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I  特別報導/ 陳忽忽

Thomas Harttung是時代雜誌(Times) 2009年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15年前他毅然捨棄既有的農場經營模式,拒絕大型農產品供應商的掌控,他成立的Aarstiderne是世界最大社群支持農場公司,從有機農業中讓自己的客戶網絡擴大15000倍,更創造40倍以上的新就業機會。

Thomas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主要是心靈上的想法,我們為什麼要來做這樣的事情,而科學相對來說,只是讓我們在這些想法中,進一步選擇哪個是好的、或可行的方法。

Thomas一開場就表示,感謝主辦單位用自己與樹木的合照,做為這場講座的宣傳海報。因為Thomas雖然是個農夫,但他的學習來自於森林系。Thomas認為森林和樹非常的重要,能夠教導人們謙虛,因為人們走進森林中,就會感受到自己有多麼渺小。Thomas說,感受到自我渺小的過程,這個精神和有機農業非常類似,就是「我們必需要對土地保持崇敬」。

今天,超過五成的人們居住在都會區中,未來2050時,可能會成長至八成,我們通常將之視為一個問題,但為什麼我們不將這樣的問題視為一個機會、挑戰,重新發現一些方法,將這個問題與有機農業結合呢?

1960-2003全世界植物產量的圖表中,以不同的國家、政治立場做分別,譬如說ASIA、SSA、MENA、LAM、FSU、OECD,我們可以看見亞洲是目前產量最高的地區,丹麥則是產量第三高的。


(FAO DATA,橫軸為耕種面積,縱軸為產值,虛線為耗費的能量)

而在每公頃生產的農產品產值的部分,亞洲的產值是最高的,OECD在產值部分是跟不上亞洲,但世界平均值是靠近亞洲產量的。蘇聯嘗試複製OECD的模式,但從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出並沒有很成功。

所以工業農業對於產值的方法並沒有幫助,那只是使用石油、機器來代替人力。這在早期工業時代可能可行,讓人力去做其他的事情。可譬如說像印度現在有五百多萬的農民,但我們並不需要這麼多電腦系統,不需要讓這些人都去當電腦工程師,所以OECD這種替代人力的模式並不適用於印度。所以我們應該要在都市近郊種植糧食、創造一個食物供銷系統,因此我們可以不用區分都市或郊區,而是互相結合。或者說也不只是種植植物,而同樣也飼養牲畜。

Thomas分析,紐約市中可用的土地約有兩千畝閒置用地、兩萬畝公園、兩萬畝私人公園、一萬五畝的空中公園。溫帶國家每一公頃可以種植約五十公噸的農作物,他在韓國時遇到一位柏林的教授這麼說,但Thomas認為台灣溫暖的季節時間較長,因此台灣一公頃應可種植約一百公噸的農作物。

比起山上或貧瘠地,我們通常會傾向在可耕地上建造城市,因此我們的可耕地正大量流失著。Thomas指出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我們找還找不到方法來解決。然而台灣與韓國的經驗讓Thomas覺得很訝異,兩地的都市與農業相較於丹麥,都以一種更好的方式在運作。

Thomas說,這些問題我們應該要問誰呢?也許我們可以來問問看螞蟻。人類存在在世界上遠比螞蟻來的短,螞蟻在這個地球上同樣也是建立著城市、有農耕、有飼養,但他們卻沒有碳排放的問題。螞蟻的腦容量和第一代蘋果電腦相同,他們可以理解並解決這些問題,那我們為何不可呢?Thomas並不擔心世界上有多少人口,因為他認為,如果我們能夠有系統或者找出一個更好的辦法來生產糧食,相信我們是可以成功的。

我們要如何在這一代內就設計出一個食物系統,來替代工業的生產模式?我們要如何找出一個能夠永續的生產方式?Thomas曾經是個保守、傳統的農夫,從1984-1994種植穀物,雇用三個員工照顧了三百公頃的地、只有三個消費者。如果到今天仍然保持這樣形式的話,收入無法支持自己維持這樣的生產模式,只能夠維持0.7個員工和1個顧客,必需要尋求其他的工作來補足或支持。

