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新增:營養午餐蔬菜持續大塞車,農產通路反映吃不消,農民呼籲各界協助,請見這裡)

教育部因應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宣布,高級中學以下原訂2月11日開學,將延後兩週於2月25日開學,突如其來的停課,讓供應校園營養午餐蔬菜的有機菜農傷透腦筋,估計將有三百多公噸有機及產銷履歷蔬菜無處可去,對農民更是一大打擊,農友推估,全台農業損失將超過千萬。

有機蔬菜農友陳鳳義表示,營養午餐收購的有機蔬菜品項都是市場較少見的,如黑葉白菜、廣島菜等,且規格與一般不同,種植當校園營養午餐的蔬菜每株約80-120公克,但出貨給一般零售通路,每株菜要控制在70公克以下,加上有機蔬菜價高,若送去一般拍賣也難有銷路,若沒賣掉只能忍痛耕鋤。

雲林有機青農:延後開學沒有配套措施,農損上看千萬

農糧署副署長莊老達表示,國內高中及國中小學童人數約180萬人,營養午餐每天使用短期葉菜量為350公噸,其中有機蔬菜及產銷履歷蔬菜約佔三十多公噸。據此推算,延後兩週開學受影響的有機及產銷履歷蔬菜約三百多公噸。

雲林縣青年農民聯誼會長陳鳳義,種植有機蔬菜專門供應校園營養午餐,聽聞教育部突然宣布延後開學消息,他表示,疫情是無法預料的天災,接下來生產得重新排程,但原先要在2月11日起供應校園營養午餐的蔬菜已種下,並預計2月7日開始大量採收,屆時這些蔬菜該何去何從?

「雲林是蔬菜大產區,雙北團膳八大供應商,雲林縣供應至少一半,全台灣受影響的怎麼可能只有三百多公噸?」陳鳳義表示,自己及其他有機農民,主要供應雙北地區校園營養午餐,每天的有機蔬菜需求量約五公噸,推算下來,光是雙北地區2週所使用的有機蔬菜約五十公噸以上,產銷履歷蔬菜則超過兩百公噸。

「有機蔬菜最大宗去處就是校園營養午餐,沒有任何通路可以比得上。」陳鳳義說明,自己及其他有機農民所種植蔬菜主要供應校園營養午餐,每公斤的收購價格約60元,光這一批有機蔬菜就損失超過三百萬,他推估全台農損將超過千萬,若無配套措施,這些蔬菜一旦進入市場會影響葉菜的市場價格,整體農方損失更多。

原先預計下週出貨,供應校園營養午餐的有機蔬菜(照片提供_陳鳳義)

團膳業者:取消訂單,校園營養午餐量大難轉移

「這兩週校園營養午餐訂單已經全數取消。」台北市的團膳業者宮保王執行副總經理高嘉鴻表示,教育部宣布延後開學之前,便已陸續接到各校因開學時間調整而取消訂單,目前已全數取消。

聽聞農民反映採收蔬菜無處可去,高嘉鴻表示無能為力:「我們有其他企業訂單,但用量遠遠比不上營養午餐(一天500公斤),甚至需求品項及規格都不同,無法直接把這些蔬菜轉過去用。」

對於這批即將採收的蔬菜的去留,高嘉鴻認為,團膳業者並無其他銷售蔬菜的管道,但開學日期僅延期兩週,由於近期天氣冷,蔬菜生長較慢,根據天氣預報,下週仍有寒流,農民或許可以延後幾天採收,讓原先的農損降低。

截切業者:已請便當店、其他通路幫忙消化一半訂單

作為團膳業者及生產者中間橋樑的正暘農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業務為截切蔬果及供應食材,負責人黃志漢表示,公司有出貨給全台各地團膳業者,處理的蔬果截切量中,校園營養午餐至多三成,原本要出貨做校園營養午餐的蔬菜訂單被取消,已經通知其他通路業者,幫忙消化一半的訂單量了。

「大部分農民都表示諒解,大家要共體時艱。」黃志漢說明,業務配合農民也有產銷履歷及有機農民, 而因防疫而導致開學延期,大部分配合農民並無太大情緒反彈,自己找其他通路業者幫忙消化一半原訂購量,而另一半的原訂購量,農民則另尋出路。

