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營光電抗爭01》重要二戰軍事遺址,竟被破壞做光電?地方怒控屏東縣府護航,重傷歷史資產

屏東枋寮石頭營要塞,屬於二次大戰日軍為防範盟軍登陸的軍事遺址,在去年9月傳出光電開發破壞遺址的爭議。文資保護人士痛批,本案爆發爭議後,屏東縣政府未依《文資法》指定案址為暫定古蹟勒令業者停工,反縱容業者持續施工,如此寶貴遺址遭到破壞,屏東縣府難辭其咎。

本案業主為星耀能源子公司生利能源,星耀能源原為友達光電的太陽能事業部門,更經由富邦金控與中信金旗下台灣人壽投資創設。文資人士怒指,屏東縣府與開發商唱雙簧拖延時間,廠商對外宣稱停工,實際案場第一期光電板幾乎架設完工,眼下第二、三期開發,若未及時阻止,將造成文資浩劫。

在地屏東議員蔣月惠痛斥,友達光電及星耀能源拿投資人及保戶的錢來「開山種電,破壞文資」,完全沒有企業社會責任意識,她將串聯相關團體,發起消費者運動,抵制友達光電及富邦、中信金等相關企業。

由石頭營要塞制高點俯視,文資爭議半年來,光電案場不僅未停工審查,反而第一期範圍光電鋪設幾近完成。(攝影/林吉洋)

石頭營為日軍要塞,見證台灣二次大戰史實

「石頭營」位於枋寮鄉北側,名稱出於清代官兵駐屯營區,石頭營乃牡丹社事件後,清廷加強經營東部而開闢的浸水營古道起點。

二戰末期,日軍敗勢已成,盟軍為取得進攻日本本土跳板,切斷台灣糧食供應與南洋資源臍帶,擬定「提路計畫」,預定從枋寮登陸台灣。日軍為防盟軍登陸調集重兵,全島守備兵力一度達20多萬人,文獻中紀載,日軍50師團奉令移防枋寮,於枋寮緊急建構要塞工事,由於比鄰石頭營,要塞因此得名。

日軍構築的石頭營要塞佔地103公頃,構築36座機槍堡跟10所砲陣地,布滿密密麻麻的坑道,見證台灣經歷日軍「全島要塞化」戰略,與硫磺島、塞班島、貝里琉一樣,是二戰歷史舞台中的關鍵角色。

文資團體主張,石頭營要塞周邊自然環境是文資景觀一部分,若僅保留碉堡陣地卻被光電包圍,戰爭遺址也失去價值。(攝影/林吉洋)

退伍情報官林炫耀化身地底探險家,沉睡的要塞重見天日

二戰後國軍接收石頭營要塞,時值冷戰期間,要塞又成為國軍基地。而後經歷民主化,兩岸局勢和緩,2005年國軍將要塞解編,石頭營要塞在歷史轉轍後,被塵封遺忘。

2016年的夏天,出身內埔客家的軍事研究者林炫耀在一片荒煙蔓草中,重新探勘石頭營要塞。由於要塞內各處陣地以地道聯繫,年久失修,地底坑道已有多處崩塌,具有一定危險性。

實際走入要塞內地底坑道,空氣稀薄且瀰漫塵埃,必須屈身通行以防撞到岩石,洞穴裡不時有蝙蝠飛來飛去,地道左彎右拐,一不小心就可能迷路。光電廠在附近打樁更令人擔心地道坍塌,每一步都走得心驚膽顫。

石頭營要塞地下以坑道相互連通,猶如地下迷宮,若無人引導亦有相當危險性。(攝影/林吉洋)

林炫耀一頭栽入石頭營不可自拔,一有時間就從台北開車南下獨自探勘,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研究長達四年,對要塞內瞭若指掌。問他為何堅持?他說,「冥冥中緣分彷彿早已注定,石頭營彷彿早預知將遭劫難,呼喚我來幫忙,讓外界了解石頭營的重要性。」

林炫耀吐露,或許是上尉情報官退伍的軍人直覺,當他穿梭在地道、陣地之間探險,宛如親臨戰場,歷史現場的震撼力讓他「有如時空穿越,回到太平洋戰爭的1944年。」

透過日軍文獻與國軍接收的圖冊資料,林炫耀從太平洋戰史上看到台灣的重要地位,一步一步拼湊石頭營歷史的全貌。他拿出日軍參謀記載的佈防規劃:「因應盟軍將於枋寮登陸,整師團兩萬八千名官兵背倚大武山佈防,俯瞰屏東平原,戰爭開啟後,師團須抵抗一年以上,因此藉山體挖掘工事,以面對可預見的艦砲與空襲。」

「要塞周邊的自然景觀、刺竹林都是日軍刻意佈下的掩護,也是整體景觀一部分,周邊環境開發後,僅留鋼筋水泥碉堡有何意義?」林炫耀多次據理力爭,要求全面停工,卻不見縣政府具體回應,半年內廠商持續開發。對此,他痛心疾首的說,「這是真正的歷史,如果毀去,要如何面對下一代人?」

