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三年「亞太城市高峰會」將於九月登場,勞委會與亞太城市高峰會執行會為活動熱身,七月(十四)日下午一時舉辦「農業與社會企業」講座,邀請「綠農的家」創辦人洪輝祥(圖左二),以及與談人王順瑜(台灣農夫總經理-圖中),張佑輔(愛樂活社會企業共同創辦人-圖右二)與現場民眾對談,吸引超過百位觀眾到場參加。

看看不同的鄉間小路吧

當走路、搭著火車、騎車、踩著腳踏車、開著汽車,悠閒的繞進農田之間,一片綠色風景十分養眼,卻少見到蝴蝶、蜻蜓、蜜蜂的飛舞,甚至隨處可見水泥闢起的田埂,少了過去農村中常見的台灣野生花草,除了少子化的問題外,愈來愈少有孩子到農田裡玩了,因為好難找到青蛙、蟋蟀、野兔和比榴槤還巨大的田鼠,灌溉和排水溝渠中飄來奇怪的味道,甚至漂浮著奇怪的東西。

時常看到許多人用幾百萬買下一塊農田,卻很少人思考只要多幾位農村裡的生態學家,就可以幫助一位農民擁有生態知識,近而成功轉作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保護了土地,也照顧大家的健康!

台灣的環境特色是什麼

屏東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同時是屏東「綠農的家」創辦人洪輝祥老師說:「台灣的土地如果沒有恢復生態系統,是沒有明天的,可是如果我們對台灣的生態系統、環境特色不認識的話,會走很多冤枉路。」

台灣是一塊非常脆弱的土地,不斷經過板塊擠壓、造山運動,但因為我們所處的地理位置有著非常好的氣候條件,讓碎裂的土地被森林包覆,土地因此受到森林的保護,平均一年有3-4個颱風實際影響台灣,每次必降下驚人的雨量,溫濕度高而有豐富的菌類和昆蟲生長,這就是我們土地的特性,因此五、六百年前台灣被讚美是「福爾摩沙」。

目前台灣每人每年的碳排放約12公噸,居世界第三,而高雄的碳排放又逼近世界第一,因為周遭有很多的重工業;依照世界自然基金會的評估,世紀末海平面會上生1-2公尺,高雄港碼頭會全部淹沒!

氣候變遷使台北市的熱島效應也愈來愈明顯,過去100年來台北市的溫度已上升兩度,而台灣土地長期因農藥、化肥而酸化,有機質過低,若沒有恢復土地的健康,便難以因應氣候變遷,台灣土地「70%是農地」,12%是都市用地,18%是國家公園用地,因此農業扮演極大的角色,農地變永續後,對台灣的幫助很大。

農業和生態系統有什麼關係、值多少錢?

綠農的家現在負債180萬,洪輝祥老師以前在高中教書,後來發現愈來愈多的環境問題,於是積極投入環境保護運動,阿朗壹古道花了11年如今被保存下來,屏東的煉鋼廠也被檔了下來,還有其他的環境保護案例,他說:「180萬是負債嗎?這些是社會資產,值多少錢呢?」他說過去不斷去阻止這些不當的開發,到了現在,其實也都跟農業有關,因為保護了環境,才有永續的生態系統,農業才能繼續下去。

他也提到關於除草的方式,一天一個人用割草機,大約可以割1-2分地,而使用除草劑的話,一人一天大約可以噴完1公頃,但在山坡地上噴除草劑,雨水降落便使得流失的土壤進入海洋,屏東「枋山」離墾丁只有14公里,他說近岸流會導致珊瑚礁覆蓋一層細沙,三個月照不到光線,珊瑚礁就會死亡。

旗山的美濃溪上,河川用地依法不可種植高莖作物,租用的農民卻仍然種植香蕉,還獲得有機驗證;高屏溪上分別有畜牧、農作物和許多的漁塭,如今只剩250-300公尺可以洩洪,河川區土地上也因使用農藥而導致毛蟹大量死亡,洪輝祥老師在100公尺內就撿到200隻毛蟹的屍體,而漁民為了要殺腺蟲、細菌而用藥,這些動物或植物用藥,都進入高屏溪,漁塭下方3公里是高雄攔河堰,提供高雄地區的用水,想依靠河川水量來稀釋藥物,但是枯水期有10個月,今年的3-5月時高雄頻頻限水,枯水期時又有污染,高屏溪的水質和水量已經奄奄一息了。

荷爾蒙就像基改種子的問題一樣,都是極微小的東西,洪輝祥老師說目前荷爾蒙不在農藥的管制內,未來衛生署還要開放生長激素的合理管制使用量,人體的生態系統如同自然界一樣奧妙,只需要幾ppt或ppb的量就能讓身體組織正常運作,但化工業者組成游說團,渴望放寬到2ppm,而ppm和ppt、ppb的差異是幾千倍、幾萬倍以上的,讓人直接聯想到未來健保的支出勢必會再上升。

友善環境比有機容易達到

綠農的家目前有70多位農友,包括農、漁、畜牧,有一半是有機的,一半是無毒的,所有的產品一年必須花25萬元做殘毒檢測,洪輝祥老師說由於現行的法規太狹隘,大多數的農友就算是有機耕作也不一定能拿到有機驗證,有機代表生態系統中的互賴共生,不只是無毒,還包括如何哺育整個生態中的所有生物,包括看不到的微生物菌,土地一旦健康了,就達到永續的條件,「友善環境比有機容易達到」,即使沒有認證,依然可以永久的哺育我們。

