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拆政府 台灣農村陣線成功佔領內政部

561884_10152118003025830_606122390_n
內政部官員在警察戒護下上班(攝影/何欣潔)

8月18日是大埔拆遷滿一個月的日子,台灣農村陣線以及各地自救會,昨天下午五點,於凱達格蘭大道舉行「八一八拆政府」晚會,這場約2萬人參與的晚會,在法定申請的十點左右結束後,主辦單位宣布:群眾後隊作前隊,遊行前往行政院,但實際上是聲東擊西,另有一組人右轉至徐州路攻陷內政部。

今天早上8點,已有許多公務員陸續上班,只能從另棟中央聯合辦公大樓側門進入。員工抱怨,佔領行動,讓公務無法正常運作,「莫名其妙!」甚至有人小聲飆髒話,回應群眾對上班公務員的噓聲。內政部長李鴻源助理則回應,李鴻源另有行程,今天不進辦公室。

凌晨近6點,現場警方二次舉牌警告,遭現場群眾灑冥紙回應。台灣農村陣線宣布:要佔領到上班時間9點,10點要在內政部種下菜苗。

一開始,約有數百名群眾,翻過內政部所在的中央聯合辦公大樓鐵門,進入大樓靜坐,隨後人潮不斷增加,鐵門洞開,連旗杆都升上「明天拆政府」行動大旗;聯合辦公大樓玻璃門上,更寫滿、貼滿各式抗議標語。

主辦單位、台灣農村陣線,從深夜到凌晨,透過網路呼籲,希望夥伴們一起到內政部現場,因為現場的人越多,大家被驅離的機會越低,也越安全。他們評估,警方勢必會希望在今天早上上班人潮出現前,清除現場狀況,但是大家不能那麼簡單讓政府如願。

農陣強調,要讓更多人看到「人民的不滿和我堅強的意志,我們要讓人民的憤怒不再被掩蓋、赤裸裸的攤在陽光和政治人物的眼中。」

守候在內政部南側大門的青年們,深夜喊完「昨天拆大埔、今天拆政府」的口號後,就偃聲息鼓,以人海戰術的安靜力量,等著迎接今天清晨的來臨。

1209094_10152116653440830_1331862816_n
農陣與民眾昨晚佔領內政部(攝影/何欣潔)

農陣聲明:停止嗜土機器運作

農陣在成功佔領內政部後,晚間發表聲明強調:發起和平佔領內政部行動,是「人民非暴力不服從運動的」第一戰。政府的權力,來自於人民授權,面對侵害人民基本生存權益的背信政府,人民有不服從、採取直接行動的權利,「我們將以自己身體當武器,以非暴力的方式,收回我們對於內政部的授權,強制停止這部嗜土機器的運作。」

遭政府強制拆除滿一個月,大埔四戶人家的心情相當煎熬,尤其是僅剩六坪、卻被全數拆除的張藥房男主人張森文,近日剛從新光醫院精神科出院返家休養,仍必須持續復健、無法接受太大刺激,甚至連818的晚會,也無法出席。而彭秀春則一肩扛下重擔,在晚會上誓言要,討回公道、重建家園遭強制拆除之前的生活。

大埔強拆一個月以來,各地也點燃積怨已久的怒火,除了到總統府、行政院、劉政鴻老家潑漆的行動,零星的自主嗆聲,更是接連不斷。除此之外,一個月來,政府更同時發生洪仲丘下士身亡、簽訂服貿協定等爭議,引發許多社會大眾的不滿,抗爭活動此起彼落。

面對大埔案爭議,延燒三年卻仍遭到強制拆除的命運,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表示:「這是因為人民不夠團結,沒有真正給這個政商勾結的結構,一個迎頭痛擊的緣故,才會讓吳敦義、江宜樺輕易跳票。」她強調:「要衝向一道拒馬非常簡單,但要改變這個體制非常困難。」

1-11
民眾升起了「今日拆大埔,明日拆政府」的旗幟(攝影/何欣潔)

政府對公平正義置若罔聞

面對外界有人質疑:農陣從一個理性和平的團體,演變成「暴民」;蔡培慧昨天強調,這是因為政府不斷失信於民。她表示,很多人以為「拆政府」的意義,是要完全消滅政府,但其實並非如此,「真正好的政府,是可以聽見人民的聲音並做出修正的;但今天這個政府,明顯只聽從圖利財團的意見,對於人民要求公平正義的聲音,卻置若罔聞。因此今天我們要拆除的不是政府,而是『人民』與『公共生活』的那堵高牆。」

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更痛批,政府經常以「依法行政」,作為徵收土地的藉口,然而這些用來徵收人民土地的法律,很多都是戒嚴時期所遺留下來的,例如《都市計畫法》修訂於民國六十二年,根本是一套過時的法律,無法因應現代生活的需求。

徐世榮大聲疾呼:「這樣的法律,只會被劉政鴻(苗栗縣長)這樣惡劣的地方官,炒作土地、強拆民宅。我心目中的『拆政府』,就是要拆除戒嚴時期的舊法,建立一套真正讓社會良性發展、符合公平正義的法律。」

成立多年,一直以理性、和平與官方談判的台灣農村陣線,在大埔四戶遭到政府背棄、強拆之後,對當前政府協商的能力感到失望,一步步走向「人民不服從」的道路。

1098368_10152116617715830_1238395196_n
農陣強調,政府不公,民眾有權力不服從(攝影/何欣潔)

強調行使「人民不服從」權

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許博任表示,台灣過去談到「人民不服從」,強調的是「非暴力」抗爭,但事實上,像印度聖雄甘地,徒步到海邊取鹽,受到成千上萬的人民跟隨,進而使政府畏懼、讓步,才是「人民不服從」的最大特色。他認為,這類行動的特色,並非以『理性和平』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堅定而準確地切中政府體制的要害,這也是臺灣農村陣線818拆政府行動的精神。

「其實從一個月前開始,我們喊出『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之後,就非常苦惱到底要如何『拆政府』,最後我們決定用癱瘓中央聯合大樓,讓公務員無法進入辦公,以靜坐的方式來『拆政府』,」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林樂昕表示。

台灣農村陣線認為,內政部作為土地徵收條例、區域計畫法、都市計畫法及住宅政策的主管機關,理應站在土地正義、居住正義及環境正義的立場,妥善把關土地徵收與各級國土計畫。

但這幾年來,各地浮濫徵收的例子層出不窮,內政部長李鴻源最近還喊出「推動防災型都更」口號、更以推動合宜住宅及新市鎮之名,行炒地皮之實,台灣農村陣線認為,種種跡象顯示,內政部是這波土地徵收的始作俑者,也因此,農陣昨天深夜選擇佔領內政部,作為不服從運動的第一步。

延伸閱讀:農陣818拆政府聲明【我們為什麼要佔領內政部?】

1187072_10152117636535830_1594267797_n
警方上午宣告民行為違法(攝影/何欣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