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酪大國瑞士面臨缺工困境,向移民伸出溫暖的手,也為產業找到熱情新手

文/Luca Beti;翻譯/楊煦冬

瑞士艾門塔爾地區是聞名世界的艾門塔爾起司的發源地。兩名來自不同國家──敘利亞和義大利──的年輕人卻在這裡找到了共同的情懷:他們在這裡生產起司。這是雙贏的局面:一方面瑞士起司製造業缺乏合格的人才;另一方面,這兩位外國移民也有了在瑞士開始新生活的機會。

亞門 (Yammen) 說:「我很驕傲我是一名乳酪製作師,」他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閃爍著光芒。在他旁邊,年輕的學徒安德烈 (Andrea) 正在向羊奶中添加凝乳酶,這是一種牛胃裡的物質。在此之前,他已經檢查過牛奶的溫度。

這裡是瑞士中心地區──艾門塔爾 (Emmental) 的戈爾 (Gohl) 奶酪乳製品廠,那種舉世聞名的有很多孔的瑞士硬質奶酪就是出自這裡。綿延的山丘和傳統的農房是這裡的特色,農家窗台上的花盆中種著紅色的天竺葵,埃門河 (Emme) 從河谷中潺潺流過,遠處的牛鈴叮咚作響……直到幾年前,亞門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有這樣的安詳。

亞門(右)和安德烈是一對配合默契的好夥伴。 tvsvizzera

不願殺害同胞,亞門逃離敘利亞

亞門今年 28 歲,是敘利亞難民。在這寧靜的田園風光中,我們幾乎不好意思開口讓他講述自己的故事──因為擔心這會讓他想起死亡。「六年前,我逃離了敘利亞中部城市哈馬 (Hama),」他說:「因為我不願意違背自己的意願參加一支殺害自己同胞的軍隊。」

他首先逃到了土耳其,在那裡等待了六個月,才終於等到家人們──母親、兩個兄弟和一個妹妹的到來,他的父親在他五歲時去世。

家人團聚後,他們一起踏上了旅程,他回憶說:「我們乘坐一艘橡皮艇來到希臘,在那裡我們被困了一年。2016 年,由於巴爾幹路線關閉,他們無法繼續前進。當我們問他,希臘的難民接待中心怎麼樣的時候,他的表情看起來就像要跟一竅不通的小朋友解釋什麼是難民一樣。他告訴我們:「那裡根本沒有難民接待中心,我們生活在大街上,條件非常艱苦。」

2017 年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轉變: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 (UNHCR) 推出一項新的安置計畫,因為瑞士也參與了這項計畫,所以他和家人被安排飛到了蘇黎世。他們被分配到科諾爾芬根 (Konolfingen) 的尋求庇護者中心,六個月後被轉移到艾門塔爾的朗瑙 (Langnau)。

亞門當時 22 歲,一切都還有可能,「我立刻開始學習當地語言和專業技能」。 他在朗瑙的職業學校學習,並參加了各種工作實習,例如水管工或木匠等。但是,當他接觸到乳品技術員 (今天對乳酪製作師的稱呼) 這個職業時,他馬上就愛上它了。他在戈爾乳酪廠實習一周後就對自己說:「我想成為一名乳酪製作師。」如今,他以生產艾門塔爾起司而驕傲,這種起司是瑞士的象徵之一,現在也是他人生重大轉捩點的標誌。

學習起司製作是敘利亞難民亞門人生重大的轉捩點。@ tvsvizzera

成為乳酪製作師純屬計畫外

就在我們交談的時候,凝乳已經做好了。 亞門檢查了凝乳的稠度,並指導學徒安德烈用工具切割凝乳。安德烈說:「這份工作要求的不是速度。」雖然他還是個新手,他八月初才開始學徒,但已經學會了奶酪製作過程中最重要的秘訣之一:耐心。在等待凝乳排乳清時,他向我們講述了他的故事。

安德烈來自義大利北部的布雷西亞 (Brescia),今年 27 歲。 他最初是透過打工換宿網站 Workaway 來到瑞士。Workaway 是一個線上平台,將來自世界各地的寄宿家庭和志工組合在一起,進行工作和文化交流。

他在汝拉山區的一個農場找到了一個提供免費食宿的家庭,作為回報,他需要每天提供幾小時的工作。他當時對鎖匠的本職工作感到非常厭倦,想休息一段時間。「在瑞士,我重新找到了平衡,」安德烈說,「我喜歡這裡的寧靜和那種與大自然和動物的近距離接觸的感覺。」

