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蘭秘密》豔麗裙擺宛如跳舞女孩,在石頭上練舞功力高強,但是太熱需要睡午覺

續前文)文心蘭盛開時,朵朵小花在半空像身著舞群的少女,絢爛景象擄獲眾人目光。裙擺其實是花朵的「嘴唇」,不同品種還有不同的舞群樣式。台灣文心蘭近年「練舞場」多在台中是為什麼,如果天氣太熱還需要「午休」?為何花農會讓文心蘭在露天園區、石頭上面「練舞」?揭開文心蘭舞台背後種種秘辛,來看它如何練就登場時的曼妙舞姿。

一大束文心蘭彷彿穿著絢爛舞裙的跳舞少女,光彩奪目、美不勝收。(攝影/林怡均)

身著蓬蓬裙的少女,身上有長瘤?

相比文心一詞,跳舞更能描繪文心蘭花朵的姿態。農試所花卉試驗分所(以下簡稱「花卉分所」)副研究員蔡東明表示,文心蘭英文俗稱「Dancing Lady」,即是它整朵花像穿著蓬蓬裙的少女。整支花莖盛開,如一群少女穿著舞群,在半空「開舞會」的美景正是它受歡迎的原因。

仔細觀察每朵「少女」,會發現中心有明顯的突起。台中區農業改良場(以下簡稱「台中場」)助理研究員詹庭筑說明,文心蘭正式名稱為 Oncidium 包含拉丁文「onkos」與「eidos」,意思是「瘤形物」,指出文心蘭蓬蓬裙的基部,有小瘤狀的突起物。

文心蘭唇瓣的基部會有明顯突起的「瘤」(白框處),亦是欣賞它舞裙時的特色之一。(圖片提供/蔡東明)

大片唇瓣是觀賞靈魂,圓滾假球莖亦可欣賞

文心蘭的蓬蓬裙是屬於蘭花的唇瓣(Lip),蔡東明解釋,一朵蘭花包含側瓣、萼瓣與唇瓣。蝴蝶蘭等多數蘭花通常是側瓣、萼瓣較大,唇瓣較小。文心蘭剛好相反,唇瓣最大片,是花朵前端醒目的裙子,側瓣、萼瓣則細小如背著翅膀。

蔡東明補充,文心蘭選種時會著重唇瓣變化,以換上不同顏色、形狀的裙子。例如過去切花的主流品種「南西」,黃色唇瓣上有些許條紋,近年則以「檸檬綠」為大宗,唇瓣鮮黃帶著螢光綠、也沒有條紋,裙子色澤更單純、討喜。

檸檬綠整朵是鮮豔的螢光綠色,是現在文心蘭舞台的「女主角」。(圖片提供/蔡東明)

文心蘭盆花部分莖部又肥又圓,蔡東明說明,野生文心蘭多附生在岩壁、樹幹等非土壤環境,不易取得水分與養分。文心蘭又沒有蝴蝶蘭般肥厚的葉片與根部,所以部分莖特化成像球莖的「假球莖」,保存養分與水分。

詹庭筑分享,文心蘭假球莖有卵圓型、紡錘型、扁橢圓等多種形狀,還可能帶有紅色等色澤。另外,文心蘭是複莖型蘭花,植株養分充足,側芽會不斷生長,長出更多的假球莖。消費者購買文心蘭盆花,就能觀察、享受假球莖冒出、膨大、變色過程。

台中 4 號文心蘭「雪中紅」白色花朵帶著紅斑。(圖片提供/詹庭筑)

為何文心蘭集中在中部跳舞?

文心蘭產區近年 50% 集中在台中,其餘分散於雲林至屏東,然而時光倒流,文心蘭最早舞台其實多在南部,後來才成為「北漂族」。詹庭筑說明,文心蘭主流品種通常不喜氣溫低於 18℃ 或高於 30℃,南部隨著氣候暖化更加炎熱,影響開花表現,導致花農北移或轉作,並以氣候合宜、日照也充足的台中為主要匯集地。

細觀文心蘭於台中分布情況,又以新社、后里為「主練舞場」。瓏園國際有限公司以外銷文心蘭切花聞名,創辦人洪志文表示,若日夜溫落差較大,文心蘭會蓄積更多養分,「裙擺」等花況更好。台中新社海拔約 500 公尺,均溫適宜且日夜溫差大;后里在大甲溪與大安溪之間,水源充足、夜溫比鄰近平地低,都適合文心蘭展現亮麗姿態,產業逐漸在兩處聚攏。

不過文心蘭在台中充滿鎂光燈,依舊沒有放棄在南部經營「練舞分部」。蔡東明說明,中部以春、夏、秋三季較能自然產出文心蘭,又以 5、6 月與 9、10 月產量最高;但等冬季溫度較低,南部反能較快產出文心蘭,中、南部「舞女接力登場」,台灣因此能全年供花。他並補充,產量高峰期文心蘭價格較低,許多業者用摘芽等方式調節花期,等過年等需求旺季,價格較好時供應。

