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收良田風暴再起!關山 200 公頃良田,成國防部戰備跑道預定地,犧牲全鎮 1/10 耕地

大規模徵收良田風暴再起!關山擁有全台東最大水稻耕地,是台灣最重要的糧倉之一,然而國防部預計徵收「東 7 線」上 200 公頃良田,開發戰備跑道,此舉將犧牲關山 10% 的農地面積,加上周遭禁建、禁航及增設戰備空間規劃,地方預計恐有 1/4 農耕面積受到影響。

此案引發地方強烈反對,包含台東縣政府、關山農會、鎮公所均建議,國防部可將戰備跑道預定地東移五公里,沿著卑南溪堤岸開發,將大幅降低農耕衝擊,但國防部不予採納。台東縣長饒慶鈴呼籲,國防部不應罔顧關山居民的心聲,粗暴碾壓關山良田,「民生跟國防一樣重要!」

關山有一望無際的優質良田,是台灣重要糧倉。(圖片提供/關山鎮農會)

交通部原計拓寬「台 7 線」成 30 米道路,農民多數支持

為了提升花東地區運輸、觀光、道路景觀,交通部執行《台 9 線花東縱谷公路安全景觀大道計畫》,其中位於關山鎮等路段將拓寬(以下簡稱「縱谷段拓寬計畫」),但因關山鎮路段附近較多住宅、拓寬不易,因此交通部改變方案,將拓寬關山鎮的東 7 鄉道作為新台 9 線,舊路段則成為鄉鎮省道。

對於道路拓寬,地方原本充滿期待,關山鎮鎮長彭成豐表示,花東縱谷地區缺乏四線道路,農產運輸較不便,若東 7 線拓寬為 30 公尺道路,有助於關山農產品運輸,農會、農民等可在新台 9 線旁建設農產運銷中心、穀倉等,提升關山農業發展「農民大部分都支持」。

但這些美好願景,卻在國防部向交通部申請東 7 線同時建置為戰備跑道後,瞬間變調。

國防部「搭便車」,將東 7 線拓寬部分路段申請為戰備跑道。(圖片提供/關山鎮公所)

國防部搭便車,加碼拓寬台 7 線成「戰備跑道」,徵收範圍大幅提高

彭成豐說明,關山鎮公所於 2022 年收到正式開會通知,才知道國防部「相中」東 7 線,原本拓寬幅度為 30 公尺,現在將增加至 42 公尺以上。甚至為了儲放戰備設備,部分路段可能要拓寬 68 公尺,評估徵收面積「多增加 30% 至 50%」,

大幅增加拓寬面積的消息,引發地方農會、農民極大反彈。彭成豐指出,當時鎮公所蒐集 2000 多份居民意見,超過 90% 都反對東 7 線成為戰備跑道,「直接證明居民心聲」。

為何農民接受道路拓寬,卻反對成為戰備跑道?德高里里長楊昌隆表示,東 7 線兩側幾乎都是私人農地,拓寬勢必要徵收土地,若作為戰備跑道,徵收面積將大幅提升,光是德高里,就有幾十位農民耕地銳減,但居民幾乎以務農維生,耕地大幅減少,等於威脅生存。

新福里里長黃德炘指出,新福里受建置戰備跑道影響,需縮小耕地面積的農民超過十位。這些農民多長年務農維生,假若失去良田,也難以再找新的田地承租,「那他們要怎麼生活?」

關山居民多以務農、種稻維生,戰備跑道建置於稻田旁,勢將造成重大衝擊。(圖片提供/關山鎮農會)

戰備跑道旁劃設禁航區,農民無法使用無人機噴灑資材

關山鎮農會總幹事邱美玲說明,關山是台東最大的稻米產區,種植面積約 2100 公頃,且因環境優良,產出的稻米大粒 Q 彈、品質優良,在西部也深受好評。為建置戰備跑道,至少會直接徵收 200 公頃良田,等於消耗關山 10% 的農地面積,對農民生計或是稻米生產都衝擊甚鉅。

除了徵收良田,戰備跑道因國防安全考量,周遭土地將劃為禁航區、禁建區,也可能增設戰備空間,彭成豐保守估計,干擾農民耕作的範圍高達 500 公頃。換言之,關山恐怕 1/4 農耕面積要「賠給」國防建設。

黃德炘表示,許多關山農民學習用無人機協助噴灑肥料、農藥等資材,減少農耕勞力,東 7 線若成為戰備跑道,鄰近農田即可能成為禁航區,無人機恐怕無法使用。

戰備跑道鄰近地區可能規劃為禁建、禁航區,影響農民生活與耕作。(圖片提供/關山鎮公所)

關山米農吳東益種植水稻逾 20 年,他的部分農地也將被徵收為戰備跑道用地。他指出,關山米農約 80% 使用無人機協助耕作,戰備跑道徵收農地、設定禁航區,農民不但減少可耕地,耕作門檻又會提高。