「現在全民防疫,人多的地方都不敢去。」黃志漢轉述其他通路業者的狀況,說明目前大型量販店的蔬果業績也下滑,自己將訂單轉手到其他便當店或是社會團膳,消化量也相當有限,「不要說農民可能會賠錢,我也是賠錢在做。」

有機農民損失最大,產銷履歷可進入市場銷售

「農民會自己去賣或是送批發市場,但影響最大的是有機農民。」黃志漢表示,公司過去每週出貨到各縣市營養午餐蔬果訂單量約60公噸,其中產銷履歷約50公噸, 有機蔬果約10公噸,但有機農產品生產成本較高,若送一般拍賣市場也是統一報價,對有機農民損失較大。

「最近寒害嚴重,市場缺菜,菜價比年前還要高。」對於這批蔬菜的去留,黃志漢認為,耐儲放的高麗菜及大白菜並不受延後出貨的影響,較容易受到影響的是短期葉菜,如小白菜、青江菜及油菜等。而產銷履歷蔬菜和市價相去不遠,若可分批採收,慢慢進入市場銷售,不見得會虧損。

採工正在採收蔬菜(照片來源_正暘農產股份有限公司)

農委會:市場正缺菜,陸續請通路業者、國軍幫忙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學校延後開學造成食材供應業者和農民的影響部分,若是部分供給學校午餐部分供給其他通路的農民,會直接協助延後開學兩星期的量至其他通路;對於全部供應學校午餐者,會協助其他通路直接收購。執行措施近日公佈。

農糧署副署長莊老達表示,今(4)日已著手調查受到影響的農民及統計需要處理的蔬菜量,正在盤點有銷售需求的農民,會以媒合通路業者、協助農民出貨到批發市場以及進入國軍餐食,三項同步進行。

「菜價比年前還高,此時蔬菜進入市場也能穩定菜價。」莊老達說明,目前菜價正高,被影響的三百多公噸進入市場正好能讓市場回穩,而這些蔬菜分攤到兩週,每天約需要多處理二三十公噸,而以北農來說,一天要處理上千公噸的果菜,額外處理二三十公噸並不會造成太大負擔。

而針對有機蔬菜有無特殊處理?莊老達回應,目前批發市場菜價偏高,有機蔬菜即便進入批發市場,有的品項並不見得會虧損,而農糧署接下來也會積極媒合其他通路業者協助有機農民。

陳鳳義:有機蔬菜規格特殊,送批發市場可能滯銷且影響整體菜價

對於農產公司及農糧署的建議及回應,陳鳳義則表示,沒辦法賣掉會耕鋤掉,一旦進入市場會影響菜價。他強調:「每天多二三十公噸確實不多,但你怎麼知道菜價會掉多少?」

陳鳳義說明,過去營養午餐為保障有機農民,收購的有機蔬菜品項都是市場較少見的,如黑葉白菜、廣島菜等,這些品項市占率低且客群小,進入批發市場,即便量不多也會讓菜價降低,且滯銷可能性極高。

至於而這些特殊菜種有無可能出貨到其他通路?陳鳳義認為有一定難度,「我們和一般包裝廠規格不同。」他說明,種植當校園營養午餐的蔬菜每株約80-120公克,但出貨給一般零售通路,每株菜要控制在70公克以下,但菜的生長已經無法回頭。

「我可能會賠錢,但也不能影響其他人生意。」陳鳳義表示,已將蔬菜量通報給農糧署,等待後續處理,而不論結果如何,自己都不會讓這批蔬菜進入批發市場影響菜價。

閱讀「武漢肺炎衝擊」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我讀不懂這篇文章報導

    市場缺菜,剛好可以輸短困,農糧署也回應著手調查後協調通路、國軍食材、輸入批發市場。

    該受訪農民卻回應攥文者「不管結果如何,都不會讓這批菜進入批發市場影響菜價」
    這是什麼意思?

    市場缺菜,這批菜轉售,紓解缺菜和停課無法出菜。
    不是剛好嗎?

  2. 請問要如何訂購?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