太熱要睡午覺!午休現象避免失水

不過台灣中午氣溫若超過 30℃ ,文心蘭可能因為太熱跑去「睡午覺」。詹庭筑解釋,文心蘭多在白天行光合作用,但氣溫過高時,光合作用效率反而下滑,下午轉涼或花農替文心蘭遮陰、噴霧降溫後才恢復,稱為「(熱)午休現象」。

文心蘭午休是避免自己「運動傷害」。蔡東明解釋,植物光合作用時要張開氣孔,蒸散水氣來散熱。若光強度與溫度太高,文心蘭氣孔會關閉、暫緩光合作用,防止失水過度、葉片枯萎等熱傷害。此時花農不應太快為文心蘭補水,以免文心蘭氣孔張開,加劇失水,「讓它們睡一下無妨」。

然而光合作用與產生養分有關,文心蘭頻繁午休可能營養不足,花況變差。蔡東明舉例,花農會增加遮陰網層數,提高光線遮蔽率;或以噴霧系統與內循環風扇,把熱氣帶離園區,穩定環境溫度。尤其是在 7、8 月的中午,防曬能有效減少文心蘭午休。

不是「溫室裡的花朵」,文心蘭耐風吹雨打

對比蝴蝶蘭常栽種在封閉的溫室,文心蘭園幾乎是黑遮陰網搭建的露天網室,有些甚至是兩側開放的棚架,花朵要粉墨登場前,常要經過風吹雨打的磨練。洪志文解釋,建造與維護溫室成本高,但蝴蝶蘭開花可受溫度控制,透過溫室調節花期、提升價格的效益高;反觀文心蘭不用嚴苛溫度條件就有機會開花,多數花農覺得較不需投注大量資本建造溫室。

文心蘭是認真的舞者,不用「重磅禮遇」就願意展現舞姿。詹庭筑表示,文心蘭養分充足、未遇上極端氣溫就會開花,加上主流切花品種「檸檬綠」對環境適應性佳、也相當多產,網室生產的花朵品質穩定,遇到降雨等情況也能維持一定產量。花農改用溫室生產文心蘭切花,要負擔更高生產成本,但價格難以明顯優於網室文心蘭,目前花農「九成以上仍用網室(栽培)」。

用溫室栽培文心蘭,雖方便產期調節與避免天災,但會大幅拉抬生產成本,尤其若天氣風調雨順,露天「野放」的文心蘭品質不比溫室栽培差。蔡東明並補充,相對於蝴蝶蘭,尺寸較小就可有商業價值,文心蘭開花表現通常較大植株才好,溫室內的栽種量有限,導致願意嘗試的花農寥寥可數。

文心蘭然在網室就能有好舞姿,但網室屬開放式環境,文心蘭「表演」仍會受到雨季、高溫等干擾,降低產量與品質。詹庭筑認為,溫室較能因應愈趨極端的氣候變化,花農也可以用設備精準控管澆水、施肥等生產環節。尤其是整體植株外觀都要「完美亮相」的文心蘭盆花,更不能任意被日曬雨淋,她觀察盆花農即使沒有使用溫室,也通常透過遮雨網等設施,在半開放空間栽種。

文心蘭盆花「熊貓寶貝」是台灣文心蘭花農育出的特色品種。(圖片提供/詹庭筑)

在石頭上跳舞?成本低廉又防跌倒

觀察文心蘭,可見纖細的根部會緊抓許多顆笨重的石頭生長,看來相當克難。蔡東明解釋,露天網室無法擋雨,使用蘭花常用的水苔、木塊等有機物介質栽種,介質敗壞速度快,增加更換成本。另外降雨易造成介質養分流失或含水量過高,傷害文心蘭的根部,導致「腳殘」而生長不良。因此便宜、性質穩定的石塊成為網室栽種的最佳介質。

洪志文說明,切花用文心蘭平均栽種五年汰換植株,植株長越大經常「頭重腳輕」、東倒西歪。使用不易質變又很重的石塊,花農不用頻繁更換介質,也可以穩住盆栽底部的重心,讓大棵文心蘭可以直挺腰身開花,節省花農「扶正舞者」的人力。

不過石塊保水、保肥性較差,詹庭筑指出,花農建設非開放園區,就可用椰纖等介質栽種文心蘭;盆花花農則幾乎不用石塊,減少運輸成本。因為建設溫室且有生產盆花,廖秉鋐改用椰纖等資材取代石塊,發現介質更保肥、保水,更換比石塊更省時省工,栽培環節的管理成本都降低,「個人滿意度滿高的」。

延伸閱讀:

台灣文心蘭紅遍全球!日本文心蘭九成 MIT,荷蘭、澳洲也拜倒在黃舞裙下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