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是一座博物館14》流轉生機,勝洋水草用一家人守護家事業

文.圖/張雅雲

2001年,因應台灣加入WTO,農村如何活化轉型受到重視,農委會提出「一鄉一休閒農漁園區」的發展方向。徐志雄覺得這是一個契機,於是2001年回到員山尚德村重新打造「勝洋休閒農場」,而休閒農場也於2005年獲得農委會立案通過。

求新求變,從休閒農場到水草展示館

既然是休閒農場,多年下來,徐志雄和家人開發出各項休閒和體驗活動,如:生態解說、水草料理、環保苔球DIY、生態瓶DIY、魚菜共生、魚兒去腳皮、兒童打水戰區等,不斷推陳出新就是為了讓訪客有新意,覺得每一回來勝洋都會有不同的收穫。

而一些活動元素發想也是來自童年玩的記憶。像是勝洋很受歡迎的「水草瓶DIY」,徐志雄說,靈感是來自小時候拿玻璃瓶去溪邊或水圳邊捉蝦,替換成員山知名的豆奶玻璃瓶,結合農場的特色水草。而員山養生豆奶也是有故事的,早期農政單位為增加農村居民的蛋白質攝取,於是在幾處農會設立加工示範廠,而員山鄉農會豆奶加工即是一例,而創立於1964年的員山農會養生豆奶,至今仍受宜蘭人喜愛,有時婚宴送禮就是送養生豆奶。

生態瓶DIY

 

解說員風趣說:「這是民國53年創立的員山養生豆奶,不是53年放到現在喔。」大家喝完豆奶,瓶子清洗乾淨、裝水,再把農場備好的金魚藻、北海道藻球、貝殼、貝殼砂填入瓶子,就是充滿環保味和在地味的生態瓶。解說員說他最大的困擾是「有時候有人不敢喝豆奶,就得幫忙喝,一個上午連喝三瓶,肚子就會超飽。」

果然,結合在地豆漿瓶的「環保生態瓶DIY」,得到第4屆「中華民國休閒農漁園區創意大賽」農業體驗DIY組第一名。做完生態瓶,遊客可有自由時間,在魚塭小徑上散步、欣賞水光山色和遠方山嵐;或脫襪下水感受一下小魚幫你去腳皮,小朋友常常是又怕癢又想被魚咬咬看,一直傳來驚呼尖叫聲;夏天小朋友愛玩水,魚塭也可變成迷你水池,二列的打水器,剛好讓小朋友對陣打水戰。大人小孩在此,都可以有屬於自己的一角。

是宜蘭厝,也是水草文化展示館

「勝洋水草文化展示館」是農場裡醒目的地標,也是第12號宜蘭厝,原本是要作為全家人居住的空間,卻也意外延伸出水草文化館和住家複合使用。水草文化展示館由建築師程紹正韜設計,座落魚塭水池上,清水模作為建築主體,水平線條和周圍魚塭地景融合,清水模不再有塗料、貼磚,減少建築廢材產生。屋頂因是水平,故屋頂集水後闢為水草場,多一層「冷水隔熱」,2016年響應政府的綠能政策,在屋頂又增設太陽能板,集熱蓄電之外,也發揮第二層隔熱效果。

水草文化展示館的等比例縮小的模型屋也常引人駐足

2004年落成後,水草文化展示館獨具特色的建築風格吸引許多建築系的師生來此討論,更有很多電視節目、偶像劇、電影前來拍攝取景,讓勝洋在轉型為休閒農場時,得到許多免費的宣傳。前來拍攝的媒體絡繹不絕,除了勝洋地景環境的吸引力之外,水草文化展示館內有許多趣味的展示和精心設計的角落吸引訪客流連,不論是玻璃窗上有喜愛水草的徐志摩之詩句流瀉,或是各式水生植物在木頭上的刻印呈現,當然少不了造型各異色彩有別的特色水草箱等,而水草文化展示館的等比例縮小的模型屋也常引人駐足,館裡的小和精巧,讓人有了寧靜的專注。

如果說,素樸的水草文化展示館散發一股靜謐的豐盈,那文創精品區就是一種嘉年華的絢麗。不論是懸在空中的水草吊燈、住了火山蝦的生態瓶、植物景觀燈等,由上而下垂掛,架上層次陳列,琳瑯滿目透過玻璃的折射光,有一種身處萬花筒裡的繽紛感。

