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合歡當飼料 豬仔解決危害生態外來種

銀合歡是國際認證的恐怖外來種,許多植物避之唯恐不及,但有些動物看到它卻開心的不得了,因為銀合歡擁有豐富的蛋白質,在幾十年前是上等的牲畜飼料,高雄田寮就有一位養豬戶重新恢復以前的養殖方式,希望能用嘴巴消滅外來種。

豬仔用嘴巴解決外來種

「窮鄉僻壤的好滋味 :田寮肉食文化」一文中,「好食機農食整合」的創辦人謝昇佑和余馥君為我們介紹了傳統放養豬的方式,現在他們又有新點子,要跟養豬戶一起恢復三十年前家家戶戶用銀合歡餵豬的形態。

銀合歡是「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 公佈的世界一百大嚴重危害生態的外來入侵種,在台灣南部已經攻城掠地,奪走許多原生植物的地盤,不過生命力旺盛的銀合歡也有天敵,「銀合歡可以在惡地生存,但卻敵不過動物的嘴巴。」謝昇佑說,銀合歡擁有豐富的粗蛋白質,是餵養牲畜很好的飼料,可以增加豬仔的瘦肉率,讓豬肉更Q軟美味,而且豬仔也非常愛吃。

在高雄田寮的養豬場中,三、四十根剛採下的銀合歡嫩枝一丟下,十隻豬仔馬上蜂擁而上,前腳踩住枝條,嘴巴挖開豆莢,身手靈活俐落,短短二十分鐘像是蝗蟲過境,只留下銀合歡的枝條和空空的豆莢。

雖然銀合歡全株都可以吃,但挑嘴的豬仔通常只吃嫩莖和莢實,不過農友對於銀合歡的使用方式卻眾說紛紜,有些人認為要全株曬乾後再用機器打成粉,也有人主張可以不經任何處理直接吃,或者要經過熱水燙煮,目前好食機的農戶為了方便採取直接食用的方式,謝昇佑推測,打成粉可能是為了長期保存,因為銀合歡在冬季會落葉,不過目前仍然沒有一個統一的做法或研究報告,他們也只能邊試邊看。

銀合歡是以前台灣重要的養豬飼料,含有豐富蛋白質
銀合歡是以前台灣重要的養豬飼料,含有豐富蛋白質

進口玉米尚未普及前,銀合歡曾是台灣牲畜飼料主流

其實在進口玉米尚未普及前,隨處可見的銀合歡就是家家戶戶經濟實惠的飼料來源,而且不只豬仔愛吃,牛羊雞也都「見一個吃一個」。

「不要再叫我去割銀合歡啦,我小時候割到怕了!」四十幾歲的朱大哥是土生土長的田寮人,他戲稱自己是「放羊的小孩」,小學一年級就幫忙家裡牧羊,每天都要到山坡地割銀合歡回來給羊吃,所以一聽到謝昇佑和余馥君說要恢復銀合歡當飼料,兒時記憶都湧上心頭。

朱大哥回憶,小時候田寮就有許多銀合歡,以前家家戶戶都會割銀合歡當飼料,他指著生長在斜坡上的銀合歡自信地說:「這些根本不算什麼,以前我都要到更崎嶇的山坡上去割銀合歡。」他說以前的牲畜都是放養,不像現在都用飼料,路旁的銀合歡是最好的食物來源。

1960年代農試所出版的《中華農業研究》就已經提及銀合歡作為飼料的效益,研究中指出銀合歡的粗蛋白質含量高,但含有有毒植物鹼,如要作為飼料用可能要再進一步評估。然而這樣的記載卻令農友百思不得其解,許多農友都表示,以前的人餵銀合歡餵了那麼久,沒聽過有什麼問題。

台大動物系畢業的余馥君則推測,可能是動物的某個生理機制消化掉植物鹼,但實驗室的研究控制了很多環境變因,才會和實際狀況有所出入。

雖然研究結果有待確認,但從過往經驗來看,銀合歡當成動物飼料好處多多,除了增加瘦肉率,最重要的是可以抑制銀合歡的生長,好食機的養豬戶就說,以前山上也有銀合歡,但常常被羊吃光光,整體數量比現在少非常的多。

銀合歡的莢實繁殖力強,但也是豬仔最愛吃的部位豬仔最愛吃銀合歡的嫩枝和莢實

(左)銀合歡的莢實繁殖力強,但也是豬仔最愛吃的部位(右)豬仔最愛吃銀合歡的嫩枝和莢實

錯誤引進外來種,宛如福壽螺翻版

不論用銀合歡的飼養成果如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來源絕對不虞匱乏。

比起高雄田寮,大家可能更熟悉「月世界」,這個課本上耳熟能詳的名詞其實是形容當地的泥岩地形不適植物生長,田寮就落在月世界上。然而乍看之下灰禿禿的山坡,走進裡面卻發現銀合歡細細的枝條夾岸而來,不論是懸崖或坡頂都有它的蹤跡。

源自中南美洲的銀合歡早在16 世紀就在台灣落地生根,1960年代為了發展本土造紙工業,企業開始計劃性大規模種植,後來卻不敵進口紙漿低廉價格而被打入冷宮,但銀合歡耐鹽耐貧瘠的特性讓它迅速佔領台灣低海拔山坡,更厲害的是它還會分泌出含羞草素抑制其他植物生長,短短幾年,銀合歡已經成為台灣植物的一大威脅,宛如福壽螺翻版。

謝昇佑看著光禿山谷上突兀佇立的銀合歡,先是開玩笑地「讚嘆」它的生命力強盛,隨即擔憂地說,一株銀合歡可以結成上百個豆莢,每年就有上萬顆種子,繁殖力非常驚人,田寮可能很快只剩下赤竹和銀合歡了。

銀合歡十分耐貧瘠,在台灣已經建立王國
銀合歡十分耐貧瘠,在台灣已經建立王國

降低外來飼料依賴,傳統古法正夯

早在幾年前謝昇佑和余馥君就明白銀合歡的危害,卻是在今年七、八月聽到泰國米之神基金會提及銀合歡可以當飼料,訪談幾位農友後才真正付諸實行。「將植物性蛋白轉換成動物性蛋白,又可以抑制外來種,不是一舉兩得嗎?」

謝昇佑說剛開始很多人都笑他們傻,農友覺得割銀合歡麻煩也不願配合,但他們以身作則,每次去拜訪農友都在路上摘一些枝條,「農友也會覺得不好意思,久而久之就會願意配合了。」

雖然距離使用銀合歡的年代十分久遠,碾製的機具多已荒廢,不過謝昇佑和余馥君認為,至少可以從小型養豬戶做起,推廣在地飼料,除了解決外來種問題,也能慢慢減低養豬戶對於進口飼料的依賴。從古早的飼料甘藷到銀合歡,這股傳統的「飼料復興運動」正在全台灣慢慢開展。

謝昇佑(左)和余馥君(右)希望能推廣小型豬農採用在地飼料,降低對外來飼料的依賴
謝昇佑(左)認為再過幾年,整個田寮恐將充斥銀合歡,因此他與余馥君(右)希望能推廣小型豬農採用在地飼料,降低對外來飼料的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