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大湖草莓遭不明細菌入侵,災損超過上億,產量銳減三成,學者呼籲政府協助

台灣草莓重鎮─大湖草莓受到新型細菌重擊,產量大減三成,光作物本身損失就超過上億元,今年草莓價格恐大幅上漲,連帶周邊產業鏈也受到影響。苗栗大湖農會推廣股股長胡智郎表示,大湖共有 400 公頃草莓田,估計受損面積達 120 公頃,無論資深農友或青農對病情皆束手無策。

學者指出,大湖草莓受到細菌與氣候雙重影響已經多年,但今年狀況特別嚴重,呼籲政府正視。農民則強調,天氣愈來愈熱,災損救助金只是一時,希望農政單位能具體協助農民解決問題。

(上)遭細菌入侵的草莓葉片呈燒焦蜷曲狀;(下)健康草莓應葉綠挺拔(攝影/楊語芸、蔡佳珊)

新型態細菌型疾病侵入,造成草莓枯萎死亡

苗栗大湖是台灣最大的草莓產區,種植面積約有 400 公頃,年產值高達 14 億元。該區果農近年來多種植香水草莓,這種草莓豐產、味美,深受農民及消費者青睞。

不過今年大湖的草莓盛況不再,直至 11 月下旬午間氣溫仍舊動輒破 30˚C,香水草莓本來就有炭疽病和鐮孢菌等長期危害,高溫、強光導致草莓抗病性更差,植株枯萎嚴重。不過除了這些常聽到的問題外,台灣也可能與韓國、中國等鄰近的草莓生產國一樣,罹患了細菌型疾病。

中興大學植病系名譽教授曾德賜指出,過往草莓常見的病害,像是炭疽病和鐮孢菌,多半是感染草莓的根部,不過近年發現,維管束被細菌阻塞,「水分上不來,草莓很快就萎凋了」。

他補充,「如果是炭疽,通常是由側面發病;如果是鐮孢菌,通常是由下往上感染」,過去兩年香水主要病害是真菌性葉枯、炭疽、大小耳萎凋(鐮孢菌引起)以及黃單胞菌造成的角斑,角斑本為局部性壞疽斑及造成穿孔,去年注意到病徵逐漸有進入葉脈與中肋情況。他並指出,從草莓維管束中找到的細菌至少有兩種:黃單胞菌、腸細菌科細菌,細菌是由上往下走莖部,造成壞疽或腐爛,「整棵就完蛋了」。

曾德賜指出,成功大學團隊今年在大湖地區用攝影機掃瞄,再用 AI 分析,發現許多田區都出現細菌性的病害,他判斷是濕度太高的緣故。「去年年底以來,幾乎是從下午 4、5 點到隔天天亮,大湖地區都是濃霧」,高濕環境有利細菌性病害的傳播。另外,中國也發現這類會造成萎凋的細菌,並在國際期刊發表,「跟大湖的狀況幾乎一模一樣」。

今年年初草莓季結束前,曾德賜就跟農業改良場提醒過,台灣也要注意這種細菌型病害大流行,苗期發現有疑似細菌造成的萎凋情況,建議莓農加以去除。

細菌進入草莓的維管束,導致草莓「飲水」困難。(照片提供/曾德賜)

細菌導致草莓青枯  抗熱草莓不好吃

農科院植物科技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黃文的補充,高溫會影響草莓的正常成長,同時也會影響它的抗病表現,「是病害(生物)跟氣候(環境)加乘的現象」。他並指出,「不是說香水草莓是主要受害者,而是因為果農主要栽培品種是香水草莓,因此受害情況屬它最為嚴重」。

同時,大湖種植草莓的時間很久,病原可能棲息在那邊久了,再加上天氣愈來愈熱,「就像抵抗力差的人禁不得寒流來一樣」。

黃文的表示,過往都認為是草莓真菌型病害,但根據目前對罹病作物的初步解剖,「有可能不只是我們原先認為的那幾株病原菌」。他並提到,台灣週邊的草莓生產國都發現草莓青枯的狀況。所謂「青枯」是指草莓植株還是綠色時就急速軟化、萎凋,與過往草莓先黃化、再慢慢枯死的狀況不一樣。

雖然病徵與其他國家類似,但仍需要進行實驗。黃文的以「現在有嫌疑犯,但必須模擬犯罪現場」來形容,研究人員需先挑選出罹病組織中的病原菌,接到健康的植株中,同時以熱環境控制來模擬熱衰竭,產生相同的病徵後,才能確認「兇手就是它(們)」!但今年時間太過匆促,模擬大業尚待完成。

