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華南國小的師生聽說莫拉克災區的長治百合部落有咖啡生豆需要協助,透過校方與家長買下來烘焙,再由孩子試煮義賣,真的非常感心!目前華南國小義賣的三地門小農咖啡還有許多存量,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逕洽雲林縣古坑鄉華南村28號華南國小,電話(05)5901529,或洽校長陳清圳0935107609。

───────────────────────────────────────────────────

在2013年雲林縣兒童影展會場外,華南國小的孩子們先是聚精會神凝視著虹吸壺裡熱水與咖啡粉交融的情形,隨後倒入試飲杯中,雙手奉給來訪的客人。客人微微搖晃杯子裡的咖啡,輕輕啜飲,濃郁咖啡香與淡淡果酸味順著鼻腔與味蕾入喉,一股幸福的感覺瀰漫著。

「叔叔,好喝嗎?如果好喝,你可以帶走一整包的幸福。一包才五百元,算起來比超商還便宜,品質更好。喝咖啡還可以做公益,一舉兩得喔!」小朋友的叫賣聲,聽起來童稚,卻有自信。

這次義賣,是雲林古坑華南國小學生協助屏東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的小農行銷三地門咖啡豆。看到孩子真摯的眼神,在場大人毫不猶豫地掏腰包響應。每包半磅、貼著孩子畫作的華南國小咖啡,雖然一包賣五百元,比進口咖啡貴上許多,但這些純正台灣小農咖啡豆背後,代表著孩子盡一己之力,扶助莫拉克受災戶的愛心。

不到一小時,現場義賣試水溫的二十包咖啡一掃而空。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說,義賣所得將用於協助社區弱勢家庭與安心就學方案。看到小朋友試賣咖啡時顧客的熱烈響應,陳清圳對於義賣活動更有信心。

古坑咖啡小學結緣三地門咖啡小農

這段雲林古坑偏遠小學與屏東莫拉克受災戶的咖啡情緣,是如何結下的呢?

去年11月30日,陳清圳看到獨立媒體莫拉克新聞網記者劉瑋婷報導「長治百合部落(41)等待買主的三地門咖啡豆」,提及住在永久屋的三地門居民,面臨咖啡生豆賣不出去的困境。這引起了以咖啡特色教學聞名的華南國小師生家長注意,陳清圳遂將訊息傳達給專門行銷台灣小農咖啡的學生家長徐飴鴻,邀集友人一同前往屏東瞭解。

本身也是古坑咖啡小農的徐飴鴻,打出自創品牌「大尖山雲林古坑咖啡」將近十年,對於台灣小農種植咖啡所面臨的挑戰與問題,點滴在心頭。因此這趟行程,徐飴鴻除了收購部落居民的咖啡生豆,也提供居民咖啡種植、保存、沖泡與經營個人咖啡店的建議,希望輔導居民有朝一日能自產自銷,做出特色。

「部落居民非常有藝術創作的天份,如果能再學習沖泡咖啡的技巧,結合裝置藝術經營特色咖啡店,一定能吸引遊客到訪,」徐飴鴻拿起智慧型手機裡儲存的照片,對永久屋居民慶祝耶誕節期間所做的裝置藝術,讚不絕口。

華南國小學生親自為義賣咖啡設計品牌與標籤(圖/陳清圳提供)
華南國小學生親自為義賣咖啡設計品牌與標籤(圖/陳清圳提供)

華南國小學生親自為台灣咖啡設計相關文創商品,如咖啡頭巾。(圖/陳清圳提供)

華南國小學生親自為台灣咖啡設計相關文創商品,如咖啡頭巾。(圖/陳清圳提供)
華南國小學生親自為台灣咖啡設計相關文創商品,如咖啡頭巾。(圖/陳清圳提供)

咖啡特色教學 偏遠小學扭轉廢校命運

回到華南國小所在的雲林縣古坑鄉華南村,是一個人口數不到400人的小聚落,雖然位於台灣咖啡的故鄉─古坑,旁邊還有「劍湖山世界」吸引上萬名遊客假日造訪,但台灣咖啡的名氣與觀光人潮,跟華南村似乎沒有太大的關連。

六年前,陳清圳初到華南國小接任代理校長時,發現華南村「沒有咖啡商圈,只有賣不出咖啡的老農;多的是土石流、獨居老人、少子化與單親弱勢家庭」。居民種植柳丁、麻竹等作物,九二一地震後改種咖啡,都因缺乏產銷管道,收入不穩定,導致人口外移,使華南國小面臨廢校的危機。

為扭轉廢校的局面,陳清圳藉由探查古坑咖啡產業發展與生態環境的方式,帶領教師根據低、中、高年級程度,規劃出一系列的咖啡體驗與教學課程,帶動華南國小轉型為特色小學。

一、二年級孩子先藉由戶外教學參觀咖啡園,向咖啡農學習如何採收咖啡豆,認識咖啡樹的生態與環境;三、四年級時,則安排孩子當小小記者,親自去訪談社區附近的咖啡農與盤商,訪問農民銷售上面臨哪些困境;五、六年級時,孩子除了學習烘焙咖啡豆,也根據訪談所發現的產銷問題,訂定行動策略,幫助咖啡小農打品牌行銷,或自行烘焙咖啡豆義賣。

經過這一系列課程的洗禮,這些小小記者不但訪問了古坑在地的咖啡耆老與小農,隨後還展開了少年Bike的咖啡之旅,用單車環島的方式,拜訪台灣各地的咖啡產區進行見學。

從小在古坑長大,年輕時出外闖盪的徐飴鴻,歷經過擺路邊攤與經營超市的打拼歲月,割捨不掉家鄉的咖啡情懷,在2004年回鄉成立公司,以大尖山為品牌,轉型為專業的咖啡農,同時收購古坑在地與台灣其他產區的咖啡豆加工,憑藉以前經營超市所打下的基礎,將古坑咖啡行銷給百貨公司、國道休息站、精品店與機場商店等通路。

