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李佳曄

雖已入秋了,但今年暑假的第一個禮拜,帶領廿九位兒童的「暑遊團」迄今仍回味不已,也認識了行健村一群可愛的農友和工作人員。那天,大地熱得像蒸騰中的滾燙鍋爐。這一年氣溫特別詭異難測,不是冷得讓人傻住了,就是熱得叫人了無生機,多位隨團的孩子都表示:「除了冷氣房之外,哪也不想去。」

當然不能任由他們呆在冷氣房裡什麼都不做的,畢竟這個暑假才開始。


 

 

領著廿九個從小一到國一的孩子,加上九個大人,其中有九成以上的大人、小孩從未親炙過農地,既然跟了我,非得勉強跟著我上宜蘭三星鄉的行建有機村去認識有機作物、下蔥田拔蔥、上蔥寮洗蔥。可以預見的,這群大大小小的都市飼料雞們肯定受不了在烈日當頭下田去,其中還有一位先生行前不斷質疑說:「我可不可以不要下田?」我鐵面無私不給喬,半開玩笑半恐嚇地回他說:「到了農村,不下田就不給你飯吃!」吃了秤砣般非要讓這群城市鄉巴佬知道他們吃的農作物是怎麼來的。

 

地處於宜蘭三星鄉右胸口的行健村,被行健溪、安農溪、萬富圳三條溪圳圍成ㄇ字型,且隱沒在義隱路,形成一堵天然隔離帶,渾然天成的條件最宜發展有機農作法。只是在酷夏時節,綠畴遍野的蘭陽平原缺乏遮蔭大樹,加上已經一整個禮拜沒雨水了,地表溫度沸沸揚揚,頭戴帽子,身著長袖、長褲,腳踏雨鞋的孩子們幾乎都扭來扭去、淌著汗苦著臉分組依序跟隨村裡實施自然農法的農夫腳步步入田埂,大小孩還撐著傘,擺明了就是「都市佬」的模樣。

 


不過一下田,瓜棚田間的結實農作物立即吸引了孩子,暫時忘卻暑熱,尤其是看到白色的茄子以及超大號秋葵,無不看得目不轉睛,嘖嘖稱奇!農友們或許就不擅言,但當他拿出自己種的蔬菜比什麼都有說服力。這一片地,有它自己的故事,由已在社區大學教導專業或業餘農夫進行有機種植的陳琦俊老師帶領一批有「傻勁」的農夫,把一片硬梆梆、被傳統農夫嘲笑為不毛之地硬給改造過來;如今,農夫在這裡種出茄子、小黃瓜、青椒、番茄、冬瓜、秋葵等,量雖不大,但自給自足已綽綽有餘。


 


見小孩喜歡,農夫毫不吝惜地一路摘下作物送給小孩兒,不一會兒,小孩手上都拎了各色各樣的戰利品。緊接著,上行建村的自然蔥田拔蔥,踏上綽號「悲傷農夫」沈高男的蔥田裡,他邊走邊說:「因為小朋友要來,昨天我先拔了草。」這些雜草和蔥之間的和平共處,其中可大有學問的。

 

事實上,不靠農藥或化肥,還能在嗜吃蔥綠內黏稠液的甜葉菜蛾繁殖旺季的夏天種得出蔥來,幾乎可說是一種「特異功能」。但高男毫不吝嗇地透露了其中的法門:把氣味令菜蛾著迷的益生菌撒在草上面,轉移蛾產卵的場域,即使不施作除蟲劑,蔥也得以保全了。一旁不知誰還惇惇告誡這些「城市ㄙㄨㄥˊ」說:「夏天可千萬別生吃蔥,因為上面的農藥會多到嚇人!」把本團裡不少愛吃蔥的女士們嚇得花容失色!


 

拔蔥可也是有學問的,以單手環繞整株蔥白部分,另一手湊過來,兩手使勁,才能讓一株蔥被你拔得完完整整,對蔥來說可能比較心甘情願吧。這些被孩子們拔起來的蔥乍看之下,賣相似乎不如市場上的蔥,如果這樣就小看它們,未免太短視了。

高男率領一行人進入一座不怎樣的蔥寮,他悉心說明要先剝掉外層,再一一放入水池中洗淨,孩子們捲起褲管,「哇!水好冰喲!」連本來意興闌珊的青少年也認真動作起來。不一會兒,蔥就現出了白白淨淨、修長俊俏的真面貌,「玉不琢不成器」,原來蔥不洗不見其美呢。

 


在剛搬新家的新建村辦公室走廊上,擺滿了由行建村合作社以及當地農友攜手料理的午餐,簡直是要給60人吃的分量呀!毫無花俏的簡單原味自然蔬食-冬瓜、黃瓜、絲瓜、紅燒豆腐以及自然農法種植的三星蔥油餅,體貼的合作社阿姨們擔心孩子不吃蔬菜,特別燉煮一鍋噴香的肉燥,不知是勞動過後累了,這些不吃蔬菜的孩子不僅吃得津津有味,還直問:「我可以再吃一塊蔥油餅嗎?」連裡頭「無肉不下嚥」的隨行大人也直讚嘆著:「好好吃呀!」


 


我們吃著滿桌的真食物,享受著徐徐吹來的涼風,腹飽心還不怎麼飽的我盤算著:「哪天再揪個團來下田吧!」沒辦法,上輩子,我肯定跟農夫有啥關聯吧,望著吃飽的孩子在田野間追逐嘻笑、蹲身觀察小魚、昆蟲的,我心想:「今晚你們做夢應該也會笑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古老師這篇寫得充滿活力. 真棒. 與各位分享 百年兒童暑遊團當日照片集錦~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88331554555627.63467.155112007877582&type=1  

  2. 哈!小黑來讚聲囉!感恩!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