林炫耀長年獨自探勘石頭營要塞,雖然在他人眼中屬於危險行為,他卻甘之如飴,視解答石頭營要塞文史為己任。(攝影/林吉洋)

文史專家:在遺址做光電短視近利,縣府毫無文資保護意識

前來聲援石頭營的高雄舊城文化協會理事長郭吉清認為,要塞見證台灣的二戰史,「文資本身或許斷壁殘垣,但是文資所承載的歷史,是看得到、摸得到的歷史教科書,是台灣社會無可複製的歷史記憶一部分。」令他憤慨的是,作為文資保存單位,屏東縣府消極作為,讓珍貴的歷史資產持續遭到破壞。

在郭吉清眼中,石頭營刻畫的不僅是台灣歷史,也是近代東亞歷史。日方在石頭營雖布下重兵,然而當時盟軍最後關頭選擇跳過台灣,直接攻佔沖繩。沖繩全島軍民動員參戰戰死達20萬人,其中12萬是被捲入戰火的無辜百姓,成為二戰期間唯一平民死傷比軍人還多的戰役。台灣幸運地避開戰火蹂躪,但石頭營要塞也就此塵封。他感嘆,就文資角度而言,這個結果「喜憂參半」。

郭吉清強調,三年前吳錦發任文化處長任內已勘查過石頭營要塞,然而文資提報程序卻因吳錦發下台不了了之。未料縣府不只毫無作為,還在廠商開發本案時,無視於文資存在,逕行同意開發。隨後文資團體發起搶救,縣府一再以尊重私人產權,敷衍拖延指定石頭營為「暫定古蹟」勒令停工,這讓郭吉清忍不住怒斥:「屏東縣府文資所認識不清,沒有文化資產保護的使命感。」

「文化資產的珍稀性與完整性,一旦破壞就無可補償。」郭吉清感嘆,光電開發被豁免無需環評,一旦破壞將無可補救,石頭營案例足可為證,他認為政府必須亡羊補牢,制定更嚴謹的光電選址審查程序。

郭吉清認為,文化資產屬於社會公共財所以才要立法保護,而今屏東縣府不僅未保護文資反倒掩護開發商,令人相當失望。(攝影/林吉洋)

愛台洋女婿當Youtuber介紹石頭營,感嘆台灣人不重視自己的歷史

David是家住台東的洋女婿,專門拍攝台灣文化旅遊短片向外國遊客介紹台灣,為了石頭營的保存運動,David已經往返多次,並與夥伴拍攝一支短片放上YOUTUBE,向國際宣傳台灣竟然完整保留了二戰時期的日軍要塞。

David認為,對國際旅客而言,二戰的歷史遺址比雞排跟奶茶更重要,這些文化資產可以跨越國界跟與語言。不過他也難免失望的表示,大多數台灣人都不知道枋寮竟然保存重要的二戰歷史資產,也沒有意識到這座要塞代表台灣一段珍貴的歷史,讓他感到匪夷所思。

縣府:一切依法辦理,呼籲文資人士切勿以身犯險

屏東縣府為文資主管單位,但是在石頭營光電案中,縣府屢遭文資人士批評刻意拖延程序,未依規定指定石頭營為「暫定古蹟」,坐視廠商半年內持續施工,對此文資所主任林洋助回應,「潘孟安縣長已指示尊重文資委員專業意見,依照法令程序辦理。」

林洋助解釋,文資提報後須依程序現勘並啟動審查程序,在審查結果出爐前,仍須尊重憲法保障私人產權。至於文資人士要求業者須全面停工,他認為「文資法並沒有這麼大的權力。」

民間質疑數年前吳錦發任文化處處長任內,曾會勘石頭營欲提報文資,換言之,文化處早知悉石頭營具備重大文資潛力卻未列管。林洋助回應,當時屬於吳錦發「個人行為」,他並不清楚,而法定文資必須依法公告才有效力,在本案開發申請時,官方並無相關資訊,無可證明石頭營的文資定位。

林洋助並補充,文資勘查過程中為配合提報人時間及過多民眾干預,導致審查行程遭延宕,他認為民間團體應尊重文資委員及法定流程。他更呼籲文資人士,切勿任意帶領公眾進入要塞內探勘導覽,此舉不僅侵犯私人產權,更有安全疑慮,要塞坑道年久失修,若發生意外將無人可負責。

代替台灣受到二戰戰火摧殘的沖繩,曾經遭到盟軍狂轟濫炸的要塞戰壕受到妥善的保存維護,現在成為歷史教育的重要文化資產,全日本高中生畢業前必修的校外教學處所。(攝影/林吉洋)

系列閱讀:

石頭營光電抗爭01》重要二戰軍事遺址,竟被破壞做光電?地方怒控屏東縣府護航,破壞歷史資產

石頭營光電抗爭02》友達光電關係企業遭批「砍山種電,破壞文資」企業:盼共榮

石頭營光電抗爭03》「枋寮義勇軍」守護美麗黑珍珠,出家師父為護佑山河,入世抗爭

錯誤綠能犧牲農漁村相關報導(持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