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圖/ Peace work農場照片,象徵所有會員都要下田,共同勞動,取自http://www.chelseagreen.com

「社區支持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簡稱CSA) 是農民與鄰近吃其生產食物的人們之間的連結,蘿賓.范恩(Robyn Van En)概括為「食物生產者+食物消費者+每年的互相承諾=社區協力農業和無限的契機」。在此定義中,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關係的本質,建立在彼此的承諾之上:農場餵養人們,人們支持農場,並共同分擔潛在的風險和收成。這聽起來不是什麼新概念——在大部分的人類歷史中,人們一直與餵養他們的土地緊密相連,在鄰近的土地上耕種(或捕撈、採集)對人類的生存來說,就像呼吸、喝水和繁衍生命一樣基本,倘若這個基本的連結崩解了,一定會造成問題。
—-伊利莎白.韓德森 (Elizabeth Henderson), 引自 Sharing the Harvest一書

伊利莎白韓德森(Elizabeth Henderson),美國社區支持農業的重要推手,10/11在新竹的《台灣社區協力農業工作坊》 ,分享CSA的實際操作方法。在進入主題前,先簡單交代講者的背景。伊利莎白30歲的時候,丈夫過世,失去摯愛的她,想透過農業重新出發。1986年,伊利莎白加入了 Robyn Van En(《種好菜,過好生活》的另一位作者)開創的Rose Velley CSA農場,這個農場創始初期有29個會員家庭(她特別補充說明經過23年後,他們也仍然都是會員)。1998年因為私人因素,她被迫離開Rose Velley 農場,她必須找到新的棲身之地。

Rose Velley農場的核心會員協助她找到另一塊地重新開始,過了一陣子,地主罹癌過逝,遺孀願意把地賣給他們,這群核心會員便用信託的方式共同出資買地。有人問伊利莎白為什麼大家會願意出錢購地?她說,因為核心成員對那塊土地和農戶有信心,所以願意出錢購地。

一群人共同參與農場的建置

這個新的農場叫做Peace work 農場。核心成員中有建築和工程界專業人士,他們一起協助伊利莎白改建舊房子、配置電力系統、裝設煙囪,並分攤接下來的勞務與行政工作。

Peace work 農場的核心成員會負責招募新成員和簽契約,契約的精神,非常注重消費者和生產者的相互承諾:

榖東承諾(榖金+農作風險承擔)<=>農戶承諾(健康食物+友善環境)。

農場配送農產品時,是由會員開自己的車送到市區的取貨站,再讓市區的會員自己去取貨。在這個農場裡頭,強調每個人都要工作,也都要出榖金。但並不是所有的CSA農場都是這麼做的,伊利莎白舉例有1個農場,它擁有950股份,其中有50個股東每周工作4小時,工作20次(大約5個月),以換取整年的食物。

彈性階梯式的榖金計算方式

Peace work農場的榖金計算採階梯式,他們事先估算出農場成本並且公佈給會員,如果520美元/年是每個榖東要出的資金,他們會從220美元到650美元,分成幾種等級,讓會員自己依據自己的能力和意願選擇等級,但不管付出的榖金是哪一種等級,獲得的食物量都是一樣的。Eliz還舉了美國新罕布夏州某個CSA農場的例子,他們每年都會召開榖東大會討論成本,由成員自己決定可以負擔多少,只要加總起來有達到成本即可,但無論出多少榖金,仍然拿到等量的食物。現場有些聽眾聽了立刻發問,覺得這作法不可能在台灣落實,有誰願意付多的錢但是只有拿到一樣的食物呢?

但伊利莎白回應,只要農場公開財務報表、成本和計算方式,成員們會知道自己應該付出多少。在她的農場裡頭,付出最多的不一定是所得最高的,但是多年經驗下來,不同等級的收費加總,總能平均出520.3USD,剛剛好多出他們預算的520USD一點點。(現場一陣驚嘆聲)

也許是因為這個話題與成員間的信任有關,Eliz強調兩項CSA的重點精神:

  1. Trust(信任)和Sharing(分享),是CSA最重要的基礎,核心精神必須在一開始就講清楚,不能等到後來才跟榖東說;
  2. 榖東付出榖金不是只等於獲得食物,「保護生態環境、抵抗商業化生產剝削土地」,是CSA另一個重要精神。

旗美社大主任張正揚特別發言回應,他認為這兩天的CSA場次討論的都是規模和作法,比較技術性的層面。終於在這個場次聽到了信任,信任才是讓CSA能成功的重點。

CSA農場和企業化有機農場的差別

伊利莎白區分CSA農場和企業化有機農場的差別時指出:「有機要在生產過程中體現,人對土地、環境,人對人,都要平等對待,並非只是種出沒有化學成分的食物而已。生態農業,不僅對生態環境,包括對待人、參與者、工作者,都是友善的。」

她提到美國加州一項CSA和企業化農場的研究報告,該研究依據環境友善和對人友善的評估指標做等級分類,研究結果顯示,評價最高的都是CSA農場,員工的待遇好,農場的生態評價也高。

也有與會者問到,美國的CSA社群是否都跟宗教信仰或社會主義理念有關?是否有類似LGBT的同志社群CSA?

伊利莎白說,在美國,會看到非常多樣的CSA社群,有猶太CSA、蘇菲(伊斯蘭教非主流的神秘教派)CSA,當然也有女同志CSA,在Eliz自己的農場裡頭,就有很多對女同志伴侶,前些日子因為紐約州通過同志婚姻合法,農場還為女同志會員的婚禮準備了食物。另外也有糖尿病患者的CSA,這個CSA的開始,是因為這群病患的主治醫生有一天聽到了CSA理念,非常興奮,終於有可能為他的患者提供最恰當又健康的食物了。

對伊利莎白來說,這些CSA農場裡人與人的友善互動,都不是企業化有機農場可以提供的。


Elizabeth(左)和翻譯官蔡晏霖(右),聚精會神聆聽與會者提問。

伊利莎白給有志從事CSA的朋友幾項技術性重點提醒:

  1. CSA 首要是土地,一定要有土地可以耕種;
  2. 其次則是有豐富經驗的農夫,保證農場能穩定不間斷地、每週提供食物給會員,這需要多年的種植經驗;
  3. 一種作物不要只種植單一品種,多種幾種,面對氣候的不穩定因素,可提高存活率;
  4. 會員加入應該一起工作,次數可視每人不同情況約定方式;
  5. 找到一群人之後,從開始就要一起參與;
  6. 草創階段,要包含各種才能的會員,大家一起發揮長才包工作;
  7. 取貨點要深思熟慮,不同區位的取貨點代表不同的配送方式,需仔細思考;
  8. CSA的會員會很在意食物品質,所以農場必須小心處理每個環節(洗、送、冷藏保溫……等);
  9. 要製作清楚的簡介,農場的運作方式、什麼季節可以拿到什麼蔬菜,都要說明清楚,美國的研究指出,消費者越清楚可以得到什麼食物,會更願意參加;

延伸閱讀:
什麼是社區支持型農業?(上)by Elizabeth Henderson
什麼是社區支持型農業?(下)by Elizabeth Henderson
《種好菜,過好生活》 作者:羅萍.凡恩、伊利莎白.韓德森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好棒喔!讚!

  2. 棒那個部份啊?報導很長耶

  3. 整個都很棒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