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林的地景環境,有山有水有火車,十分宜人。(圖片來源/參山國家風景區)

慢生活魅力小村──二水源泉社區,八堡圳跑水、黑泥田拔河,還有長輩復興竹編傳奇

源泉村是一個彰化二水鄉的平凡小村落,位在員林往集集的縣道上,這裡有潺潺水聲歌唱的水圳、有如詩畫的風景山壁,每小時有小火車靠站。雖然剩下兩百多戶人家,看似一般高齡化村落,但是卻蘊藏著一股人情味,濃得有如濁水溪沉積在稻田裡面的黑泥田膏,平常安安靜靜,卻蘊藏著奔放活力。

歷史上的源泉村,是灌溉彰化平原八堡圳的源頭,又有八卦山跟中央山脈庇蔭,是人稱「水頭風尾」的好地方。因為社區同心協力,長輩以竹編工藝讓歷史復甦,還舉辦別開生面的跑水祭和黑泥拔河賽,可靜可動的魅力吸引了遊子回鄉和外地人來居住。今年源泉社區贏得了彰化縣金牌農村銀獎,這個美麗的小村子想告訴其他人,農村努力維持自己的慢生活,也能找到自己的故事,不一定非得要追求快速或發展,平平淡淡其實也可以很美好。

源泉社區舊名鼻仔頭,取名自山形如鼻頭。(攝影/林吉洋)

八堡圳源頭的「林先生」傳奇:「籠仔篙」救全村

二水位於彰化東南角,古地名為「二八水」,因其為濁水溪與清水溪兩股水會合之處而得名。二林也是八堡圳發源地,是台灣三大古圳中年代最早的、有著三百年歷史。八堡圳由彰化大戶施世榜開鑿,灌溉濁水溪平原,一條流向鹿港鎮,一條流向二林鎮,灌溉範圍包括八大庄、數十村落,養活無數人。

八堡圳的起點就是源泉社區,村莊保留著八堡圳成功引水的秘密。300年前,由於濁水溪水流強勁,築圳工程完全無法順利推進。當時有一林姓老翁騎水牛而來,他教村民們運用竹材綑綁而成巨大的三角錐體,當地人稱為「籠仔篙」,用牛車運到引水圳道,撿拾河床石塊投入其中,固定兩邊河岸。

居民自製的籠仔篙模型,以此作為古代的消波塊。(攝影/林吉洋)

由於石頭有重量又可以分散河流沖擊力道,作為防護兩岸的古早版「消波塊」,八堡圳因此而得以順利完工。沒想到完工後,這個老人就在芒果樹下消失不見,施大老闆為了感謝這位林姓老翁,在源泉村的八堡圳一、二圳分水口旁興建一座「林先生廟」,答謝林姓老翁義助引水灌溉德澤後世。至今每年二水八堡圳都舉辦熱鬧的「跑水祭」,就是為了紀念這段佳話。

八七水災那年濁水溪暴衝,中南部淪為水鄉澤國,在那個水泥消波塊還未普及的年代,源泉因為有「籠仔篙」保護八堡圳免於潰堤,倖免於難。「林先生廟至今仍受源泉村奉祀,八堡圳與籠仔篙的歷史更是人人熟悉。」社區前理事長賴昭旭說。

二水年度盛典跑水祭(圖片提供/賴昭旭)

復興竹編工藝,讓源泉村再生

「從八堡圳開圳三百年來,源泉村世世代代農耕之餘,皆以製作籠仔篙為業,成為源泉村的傳統竹編工藝。」回顧這段源泉社區故事的前理事長賴昭旭表示,「籠仔篙」由竹子編成,屬於自然材質,每年都會損壞而必須更換,民國70年代,俗稱「肉粽」的消波塊取代了「籠仔篙」,這項傳統工藝也就逐漸沒落。

8年前賴昭旭擔任社區理事長開始,帶領社區重新啟動社區營造,申請政府計畫請來竹編老師,以八卦山上取之不盡的竹材,透過阿公阿嬤的手藝,復興源泉的竹編工藝,開發新的竹製工藝品。

跟大多數農村一樣,大多數青壯人口離開了村莊到都市或工廠,源泉村普遍高齡化嚴重。賴昭旭也外出就業,直到18年前為照顧老父親又回到故鄉二水源泉村。他回憶,剛回到村子裡時,看到一個阿嬤坐在家門口亭仔腳,每天都在門口數螞蟻,當時聽了覺得心酸酸。

社區的老人家重拾熟悉的竹編,在工藝也找回生活的重心。(攝影/林吉洋)

他知道鄉下老化很嚴重,老年人不可能去追求太快速的方式,而是需要一個他們熟悉的生活事物,才能把鄉村老人家生活的價值感抓回來。

於是賴昭旭想到了經典的「籠仔篙」。他說,復興手工藝主要用意不只是營利販售,更重要的是讓老人家重新召喚年輕時回憶。「老人家做手工藝,不只是消磨時間,也是樂趣,更是小時候的回憶。」