但當Thomas轉變為一個有機蔬菜推廣者(PUSHER)後,營業額從每年一百萬變成四百五十萬,每年能夠雇員三百人,告訴四萬五千個顧客說你應該吃什麼,而不是讓一兩個消費者告訴自己說農場該種植什麼。

Thomas認為我們可以和祖先學習如何以較多的人力來耕作,或者向螞蟻學習,想出比較好的方法、尋求較好的方式建造生活。同時我們也必需要讓我們的下一代有這個技能,所以學校或研究機構對於這樣技藝的傳承是很重要的。

為什麼要創辦這個系統,Thomas說,概念來自於日本,而一位瑞士先生將之帶到美國。這個系統有三個原則,第一是不要有過長的工作時間,否則我們無法去反省、或者思考說這個系統的種種,就好像之前說的當我們走在森林中,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與對土地的謙卑是很重要的。第二是不要從系統外購買太多東西。第三是要發自內心的從心中去渴望從事這樣的事情,而非有人逼迫。

  

Part II 演講紀錄整理
特別感謝:台經院李秉璋、台灣社群支持協會義工、台灣大學園藝系

Harttung在簡報中提出國際權威機構科學數據,強調亞洲、拉丁美洲傳統農業體系並非「落伍不具效率」的過時產物,反觀過度工業化的西方現代農業,已不合乎追求低能源、資源投入的永續發展精神。他以十餘年來經營農場的經驗指出,在現代農業體系下採用慣行農法,是枯燥乏味的無趣工作,無法成就一件饒富興味、令人稱羨的志業,也因此15年前他毅然捨棄既有的農場經營模式,拒絕大型農產品供應商的掌控,從有機農業中讓自己的客戶網絡擴大15000倍,更創造40倍以上的新就業機會。演說尾聲Harttung並期許台灣學子們多加關注大自然所蘊藏的智慧,避免超時工作,才能在均衡的生活中充分思考、讓精神與性靈得以發揚。

Urban and Peri-urban food system

在都市化和人口不斷成長的狀況下,我們該如何創造一個新的食物供應模式呢?
現今地球上有超過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且2050年都市人口的比率預估
上升到80%。高度都市化通常被視為問題,但問題的背後有著巨大的機會!

工業化的農業非常的不擅長在運送植物產品,但它寧願用石化燃料來取代人類的勞動力。這樣倒底有多聰明?
1.我們快要用完石油了
2.人口不斷的在成長

這些問題該怎麼解決呢?在都市的周圍種植是一個聰明的作法。

通常在建造都市時,會在可耕地上開發,現今每一年大約少了50個紐約大的可耕地。例如紐約市:

未用土地 2000公頃
公園 20,000公頃
私人庭院 20,000公頃
屋頂空間 15,000公頃

向螞蟻學習

人類文明約有8000-10000年左右,但螞蟻存在世界上已經有50萬年了。螞蟻也有城市、農業(種植蕈類、養殖動物),其城市組織的結構是很複雜的。若把人類現在的科技假設為人的大腦,那螞蟻的大腦是跟第一代蘋果電腦是差不多的,所以若螞蟻可以想出辦法來解決問題,Thomas相信人類也可以,且他不擔心人口變成100億會如何,他相信人類比螞蟻更聰明、更有組織力,一定可以找一個方法來生產足夠糧食。

對年輕人來說,在這個世代就設計出一個打敗螞蟻的系統,是個極好的機會。但若執行工業化農業的方式,Thomas就不鼓勵年輕人投入,因為那樣不斷投入是不有趣的。相反的,但若你開始一部分成為新興的選擇的話,這個工作絕對不無聊不乏味。能夠救我們農業模式與現今存在的模式是相當不同的,Thomas之所以了解,是因為他有個「黑暗的過去」。

