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開進宜蘭,在地人怎麼看?公民團體舉辦工作坊:「宜蘭人的聲音不該被漠視」

高鐵延伸宜蘭交通開發案引發爭議,包含選址規劃挨批黑箱作業,超額徵收恐犧牲大規模農地,而地方人士對此重大建設無權探問,也讓宜蘭沸騰多時。「高鐵延伸宜蘭監督聯盟」發起人康芳銘以「瞎子摸象」來形容宜蘭人對高鐵的心情。高鐵將開進宜蘭,但在地居民卻只能靠著片面的媒體報導或政治人物的喊話,來摸索高鐵的樣貌。

因為中央完全未與地方溝通,恐獨斷作出影響宜蘭的重大決定,「高鐵延伸宜蘭監督聯盟」特別舉辦工作坊,包括荒野保護協會、善集合教育文化學會等公民團體皆前來交流,大家暢所欲言。聯盟並擇定交通、產業、空間環境及社會人文四大面向,蒐集縣內公民團體代表的意見,會後除了將製作電子報讓更多人閱讀外,也會提供縣府參考,希望宜蘭人的聲音不再被漠視。

宜蘭公民團體舉辦工作坊,討論宜蘭高鐵相關議題。(攝影/楊語芸)

高鐵繞過可行性評估直接闖關 專家:期程與預算皆會再追加

工作坊邀請兩位專家擔任引言人。消基會交通委員會召集人李克聰的專長為智慧型與大眾運輸系統,他首先指出,北宜直鐵已經通過可行性評估,然而在進行綜合規劃時,政府突然轉向決定乾脆建高鐵,但高鐵並沒有進行可行性評估,而是包裹在北宜直鐵的綜合規劃中。

李克聰以簡報說明,直鐵方案1 因為會穿過翡翠水庫集水區,已經被淘汰,方案 2 需繞至大溪,也不適宜。不過目前規劃的高鐵路線,既繞過集水區、路線也較直接,「為什麼不能拿高鐵的路線來評估直鐵的效益呢?」

李克聰進一步闡析,高鐵的開發成本是所有交通建設中最高的,台北到宜蘭車程 17 分鐘的高鐵選項,預估成本要 1,500 億元,直鐵車程約 27 分鐘,需 600 億元。即便費用與時間的效益不成比例,但他判斷,「政府已經鐵了心,直鐵出局了。」然而高鐵路線雖然繞過集水區,不過集水區邊緣地質比較脆弱,施工非常困難,李克聰認為未來的工程期程和預算一定都會再追加。

高鐵雖然繞過翡翠水庫集水區,但集水區邊緣地質比較脆弱,施工將會非常困難。(圖片提供/李克聰)

各評估項目應考慮權重 且需增加「轉乘便利性」及「環境影響」

李克聰闡析,在評估過與東部快鐵銜接性、轉乘便利性、周邊開發潛力、用地拆遷及路線標準等面向後,專家擇定四城、宜蘭車站、縣政中心、羅東車站等四個站址方案。評估計畫期末報告曾經剔除延伸路段過短、效益有限的四城站,與延伸路段過長、耗資超過 2,000 億元的羅東站。然而 8 月 19 日交通部前來宜蘭說明時,鐵道局卻突襲般地表態,在考慮過拆遷困難、聯外交通、雙層高架、開發挹注收益、轉乘需求等五大困難後,傾向以四城取代宜蘭。

「高鐵的建設成本太高,一定要靠收益來挹注,所以才會有特定開發區的規劃。」但是李克聰從專業立場指出,整個評估過程資訊不夠透明公開,且目前的評估項目:路線長度(行駛時間)、旅運需求、地方發展、整體成本及重大課題,還缺少「轉乘便利性」及「環境影響」這兩項,且必須給予不同項目不同的權重才對,若高鐵主要目標是為了改善國 5 塞車,旅運需求的權重就應該最高,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打模糊仗。

鐵道局於去年、今年向高層簡報時,認為高鐵設置於宜蘭比四城效益較高。(取自交通部鐵道局對行政高層簡報)
今年 7 月交通部態度突然轉向,鐵道局 8 月至宜蘭釋出新的比較方案,明顯朝向設址四城。(圖片來源/李克聰簡報)

既是農業區又有遺址 是否開發值得思考

蘭陽博物館研究典藏組組長林正芳從「加禮宛、打馬煙」等等宜蘭人生活中仍在使用的地名切入,語帶嘲諷地說,此次宜蘭高鐵的爭議產生一個正面效應,就是讓大家知道礁溪有一個瑪璘遺址。

瑪璘是葛瑪蘭族的墓葬區,但高鐵預定開發的四城地區不是只有瑪璘一處遺址而已,那裡本來就是原住民社的密集之處,且有歷史水圳值得保留。同時,該區塊目前仍然是很好的農業區,「是不是有必要把它畫入開發?大家要好好思考。」

林正芳表示,從歷史經驗來看,宜蘭(東部地區)所有建設雖然晚於台灣西部,但後面做有後面做的好處。台灣西部的經驗可以成為宜蘭的「他山之石」,時代一直進步,文化厚度也在累積,民智更為開化,因此後面開發的要做得更好才對。

以兩張國道 5 開通前後的對照圖,林正芳指出,國道 5 讓蘭陽平原被一條蛇穿行而過,大大改變地貌。「高鐵通車後,會不會有很多外來人口衝擊到我們的社會文化?不會說閩南語、聽不懂宜蘭腔、不拜我們庄頭的廟的人搬到宜蘭來?」林正芳建議大家思考,這樣的改變對宜蘭會造成什麼影響?