賴昭旭說,每個人都是一個老師傅,把人生的歷練、舊時光的回憶,透過創作把流失的工藝智慧找回來,也透過共創找到老人的價值,讓社區再次變成舞台。社區的努力與老人家的手藝,讓古老的「籠仔篙」工藝,再次成為源泉村隨處可見的主要意象。

賴昭旭與太太黃麗君熱心公益,分別擔任源泉社區的前後任理事長。(攝影/林吉洋)

黑泥田拔河賽,成為社區新亮點

記憶的復甦不只一樁。賴昭旭回憶小時候,在春稻與秋稻間隔期,二水農人會放水放進稻田裡,透過浸泡,孩子們就把稻草稈結成繩索,在黑泥田裏面「搝大索」( khiú-tuā-soh,拔河),這個兒時記憶,變成源泉社區辨識度極高的全國性活動。

2018年起,社區舉辦第一屆黑泥田拔河大賽,吸引來自全國21隊隊伍參加,第二年報名隊伍更超過38隊,最遠的來自台東。因為舉辦這個特別的大賽,讓源泉這個濁水溪畔的寧靜小村落,再度擠滿人潮充斥歡笑聲,成為鎂光燈焦點。可惜的是第三屆黑泥田拔河大賽,報名人數逼近50隊,卻連續兩年因為疫情緣故而停辦。

源泉社區別開生面的黑泥田拔河賽(圖片提供/賴昭旭)

「水頭風尾」,得天獨厚的農業條件

近年有不少居民回到二水從事農耕,更凸顯二水的土地條件十分優越,超越大部分西部的農業鄉鎮。中年返鄉的鄭宏正,年輕時曾經遊歷各國從事打工換宿,在雙親年邁後回來照養,也利用土地耕作打造自己的理想家園。

他驕傲地說,二水的地理條件優越,古人說的「風頭水尾」就是很辛苦的地方,但是二水恰好相反是「水頭風尾」,夏季颱風來東邊有中央山脈擋住,冬季東北季風來有八卦山擋風,水患風災的機率很少。

他指著水圳裡混濁灰黑色的濁水溪溪水說,「其他農友來到我的農場,看到這個水源,羨慕得幾乎要流下口水。」因為有濁水溪天然的肥料灌溉,二水的土地肥沃、環境單純,是絕佳的農業寶地。目前二水的農業以水稻為主,蔬果類有白玉苦瓜跟茄子為大宗,水果類以芭樂為主力。

「二水的農業環境,放諸在彰化、嘉南地區,難有可以比擬的好山好水。」實行樸門農法的鄭宏正也感嘆,二水曾經規劃做有機示範區,可惜由於農業條件太好,不容易改變耕作習慣。目前僅有部分新農採取友善耕作,他希望能夠因此振興二水的農業風氣。

中年返鄉的農友鄭宏正,自豪介紹二水優越的農業條件(攝影/林吉洋)

音樂憤青轉換環境,在二水看到生活的力量

不只是遊子歸鄉,二水的魅力還吸引了年輕創作者來居。樂團「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人阿達原本是彰化田中人,搬離居住15年的台中市區後,回到彰化卻選擇落腳在二水。

阿達說,選擇二水是因為生活步調很慢,街上還保留著七、八零年代的街景,村落的背後是山,面臨濁水溪,除了每小時一班的集集線火車,大部分時間非常悠閒恬靜。這樣的環境,在農地工廠遍布的彰化,實在已經相當少見。

也因為二水的步調夠慢,一開始還有點不太適應,「過去的創作大部分都是比較搖滾、憤怒、適合在社運場合的歌曲,來到二水這個環境,練琴的時候突然覺得跟整個環境很不搭,最長的時候有一整年寫不出新歌。」他從源泉社區的課程認識二水在地的歷史跟文化開始,漸漸融入地方。

到二水定居的音樂人阿達,在慢生活當中尋找創作動力。(攝影/林吉洋)

阿達說,過去也以為社區協會大多就是辦活動、辦遊覽,六年生活觀察下來,村落高齡化的危機,導致老人家以驚人速度在凋零,若不是源泉社區有在運作,透過社區共餐跟社區課程建立長輩規律的作息,很多老人家其實是在家裡枯坐上一整天。

「說到底,社區有運作才有重心,社區協會是在幫助整個社會照顧老人家。」因為社區組織的運作,讓村落的氣氛變得很好,人際關係非常緊密,能夠成為一個大家庭,彼此幫忙照看,讓阿達也很樂意參與社區的活動。

從二水跟源泉社區慢下來的生活經驗,阿達慢慢找到新的靈感,創作以濁水溪為主題的歌曲,還寫了一首專屬於源泉村的歌曲《黑泥田之歌》。阿達說,現在比較有機會在社區村落唱歌,大家坐在一起聽表演,像個大家庭一樣,這是他以前忽略的,生活的力量。

註:11/20二水源泉社區將舉辦「聽見河流在唱歌」活動,在社區活動中心旁的稻田裡舉辦,陣容有農村武裝青年、吳志寧、陳永淘,大家作伙來二水唱歌吧!

阿達與樂團在社區黑泥田旁邊的演出。(圖片提供/源泉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