黑暗的過去與光明的現在

他從事農業的前十年(1984-1994)是個慣行農夫,種植穀類、草種子等。那時他只有3個員工管理300公頃農地,2到3個客戶。若至今仍在繼續此操作方法,隨著科技進步,他估計可能只有0.7個員工,且還必須兼差以維持收入,但這就是歐洲一般農業的現況。

現在他是個有機蔬菜的種植者與推動者,狀況非常不一樣,現在在三個農場種植,營業額是以前的45倍(4500萬美元),員工為以前的43倍(130倍),客戶就是直接面對每個家庭,現在共有45000個客戶。

按照以前的操作方式,他可能只剩下一個買方,而他必須聽從那唯一的客戶他該怎麼耕作。相對的,現在他卻可以告訴45000個顧客該吃什麼!他現在請的員工大多都是研究生,Thomas給予要從事農業的人這個的自身案例當作參考。

慣行農業 有機農業
年份 1984-1994(10年) 1995-2011
營業額(美元USD) 100萬 4500萬
員工數 3人 (1人/100ha) 130人 (50人/100ha)
客戶數 3人 45000人
主要種植作物 穀類、草種子 蔬菜

幾個給大家帶回的觀念:

  1. 向我們的祖先學習:他們的耕作方法、運用較多人力等,以提昇產量。
  2. 向螞蟻們學習。
  3. 我們需要設計與創造一個新的且有效率的糧食系統:包含生產作物方式、配送到城市住家的方式。
  4. 我們必須給自己和下一代執行上述的技能,所以學校或研究機構對於技能的傳承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Thomas分享了啟發他的一些觀念:一位執行生物動力農法的瑞士人Trauger Groh先生他的三個原則:

  1. 不要花太多時間工作。如果太長時間工作,想著要控制此系統,卻忽略了我們該謙卑的向此系統學習。只想著執行自己的規劃、就沒有時間觀察環境與此系統。不要做森林的主人,進入森林的時候要覺得謙卑。
  2. 不要從系統外面購買太多外來投入物。
  3. 順應心靈的驅動力、發自內心的想做此事。

我們該生活的多像螞蟻一點,而少像21世紀的人類。最重要的目標是,找到一個與自然世界謙卑共處的方法。

而我們最終的目標,就是要和大自然和諧的共處。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6 則回應

  1. 真感謝上下游新聞把台灣正在發生關於有機農業的種種資訊給記錄下來,讓身為專業農民的我有機會的到第一手的資訊及觀念,Thomas說得好,慣行農法是枯燥乏味的工作,無法成就一件饒富興味,令人稱羨的志業,讓我有很深刻的思考。

  2. CSA是很棒的、很理想也具實務的系統;但台灣的農民種植的多半是"經濟作物",而非CSA系統中的"食物",當CSA在有機食物、健康的農民生活與會員的認知和參與之中持續環扣連結時,台灣的農民多半無法相信這種生活足以維繫、支持自己的家庭,而停滯於慣行農法中或多或少的利潤積累;所以,出現了中介的協會或基金會等組織來結盟這些農家,但這也會出現許多議題可以討論,包括有機的認證、農民與消費者(或終端)的距離、組織的經費來源等等,也就是說,台灣幾乎不可能出現CSA,但即使這樣,我們依然可以對這樣的農民生活,與會員參與和分擔的型態保持樂觀同時追求!