國道 5 通車前後空拍對照。(照片提供/林正芳)

宜蘭適合慢活 「宜蘭人能說不要嗎?」

在兩位專家引導後,工作坊分成三組進行討論,隨後發表小組討論的結果。

梁一賢首先質問,高鐵到宜蘭究竟有什麼必要?「我們宜蘭人能說不要嗎?」台鐵明明還有許多提速、改善的方法,國道 5 也可以增設客運專道,而縣內交通的接駁也還不夠完善,種種考量都證明宜蘭不應該蓋高鐵。湯鼎美則表示,宜蘭有地景條件,應該發展小而美的特色觀光,並鼓勵小農耕作,以保護環境與生態。「宜蘭有很多自然長出來的東西,願意跟外地來的人分享美好。」

傅韻蘭認為,從慢活城市的角度來看,坐高鐵來宜蘭省下那一點時間,並沒有意義,「而且,多快才夠快呢?」

楊坊翔肯定高鐵在安全性及交通成本縮減方面的好處,「特別是往桃園、新竹,會擴展宜蘭的生活範圍,也有可能吸引國際觀光客,從桃園機場直接到宜蘭來。」但就本地觀光而言,沒有在地配套措施的前提下,觀光客還是會選擇直接開車。李鈞冠也認為,在缺乏接駁供應能量之前,不宜貿然認為高鐵可以取代或消解國 5 塞車的問題。

梁一賢(持麥克風者)質問,高鐵到宜蘭究竟有什麼必要?(攝影/楊語芸)

宜蘭價值會尊重環境永續 不能拿交通建設來改善經濟

吳國維提出大哉問:「宜蘭價值是什麼?」他和夥伴討論後,認為宜蘭人有內斂、謙虛、誠懇的特質,符合宜蘭價值的態度,是做任何事都會考慮環境永續,且開發應該要與宜蘭人的生活方式結合,而不是只考慮外地來的遊客。宜蘭價值是一種進步的價值,任何議題應該由下而上,「我們不要做順民,我們是現代公民,應該在充分且理性的溝通後,尊重不同的意見。」

宜蘭新住民林芷怡指出,以前從新北市開車到宜蘭,只要一出雪隧之後就覺得「爽」,所以她才決定搬到宜蘭來。「我們真的有需要一直發展嗎?」林芷怡認為,當大家說宜蘭是台北的後花園時,那是台北人需要宜蘭,因此宜蘭絕對不應該發展成台北那個樣子,城市人才會來觀光。「發展出自己的價值,我們就不只是面對台北,更能夠面對國際。」

不動產估價師陳碧源蒞臨工作坊時指出,交通建設主要的目的是服務人民,如果想利用交通改善某些人的經濟,就完全背離這樣的目的,而少數人的好處也變成所有人要分擔的苦果,包括接駁時間、生態影響、產業文化衝擊。他特別提醒,如果宜蘭的文化、觀光產業需要外地人來支撐,就更需要考慮絕對不能增加外部性的成本。

陳碧源以宜蘭特產「糕渣」來形容宜蘭人外冷內熱,「我們的生命力是附著在土地上的,用交通建設來交換這些,我們願意嗎?」

不動產估價師陳碧源認為,宜蘭人的生命是附著在土地上。(攝影/楊語芸)

綠委陳歐珀:從宜蘭到四城大轉彎 是政治凌駕專業

聯盟也邀請諸位政治人物出席工作坊。民進黨立委陳歐珀指出,政府花費 7 千多萬進行專家評估,從期初、期中、期末一直到林佳龍離開交通部長一職前,高鐵車站一直選定在宜蘭。然而交通部在 8 月 19 日卻轉向,「我認為這是政治凌駕專業的決定,我不能接受。」陳歐珀表示,大多數宜蘭人並不支持四城設立高鐵站,他認為應該「尊重專家立場,順應民意」。

現場民調的結果,有高達八、九成的夥伴反對宜蘭高鐵。有民眾質問陳歐珀,既然要順應民意,為何不傾聽「反對高鐵」的聲音呢?不過陳歐珀並未回應這個問題。

宜蘭市長:從宜縣整體考量 應該選在宜蘭車站

宜蘭市長江聰淵指出,交通部曾表示四個站的技術層面都沒有問題,因此應該把高鐵站放在宜蘭火車站才合宜,既有現成的國有土地,又有成熟的接駁系統,且不需要大幅徵收,減少民怨,「從宜蘭縣整體來考慮,我主張應該要放在宜蘭火車站。」

民眾黨宜蘭縣總服務處主任委員李偉華強調,交通建設是技術,否則何必花費那麼多經費請顧問公司評估?「不應該是官大學問大,一切要公開透明才對。」李偉華認為,高鐵站選址位置已經造成宜蘭縣民的分裂,希望盡快塵埃落定,讓宜蘭人對未來的願景能夠早日實現。

最後,時代力量邱顯智立委助理楊坊翔指出,立委辦公室未來將要求交通部針對高鐵延伸的細部規劃以及對宜蘭人造成的衝擊等,與在地居民溝通。身為宜蘭人,楊坊翔認為正因為來宜蘭不方便,大家才會特別珍惜到宜蘭的機會,「我覺得就保持這種美麗的不方便吧!」

宜蘭市長江聰淵表示,高鐵站放在宜蘭火車站才合宜。(攝影/楊語芸)

延伸閱讀:

宜蘭高鐵爭議01》規劃站址大轉彎,高層屬意「四城」,472公頃農地將被強制徵收

宜蘭高鐵爭議02》選址規劃黑箱作業,地方竟無權探問,超額徵收犧牲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