儘管國防部說明,若需要使用無人機,可於一週前向國防部申請。但田間狀況瞬息萬變,「可能今天植物發病,明天就要處理」,黃德炘認為國防部回應完全不接地氣。

近年氣候變化劇烈、農業人口老化,沒有機械輔助,要農民只靠人力管理稻田難上加難,「(戰備跑道)影響農業發展」。

居民呼籲戰備跑道東移,減少衝擊

關山鎮居民並非全然反對建置戰備跑道。楊昌隆指出,東 7 線右側、鄰近卑南溪的提案道路以國有地居多,私人農地較不密集,戰備跑道若沿著堤岸興建,對關山農業衝擊較小,「我們不反對軍事開發,但能不能選擇更好的方案?」

吳東益也認為,花東地區仍有許多國有財產地,且國防部僅需把建置路線從東 7 線東移、向卑南溪靠攏,對農地衝擊就會減小許多,「明明替代方案還有很多」,現在順著東 7 線建置戰備跑道彷彿是便宜行事。

「我們不要補償,而是減小衝擊!」彭成豐直言,近年關山鎮農民反對建制戰備道路時,都被扣上「枉顧國防」、「哄抬徵收價」等罪名,但農民始終是從「不希望農村發展被傷害」的角度提出異議。

他並分析,國防部若將戰備跑道沿著卑南溪岸興建,衝擊範圍可望縮小為 100 公頃以下,相對能兼顧國防與農業,「開路是從你家門前開,總比貫穿你家好!」但國防部始終不採納該意見。

國防部先申請開發,才開說明會

吳東益也強調,國防部雖召開說明會,農民、農會、鎮公所、甚至台東縣縣長饒慶鈴都曾明確反對東 7 線成為戰備跑道,國防部卻依然故我,說明會儼然成為「單向說明會」。

彭成豐表示,若要執行重大建設,國防部應於申請開發前,向鎮上農民召開說明會或協商會,尤其關山鎮有許多原住民部落,「也應向原住民諮商」。但國防部於 2021 年就向交通部申請東 7 線建置戰備跑道,結果直到鎮公所被告知、居民強烈反彈,才緊急補上說明會,「感覺就是走個形式,沒誠意」。

「根本就是摸頭會!」黃德炘抱怨,國防部舉辦說明會後,只是表達「再討論」、「再審議」,但結果依舊未變,忽視居民反對與質疑戰備跑道的心聲。

關山鎮居民見國防部態度消極,北上至立法院抗議。(圖片提供/台東縣政府)

台東縣長:民生與國防一樣重要

從 2022 年至今,關山居民持續反對東 7 線建置戰備跑道,昨(9)日農民、鎮公所、縣政府等超過百人北上抗議,強調國防部「堤岸不用!卻毀良田」。吳東益認為,關山鎮沒有必要配合建置戰備跑道,國防部不該基於「國家安全」大義,傷害關山農業發展。

饒慶鈴表示,關山鎮居民並非完全抵制國防建設,且擁有穩定糧食生產,亦是維持國家安全的基石,關山為台灣重要的糧倉,應該在建設戰備道路時,盡量縮小對農地的損害。她夥同居民多次向國防部建議,將戰備跑道向東移 5 公里,沿著卑南溪堤岸道路興建,更能兼顧國家安全與農民生計,卻總被以「不適合」為由拒絕,也未說明詳細原因。

饒慶鈴指出,關山農民也擔憂戰備跑道建設只是「引信」,國防部可能藉此繼續在關山建設儲放武器、軍用設施的場所,壓縮更多農地面積。她強調,國防部不應一再罔顧關山居民的心聲,必須誠意地與地方溝通,而非粗暴碾壓關山良田,「民生跟國防一樣重要!」

關山鎮農民強調,糧食安全與國防同等重要,拒絕大片農田變成戰備跑道。(圖片提供/關山鎮公所)

聯繫人形同虛設,國防部:不考慮東移方案

針對關山鎮居民的反對聲浪與意見,國防部雖由台東志航基地政戰主任郭心吟作為聯繫窗口,但她坦言主要業務是拜訪關山鎮公所,協助國防部說明東 7 線建置戰備跑道計劃,無法透露計畫細節、也無法反饋民意。換言之,她無權限回應記者與在地居民的提問,也不被賦予將意見回報給上級單位的任務。

記者聯繫執掌東 7 線建置戰備跑道的空軍司令部,司令部以書面回應表示,因戰備道路基本路寬需求,加上需於道路兩側留下側溝,目前粗估戰備道路寬度會增至約 45.2 公尺,總長為 3 公里。

回應文字也提及,國防部配合公路局拓寬增設戰備道,需經過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及環境影響評估,確認可執行後,才可召開說明會,並非是當地居民認為「出現反彈,才召開說明會」。

針對居民提議,將戰備道路東移至卑南溪與河堤共構,空軍司令部認為,將造成北面銜接道路橋樑曲度過大,恐影響民眾行車安全,不願採用該方案。

針對居民呼籲國防部進行溝通,空軍司令部則表示,目前暫無規劃針對東 7 線召開說明或協調會。

關山鎮長:國防部只想便宜行事

對於國防部回應,彭成豐無法認同。他認為,北面銜接道路橋樑曲度的疑慮,只需參考高速公路的匝道系統,透過工程設計,調整曲線幅度與長度就可以解決,「再度顯示他們(國防部)只是想便宜行事」。

他也強調,國防部於今年 6 月曾承諾會再召開說明會,如今卻又跳票,彰顯失信於關山農民、不聽訴求的態度從未改變。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