    對我來說,台灣的農業似乎有一個大家都不敢提及的現實議題,這問題很簡單卻不容易回答,就是-沒人願意全職務農;太多的組織把力氣集中在消費端上,提供消費者更透明與更直接的回饋方式給農家,這當然是好事一樁,但我相信有許多農地的問題卻是出源自於無人接手的窘況。媒體偶見的報導,某某7年級生放棄XX高階職務回家務農、某某人將其所學之生物科技或企業管理等的學識運用於農業之上…..這些人不但是奇葩,更是絕對少數。或許,農田如欲擺脫某公務人員之置產作為退休修身養息之用,應該更努力於將有心務農的青壯年與農地之間作媒合才對。最後的最後,沒人務農的問題在那?當然是政策影響下的環境不允許,喔,那就不提了,這篇回應已經夠令人難讀了。

  3. heyhey
         樓上所言甚是.耕種是件既辛苦又收益很少的事情 反過來 大家又想輕鬆 又想吃到好吃 乾淨的食材 兩者是互相矛盾 也是現實上 有機的困境

  4. heyhey
            在有機種植方面  其實很簡單 五十多年前 在農化產品未出現前 大家不就吃的都很乾淨 地球上也不缺食物 只是人心改變 求速 求多 大量使用農化產品 農藥 殺蟲劑 生長劑 肥料的使用
    使得農產品變成今天 這麼的樣子
             在農產品消費者來說 要求好吃 便宜 又要吃巧的(非當季產品)又不在乎農化物的危害
    所以就是今天的樣子

           有機食物裡面一點 食物裡程是很重要的 我們是否可以建立重視農產品的消費者地區資料庫與有心種乾淨農產品的農夫資料庫 以產生對接 讓彼此了解 彼此接觸 或許可以是個解決之道

           不然 年復一年 問題一直存在 老調重彈 ….大家都要用心 乾淨健康食物才會有的…….

  5.       專業農民之所以不敢大步的往無農藥或有機的方式耕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害怕改變慣行農法的方式,而導致經濟的來源的不穩定,無法維持一家人的基本支出,以我為例,來到山上有十多年了,原本在山上以慣行農法種花,銷售管道都是拍賣市場,每年的收入要維持家裡的支出是沒有問題,4年前因接觸到有機農法,心想要轉型一個對自己、消費者及大自然環境三贏的農法,就開始漸進的投資茶樹及果樹,且以有機農法管理,這些都是長期才能收成的作物,本想參加有機認證,但費用是一大負擔,也就放棄了。這幾年的主要收入就種植無農藥的蔬菜,但問題來了,我的銷售管道還是只有拍賣市場,但收入卻無法維持全家的基本生活,今年茶樹有收成了,但有機農法管理產量不多,加上種菜的收入,還是苦哈哈,讓我懷疑轉型是正確的嗎?
        實際上專業農民有很多人都想要生產安全乾淨的食物,但苦於環境、通路,收入…種種因素而不敢改變栽培模式,要如何創造農民、消費者及大自然環境三贏的模式,讓人深思!

  6.       專業農民之所以不敢大步的往無農藥或有機的方式耕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害怕改變慣行農法的方式,而導致經濟的來源的不穩定,無法維持一家人的基本支出,以我為例,來到山上有十多年了,原本在山上以慣行農法種花,銷售管道都是拍賣市場,每年的收入要維持家裡的支出是沒有問題,4年前因接觸到有機農法,心想要轉型一個對自己、消費者及大自然環境三贏的農法,就開始漸進的投資茶樹及果樹,且以有機農法管理,這些都是長期才能收成的作物,本想參加有機認證,但費用是一大負擔,也就放棄了。這幾年的主要收入就種植無農藥的蔬菜,但問題來了,我的銷售管道還是只有拍賣市場,但收入卻無法維持全家的基本生活,今年茶樹有收成了,但有機農法管理產量不多,加上種菜的收入,還是苦哈哈,讓我懷疑轉型是正確的嗎?
        實際上專業農民有很多人都想要生產安全乾淨的食物,但苦於環境、通路,收入…種種因素而不敢改變栽培模式,要如何創造農民、消費者及大自然環境三贏的模式,讓人深思!

  7. 國賓,轉型雖然辛苦,但是我相信一定會走出自己的路,一起來加油!另外,很好奇您的茶樹種植在哪裡呢?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目前是自己烘焙嗎?

