業者的楊文全博士認為,農地重劃確實比較利於機械化耕作,然而實情是內城早已「漲聲響起」。原來許多地主乘「重劃案」話題,藉機拋售土地,不管重劃案有無過關,土地交易已然熱絡。現階段內城農地,一分地價格約在三百萬以上。

楊文全關注,以增進耕作效率為名重劃土地,卻忘了「蜿蜒小路」、被形容為「破布田」的畸零農地才是內城地景的特色。若整平土丘,興建棋盤式直角道路,抹平自然的空間紋理,那內城村的「鐵牛力阿卡」還有誰願意來付費體驗?

楊文全認為,在網路時代,當所有人都在做差異化的時候,以增進效率重劃土地、或趁機炒作農地,其實是工業化舊思維。內城具有成熟的社造歷程,應該有能力做不同的規劃,貿然重劃抹平空間營造成果,將變成毫無特色的複製品。

「宜蘭已經有那麼多農舍,還有更多在等待興建農舍的農地,其實真的不缺內城這一塊,農地重劃反而會毀去內城農村發展的基礎。增加了幾筆農地交易的機會,這樣真的值得嗎?」楊文全反問。

蜿蜒的小路與山田景觀,成為內城村發展鐵牛力阿卡體驗旅遊的景觀資源(內城社區提供)

內城:守護農地農用的最後堡壘

根據當地資深導覽員楊錦秀解釋,「內城」地名起源,為漢人武力強行拓墾的勢力範圍,為了防範來自上游泰雅族原住民下山報復出草(漢民視為「番害」),故分層設置槍櫃(槍樓)作防禦之用,由外而內分外城、中城,內城位於最內圍而得其名。

出於偶然,「內城」未經農地重劃,至今保留早期拓墾時期的聚落樣貌,如今重劃啟動在即,地方已分為支持與反對兩種聲音。內城能否守住自身空間紋理,站在生態永續與農地保護立場,也是考驗宜蘭農村能否守住農地農用的最後一座堡壘。

在內城友善耕作的小農李茶質疑農地重劃案若毀去內城重要的地景資源,則失去政策本身美意(攝影/林吉洋)

註1:由俗稱鐵牛的五馬力耕耘機,與人力搬運車「力阿卡」組成的拼裝車
註2:土地重劃過程因工程費用、公共設施衍伸的重劃費用,由所有參與重劃地主按持有土地比例分配,為不造成地主負擔,則以發還土地扣除部分面積歸屬政府來抵償。

延伸閱讀:

憂削山開礦斷送中華村未來、影響宜蘭水源,居民:再多回饋,也不能拿孩子未來交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