既然氣候愈來愈熱,有沒有抗熱的草莓品種呢?「農民有選育一個俗稱『天來』的品種,不過它的園藝性狀很差」,黃文的表示,天來草莓顏色淡、口感偏硬、口味偏酸,推廣不易。曾德賜強調,香水草莓有豐產、美味等優點,在沒有其他替代性品種的前提下,還是應該設法幫助農民渡過難關,「苗期的健康管理要加強」、「遮蔭一定有必要」。

吳聲寶種植草莓超過 30 年,今年卻因災情而欲哭無淚。(攝影/楊語芸)

預估災損破億元,草莓今年恐量少價高

到底草莓受損情況有多嚴重?苗栗大湖農會推廣股股長胡智郎表示,大湖共有 400 公頃草莓田,估計受損面積達 120 公頃,「這次早種的人都遭殃」。胡智郎提到,過往都是中秋節過後就可以種苗,但氣候愈來愈熱,有些農民已經延到雙十節前後才種,「但顯然還是不夠晚」。

曾德賜補充,草莓開花期最怕遇到高溫,因為開花階段對於水分逆境特別敏感,「高溫肆虐更加劇病徵顯現」。農民看天吃飯,只是這「天」愈來愈難以預測。胡智郎提到,大湖的果農賴草莓為生多年,講到草莓,就想到大湖,「問題沒有解決的話,影響的層面將非常嚴重」。

盤商詹益鈞表示,香水草莓是目前最多農民選種的品種,只要香水草莓出事,就等於草莓產業大遭殃。他判斷今年大湖地區草莓損失至少上億元,「喜歡吃草莓的消費者要多準備點錢了」,他預估價格至少會漲兩、三成。

大湖鄉公所農業暨觀光課吳秘書表示,由於不是所有農民受損,而受損農民也不是每塊地都遭殃,因此確切的災損面積「暫時沒有統計」。農業部上星期曾前往大湖與農民面對面,「但是否能認定為天然災害,他們說還要再研議」。

同時,農民也強調,與其說是要補助,他們更希望研究單位能夠協助農民,找出病因與防治方法。吳秘書指出,面對農民時,農業部在會議中有承諾會進行,「但後續有沒有人管考,我就不知道了」。

農民:希望政府協助解決問題

在大湖種植草莓超過 30 年,果農吳聲寶一向被標榜為草莓達人,他接受曾德賜輔導,使用枯草桿菌配方種植草莓,過去成績斐然。不過高溫酷熱讓枯草桿菌「英雄無用武之地」,它們雖然可以增加草莓的抗病性、讓根系發展良好,但對維管束阻塞造成的「缺水」無能為力。

吳聲寶表示,「從來沒遇過這種現象」。本來 9 月種植草莓沒有問題,今年卻有 2/3 面積「救不回來」。他在四分地的草莓田區栽種 18,000 棵苗,備用苗就準備了 3000 棵,草莓一枯死就立刻補植,還是彌補不了,「已經沒有草莓苗可以買了,多準備了 1/6 的苗,居然還不夠用,損失難以估計」。

「未來一定會愈來愈熱,一定要改變環境」,吳聲寶表示應該要搭遮陽網等設施,因為他觀察到,凡是有樹蔭的草莓就沒事。他希望政府能夠全面補助農民搭建遮陽網,如果有成效,再全面推廣。目前遮陽網補助限產銷履歷的農民才能申請,吳聲寶盼望政府能先從寬處理,協助老農、小農渡過困境。

他也提到,日前鄉公所舉辦了兩場災損補助的說明會,「把會議室坐得滿滿的」,可見受損農民人數不少。但他認為補助不是辦法,「現金救助月初下來,月底就用完了」,寧可政府幫忙解決問題。

青農林康鵬也希望政府給釣具而不是給魚吃!他說自己返鄉務農七、八年,六分地的草莓農年年都有災損,但都只是一小部分面積而已,「今年狀況最嚴重,幾乎是半數陣亡」。

他提到與鄰農們會一起跟農改場求助,「不過農改場只教我們移除、補苗」,但農民哪有那麼多成本可以不斷補苗?林康鵬提到,聽說今年草莓價格會很好,「感覺我們(沒賺到)就賠得更多」,他說災損救助雖然不無小補,但最需要的還是政府協助解決問題。

有遮蔭的草莓狀況比較好,農民因而希望政府能補助遮陽網等設施(攝影/楊語芸)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