  8. 台灣的有機食物問題出自於售價並不平易,這也多半因為消費者不清楚究竟農民付出多少時間與心血,甚至是過程的花費。CSA的運作模式或許可以參考,核心團隊(農人家庭或有志之士)與會員們(消費者)以簽約的方式約束彼此的交換條件,農家負責提供健康食物、按時配給食物給會員,會員分擔農民與作物的風險(也就是就算遇到天災地變、歉收,也得付費給農民以供其生活所需),同時開放參與共同耕作,但這裡有個但書,就是團隊與會員必須公開所有收支細項,也就是農民今年或這季所收穫的金錢是攤開給所有會員知道的,同時包括不同會員彼此付給農家金錢的差異。會員信任農家算出其所需的開支,會員則提供農民家庭收入保障,簽約保障農民的女兒陶莉絲不會因為颱風侵擾而需餓著肚子啃指甲。清楚地說,CSA的核心農戶沒有錢賺,賺的是一種踏實的生活,會員則提供其生活不虞匱乏,列出的金額或許包括購買小孩的色鉛筆、大人的醫療保險、狗狗餅乾等等,只要與會員溝通並彼此同意即可。
    然而我們適不適用?
    讓有智慧的人去思考吧!

  9. 台灣的有機食物問題出自於售價並不平易,這也多半因為消費者不清楚究竟農民付出多少時間與心血,甚至是過程的花費。CSA的運作模式或許可以參考,核心團隊(農人家庭或有志之士)與會員們(消費者)以簽約的方式約束彼此的交換條件,農家負責提供健康食物、按時配給食物給會員,會員分擔農民與作物的風險(也就是就算遇到天災地變、歉收,也得付費給農民以供其生活所需),同時開放參與共同耕作,但這裡有個但書,就是團隊與會員必須公開所有收支細項,也就是農民今年或這季所收穫的金錢是攤開給所有會員知道的,同時包括不同會員彼此付給農家金錢的差異。會員信任農家算出其所需的開支,會員則提供農民家庭收入保障,簽約保障農民的女兒陶莉絲不會因為颱風侵擾而需餓著肚子啃指甲。清楚地說,CSA的核心農戶沒有錢賺,賺的是一種踏實的生活,會員則提供其生活不虞匱乏,列出的金額或許包括購買小孩的色鉛筆、大人的醫療保險、狗狗餅乾等等,只要與會員溝通並彼此同意即可。
    然而我們適不適用?
    讓有智慧的人去思考吧!

  10.  感謝小非的加油,我的農場是在賽德克族的大本營_仁愛鄉春陽溫泉的山上,茶樹品種為軟枝烏龍,這在烏龍品種中是屬於產量較少的一種,今年茶齡是第四年,本身對做茶外行,所以採收時是向附近茶工場租廠房,請師父做茶,烘培部分是自己來,為維持生活開銷也種些短期作物,如高麗菜,高山草莓,是以無農藥方式栽培,還有契作的中草藥_白毛將軍。
       由於農場位於溫泉區的附近,有很多朋友、遊客都鼓勵我生產健康安全的農作物,所以才能堅持下去,看到上下游這麼努力為大家提供農業的資訊,身為專業農民當然要更加努力的生產健康安全的農產品給消費大眾,歡迎大家有機會到山上走走或上我的部落格給以指教,謝謝!
           部落格:http://songlin.pixnet.net/blog

  11. 原來您在春陽那邊,沒有農藥的草莓與茶葉,品質一定很好,改天我跟日月老茶廠的惠宜一起上山拜訪你!

  12. 期待您們的蒞臨!

  13. 蔡校授:會找時間到中興大學拜訪您,謝謝!

  14. 蔡校授:會找時間到中興大學拜訪您,謝謝!

  15. Pingback: 一個農夫一個廚師一個蔬果箱,一年銷售7500萬美金 | Ginny Tempe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