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詹品丞 林郁文 大猩猩綠色游擊隊

在繁忙的都市中,突然出現的綠地,令人引發諸多想像,而看似可以使用的綠地空間,卻有台階與樹籬將人們隔離在外,不禁令人懷疑,政府設立公共空間的目的是什麼?

這次,我們的戰場選在羅斯福路260號,位於雜誌瘋店面旁的單調草地。在這裡,我們發現許多逛街的人們會沿著小台階席地而坐,而樹籬也漸漸被踏開了口,處處都顯示著,綠地與都市人的關係,並不只是視覺上看到的那麼簡單,公有土地的利用,應該為市民開啟歡迎的大門,而不是「看得到卻用不到」。有一些關心都市空間的團體,曾經在這裡種了苗樹與青江菜,大猩猩也在補種的過程中,接收到一些對此地多元使用想像的聲音,像是種植不同蔬果香草、景觀植物及想要有可以休憩的空間等,故決定於六月初對此地游擊。

上圖的黃線標示著被人們自然踏開之動線,於是我們配合著現有的發展,依據手邊可取得的材料,經過討論、設計與施作,完成三個區域(圖中以紅色數字表示),分別是「便當菜園(1)」、「鳳仙輪流轉(2)」與「桑心酒店(3)」,並且確立入口。我們相信,每個人應該都是公有地的主人,而想像是需要被提出並且細緻討論的,不能讓大家的空間,變成直線型思考政策與財團開發利益的犧牲品。

 

準備與入口布置

大猩猩們在勘查過戰場後,發現路緣石旁的灌木群已經有自然被踏開的小缺口,於是將缺口的幾株灌木移植到旁邊,用大石頭標誌出入口,建立「做公有地的主人,不只是想像!」的牌子,新設的入口不但打破原有草地的封閉性,也可以保護其他的灌木,減少被踩踏的機率,希望這片草地是可親近的公有地,人們可以自在的進出、使用這塊空間,而不只是駐足旁觀。


(左圖:大猩猩們在調整入口的植栽。又圖:新設置的入口。)

便當菜圃

為了讓耗能的草坪變成具有生產力,最快速的方法,就是直接種植「可食地景」,於是我們設計了便當菜園,等我們的菜苗長大後,萵苣玉米莎菈、辣炒茄子、川燙葉菜、南瓜湯,一日便當之所需菜色,都在這個便當菜圃裡!這是讓「食物里程」大幅縮短的妙計,此外,大猩猩的游擊都是使用樸門(permaculture)的「厚土種植法」,運用生廚餘供給作物養分,模仿自然而無污染的種植。玉米的挺立、萵苣的青翠、朝天椒的鮮紅、南瓜的蔓藤,將讓這塊菜圃富有高低層次,成為了具有美觀功能的都會農耕地景。


 

 

(圖:便當菜圃是運用藝術作品剩下的紅布作為收編,而種植過程也有路過的父女一起參與。)

鳳仙輪流轉

大猩猩們在討論該如何為這塊小花圃命名時,可花了不少時間,最終簡短有力的「鳳仙輪流轉」以些微差距擊敗了「轉吧七彩鳳仙!」。我們用彩繪廢輪胎的堆疊成的簡單花圃,活潑的顏色使它們成為了草地上的亮點。

 

(圖:大猩猩們七手八腳的把農場提供的鳳仙花種到輪胎中。)

桑心酒店

帶有諧音趣味的「桑心酒店」,是由一棵桑樹苗和數棵包圍在外的鳳仙花構成,我們期許這棵小樹能成為大樹,變成這裡的地標,未來的我們要在樹蔭下乘涼!


 

(圖:我們將桑樹苗種在花圃中心。厚紙板的舖設為厚土種植的一部分,目的是要隔絕下方生廚餘發酵所產生的熱。)

活動結束之後

「台北好好看系列二」是配合花博推出的美化市容政策,此基地為第一塊政策示範點,該政策如期加速了窳陋建築的更新速度,並出現許多只為期18個月的台北好好看綠地,人們得到了比原本都市計劃法規規定下更高的大樓,卻得承受生活品質惡化的代價,不但交通變得更擁擠、出現更多人流、還失去原本的鄰棟陽光權,除了對居民生活的影響,對整體的都市景觀、歷史脈絡也都有許多負面影響。大猩猩認為大家有權利知道、並且需要討論這些未被告知的問題。

此次游擊的目的是希望可以建立討論都市公有地使用的想像平台、激發大家對於都市綠地的想法、期待周圍的人們也能夠於這塊地上活動,可惜的是,管理單位已於六月十五號清除該次種植的游擊地上物,連入口都被補種了小灌木,再次回復成為一片粉飾太平的雜草。但我們游擊的心卻是清不走的!因此上個月我們又在這裡丟了種子球炸彈。而對於那些曾經見證草地變化的人們呢?那些燃燒生命的植物是否在大家心中留下些印記?我們相信游擊不只是發生於土地上,更重要的是讓人們開始思考自己與生活環境的關係。

 

 

(圖:大猩猩成員正在解釋好好看政策。)

其實不是只有我們無法忍受這樣的綠地,前陣子,大猩猩發現了有趣的抗議貼紙出現於這塊綠地上,相信也是想與市民對話的團體。那你是否也對於綠地感到不滿呢?趕快出發游擊吧!

特別感謝:福助農場贊助的花卉與植物、當天一起參與的大朋友小朋友,以及所有給予我們建議的人。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