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營光電抗爭03》「枋寮義勇軍」守護美麗黑珍珠,出家師父為護佑山河,入世抗爭

枋寮位於國境之南,屏鵝公路沿途佈滿超商與加油站,為往來恆春半島、墾丁與台東旅客提供服務,彷彿只有被旅客「路過」的命,成為鄉親心頭最鬱卒的一塊。近年因樂樂養雞場抗爭及廢棄物掩埋場進駐,使枋寮屢屢以公害新聞躍上版面,現在又多了鋪天蓋地的光電板開發。

有群枋寮居民從反對樂樂養雞場出發,現在成為保護石頭營的在地力量,連寺院修行的出家師父們也無法再坐視山林被開挖成黃土,挺身加入抗爭的行列,呼籲當局「勿再褫奪大地生機」。

這群枋寮義勇軍認為,石頭營是充滿潛力的歷史資產,但短視近利的開發一再傷害枋寮,如果能妥善保護文化與生態,不僅護佑山河,旅客也會再度為枋寮停留。

金指山內大鐘重達數十噸,以「護佑山河」為名,見證出家人對環境生態的大愛。(金指山提供)

反養雞場污染,點燃枋寮鄉公民運動的火把

近年屏東縣府以地層下陷區不利農耕為由,劃設枋寮、佳冬、林邊、東港四鄉鎮為光電專區,提供業者申請大面積農地開發光電。如今連重要的文化資產石頭營也要讓位給光電,枋寮人感覺被軟土深掘,怒吼:不要再任意欺凌枋寮鄉!

枋寮公民力量的聚集,必須從樂樂養雞場抗爭者張仁吉說起。張仁吉出身自棒球名校美和中學,曾打過甲組合庫棒球隊,受傷後職業生涯泡湯,只能回到故鄉開店照顧雙親。他回鄉後發現,網路上的枋寮資訊少得可憐,好學的他開始立志拍照、學做影片,介紹枋寮之美。

然而殘酷的現實讓他體會到,由於鄉愿文化、欠缺媒體關注與公民監督力量,偏鄉淪為少數政壇家族把持的利益肥肉。也因此張仁吉成為屏南最早的公民記者之一,開辦「我是枋寮人」網路社團,成為地方活耀的網路意見領袖。

張仁吉認為,樂樂養雞場的抗爭成功,是翻轉枋寮鄉風氣的里程碑。(攝影/林吉洋)

2019年,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南下聲援樂樂養雞場抗爭,縣府迫於民意,於年底撤銷樂樂養雞場登記證,這個事件對枋寮鄉民參與公共事務,是一劑強心針。張仁吉認為,「過去大家習慣鄉愿,或者抱怨乾等,認為故鄉沒什麼希望,也不願採取行動。」但是當縣府公告撤銷樂樂養雞場執照那天,確實改變了枋寮鄉。「看到不對的事情,越來越多人勇於站出來。」

公害一個又一個,老街豆花店化身義勇軍總部

枋寮鄉的水底寮老聚落,在南迴鐵路通車以前是東西部交通的轉運站,前往東部的旅客通常在此過夜才能搭乘巴士前往台東。這裡有三個村子,分別名為「天時、地利、人和」,傳神表現水底寮扮演商運要衝的地位。如今水底寮不復熱鬧,只能在老街上斑駁的商行招牌,緬懷往日風華。

簡素女是老街豆花店的老闆娘,也是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居民,歷次枋寮鄉環保公民行動總有她的身影,石頭營文資案也不例外。她的戰友有麵店老闆,也有蓮霧農與民宿業者,小小豆花店宛如地方公共事務發動機,說是枋寮公民義勇軍總部,似乎也不為過。

她形容枋寮就像黑珍珠,「小小的、黑黑的不起眼,卻很甜,坐擁山海之美,如今淪落為污染公害之鄉,一個又一個重大環境公害在枋寮爆發。」先是纏戰多年樂樂養雞場,隨後又被環保團體揭發廢棄物掩埋場鍇霖公司違法掩埋有害廢棄物,好不容易發現二戰遺跡石頭營要塞,卻遭光電開發橫加破壞。

簡素女(左)在水底寮經營豆花店,豆花店如今已成為地方公民行動的發動機。(攝影/林吉洋)

