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將休耕補助從二期改為一期,引發部分農民及立法委員反彈,甚至引發世代對立的爭議,但實際走進農村,看到的卻是老農對著年輕佃農,千叮嚀萬交代要好好照顧他田裡的水井。許多參與「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註1)的老農都表示,不是完全反對休耕補助取消,他們非常願意將田地交給年輕人耕作,只是害怕政策一變再變,最後落得兩頭空。

比起休耕,租給別人做還比較輕鬆

「我田裡的水井你要顧好啊,我們都是用那個生鐵,上次修的錢你要幫忙出啊。」

「阿伯,我會幫你跟合作社社員說啦,我們現在都是用聚酯纖維比較不會壞,我們會幫你顧好水井啦。」

來到約定好的採訪地點,問了幾個問題,王慶源阿伯就轉頭向著承租他土地的年輕農夫蘇建鈞,滔滔不絕地叮嚀他要好好整理田邊的水井,一講就是十分鐘。

王慶源已經82歲,三年前參加小地主大佃農,把家中一甲多的地租給回鄉務農的青年蘇建鈞,雖然要拄著拐杖才能行走,但他還是不時會去「巡田」,「比起休耕,我卡愛將田租人,租人比較沒事。」王慶源說,自己的田裡有一口井,租給別人就不用花時間去維護,休耕還要種田菁、顧水井,以免之後需要用到,對上了年紀的他而言是不小的負擔。

不同於一般租房子,馬桶壞掉或天花板漏水都要找房東,出租田地的地主可是落得輕鬆,不管是田埂要重整,或是水井要維修,承租的佃農都要負責到底,所以一些行動不便的老農寧可把田地租給別人,省去整田的麻煩。

王慶源的田位在全台灣連續休耕面積最大的台南市,全台灣兩期連續休耕農地共4.8萬公頃,台南市就占了四分之一。根據農委會的政策,王慶源如果休耕,一公頃一年可以領9萬補助金,但扣掉種綠肥、整地的費用,一年實際可得的休耕補助大約是6到8萬,但他參加小地主大佃農,一年一公頃可以收取十萬元地租。

王慶源雖然沒有領休耕補助,但一聽到政府要取消補助,一直以來支持國民黨的他還是氣得大罵:「乾脆讓民進黨執政算了!」他說取消補助實在是太不照顧農民了,但細問他已經參加「小地主大佃農」,無法領休耕補貼,為何還要反對?王慶源回答,因為政府常常朝令夕改,還要調查東調查西,讓農民覺得很沒有保障。

從他的言談可以發現,比起政策本身,農民更擔心的是政策朝令夕改。

IMG_7487
(左)為承租土地的蘇建鈞,(右)為小出租土地的老農王慶源。攝影/章雅喬。

政策反覆,老農難心安

擔心政府朝令夕改的還有善化農民王義雄。73歲的王義雄種田超過一甲子,但年歲漸增後無力耕作,他指著自己的腳踝說:「幾年前我揹著藥桶要去噴藥,在田裡跌倒,不僅腳扭到還送到醫院開刀。」

如同典型的台灣農村,王義雄四個小孩都到外地打拚,只剩下他和年邁的妻子。農委會推出「小地主大佃農」後,他認為自己歲數也有了,把田交給別人照顧不會荒蕪,又可以增加糧食生產,便將家中1.5公頃的土地出租給年輕人,「這個政策很好啊!」他肯定地說。

但農委會宣布取消連續休耕補助,王義雄說他是看報才知道,很多年紀跟他一樣大的老農聽到消息都非常擔心,為了確認取消休耕補助到底對自己有沒有影響,王義雄還親自跑一趟農會,但農會卻說沒看到取消補助的公文,讓農民們一頭霧水,而政府為了鼓勵老農出租田地,補助每月每公頃2000元離農津貼,王義雄更是連聽都沒聽過。

雖然參與小地主大佃農,但王義雄對取消休耕補助也十分反彈,不過他的理由卻是害怕連小地主大佃農也跟著改掉,到時候會兩頭空,「如果小地主大佃農的政策沒變,取消休耕補助其實沒關係。」他擔憂地表示,其實租地給年輕人種田很好,每個月7000元的老農津貼和租金都足夠兩老過生活,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政策改來改去,不知道何時會變,讓農民很沒安全感。

對於中央的農業政策,王義雄並非全然反對,但太多不確定的因素讓他不知所措,他只希望政府能讓政策走得長遠,不要反反覆覆。

IMG_7460
(左)承租土地的蘇建鈞(右)出租土地的老農王義雄。攝影/章雅喬

擔心農保資格被取消,農會說法與政府不一

農委會漂鳥計畫代言人賴青松,先前因為無法取得農保,引起社會爭議,老農們也十分擔心田地租出去後會失去農保資格。

「我把田租出去兒女都罵我,他們怕這樣我就沒農保了。」王慶源參加農保已經超過20年了,因為害怕失去農保資格,特地留了一分地。然而實際上,只要超過65歲,農保年資累計超過15年,就算家裡的田全部租出去,還是具有農保資格,弔詭的是,王慶源所在的農會卻堅持要保有土地才能申請農保,理由竟是害怕政府反悔,搞不好哪天要求農民必須有經營自己的耕地才能申請農保,農會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蘇建鈞無奈表示,很多老農都以為要留地才有農保,連當地農會都這樣教育農民,「每個人留一分,他和他太太就浪費兩分地可以出租了。」蘇建鈞苦口婆心向老農解釋,許多人還是半信半疑,和農會溝通也無效,後來他乾脆捨棄農會當中間人,直接跟農民簽約,請農會當公證第三人,「後來就完全都不用留地了。」

這個狀況看似荒謬,卻反映了農民對於訊息掌握的薄弱,長期以來,農民的資訊窗口來自農會,政府砸了再多廣告費,在媒體24小時宣導政策,落到地方卻是農會說了算,中央對於地方的約束力不夠,以及當地農會對於中央政策的不信任,更加重了農民的不安全感。

其實老農的願望很簡單,如同王義雄所言:「我吃老也不能做了,只希望不要少領,能安穩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就好了。」老農的心聲,政府聽到了嗎?

關於休耕補助爭議,請閱讀「休耕補助政策爭議專題」)

註1:

「小地主大佃農」政策,係指政府輔導無力或無意耕作之農民或地主,將自有土地長期出租給有意願擴大農場經營規模之農業經營者。以台南地區為例,地主加入這個計畫後,將地租給想耕種的農人,每甲地租金10萬元,租用者負擔2萬元,其餘8萬元由政府補貼,並直接匯入地主戶頭。詳細資訊,請點選這裡閱讀。http://www.coa.gov.tw/view.php?catid=19524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是農〔委〕會,還是農【萎】會?請給農民一個安居樂業的政策。

  2. 可能是聾萎會 才會聽不到又硬不起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