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小米」有什麼魔力,讓紀錄片導演Sayun Simung放棄穩定的記者工作,要回到部落復育原生小米,同時將過程用影像記錄下來?

6月22日晚間,前原民台記者、紀錄片導演Sayun Simung拍攝Yaki Yabon(雅鳳奶奶)種植原生小米的紀錄片「好久不見德拉奇」,在環山部落舉行溫馨首映會。部落族人與外來賓客百餘人,將平等國小的操場擠得水洩不通,金曲獎歌手雲力思甚至為此作了一首「德拉奇」之歌,現場獻唱,表達全力支持Sayun與小米復育的心意。

「我覺得小米跟人很像,跟我們泰雅很像,它很堅韌,也能適應各種不同的環境。」Sayun表示,每一個在現代社會中努力生存的泰雅人,都像一粒一粒的小米,不論外在環境如何變遷,都希望能努力傳承、結實纍纍。

「想要把這片父母給我的土地,全部種滿小米」

德拉奇,即為泰雅族語的小米。Sayun詳實紀錄86歲的Yaki Yabon親自將小米種子撒在土裡、等待發芽、間拔小米苗、驅趕小鳥、結實收成的過程。「如果再年輕一次,我想要把這片父母留給我的土地,全部種滿小米。今天看到這麼多小米,心裡真的非常高興。」當年邁的Yaki Yabon在紀錄片裡緩緩吐出這些話語,全場觀影的族人發出陣陣歡呼聲,迴盪在部落的星空下。

「其實,Yaki是兩年前才開始重新復植小米的。」Sayun表示,在她的拍攝計畫開始之前,Yaki雖然仍然深深記得小時候跟著父母種植小米的經驗,卻已經有十餘年沒有真正種過。「我們第一年的種子,是混合著司馬庫斯送我們的新種子,與Yaki自己留了十幾年的舊種子。事實證明,這些舊種子依然可以發芽,只是有些長出來的個頭比較小。」

而這些「矮個頭」的小米,Yaki會將它移除,以免小米之間互相分食地力,反而讓收成不佳。「但是這些移除的小米,Yaki並不會將它丟掉,而是放到另外一塊土地,特別收容這些長得慢的小米。」Sayun感動地說,即便對表現不好的小米也不輕易放棄,就是泰雅傳統的價值觀。

小米為許多原住民重要的祭儀作物,也是漢化前的日常生活主食,是許多紀錄片拍攝凝視的對象。但Sayun的企圖並不止於此,影片中除了年邁Yaki種植小米的身影之外,同時紀錄了兩個中年家庭,以種植高經濟作物水梨賺取貨幣,也供應小孩「下山讀書」的故事。

IMG_2964
影片主角Yaki Yabon(雅鳳奶奶)親臨首映會,看著自己出現在大螢幕上,開心地笑了。
IMG_2999
金曲獎歌手雲力思特別創作德拉奇(小米)之歌送給導演Sayun,並拉她一同上台合唱,表達支持部落小米復育行動的心意。

不只是浪漫與懷舊:水梨,現代原住民生活的苦澀滋味

除了小米與水梨之外,Sayun更安排傳統香料「馬告」作為支線,以部落裡的農作,立體刻劃現代泰雅人的生活。「影片裡面是詹姆士父子一起在處理馬告,他說『馬告不好找,要有心的人才找得到,』這是因為馬告難以種植、不好授粉,過去部落不會種植,只能找野生的,所以才會說有心人才能吃到馬告的味道。」Sayun也解釋,少量摘採馬告,也反映了部落自給自足的價值觀,「有心的人再去找,找到夠我們吃就好,不會過度種植。」

「我的確是想要用小米與水梨、老人與中年人的對比,再輔以馬告,來講述原住民在現代生活中面臨現實的抉擇。」Sayun坦白表示,其實紀錄片只拍攝Yaki Yabon,也已經非常完整動人,但她不願讓影片停在懷舊的情緒之中,因此拉進「水梨」作為另一支線,呈現壯年族人必須種植經濟作物、酌量噴灑農藥與化肥、應付小孩求學費用的生活壓力。

「每個部落長大的孩子,都或多或少幫忙過家裡種梨子。」種植水梨、水蜜桃與高麗菜等高經濟價值作物,是中部山區部落族人共同的記憶。在春夏之際,Yaki忙碌驅趕小鳥、守護小米的同時,中年的父母則必須忙著套袋、收成、裝箱。「現代的貨幣生活、小孩下山求學等因素,給泰雅族很大的壓力,我們的生活形態被大幅改變。」Sayun因此將兩種性格迥異的作物並陳,呈現部落最完整的面貌。

IMG_3063
極富經濟價值的水梨,是孩子下山求學的學費來源,也取代了小米,成為部落最常見的作物。

金曲歌手雲力思,也嘗試保衛部落種子

「而且,就連最傳統的小米,部落內除了Yaki之外,也已經沒有人在種植,大家過年過節要用來醃肉的小米、釀酒的小米,可能要去部落雜貨店買,而我發現,這些小米很可能是從國外進口的。」現代貨幣經濟改變了部落的地貌,不但讓小米田成為水梨園,也讓部落家戶原本自給自足的小米,必須改從國外糧商進口。

對於「部落吃進口小米」現象,特地從新竹尖石趕來的歌手雲力思同樣有感觸:「我剛剛來的路上,覺得山好美喔!可是仔細一聞,怎麼是農藥的味道?仔細一看,唉呀怎麼又是高麗菜?」雲力思在台上與大家分享,自己也在部落做了一個小小的「有機菜園」,致力於用「部落的老種子」來復耕蔬菜與地瓜。

「像我最近就在找一種,葉子是五角形的傳統部落地瓜,還有山藥,如果環山部落有種子,請務必要告訴我!」繼司馬庫斯提供環山部落小米種子之後,雲力思也來向環山部落詢問是否有舊種子可以復植,中北部的泰雅族之間,正默默地進行一場又一場的小小「保種」運動。

399877_241742232632938_1525206776_n11511_238476926292802_587651775_n

從拍紀錄片成為部落小米的守護者

「這些我們以為已經消失很久的東西,像小米,其實它還在,就在我們的心裡。如果我們好好保存這些種子,舊的小米種子也可以等待有一天發芽。」跟著Yaki一路紀錄小米復植之旅的Sayun,對於保存部落在地品種,也相當有感觸:「怎麼說呢?小米在過去就是我們的主食,每個泰雅都是被小米養大的,小米象徵了一種生命的傳承。」

「明年春天,我想不只是拍攝,要跟著Yaki Yabon學著種小米。因為Yaki年紀也大了,如果不學,我怕會來不及。」完成了紀錄片的Sayun,並不只想停留在「導演」的角色,也想在明年開春的小米播種季,讓自己成為部落小米的守護者。辭去穩定的記者工作,回到部落生活的Sayun,第一部紀錄長片「好久不見德拉奇」,正是為泰雅與小米的久別重逢,踏出艱難而重要的第一步。

IMG_2924在平等國小操場舉辦的部落首映會,群山環抱,部落族人扶老攜幼前來看電影。

IMG_3032IMG_3030活動結束後,部落媽媽煮了許多小米與馬告炒高麗菜,為Sayun慶祝首映成功。

IMG_2728
群山環抱的環山部落。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