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口譯/ 賴青松  紀錄/ 邱嘉緣

鹽見直紀先生第四度造訪台灣,以下是他與大家的分享:

大家好。在這個平常的下午,感謝這麼多朋友到這裡來。不知道大家都是從事什麼工作,我是住在日本京都府綾部的鹽見,請大家多多指教。首先感謝各位台灣的朋友在日本三月的大地震和大海嘯之後對日本民眾的大力的援助和支持,非常感謝大家。日本受到許多台灣朋友的熱情援助和援金,非常感謝。

那接下來跟大家做一個半農半X的簡單介紹,其實我在大學畢業前跟普通的日本大學生一樣,什麼都沒有特別的思考,就一直活到大學畢業 (大家笑)。但是在我第一個就職的公司,在那裡我遇到第一個環境問題的啟發,應該是20年前的事情,剛開始了解環境問題的時候,老實說我受到很大的衝擊,那時候我比較直接的感受是:看來如果人類不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或思考方式可能來不及,但當時我遭遇到了另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要改,該怎麼改?


賴青松(左)為鹽見直紀(右)的分享進行現場口譯。攝影/ 吳佳玲

我想了一個名字,就是人的天職問題,因為天職和中文的天命比較相近,所以我想台灣應該是叫做天命這個問題。一直到目前將近20年間我一直深深思索這個問題,或許「半農半X」就是我長期思索後的結論。到目前為止我一直覺得半農半X是一條可行的道路,可行的辦法。為了能夠邁向更美好的未來世界,我想我們應該有辦法達到改變的方法跟方向。在今年三月發生在日本的重大事故,是非常令人遺憾的事件。

「半農半X」,它的縱軸是有農業成分的生活,往下方走是沒有農業成分的生活。我想大家在現場的各位都是屬於縱軸的偏上方的,這是很難得的事情。我畫的橫軸是我們一生中的工作,在橫軸的左邊我寫了(日文),就是很討厭的工作,我想和在場的大家應該沒有什麼很大的關係,右邊就是所謂的天職、天命或使命,我想我自己理想生活的type是在上面有個黑色星星的地方,就是有農又是偏向天職。雖然時光虛度20年,會感覺時代好像並沒有朝著我們所期待的方向前進,簡單來說20年思考的結論就是這樣。到底人類什麼時候才會改變?難道是要生一場重病才會改變?還是有一天被人家資遣?

我想日本無論是好是壞,三月發生的事件確實讓日本站在一個不得不改變的關鍵轉捩點上面。但從日本的內部看,還是有一個很強的慣性維持著原來的方向。

我自己的20歲到30歲,基本上日本發生的就是這些事情:在我27歲,1992年的時候,是巴西的地球高峰會。在1999年,2000年到2001年,這是一個非常快速轉變的時代。在1994年,我29歲那年,發生了一場非常嚴重的寒害,整個日本陷入稻米供應不足的非常嚴重的狀況。在表格的最下方最左邊,當時我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思考事情的方式:所謂的七個世代以後的事情,我們必須現在為他們著想、作思考,我認為這是非常有趣的思考觀點。換句話說,我們現在的時代我們只思考我們這一代,甚至連我們這代都思考不完。至於接下來即將出生的子子孫孫到底有多少人會考慮他們的將來?不知道是幸運或不幸,我在20歲的時候得到這樣的想法和啟發。


縱軸是有農業成分的生活,橫軸是我們一生中的工作,右邊是天職、天命或使命


鹽見28歲那年,發現一句非常有趣、非常有啟發的話:「半農半著作」

後來我又發現有趣又重要的想法,我們到底人生在世可以保留什麼給後來的世界?我們是要留財富嗎?還是讓他們繼續有工作?還是我們會留下我們這個時代的思想或哲學?我想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可以留給後代的是,應該是盡其所能幸福的人生吧!其實我在講這些事是100年潛的人留下來的一句話,對我的人生有很重大的影響。

在我28歲那年我發現一句非常有趣、非常有啟發的話:「半農半著作」。這是一位在日本相當有名的作家,他住在鹿兒島南方的屋久島上,他留下了一句非常有趣的話,在日本最傳統營生的方式,傳統上是這麼說的:「一邊種著小小的水田、梯田,一邊出海去打魚」,靠辦於半農作為生,這是日本人民族上最傳統的生活方式。

我想在台灣大家都很清楚「晴耕雨讀」這句話,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這句話在日本有很大的影響力,其實絕大多數的日本人都很羨慕這樣的生活。在日本有一位鋼琴家作了這樣的一首「晴耕雨奏」,有一位大學的教授又創作了,發明了一句話叫「晴耕雨創」,創作的創。

所以我想,所謂的半農半X,其實和晴耕雨讀有相同脈絡的思想來源,今天我再把半農半X的想法帶回到台灣來,我想它是回到了自己的故鄉。

其實我自己在一年之前就曾經受邀來到台灣,邀請我的家庭是用柴火在煮飯,燒洗澡的熱水也是柴火,他們住家附近有一個小小的菜園,全家人都很熱衷學習跟閱讀,主人的工作主要是中醫。在立冬的那一天,那天全家人都聚集在一起,我們大家一起吃了為了迎接冬天特別準備的一頓豐富的藥膳,我想這樣子懂得生活跟擁有天地智慧的家庭應該可以長長久久,非常快樂。