村民不再吞忍,挺身而出抗議綠能犧牲鄉村

「工業不僅帶來空污,廢棄物也掩埋在枋寮,違法畜牧場也來枋寮,現在連太陽能都要蓋在這裡,枋寮人到底欠了什麼債。」,簡素女質疑:「為了這些護國神山電子大廠要用綠電,就要犧牲鄉村的生態跟文化資產,這樣還叫做綠色乾淨能源嗎?」

尤其水底寮如其名地勢低窪,老街鱔魚麵王老闆認為,「開發山坡地架設光電板,只要雨水沖刷,地勢低窪的水底寮居民首當其衝,如何安居樂業?」

在地的民宿老闆娘更透露,不少外國客人聽聞枋寮留有二戰日軍遺址,特別遠道而來拜訪。希望廠商回應居民期待,將珍貴的二戰遺址文化資產保留下來,成為枋寮的未來觀光旅遊資產。

在石頭營請命群眾中,有一群低調的出家師父,她們是位在石頭營光電案北側玉泉村的金指山的比丘尼。經過《上下游》多次拜訪、聯繫,金指山首度打破沉默,派出代表公開接受採訪。

光電開山種電,山林變黃土,連出家師父都看不下去

金指山的發言人惟聖法師稱,出家人修行一般不願再對俗世發言,但是目睹「環山森林被砍伐,山坡被推平裸露黃土,感到非常震撼衝擊。」惟聖強調支持綠能,但是無法認同砍伐山林的綠能開發方式。

她表示,去年八、九月,光電商初進場時,寺院聽聞打樁震動,曾前往關切,工程人員稱「開發不會接近山林」。然而不久後,卻看到山坡地變成一片黃土,這讓寺院修行者非常難過,「企業一直說是水土保持,但是這裡土質鬆軟,將植被森林被砍伐後,反而才是問題的開始。」

「年輕人大多出外就業,留在故鄉的人不是老弱就是務農為生,不願得罪大企業。但是當保護村莊的森林被砍伐殆盡的時候,滾滾而來的泥流要流向哪裡呢?經歷過莫拉克風災的村民恐怕難以安心。」她感嘆道。

惟聖強調,不只是因為寺院位在開發區周邊而關注本案,寺院一貫以「護佑山河」為己任,並以此信念普渡眾生。莫拉克災後,金指山曾連續五年行腳台灣為土地祈福,2020年更以接力「三步一拜」,祈願停息山林災禍疫情消弭。

為貫徹護佑山河信念,金指山出家師父也參與反對石頭營開發抗爭。(金指山提供)

住持法師呼籲:傾聽民聲,勿再褫奪大地生機

對於開發商稱「開發區域為不利耕作地,多為閒置農地」的說法,在玉泉村土生土長的惟仁法師反駁,本區從來沒有棄耕的農地,反倒現在正值愛文芒果花開季節,廠商大興土木,揚起的砂石土塵,導致花蕊佈滿塵土覆蓋,將影響結果率。

惟仁表示,去年9月開發案爆出文資爭議以來,開發商對外宣稱全面停工,然而許多村民深夜裡都聽到大卡車進進出出,載運印有「AUO」(友達公司)圖樣的光電板,實際上不僅未停工,更加速日夜趕工。

如今第一期已大略完工,讓參與抗爭的法師們非常錯愕。然而面對開發商乃知名電子大廠,村民大多良善,敢怒不敢言,出家師父們只好挺身出現在抗議場合當中。

面對光電鋪天蓋地開發山林,金指山住持法光師父甚至特別撰文呼籲信眾關注光電侵犯自然的問題。她寫道:「政府鼓勵種電風潮,在台灣各處遍地太陽能光電板,導致山河變色。」、「在經濟利益衝擊下,大量土地遭到開墾種電,將自然生態、古蹟遺址嚴重破壞,令人深感痛心。」

為此,法光師父特別呼籲「相關單位傾聽民聲,勿再褫奪大地生機。」強調「再生能源開發必須透過正確方式讓能源、生機循環不絕。」出家師父慈悲為懷,不僅以「護佑山河」為己任,更為文資及生態萬物請命,語重心長,令人動容。

系列閱讀:

石頭營光電抗爭01》重要二戰軍事遺址,竟被破壞做光電?地方怒控屏東縣府護航,破壞歷史資產

石頭營光電抗爭02》友達光電關係企業遭批「砍山種電,破壞文資」企業:盼共榮

石頭營光電抗爭03》「枋寮義勇軍」守護美麗黑珍珠,出家師父為護佑山河,入世抗爭

錯誤綠能犧牲農漁村相關報導(持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