恢復生態系統是需要時間的,綠農的家要求農民只需要把環境照顧好、做殘毒檢測、第一年達到吉園圃標準、每年四次的農場參訪,這就是可及性。

現行的有機法規中的定義侷限於生產過程不用農藥、化肥,這是以人為中心的想法,沒有看到生態和土地的需要,主流的經濟農業導致生態系統裡只有單一作物,認為沒有大規模的單一化生產就沒有產能、效益,洪輝祥老師起初在經營農場時,以為單一化生產的成本最低、產能可以達到最高,後來慢慢把環境照顧好後,當70%的土地用來生產作物、20%用來生產飼料、10%當作生態空間,才發現這樣的產能是最大的。

如何讓傳統農業轉型為有機農業,和社區的互動是什麼?

為了降低農友的成本,洪輝祥老師說,除了告訴他們友善環境的重要外,首先嘗試了利誘的方式,而友善環境的第一步就是草生栽培,還鼓勵農友若不使用除草劑,就送一台割草機,第二步教導農友如何安全用藥,到田裡告訴農友為何他的植物會有病蟲害、需要噴藥,是因為植物太單一化,而使用除草劑後使土壤劣化,因為土壤裡少了其他的根莖系統,於是根瘤菌就轉而攻擊農作物,當農友了解草生栽培的好處之後,反而主動轉型,而不是因為什麼補助或誘因。

農友花一年把土地照顧好,可能只有一次的收成,若遇到颱風那今年就沒有收入了,所以若沒有合理的價格支持,他們的努力就白費了,於是綠農的家由農友自行定價,如香蕉整年的價格都維持25元/台斤,比起常聽到的1元、2元的賤價,這才是合理的價錢,也因為背後有一群支持農友的綠色消費者。

基本人權是無毒,但是不包括不合理的買賣,傳統的產銷中,農民只分配到20-30%的利潤,必須讓農民有基本的保障和尊嚴,綠農的家所有的農民,利潤大約都在50-75%之間,其他成本則是用在宅配、夏天冷藏的耗費、產地稽核、殘毒檢驗、品嘗試吃、行銷、客服的耗費上。

說到農村生活,洪輝祥老師說真的是”有省錢”(台語諧音五星級),農田裡的生態讓他每天下田都覺得很有趣,例如很多人會害怕的土蜂,卻是降低蟲害很重要的角色,還有颱風來時豬跑出去還得去追,他說「對生態系統理解的愈豐富,在土地裡根本就不感覺寂寞」,即使風吹日曬也不覺得累,真的很愉快!

在他的彩虹農場裡,有一群千歲團最喜歡到這裡工作,一天一千元,有時還帶著孫子一起來,小孩子在田裡玩也不必擔心農藥的問題,回家時還可以順便採一把野菜,鄉村是很好過生活的,但用化肥、農藥、除草劑,是沒有辦法創造這些的!

他說農場裡除了有社區的媽媽們,每年還培訓出三個專職人員,「台灣目前有68萬公頃的農田需要被友善化,他們就可以去照顧另一塊田」,就像愛樂活社會企業的創辦人張佑輔說:「台灣有100個社會企業都不夠!」農業包括一級生產、二級加工、三級服務,這些都需要專業的素養,因此洪老師鼓勵更多年輕人去串連生態系統、產銷和其他專業。

台灣各地都需要綠農的家,但必須靠大家去分工、努力,例如綠農的家現有兩個農場的專職人員,四個人負責行銷、客服、金流與物流等,先從認識周邊農友的問題開始,深入去關心土地,包括如何帶農友轉型,洪輝祥老師一開始找農改場的專家請益,有了基本知識後,再去建立生產者倫理,當源頭做對了,消費者就會信賴,所以八年來也不斷把農友的問題讓消費者知道,讓他們彼此認識。

綠農的家需要消費者,但知道消費者更需要他們,洪老師說他更高興的是,沒有投入更多的專業知識,但農友們的農產品都愈來愈好了,是因為生物多樣性裡有很多的「農夫」,生態系統是永續的餐廳,農夫和生態裡的「農夫」都是大家的家庭醫生。

生產無毒的食物是生產的倫理,這包括農民、食品商、餐飲業者,但消費時我們是否去問過東西是否有毒呢?台灣大多數人沒有實際栽培蔬果的經驗,所以也很難分清楚什麼樣的味道才是「正常」的,「若有一天去買水果時,問老闆說:「有沒有會酸、會澀的水果啊?」洪老師說這個問題也許能讓我們重新回到土地、生產者上,讓生產者盡生產的倫理,讓土地變的更好!他說:「問對了問題,答案就不遠了!」。

筆者介紹:

農村與多元文化筆記  姜盈如

從小由於身體不好,思考健康的答案最後發現來自自己和土地的健康,從小太認真讀書,長大後才發現包括農業、海洋、社區、文化,都極少出現在學校教育、社群討論與媒體中,覺得身為台灣人卻不了解台灣農業是一件很慘的事,直到開始獨立採訪後,才慢慢了解;”幫助農民、農村,從傾聽開始,行銷、生活、敦親睦鄰!生活才是真正的地方特色”!

如果有任何報導合作的機會請撥 0933316301 或寫信給  peacesky2699@gmail.com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