對我自己來說,「半農半著作」這句話的發現,應該是對我人生有關鍵的影響力。但是我又常常想,像我這樣子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一介書生,可能沒有本事像農夫或像中醫這樣子能夠養活自己,我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專長,其實好像到現在也沒有什麼改變 (大家笑)。但自從「半農半X」這句話出現在我腦海後,我覺得我的人生好像有了點不一樣,畢竟這是我經過長期的煩惱和思考之後的想像。在我不斷去傳達和散佈「半農半X」這樣想法的過程裡面,我發現很多人在這裡得到勇氣和精神的力量。

有位台灣的女孩子在日本大阪,在無意間發現《半農半X》的日文版,她跟我說他很希望在台灣的讀者之間介紹這本書,後來她還特別找了出版社,這本書聽說在台灣出到第九刷了。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已經第四次來台灣造訪,去年12月我來的時候聽到這麼一句話,有台灣的朋友問我說:「你可不可以待久一點?」我就問他:「久一點要多久」他說:「能不能留一個月?」我大吃一驚,對啦!我是很想可以在台灣留一個月啦,可是我太太會生氣 (大家笑),因為她很想來,可是沒有來。所以也就促成今天我又再度造訪這片寶島的土地。


這是最早出版的《半農半X-生活方式》,我想我的人生也因為這本書的出版開始有了大的轉變,開始有收不完的E-mail,也有很多朋友來到綾部訪問、參觀。聽說很多朋友因為看了這本書決定要開始過一個有農業氣息的生活。結果很多東京的朋友開始搞陽台菜園、屋頂菜園,甚至去參加市民農園,鄉下的朋友那更是不在話下。

我想很多朋友都發現,其實只要在生活當中有機會碰一點泥土或是接觸一點綠色的生命,好像都是令人愉快的一件事情,我想土地面積或是時間長短都不是很大的重點,如果可能的話,從我們力有所及的地方開始。當然也有很多的朋友看了這本書之後開始思考他們工作和人生的關係,到底我想做什麼樣的工作?到底我的人生有沒有夢想?我想有很多朋友都自己改變了自己的生命和生活的方式。

後來這本是台灣版的封面,我想請大家特別注意一下底下比較小字的副標題,這在日文版是沒有出現的,是台灣出版社的朋友自己標上去的,我想大家都看的懂就不用我翻譯 (大家笑)。我覺得這個副標題下的不會比我的差,因為現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不願意順從自然,甚至我們也常常糟蹋自己的天賦。我想只要能夠從這兩個方向去做,大概不會差到哪裡去。包括日本、韓國、台灣、中國在內這些東亞的社會,所謂「順從自然」、「順從天賦」,原來就是在這塊文化底留下很大的土壤。

很有趣的是,半農半X後來流傳到泰國之後,變成泰國的一句話,有一位泰國女性朋友發了一封 mail,她說他希望能夠在泰國過半農半X的生活。能夠被許多國家的朋友注意到,也代表這個想法這個觀念不斷流傳。

中間這本《成都客》是中國成都出版的一本雜誌,是四川成都市出版的刊物。差不多在兩年前他們寫來一封E-mail。對方的意思是:現在中國也很需要「半農半X」的想法,我那時候又大吃一驚。今年我在綾部,無意間遇到香港來的朋友,聽說他是在台灣逛誠品的時候買到台灣版的《半農半X》,後來我聽他說才發現,原來在中國社會這樣的一句話也在發想,大部分會對這想法產生興趣的人,可能原本就是對人文自然環保有興趣的人。我現在有比較大的困擾是,半農半X變成英文會是什麼樣子?直譯的話應該沒有人聽的懂 (大家笑),所以今天我想要請教這位老師,他坐在我的對面。


鹽見直紀居住的綾部

這就是我住的綾部村子的相片,我住的地方到最近的紅綠燈要差不多四公里 (青松:這個我可以證實)。現在在日本,特別在這樣的農業鄉下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山豬和鹿都會跑出來,幸好猴子還不知道這個地方 (大家笑)。我記得有一次經驗本來明天打算要去挖地瓜的,結果到了現場一看,發現山豬已經挖完了 (大家笑)。

這也是我們村子的一景,我很喜歡這樣單純樸素的風景。這就是我自己種的田地,大家可以看圖猜猜看我在幹麻,我在田裡工作的時候經常我的口袋裡都會放紙張還有鉛筆,因為在田裡工作的時候經常是靈感湧現的時候,在這時候我就會找到「半農半X」的之外的「X」是什麼,其實這跟另外一半的「農」有很深的連帶關係,我想這是很有趣的經驗。其實有些時候詩、文學、藝術跟哲學,很可能就是從田裡長出來的。

因為我的時間到了,在這裡先感謝大家。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