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作休耕補助混亂,代耕業搶地號湊面積、重複申請浪費公帑,農委會坦承需改進

明年嘉南一期稻作休耕,補償不只給農民,還惠及代耕業者。然而因為農糧署委託民間單位「機耕協會」進行收件及初審,造成代耕業者搶地號湊面積、重複申請亂象。糧食產業組組長長林傳琦坦承今年的制度不夠完善,願意討論改進,他並希望農曆年前可以完成發放作業。

背景閱讀:水情告急,明年嘉南一期稻休耕1.9萬公頃

代耕業者補償金發放 依機具種類而定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於 11 月 25 日宣布,因應水情吃緊,嘉南地區明年一期稻作將實施停灌,休耕面積達 19,385 公頃。不同於過往休耕補償金只發放給農民,本次停灌休耕補償惠及嘉南地區的育苗業者、代耕業者、稻穀烘乾業者及其他相關產業,經費來自休耕補助的 19 億當中。

根據農糧署公布的《110 年第 1 期作⽔稻代耕業者停灌救助作業原則》,從事整地、插秧及收穫等三項作業的代耕業者,需向設籍地的農業機械耕作服務協會申請,補償將依照以下原則發放:
(⼀)整地:曳引機 60-90 ⾺⼒者,每臺最高救助 15 萬元;90 ⾺⼒(含)以上者,每臺最⾼救助 20 萬元。
(⼆)插秧機每臺最高救助 10 萬元。
(三)收穫機每臺最高救助 20 萬元。
(四)每項代耕機具限救助 1 臺且曳引機及插秧機擇⼀救助,單⼀業者至多救助 2 臺。

除提供機具使用證明 亦規定機具服務面積

然而並不是提供代耕機具使用證明(如農機廠牌、引擎號碼),業者就可以獲得補償,《作業原則》還綁定了種植面積的限制。農糧署以嘉義、台南近三年第一期稻作的最高種稻面積為基準,訂定核發代耕救助金的面積上限。

農糧署為確認各代耕業者確有代耕之實,也訂定各種機具的經濟規模計算標準,例如曳引機 60 至 90 馬力者,應該代耕 30 公頃;90 馬力(含)以上者,應代耕 40 公頃。也就是說,代耕者在申請補償時,需提供代耕的地號/面積等資料,才能完備申請程序。

亂象一:大家搶地號 亂湊土地面積

待申請作業開辦後,機耕協會發現許多業者填報的面積不足。中華民國農業機耕聯合會執行長曾水城表示,多少馬力的機具代耕多少公頃的農田是一種理想,但不是所有業者都可以達到這樣的標準,協會對作業規定深覺困擾。

嘉南地區農業業務承辦人員王小姐(化名)去電農糧署南區分署,分署的回答竟是:「大馬力的農機不到 40 公頃不可能是專業代耕業者,請他盡量填到 40 公頃。」農糧署不檢討自己的作業規章是否可行,反教業者「自行解決」,無視民瘼的作為,讓多年來承辦補助、補償業務的王小姐十分憤慨。

代耕業者為符合要求,只好到處找地主要地段地號的資料填寫,完成申請。台南農友「櫻姨」以及另一位不願具名的農友皆表示,有其他非代耕他們家農田的業者索要地段地號。

大馬力的曳引機(農友提供)

亂象二:小地主大佃農重複申請 造成國庫額外支出

這次停灌休耕,農田水利署已經提供農民對地補貼的費用,而農糧署的《水稻代耕業者停灌救助作業原則》是針對代耕業者,目的就是希望補償他們的損失。王小姐指出,南區分署表示已經有勸說大佃農不要領代耕補償。

然而實際的情況是,分署的「勸說」並未白紙黑字出現在《作業原則》中,很多小地主大佃農的農戶領了對地補貼後,第二代或第三代兒孫再以代耕業者的身分去申請代耕補償,但是他們的機具本來就是耕作自己的農田,而不是專業代耕。也就是說,他們申請了不應該申請的補償金,造成國庫額外的支出,但是並不違法。

亂象三:讓沒有審查能力的機耕協會負責審核

上述兩個亂象原本不會存在,只要農糧署訂定清楚的遊戲規則在先,嚴格審查在後即可。

關於審查的部分,按照農糧署的規劃,農民向機耕協會申請,協會審核後造冊函送全國農業機耕聯合會及農糧署各地分署檢核,前者檢查申請資料有沒有謬誤或缺漏,後者計算申請面積有沒有超過上限。

然而,機耕協會或機耕聯合會都只是民間團體,既無公權力可以查核申請者有沒有「小地主大佃農」的身分,也沒有一筆筆實地比對地段地號的人力與時間。

台南機耕協會總幹事沈上淯直言:「我們只負責收集資料,要怎麼審查,我們不知道,只要上繳給全國聯合會就好了。」

嘉義縣農業機械耕作服務協會理事長葉漢衝表示,沒有辦法調查地段地號,也不過問是否有「小地主大佃農」的身分,「只要符合資格、符合《作業要點》就受理。」

受理之後,造冊送給全國聯合會,聯合會理事長陳燕卿表示,資格審查需要地方協會來執行,「聯合會在北部,南部實際代耕的地區,我們不瞭解。」

大家互踢皮球的結果,就是許多資料被「照單全收」。農糧署把幾億元經費的審查大權交給民間單位,造就申請亂象。

申請面積超過救助面積 便依比例核減 變相懲罰誠實申請的業者

在補償面積不應該超過停灌面積的前提下,《作業原則》規定,「倘申請救助面積經複審超過救助面積上限者……,依比例核減救助金額。」

也就是說,當代耕業者多填報了面積,誠實申請的業者會因為「依比例核減」而少拿了補償金。針對這個問題,農糧署南區分署糧食產業課楊姓課長反問記者:「那妳覺得怎麼做才公平?」她無奈表示,台南只有八千多公頃停灌面積,申請面積超過預算就是沒辦法。至於目前是否有超過?超過多少?她僅表示還在計算當中。

為什麼要委請民間單位執行?農糧署糧食產業組組長長林傳琦表示,各地機耕協會都是農委會整合、輔導而成立,他們正是最瞭解當地代耕業者的單位,所以這次休耕補償才會委請他們做第一步的收件和審查。

至於「依比例核減」,雖然是個不完美的方法,卻是目前較可行的一條路。林傳琦指出,要讓每位業者拿到真正屬於他該有的補償金額,必須明確知道他們代耕的面積及所在地,但目前在人力及時間上都有判斷的困難。「不能否認,這個措施有很多可以精進的地方,我們事後也願意去調整。」但這一回只能就已經執行的辦法儘量審查,並希望在農曆年前能夠發放所有的補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