打拼咖啡事業有成的徐飴鴻,瞭解了華南國小的咖啡特色教學內容後,毫不猶豫地將當時已就讀小學四年級的長子,轉學至華南國小就讀。徐飴鴻認為,這樣的走讀教育方式,才是真正的活用知識。因此在孩子們安排單車環島拜訪咖啡產區的過程當中,徐飴鴻是最好的諮詢對象,他毫不藏私地引介熟識的各地咖啡小農給孩子,協助孩子製作完成「走讀台灣咖啡地圖」的紀錄片。

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右)規劃一系列的單車之旅,讓孩子親身體驗台灣土地與生活,而非停留課本知識的學習。(左圖/陳清圳提供)
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右)規劃一系列的單車之旅,讓孩子親身體驗台灣土地與生活,而非停留課本知識的學習。(左圖/陳清圳提供)

台灣咖啡小農的困境與機會

談到這次收購屏東三地門的咖啡豆,徐飴鴻根據以往與原住民咖啡小農互動的經驗認為,缺乏市場資訊常是原住民種咖啡普遍面對的問題,尤其原住民咖啡農對於咖啡樹的栽種知識、施肥與管理較為欠缺,幾乎是粗放管理,種出來的咖啡豆普遍較小,產量少,品質也不穩定。

從市場的角度來看,屏東原鄉的咖啡豆或許有不符經濟效益的缺點,但是徐飴鴻認為,粗放管理下生長的咖啡豆反而天然,有獨特的風味,加上屏東氣溫比古坑高,咖啡生豆靜置發酵所需的時間較短,較不會產生類似酒糟的酸臭味,進行水洗時,果肉也容易分解,不會有果膠附著在羊皮(種皮)表面,影響烘焙的風味。

徐飴鴻認為,台灣小農種植咖啡除了面臨咖啡豆品質參差不齊,最大的困境在於缺乏行銷管道與經營品牌。尤其農民對自己生產的咖啡豆定位不明,不知道自己豆子的等級,以致不知道該怎麼賣,別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買。

更令人擔心的是,許多小農沒有將咖啡當成產業來經營,常在銷售咖啡種苗或加工機械業者畫大餅的情況下盲目種植,結果當小農生產出咖啡豆,當初允諾收購的業者卻翻臉不認帳,導致農民被迫囤積生豆,如果乾燥程度不足,又保存不當,只會讓生豆品質越來越差。

在消費市場上,徐飴鴻也認為台灣人對咖啡不了解。他說,台灣人早期喝到進口劣質咖啡而不自知,以為咖啡就是苦,要加糖加奶才好喝。喝習慣後,反而覺得台灣咖啡味道太淡,但這才是真正的咖啡原味,喝起來像台灣烏龍茶,回甘、有甜味。

談起莫拉克災區,徐飴鴻不禁回憶起到小林村收購咖啡豆的時光。他說,小林村的咖啡農非常好客,每次他去收購生豆,老闆都會熱情的煮山產給他。「當時小林村所有的生豆都是我收購的,可惜莫拉克後,再也看不到老闆了,」他感嘆地說。

現在徐飴鴻也固定與屏東三地門鄉的德文部落收購咖啡生豆,一年可以收到兩噸。這次首度收購長治百合部落園區所有的咖啡生豆,不過數量總共只有142公斤。在收購過程中,與居民也有所討論。原本居民以零售價的觀念開價一公斤550元,但徐飴鴻一次全部收購,換算成單位成本後,以平均每公斤420元達成交易。

徐飴鴻說,若將運費、加工、包裝與行銷等成本算入,這批咖啡末端售價每磅要賣1000元以上才會有利潤。由於目前部落園區裡的咖啡小農產量不高,徐飴鴻建議居民能夠學習烘焙與沖泡咖啡的技巧,朝著經營特色咖啡館的方式自產自銷,種咖啡才可能有利潤。

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左)親自為義賣的三地門咖啡進行包裝,在徐飴鴻(右)的烘焙加工下,這批三地門咖啡豆充分展現台灣咖啡特有的果香。
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左)親自為義賣的三地門咖啡進行包裝,在徐飴鴻(右)的烘焙加工下,這批三地門咖啡豆充分展現台灣咖啡特有的果香。

用品茗的心情重新認識台灣咖啡

喝慣進口咖啡的朋友,對於台灣咖啡要賣到一磅1000元以上,常會感到咋舌,甚至認為同樣價格,可以喝到品質更好的進口咖啡。對此,徐飴鴻有不同的解讀。他認為,比較同樣等級,台灣咖啡的品質一點都不輸進口。如果拿台灣咖啡競賽頭等獎的作品與牙買加頂級南山咖啡比較,台灣的頂級咖啡應該相較便宜。

「台灣咖啡的果香與甜度都比進口咖啡好,喝起來也不苦、不刺激,這是台灣咖啡的特色與優勢,」徐飴鴻強調。

因此這次華南國小義賣以每包半磅500元的價格義賣三地門小農的咖啡,徐飴鴻從商業的眼光來看,直說賣太便宜了。不過校長陳清圳認為,義賣台灣咖啡的重點不在於營利,而是希望讓孩子藉由義賣的過程,培養自主發覺與解決問題的能力,這才是教育的意義。

目前華南國小義賣的三地門小農咖啡還有許多存量,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逕洽雲林縣古坑鄉華南村28號華南國小,電話(05)5901529,或洽校長陳清圳0935107609。

推薦閱讀

長治百合部落(41)等待買主的三地門咖啡豆

華南國小找尋臺灣咖啡地圖單車活動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