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風機抗爭01》鱈魚角16年慘敗教訓:未做海洋規劃,綠能大夢反賠一億美金退場

文/上下游記者林吉洋、楊語芸

鱈魚角 (Cape Cod) 位於美國麻薩諸塞州的東南邊,是延伸入大西洋的一處海岬半島,以海鮮聞名,也是有名的海灘度假勝地,擁有豐富的海洋生態資源與發展良好的鯨豚觀光產業。

然而,這裡也是美國第一批開發離岸風電的「經典失敗案例」,2001年「鱈魚角離岸風電計畫」(Cape Wind)引發抗爭題材之多元、之頻繁,甚至被拍攝成一部紀錄電影:Cape Spin: An American Power Struggle(海岬之旋──美國的風能苦戰)。

在台灣第三階段風電開發即將開放由廠商自行選址之際,《上下游》特別採訪曾深入研究此案的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副教授陸曉筠,藉他山之石──Cape Wind在鱈魚角的慘痛教訓──提出警訊,審慎踏出台灣風電發展的每一步。(背景閱讀:放任風電圈地,海洋將成戰國時代!環團呼籲暫緩開放第三階段離岸風機開發)

鱈魚角爭議16年最後廠商慘賠退場(圖片/美聯社AP、達志影像)

選址不當,風電公司歷經纏訟16年慘賠退場

原本是理想的再生能源開發計畫,卻因開發選址不當而淪為超現實的環保抗爭劇本,這場「綠能開發」與「環保運動」火車對撞的綠綠之戰,被人評論為「一個超現實且令人著迷的悲劇故事」。

2001年,歐陸早已興起風能發電浪潮,美國才正要起步。再生能源開發商EMI (Energy Management Inc) 創辦人Jim Gordon 啟動Cape Wind:鱈魚角離岸風電計畫。然而企業單方面的規劃,卻先後引發漁民、船舶業者、小型飛機、生態人士以及居民抗爭,被迫走上漫長的訴訟之路。

歷經16年纏訟抗爭,Cape Wind計畫宣告失敗,EMI慘賠退場。鱈魚角的風電開發計畫被迫推倒重來,麻州海洋管理辦公室(Coastal Zone Management, MA,簡稱CZM)痛定思痛,除制定海洋區域規劃外,亦由官方選定離岸風電開發區位,讓風電開發的環境衝擊減輕,設法與其它空間使用者各安其位。

鱈魚角為渡假勝地,海上航運觀光業發達,有許多小港灣提供帆船停泊。取自維基百科

從綠能大夢想家到慘賠1億美元的大輸家

陸曉筠2005-2006年在麻州留學期間,注意到這起因選址規劃不當而付出慘痛代價的風能開發案。2017年赴美進修期間,再次就鱈魚角案例訪問當時負責海洋事務的CZM辦公室主任Bruce Carlisle。

陸曉筠指出,美國推動離岸風電計畫時,麻州的鱈魚角走在最前面,當時判斷鱈魚角是充滿潛能的風場,預期發電量足供20萬個家戶使用。開發案Cape Wind負責人Jim Gordon具正面形象,引導全美做一場乾淨能源的大夢,讓大家對離岸風電有著美麗的嚮往。美國政府也幫助Cape Wind排除一些問題,官商合力要建造最大的風力發電廠。

Cape Wind開發的前五年,這個夢想仍舊完美運作著,選擇的開發地點也未違反任何法律。然而根據《紐約時報》報導,Cape Wind計畫位置其實是法規監管空白的聯邦水域,反對者直指這是「走偏門」、「鑽法律漏洞」,開發商在聯邦管轄海域上圈一大塊設置風機,這事情惹毛了很多人。

隨著抗議的人越來越多,包括地方官員、屋主、漁民,印第安部落等,官司一個接著一個,開發商深陷官司與抗爭的泥沼。2017年, Jim Gordon宣布,在付出16年光陰及1億美金的代價後,認賠出場。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與工程系副教授陸曉筠深入研究鱈魚角案例(圖片提供/陸曉筠)

一連串抗爭爆發 居民指風機威脅觀光、漁業和生態

陸曉筠分析,風力發電會遇到的各種抗爭,鱈魚角幾乎都沒錯過,從漁業到環保、從自用小飛機到觀光船舶、從社區居民抗議海岸景觀受破壞到地產商抗議房價下跌,還有農民的土地抗爭,因為農民會搭船到瑪莎葡萄園島(Martha’s Vineyard)務農。

鱈魚角向來以原始的自然美景和豐富的人文歷史而聞名,旅遊業是該區重要的經濟命脈,也為麻州的稅入做出重要的貢獻,更是僅次於波士頓的吸睛景點。在Cape Wind 起步的2001年,鱈魚角的觀光帶來超過2億美元的工資收入,並創造9.4萬個工作崗位。大家擔心風力渦輪機會破壞當地的自然美景、影響觀光客前來的意願,進而大舉侵害當地的經濟。

其次,鱈魚角有許多出租或分時度假的房舍,但屋主自住的比例也不少,居民擔心,因為岸上就能看到風機,會讓房屋的租金和房價下跌,反風機聯盟甚至提出證據,說明旅遊業的收入減少會讓房產價值下降30-40%,相關案例包括丹麥、德國和英國。

當地報紙漫畫欄位諷刺風機興建之後鱈魚角度假勝地將毀於一旦。

除了對觀光造成影響外,反對派也直指Cape Wind對野生動植物的危害,包括渦輪機漏油、被雷擊、著火或葉片脫落,嚴重威脅生態系統。環保人士聲稱,水鳥和水禽飛行時容易與旋轉葉片發生碰撞,此外,鳥類的遷徙路線可能會受到干擾。同時,安裝渦輪發電機會破壞海底,也威脅著海底生物的棲息地。

當時環保人士要求開發案必須進行生態調查,包括候鳥遷徙路線,以及海底鯨魚棲息的環境衝擊。Jim Gordon自恃財力雄厚,也認為在法律上站得住腳,再加上背後也有一些政商關係,才有辦法撐上16年。面對環評要求或抗爭,Cape Wind 被輿論推一步才做一步,後來導致形象大傷,再深的口袋都要見底,Jim Gordon才願意放棄這個計畫。

選址若只考慮開發方便或獲利,隱藏的社會成本將反擊

Cape Wind 對漁民的生計也產生重大影響,首先,開發商提出風場需要18個月的建造時間,這段期間漁民無法出海,損失約在1,600萬美元之譜。即便工程完成後可以順利出海,漁民也擔心風場將封鎖富饒的漁業並破壞地方經濟。研究指出,魚群主要通過聲音和振動來感知環境;渦輪機的存在可能會破壞牠們尋找食物、交配對象或理想棲地的能力。

鱈魚角地區共有200艘漁船,上千家庭倚賴這塊水域維生。此外,海上也有觀光船、賞鯨船、交通船,天上還有許多私人小飛機,這些海空航線都將因為風機的出現而亂了套。民眾駕著風帆、遊艇徜徉在大海的懷抱,不需要龐大的風機破壞海天一色的畫面;小飛機若得穿梭在風機間,也失去天際翱翔的自在魅力。

陸曉筠力陳,當開發商選址時只考慮能源開發方便或者獲利容易,其他利害關係人挺身抗爭時,隱藏的社會成本就浮現出來,受害的還是整個計畫。(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美國風機抗爭02》美國官員建議台灣:政府有責把海洋環境搞清楚,提出區位規劃

錯誤綠能犧牲農漁村相關報導(持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