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平台比一比》熊貓、Uber Eats、Lalamove、Cutaway,誰對餐飲店家最友善?

台灣受到疫情籠罩,WFH(在家工作)和「停課不停學」的現象恐將是可見未來的常態,餐廳外送比例大幅增加,靠外送平台祭奠五臟廟的消費個人及家庭也愈來愈多,產銷雙方都在不同的外送平台間求「溫飽」。

經過這幾年的汰洗與整併,目前台灣以Foodpanda和 Uber Eats為外送平台兩大龍頭,Lalamove 和Cutaway知名度較低,不過也在努力闖出自己的市場。《上下游》整理四家外送業者的經營模式,也採訪與他們有合作經驗的店家和消費者,協助讀者釐清市況,希望大家在飽腹之餘也能夠做出更友善餐飲業者的選擇,產銷偕手共度難關。

Foodpanda、Uber Eats抽成35%,另需支付上架費、系統使用費

餐飲業者透露,餐廳的成本結構多為:食材三成、人事兩成、店租水電硬體等雜支三成,利潤兩成,若是綠色餐廳的食材成本可能會高至五成。但兩大外送平台抽成費用高,儘管多數業者以「調漲價格或減少份量」等方式因應,但扣除抽成費用後,等於是在幫平台打工。業者無奈表示,「疫情來臨,加速消費習慣改變,也不得不跟上潮流。」

怎麼說是幫平台打工呢?原來Uber Eats及Foodpanda在消費者每下一筆訂單後,平台會依據訂單金額對餐廳抽成35%(但疫情後再簽約的店家抽成比例另有調整,截稿前兩大平台公關未回應細節),除了抽成,餐廳每月必須支付基本的系統使用費500元以及上架費4,000元。

不過餐飲業者也承認,兩大平台使用者多,會為他們帶來客源,因此雖然抽成較高,但也是「必要之惡」。

Uber Eats 台灣公關總監潘瑞蓮表示,全台進入第三級防疫警戒後,為了協助台灣餐飲、生鮮雜貨通路渡過難關,Uber Eats提供商家支援方案,即日起在Uber Eats 營運城市申請加入的商家,將提供啟用費減免,以及首三個月月費減免的優惠,有需要的老闆們請多參考。

Cutaway抽成25%、Lalamove不對餐廳抽成,由叫車者付費

除了兩大外送平台,另有可代排隊、外送餐的Cutaway,代排隊部分,消費者負擔費用以每小時99元計算;外送餐部分,消費者負擔金額則是99元起跳,起點至終點以每公里25元計價,對餐廳的抽成比例則為25%。

叫車平台Lalamove類似計程車貨運,以底價加上里程計價,有機車及包車兩種,機車單次運輸底價為75元、包車底價是165元,運輸距離1公里以上則會另外加價。Lalamove的特色是不計消費者或餐廳店家,一律由叫車者付費,它不只不會跟餐廳抽成,且若由消費者叫車,餐廳的外送訂單就不會增加任何成本,也有餐廳與消費者協調,各自負擔一些運費,可以說是目前對餐飲業者最友善的外送平台。

疫情期間,在家裡滑滑手機就可以讓美食送到家。(pexels by Helena Lopes)

大學生以「免運費」為優先考量

疫情期間,中興大學學生胡芳碩三餐都靠Uber Eats 外送,「因為現在免運費,選擇也比較多。」他說自己不清楚平台與餐廳間如何抽成,也不會特別支持抽成低的平台,「因為在我這端就是更貴而已。」身為學生,他有經濟上的考量。

早在疫情之前,嘉義大學學生黃立諺就不時會利用外送平台解決餐食問題,「就看當時哪一家有免運費,就選哪一家。」淡江大學的林康甫則表示,自己一星期平均會叫五次外送,除了正餐,偶爾也會叫手搖飲。因為家裡環境還算過得去,他不是太在乎運費,「我猜現在的平台抽成是10%(其實是35%)」,他表示如果有平台只跟消費端收運費,不跟餐飲業者抽成,他會願意支持。

美食外送是許多年輕人兼職的工作,也是疫情期間餐飲服務不可或缺的助力。(照片提供/wikimedia)

消費者:外送提供便利服務 餐食加價或支付運費皆合理

家住新北市的楊淑娟平常很少開伙,如果不是外食,就是靠Foodpanda 外送,原本選擇Foodpanda只是因為習慣它的介面,後來成為會員後,更有「繳交49元月費便可免運費」的優惠,讓她更常利用這個平台來叫餐。不過她表示,在運費合理的前提下,如果有平台願意給餐飲業者更多生存的空間,她也願意支持。

育有兩女的林小姐表示,自己是Uber Eats及Foodpanda的愛用者,外送是便利服務,加價相當正常,若吃到喜歡的店家,之後有時間也會帶孩子去店裡消費,「比起價格,更讓人介意的是垃圾量很多。」過去她的朋友們因為一次性包材用量太多,不太喜歡外送服務,但要在疫情限制之下維持生活,最近偶爾也加入使用外送服務的行列。