他回義大利之後,馬上就收到了一份來自艾門塔爾的邀約,幸運地,他最終來到了戈爾乳酪廠。他說:「為我提供住宿的牧農正好是這家乳酪廠的供應商。當他知道我想成為一名乳酪製作師時,就幫我詢問這裡的管理人員,是否能讓我進行為期一周的實習。」

雖然安德烈只懂一點德語,但戈爾乳製品工廠還是為他提供了成為乳製品技術員的機會。現在,他每週工作四天,一天在朗瑙的職業學校上學。安德烈承認:「在離開義大利時,我並沒有打算成為一名乳酪製作師。但在發現了這裡的世界後,我意識到這個職業讓我有了未來,無論是在這裡還是在義大利。」

安德烈在瑞士製作起司,重新找到生活的平衡。 tvsvizzera

外來人才為產業帶來熱情和決心

現在是製作山羊起司的時候了。 亞門把凝乳倒在一張鐵桌上,然後裝入一個小容器中,為乳酪定型。他解釋說:「這項工作需要經驗。每塊重量不能少於 130 克,否則就賣不出去了。」雖然他在戈爾乳酪廠只工作了四年的時間,但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一塊起司是大了還是小了。他從一個模具中取出部分凝乳,放入另一個模具中。而這時,安德烈在清洗運送羊奶的白色塑膠容器,它們讓人想到礦車。

儘管安德烈和亞門很少說話,但他們合作得非常和諧,他們是一對配合默契的組合。乳酪乳製品廠廠長漢斯烏裡·奈恩施萬德 (Hansueli Neuenschwander) 在這兩個年輕人身上看到了潛力。他說:「一段時間以來,乳製品和起司製作業一直缺乏合格的人才。瑞士乳業協會 (SMV) 也持相同觀點。」與幾乎所有行業一樣,「技術工人的短缺將是我們未來幾年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這位廠長說。

像其他經濟部門一樣,瑞士乳製品行業多年來一直在為缺乏合格人才而苦惱。 據瑞士乳製品協會宣傳負責人羅蘭·坦納(Roland Tanner)說,在過去的25年中,由於行業結構的變化,約有一半的奶酪加工廠消失了(請參閱《 乳業大國瑞士-產業岌岌可危》)。

亞門(左)與安德烈搭檔製作起司,默契十足。

語言不是障礙,熱情才重要

從艾門塔爾地區的主要城市朗瑙需要開車約十分鐘方可到達戈爾乳酪廠,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前往則比較麻煩。乳酪廠廠長知道,選擇在他那裡學徒的人並不是為了圖方便。「這需要足夠的熱愛和決心,有了這兩個因素,語言也不是障礙,」他說。

亞門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2021 年,他順利完成了乳品技術學徒的學業。現在,他已經在戈爾乳酪廠工作了四年,他無法想像不做起司還能做什麼。「我在這裡生活得很好,我有一份工作和一個公寓。這對我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而安德烈則還需要適應,對他來說,一切都是全新的:早起、語言 、工作。他說:「目前我非常喜歡這裡的一切,儘管並不總是那麼容易。但看到亞門的成功,讓我有了信心:我也要成為一名乳酪製作師。 」

《關於戈爾乳酪廠》

戈爾乳酪廠擁有悠久的歷史,於 1830 年以合作社形式成立,生產艾門塔爾起司。 現在由古格斯貝格(Guggisberg) 家族第四代經營。2016 年在舊廠房旁邊建了一棟新大樓,用來生產硬質、半硬質和軟質乳酪。除了艾門塔爾起司之外,這裡用山羊奶和綿羊奶生產的起司也已有約40年的歷史。

這個乳酪工廠每年可處理約 750 萬公斤的牛奶,這些牛奶由大約 80 個乳牛場提供;21 家山羊養殖戶供應約 45 萬公斤山羊奶;8 家綿羊養殖戶供應約 23 萬公斤綿羊奶。2022 年,瑞士國內外對艾門塔爾起司的需求下降,這也影響了戈爾乳酪廠的生意,因而不得不裁掉兩名員工,調走一名員工。目前,乳酪廠共有 17 名員工,其中 10 人是兼職。

本文經《Swissinfo《瑞士資訊》中文》授權轉載,原標題:兩個做起司的人、兩個故事,一種情懷

延伸閱讀:

借鏡日本起司,台灣起司走出第一里路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