水草吊燈增添了生活品味和趣味

建立文創新品牌─本草鋼木

文創區旁是近幾年成立的文創品牌「本草鋼木」,緣起於住家附近原本有製筆廠,徐志雄剛好有機會買下筆廠的相關器具,原打算做陳列展示用,後來因為有人送手作鋼筆,又徐志雄對手作鋼筆也有興趣,於是勝洋水草休閒農場裡的元素又多了手作鋼筆。徐志雄解釋:「本來只有草,再加上筆需要的鋼和木材料,『本草鋼朩』於是誕生。」2017年設立的本草鋼木,如今也有更多元之樣貌,除了鋼筆製作之外,餐具食器刀、叉、湯匙,甚至是炒菜的鍋鏟都可以是訪客來DIY之項目。徐志雄說:「用鋼筆寫字的人可能少了,但是刀、叉、湯匙、木筷等,這些日常生活中更會用到,所以文創品要接地氣,也要生活化。」

徐志雄表示:「呂理政老師當初談『宜蘭是一座博物館』這想法有打動我,老師也說地方文化館要能夠賺錢,就要讓水草不只是水草,要和食衣住行育樂都有關係。」所以在要開發什麼樣的產品時,徐志雄就會想著,要朝向生活文創類的、要有增加生活趣味,而且是大家可負擔的。

本草鋼木系列從餐具找到生活趣味/圖:勝洋提供

一家人共同守護家的事業

從協興鰻魚養殖場出發,歷經熱帶魚養殖、水草養殖、經營水族館、休閒農場再到發展文創品牌,徐家人始終一起成就家的事業,甚至第三代徐志雄的女兒和兒子也都在農場裡工作。問起家人一起工作的心情是什麼,徐志雄說:「家人一起工作最大優點可以相互補位,但也是會遇到意見不合的時候,就是『ㄞˋ吞忍』。」對這一家人來說,或許『ㄞˋ吞忍』也許有著更多的是愛、包容和支持。

徐志雄心裡一直掛念著「欠太太一個蜜月旅行」,而太太20多年來依舊每一天都做好支持先生的角色,提起過往和現在,徐太太說:「現在處理訂單和銷售,有時候難免得面對少數奧客之指責和無理要求,就會覺得無奈和無力。我比較喜歡以前包裝水草出貨的工作,包不一樣的水草,可以感受到不一樣的美麗。」女兒目前協助網路電商和社群行銷,兒子最後還是唸了餐飲科,以往就學時寒暑假在自家農場幫忙,做出興趣之後,畢業後也回家來打理自家的水草餐廳。

而爸爸媽媽、弟弟、妹妹依舊是徐志雄的工作好幫手,七十多歲的徐媽媽有空就來大門口協助售票,平日農場裡的午餐都是徐媽媽打理,徐媽媽有農會家政班的底子,煮二十多人的員工餐是駕輕就熟;熱愛養殖的徐爸爸一樣在自家魚塭養吳郭魚,這魚剛好可作為平日農場餐廳的食材來源。尋常日子的午后,徐媽媽在門口看著,徐爸爸從魚塭那端打著赤腳緩緩走來,問「今日來的人多嗎?」關心之意溢於言表。

問起徐志雄現在一天的工作主要是什麼?「就看手機,回覆上下游廠商訊息,看看網路上別人家的商品,腦子裡想的就是農場要一直維持有新意,不只是產品和活動,而且要有產業技術和生產鏈的領先。」才說完,徐志雄又興奮地說要帶大家去看個東西。來到水草餐廳屋頂的水池畔,徐志雄拿起網子開始撈東西一邊說,這是我這幾年試養的澳洲小龍蝦,我從200隻蝦苗已經養到幾萬隻了,再過一段時間,餐廳就可以推出龍蝦餐了。「我們家是養殖起家,我一直想到找一種適合宜蘭的水產養殖,經幾年實驗,快要可以驗收成果了。」

員山的水,許了這一家人的產業變遷故事,來自土地的人總還會心念著為地方找到最適合的亮點。點亮水草的綠光後,徐志雄也心念著為宜蘭的水產養殖再找希望之光。

徐志雄也心念著為宜蘭的水產養殖再找希望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