飲食作家:Lalamove對餐飲業「比較公平」 也可幫長輩訂餐

飲食旅遊作家韓良憶自稱是個「天真的消費者」,她認為現在的平台抽成比率太高,「我不太能接受這種商業模式」,因此過去不曾叫過外送。只是疫情升溫、餐廳禁止內用後,她擔心自己喜歡的餐廳受到重創,希望透過外送來支持業者。相對來說,Lalamove的運作比較符合她的「公平」理念,未來會善加利用。她並且鼓勵讀者幫家中的長輩訂菜,讓喜歡的餐廳在較為友善的外送制度下,渡過疫情這一關。

位在民生社區的圍裙甜點在疫情升溫後,不只失去內用的生意,連過去常有的大品牌外匯或企業福委會的下午茶訂單也都烏有,現在只能靠外送維持營運。店主Grace 說,因為蛋糕經常跨區運送,無法與Foodpanda和 Uber Eats合作,再加上它們的抽成費用實在太高,還好很多客人都疼惜餐飲店家,願意支付外送的費用,她的蛋糕都靠台灣大車隊或Lalamove送到客人手上。

相對來說,Lalamove的服務對餐飲業者最為友善。(照片來源/阿mon世界趴趴走

lalamove可跨區外送、代墊餐費

住在天母的林諭均偶爾會想吃東區美食,但Foodpanda和 Uber Eats有分區限制,讓她無法如願。而今有了Lalamove,只要願意支付按照里程數計算的運費,再遠的美食都可以送到家。

林諭均分析過,某些與Foodpanda和 Uber Eats合作的店家會調高餐飲售價,以彌補被平台抽成的損失,這樣還不如透過Lalamove點餐外送更為貨真價實。而且Lalamove可以代墊2,000元以內的餐點費用,每趟餐點都是專送,不像其他平台會讓一個司機接很多單,或快遞業者還要經過轉運,「我覺得Llalamove更為方便迅速。」

疫情期間,大安區的邵先生三餐幾乎都靠外送平台解決,他會用Foodpanda和 Uber Eats,也會用Lalamove,不過前兩者經常因為跨區無法服務,Lalamove就是最好的選擇。像他昨晚就請Lalamove買了詹記麻辣鍋,或是採訪前才訂了音響的插頭請他們代取,「我覺得支付運費很應該。」

店家:兩大平台抽成高 疫情當前只能配合

林口老張刀麵屋的老闆張育維表示,他跟Foodpanda和 Uber Eats兩個平台都有合作,新北進入三級警戒以來,張育維靠外送只能維持七成的生意量,不過扣掉外送平台的抽成,他的收入僅剩下一半。因此若有平台只跟消費者收運費、不跟餐廳抽成,對他有很大的幫助。「我聽過Lalamove,也願意跟他們合作,但沒有客人點餐。」張育維語帶無奈。

台中市日前也全面取消餐廳內用,青食義大利麵.披薩的老闆翊嫻說,原本餐廳有六成靠內用,四成靠外帶及外送,現在外送雖然增加,但無法完全彌補內用的損失,加上自取的客人變少,外送平台的抽成又多,餐廳撐得很辛苦。

疫情期間,外送平台是餐廳續存的重要幫手。(照片提供/張育維)

餐廳:Foodpanda「外送要用店內價」無法彌補抽成損失

翊嫻的餐廳與Foodpanda和 Uber Eats皆有合作,她認為Uber Eats的介面設計比較友善,Foodpanda強迫店家「外送要用店內價」,因此無法調高售價來彌補被抽成的損失。但若提到兩平台的服務,她說:「一樣糟糕,基本上客服都是罐頭訊息,從來沒辦法真正解決店家的問題。」至於Lalamove雖好,但因為在台中的外送員不夠多,即便是對餐廳較友善的平台,也難以合作。

豹紋喵喵工作室主打烘焙及甜點,經營人林志豪表示,疫情升溫後,Uber EATS及宅配訂單都有增加。Uber EATS對車程半小時左右的來客比較方便,但因為抽成35%,不得不會微調上架的品項價格。甜點的低溫宅配選擇與黑貓合作,過去都是隔天到,現在會拖延三天至五天,「我會提醒客人改訂保存時間長的產品,或是我們自己送。」

友善餐廳呷米蔬食:使用Cutaway與Lalamove較符合成本

呷米蔬食餐廳行銷經理葉秉憲表示,考量到外送員的待遇,因此選擇知名度較低的Cutaway,它的抽成僅15%~25%,且對送貨員較友善,提高每趟外送薪資、提供員工訓練,也會給消費者許多優惠。

問及為何不使用知名度較高的Uber Eats或Foodpanda?葉秉憲表示,這些平台抽成太高,對中價位的實體店面來說吃不消,「相較於外送平台,我們比較常用的是Lalamove。」

葉秉憲說明,Lalamove是貨運計程車的概念,「因為費用是固定的,對餐廳來說比較好控制成本。」若消費者下購金額滿3,000元,運費全數會由呷米吸收。不過Lalamove是司機自由接單,媒合時間較長,疫情升溫後常常叫不到車。目前選擇與計程車司機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